黑刚晶星示威的人群最终群集起来,在有心人的指引下,冲击着执政长的官邸,冲击着众参两院!

    雷森的矿区也没有幸免,一部分示威者跑到桥外,向封锁线内投掷石块,自制的燃烧瓶。黄鱼指挥着手下的兵沉着应对,一次次把示威的人群逼到桥线以外。他们用软质子弹打击带头的,活跃的示威份子,并把这些人的外貌拍了下来,做成了档案。

    黄鱼手下伤了不少,每天都有人抬着下去,黄鱼心疼得直咬牙,发狠道:“早晚有一天,我会杀了你们!这是你们逼的!”

    示威越闹越大,人们要比尔茨出面解释,比尔茨答应了,他想要和平!

    比尔茨在接下来面对全球的连线讲话,先是对没能控制住负面信息的行为致歉,他说事实会证明他对变异人的事情没有错误,错误的是历史,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

    但为了息事宁人,为了和平,比尔茨在一片嘘声里抬起头,郑重的宣布,“我,比尔茨将辞去黑刚晶星执政长一职!愿和平之光常照!愿宽恕之心常有!愿富有之门为黑刚晶星打开!”

    “比尔茨要辞职了!”在比尔茨辞职之前,西米的继收到了一份加密名单,她把名单传给雷森,顺便说道:“我们还要两天时间赶到黑刚晶星,他这个时候辞职,正好能撇清,时间刚刚好。”

    雷森道:“他是个聪明人!人不少,众参两院有一半的人都在名单上,这家伙是个狠人!”

    雷森扫了一眼名单,看到上面有卢加的名字,便放下。

    “接下来,你会很忙。你想怎么做?”

    雷森淡淡的道:“等!迫于压力,新的代执政长上台后肯定要我们撤走变异人,我们到那时顺从撤离,制造我一起撤离的证据,我留在黑刚晶星,陪他们玩下去。”

    “他们会度日如年的!”

    “不会太久,我会很快的结束这场游戏,拖久了,对我们也不利!”

    “我们还会回来吗?”

    “会的。”雷森道:“暂时,这里是变异人最适合生活的家园。西米,也许下一步我们该学学大唐秦氏,弄一个武弃星一样的星球,给变异人一个稳定的后方。”

    西米含糊道:“到时候再说吧,这种事情你要和l蓝依儿去说,和我说这个出了我的职份了。哎,你说l是什么意思,这些日子我咂摸来咂摸去,好大的缘份啊!”

    雷森皱了皱眉,“你又瞎想!”

    西米娇笑,“就当是瞎想吧,也比让我闲着强!若是要撤离,这一次可以着紧着l蓝依儿的肉身,万一出了什么差错,你我可都无法向l蓝依儿交待。”

    雷森对此早有考虑,道:“我来处理吧,这件事你只管替我造一副冷冻的系统,我把她自有去处。”

    西米猜到是空间,雷森不说,她也不点透,点点头,传令给在黑刚晶星的生产设备,让它们生产一副便于拆装的人体冷冻系统,飞船着地即用。

    雷森到空间里作了一番安排,在层楼下本有一层地下室,是放杂物的所在,建成后雷森却是一次没有到来过,这次到来,仔细看了,由于当时建造都是用的铁块加工的构件,物廉狠用,因此造得不但牢固,而且高大,绝没有平常楼下空间那等的压抑逼仄之感。

    雷森让机器人清理了空间,这一次,他准备把l蓝依儿的肉身放到这里,一直等她融合时才搬出去。既然想做夫妻,当然要生存与共,雷森生她生,雷森亡,她也难得逍遥!

    从湖里起出l蓝依儿的肉身时,雷森就有这想法,不过那时他朝空间里还搬不动一吨多的东西,这一次空间升级,超过一吨半的冻棺他能收到空间,自然不会再让l蓝依儿的肉身放在外面让人操心了。

    桥上,一块块乱石飞到封锁线内,砸得防盾砰砰乱响,黄鱼大着嗓门喊:“稳住!稳住!”终是抵不住对方人多手杂,几百防盾倒下,防盾后的人被砸得头破血流,被后面的人冲上来,强撑着防盾,架着托着向后跑去。

    “开枪!”黄鱼怒红了眼睛!

    “呯!呯!呯……”桥上响起枪声,桥上发出一声声惨叫,有人倒地,有人狂奔。

    “上前,把人给我搭回来!”黄鱼吼道。

    防盾向前移动,黄鱼又吼道:“水炮,水炮给我冲!”

