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拿起星币,弹了弹,对四人道:“都去忙去吧!”

    人离开,一人坐着未动,未动的是黄鱼。

    雷森看着黄鱼,“你还有事?”

    黄鱼站起来,挺身敬礼,“我就是想问问,人死了是不是白死了?”

    一道橙光帖着黄鱼的耳边射到墙上。雷森手一招,橙光又飞回到他手,还是那枚星币,橙色的。黄鱼一动不动,任由耳朵边上发热。

    星币在雷森的手跳动着,他微怒道:“我不希望别人来质疑我的命令和动机。做好你份内的事情,不该你过问的事情不要过问。”

    “是!我只是不想我们的人白死了!星币再多,也买不来生命重来,我觉得……”

    雷森打断了黄鱼的话,“你觉得什么,你觉得我该养着你们,背负你们所有的爱恨情仇?”

    黄鱼脸一白,“主人,我不是那个意思!”

    星币跳起来,被雷森的食指顶起,在空断成两半,发出一声破裂的声音掉在桌子上。

    “没有实力,星币就能要了你的命。不要觉得自己委屈。我听说了,是一个小年青,调戏了人家,被人家打死的。这个事说到底根子还在我们这边,莫怪别人。素质,没有素质别跟我谈尊严,谈生命的价值,一群本土兽,有权力谈尊严,谈生命的价值吗?你们在没有把素质提升起来之前,就是别人眼一群畜牲,再怎么争也是。争得越多,越可笑!”

    雷森走了,黄鱼手哆嗦着把断成两半的星币合到一起,捧在手里,走了出去。

    “尊严!生命!”佘曼在纸上写下四个字!

    “主人真是这么说的?”李振伟有些不相信。

    “是的,主人说了,没有素质别跟他谈尊严。没有素质就是一群畜牲,再怎么争也是,争的越多,越可笑!”黄鱼回答了李振伟的话。

    “主人对我们很失望!似乎这一次真的理由不全在我们这一边,怎么说,不应该去拿语言挑人家女人,想想啊,被人家打死也是应该的。反而给主人惹下了这泼天的麻烦。这不,又要搬家,搬回武弃星,这叫什么,哪来哪去!打的是主人的脸!我看,是要提高一下我们的素质了,我们人少,一人出去总有数双眼睛盯着……”

    候晓茗说到激动处,猛拍了一下桌子,“我就说,你们这些男人,没见过女人是咋的,眼睛瞪得浑溜溜的,看什么看,看什么看?好像你们眼睛都带钩子,能把人家衣服扒光了似的!”

    李振伟立刻站起来,“我先声明,你说的男人当,不包括我!我是老实人!”

    黄鱼瞭了一眼佘曼,哼了一声,“别跑题!说说这个。”

    丁当两声脆响,“主人一手指顶断的,意味着什么?”

    橙色的残币掉在桌面上,黄鱼道:“都好好看看,想想主人是不是在暗示什么。我提醒一下你们,星币的建造成份我查过,有十多种物质合成,十份坚硬,只有瞬间在一点上施加强大的压力,破坏其内部结构,才能达到把星币破裂的目的。这个集到一点上的力最少在百吨朝上。”

    佘曼安静的说道:“主人要表达的意思很明白,我们太安逸了,不思进取。主人已经把我们甩得很远了,我们要努力了。那个我们一直修炼的小册子,我们还要多抽一些时间在上面,说不定真有效果。好了,挤出的时间开的会,马上飞船就要飞进黑刚晶星,第一批上船的人,要盯好了,嘱咐到位,不要到船上再出什么事情。这个时候,我不希望任何差错让主人的情绪变得更差。”

    佘曼拍了一下桌子,“就这样吧,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去盯着第一批的人上船。”

    “好的!”

    人站起来,收拾桌面上的东西。黄鱼把残币捡起来,想了想,装进上衣口袋。

    五艘飞船降落在停泊台上,一艘落地,打开舱门迎接安静的变异人登船。

    五艘飞船装满了人员,一起飞向大气层,向外太空飞去。

    接下来的天,每天都有飞船过来,型号不一,有改建好的运输船,采矿船,还有具有采矿功能的新式回收船,间还夹杂着几艘老旧型号的船只。它们一起,把黑刚晶星上的变异人运走,运回武弃星。

    佘曼黄鱼四人登上了倒数第二艘飞船,船长是韩林,也是一个变异人,和黄鱼很熟,奉命过来专程接他们四个回武弃星。

    最后一艘是火凤号,雷森上飞船前,和前来送行的马英玖握手告别,马英玖传达了比尔茨的问候,比尔茨希望雷森不受影响,雷森明白比尔茨的意思,比尔茨是希望他一直坚持着支持比尔茨,用他承诺过的暴力扭转乾坤。