    两支水炮从桥两旁的高台屋推开玻璃对着桥上人群打开了水龙头。

    “快跑!”桥上有人提醒!

    黄鱼嘴角泛起冷酷的笑意,“跑,来得及吗?留几个下到谷河里喂鱼去吧!”

    水炮把人冲按在桥面上,顺势一扫,就有人挡不住水的冲力,顺着护栏下缝隙掉到下面的谷河当,高高的看着溅起一朵接一朵的水花。

    人们退去,倒在桥面上的人们刚想挣扎着起来,就被冲上来的变异人,挥动着警棍,枪托砸倒在地,狂暴的踩着他们的胸或背,用手绳子绑起,扔到后面跟来的车上。

    “我要抗议,你们是变异人,你们不能对我们动手!我们是正义的,正义的……”

    “我们能动手,你们怎么能动手呢!主太不可思议了!”

    ……

    变异人清理到桥线,知机的返回,站成几排,守在桥头,瞪着双目看着桥那边人的动静。桥那边的人也瞪大了眼睛看着这边,他们没想到变异人的返击竟然一次比一次凶!

    这还了得,一定要把他们赶出黑刚晶星!这群人知道现在冲击得不到便宜,光是两架居高临下的水炮他们就招架不住,掉到河里,那么深,两边又都是陡峭的绝礕,想上来活命,没有一番功夫很难挣得上来。

    既然这边的都是石头,雨打不怕,风吹不动,还动不动会以牙还牙。那么,他们只好把一腔的怒火发到政府身上,是**,让他们在变异人面前也无法占有一些尊严,连变异人都敢向他们反击了,这世道还叫世道吗?

    一定要政府给个说话!

    老政府请辞了,那就催生出新的政府来,新的政府要替他们说话,无论如何要把这些变异人赶出去,给他们点厉害看看,让他们知道,虽然我们曾经同种同宗,可是到现在,你是你,我是我。我们没有利益,我们之间现在是仇人!

    新政府在雷森到达黑刚晶星后两个小时内诞生,新的执政长由卢加担任,他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通联雷森,表示现在危机解决的办法就在雷森这边,只有见面商谈才比较稳妥。

    雷森同意和卢加会面,在办公楼,雷森迎接代执政长卢加先生,卢加一脸的春风,自信的向雷森伸出手,“我们又见面了,雷森先生!”

    雷森淡淡的说道:“非常高兴见到你,尽管我现在有些不开心,但是见到你还是由衷的高兴。”

    卢加主动道:“我理解,我们里面谈。”

    “请吧!”

    会谈的只有卢加和雷森,其他们都在外面。

    “我们给你千万星币,用作你手下变异人的搬迁安置。换取你不追究事情的起因。你不是政坛上的人,我们之间有很多事情可以通过简单明快的方式解决。”卢加开门见山道。

    “我手下死了人。是别人在找我的麻烦。卢加执政长,你要明白,这不是我主动找事,是事在找我!千万,买我个闷葫芦,打掉牙和血吞吗?”

    雷森不屑的笑笑,“我不缺少星币。我已经准备个亿的收卖人命的钱,名单我这里也有,我相信,个亿会有人心动,会把我手里的名单变成索命的名单。”

    卢加道:“五千万星币,再不能再多了。黑刚晶星本就贫穷,拿不出太多的星币。”

    雷森不会所动,“那点星币还是算了,说出去就是个笑话,我自己的财产,自己的土地上只要住的不是通缉犯,居然不能自主,还要被人逼迁!”

    卢加直视着雷森,“一个亿!此事就此罢了,你也知道针对的不是你,事情该平息了,大家这些日子过得都很累!”

    雷森玩味的笑道:“如果我说不呢?”

    “大家只有撕破脸一斗到底。我希望雷先生不是那种不识大势的人。大势已定,大家各有所得,挺好吗!哈哈!”卢加笑起来。

    “我要现,不要转款和汇款!要是答应我就同意,不答应就算了。”

    雷森的条件让卢加只是愣了愣,随即答应,“没问题,这件事情只是你我之间口头协定,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雷森把一枚星币扔在桌子上,铮然有声,他看着黄鱼,看着佘曼,看着李振伟,看着候晓茗,指着倒在桌子上的星币道:“对方给了我们一个亿星币,买我们一条人命和几多伤残。你们的任务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我们的人撤出黑刚晶星,回武弃星建立生活生产基地,改造好的飞船第一批已经在离黑刚晶星不远的地方漂伏,第二批也快赶到了。我已经命令第一批飞船航向我们这里,你们马上组织人员撤离,以家庭为单位,不要漏下一个人。”

    “是!”

    “是!”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