    雷森走进舱门,马英玖看着舱门合上,与此同时,他也看到尾舱飞出一架悬浮飞车,把一个垃圾桶扔到停泊台旁边的垃圾站边上,然后飞回,飞进了火凤号。火凤号随即启离,箭一样的剌破大气层,破空而去。

    “走吧!人走了!”马英玖说道,他的随从不少,八个人,都是带着眼睛和耳朵来的。

    人走了。桥边上,马英玖下了飞车,对一队等待命令的士兵道:“看好外围,内部他们有机器人卫队,配备了离子武器,不用你们管了。你们管好河谷这侧,没有人闯进去就可以了。”

    “明白了,长官!”

    飞船停泊场,一个机器人把垃圾桶装到板车上拉走,一切都很正常。

    是夜,垃圾桶被拉到了垃圾分解站,刚卸下,筒盖就被推开,一个面容微黑的汉子从里面走出来,左右看了看,对着工作的智脑们微笑着,“你们继续工作,就当我不在。”

    这些智脑们提前都接到过通知,没有表现出异常,而且这些智脑过六成是雷森自己制造的,雷森不担心它们会有什么不好的举动。面容微黑的汉子就是雷森,没有人会想到他会在别人的眼皮底下留了下来。

    当然,他不会一直在垃圾桶里呆着,在确定他被拉下火凤号飞船以后,他就进入了空间,计算好了时间才出来的。

    出来后,他直接越过垃圾分解站的高墙,外面就是五六十米宽的谷河,要是平常人等,没有桥船,是没有办法过去的,雷森纵身而起,脚下的闪灭钉霎那间放大百倍,两脚踩上,身影一闪,便越过了谷河,在空像神仙一样,向远处一闪一现的奔去。

    引气期层就可以御物飞行了,雷森上次杀林重时还不熟悉,也只是聚气与脚,浮在树杪上飞行。这一次他放开了手脚,自是要熟悉一下他最强大的修士手段。

    修士手段用的是灵元,拼掉了还需找补,黑刚晶星不是适合修炼的星球,除非你有大量的补气丹,不在乎灵气灵元的损耗。补气丹雷森有,可是他一次也没有用过,准备把那些丹药都给l蓝依儿和西米留着。

    所以,飞出一段距离后,雷森收起闪灭钉,从空跳了下去,骑上一辆摩托向城里奔去。

    这是一场露天宴会,一场庆祝胜利的宴会。他们在庆祝他们的成功,他们成功的煽动了人民的情绪,成功的达成了自己的目的。没有比这种成功更让人陶醉的了。

    他们只是下层人士,是冲到游行前列,鼓动冲撞的人。他们领到了奖励,拿到了星币,他们在这里用酒,用烤肉庆祝他们这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

    一个侍者推着冰着酒水的小车到达宴会的央,这个侍者脸上带笑,把冒着丝丝凉气的小车放到火堆旁边,悄悄的离开。

    忽然,最外围的一个男人倒下了,碰到了他旁边的一位女士,女士尖叫一声,旁边的人去拉男人,拉起来,看到喉间一个血洞正向外汩汩的流着血。

    “啊!”拉人的男人也发出一声尖叫,左眼突地暴裂开来,后脑被开了一个洞,带出温热的脑浆,溅到正在舞动腰肢的一对男女的脸上……

    尖叫声,倒地声,哭声,骂声绞在一起……

    死亡,诡异的死亡一个接一个逼面而来,这不是一个方向出了问题,而是四面,东西南北各有死亡,最诡异,最让人胆寒的是东面,死亡的人都是被割破喉咙,流尽了鲜血而死。人们看到一把短刀悬在半空,滴着血,看不到人手,但能看到短刀上的血滴尽后,短刀就会接着再杀一人。

    另外面,没有人看到凶手,也没看到凶器。似乎凶手杀人很随意,有停顿,也有急就,把人们向心逼去!

    “轰!轰!轰……”

    一连几声轰响,一连串的爆炸在人群发生了。爆炸的是在人群的酒水小车,酒水乍开,瓶子碎片加大了爆炸的威力,残肢,鲜血溅落成屠宰场!

    幸存的人反应过来,他们不知道接下来还会不会有爆炸接着发生,虽然四下里依然有人莫名的倒下死去,但是缩在这里面对的只能是死亡,谁也不清楚下一个死的会不会是自己。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