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出去!”有人喊!

    参加聚会的人真的不多,上千号人,爆炸带的死伤没有一半,他们站在一起,尽管恐惧撮取了他们的内心,他们还是很快的选一个方向,像游行示威一样向前冲去。

    让他们失望的是,他们面前站起了两个手拿离子枪的机器人,对着他们就是一阵狂扫。离子射线就是切割线,被它们扫的人们无不身体裂开,人体像是极脆的物质搭成,随着离子线从主体上掉落,高温焊住了血管,居然没有血流出来。

    人们狂叫着,有人抖成一堆趴下,有人向机器人扔火把,大声喊叫……

    机器人始终抬着离子枪,对着人群扫射,在它们眼,它们执行的只是命令,这些人死与活在它们眼都没有什么意义。

    人们崩溃了,开始高声质问为什么?为什么要对他们实行一声屠杀?

    没有人回答,回答他们的只有射线,短刀和不知名武器的攻击暗杀。

    他们的对手是一个卑鄙的人,不敢露头!

    他们是磊落的,死也磊落,一个个倒下,整个露天的宴会现场安静下来,烤肉的火毕剥有声。

    一个人影走到央,在最大的火堆旁站住了,他拿出一盒烟,伸手从火堆里捡起一块通红的木炭把烟点上。

    喷出一口烟,像是喷出一口浓重的负担,整个人轻松许多。他身后,机器人在寻找藏起来的活人,不听解释咒骂,抬枪送人上路。

    不归路啊!人影耸了一下肩,把身上侍者的衣服脱下,扔到了火堆里,火光为之一明!

    确定不会有活人了。人影走到机器人旁边,各拍了一下机器人的肩膀,机器人像变魔术似的消失不见了。

    停车场,一辆辆价值不高的悬浮飞车等着它们的主人回来。人影漫步在其,两只手轻抚下,两边的飞车一辆接一辆消失,显出空空的停车位。

    这边的动静很快引起黑刚晶星强力部门的人们的注意,他们注意到死者奇怪的死亡,经过紧张的勘察推断,这是一个最少八到十人的团伙作案,手段残忍但干净利落。应该是团伙随机杀人,不然八到十人没有理由去碰一个千人以上的聚会团队!怪只能怪这个千人聚会太过大意了,没把警卫部门放到眼,要是报备一下,警卫部门派人来,也不会有此惨剧发生,实实在在是太不应该了!

    应该不应该是别人给的理由,当有人报告在某个高档小区发现几颗血淋淋的人头时,刚刚还有些埋怨的强力部门领导人闭上了嘴巴,这一次不同上一次,这一次死的是众参两院的议员先生们,上一次死的是些无名小卒,影响不一样。

    人头,只有人头,死者的尸体和死者的车,住宅里的家具全部都失去了踪影。

    这是打劫!因财杀人!

    这边还没有搞清楚家具都有些什么,那边又有人报告,又发现了几个人头,经查也是议员老爷们的。

    我去!负责案子的人眼一白,昏了过去,这案子没法查了,太大了,他扛不住。

    比尔茨坐在沙发上翻着手的书,这是一本闲书,书名叫《如何炖好一锅肉》,一名黑衣男子坐在他对面向他汇报最近发生的死亡事件。

    比尔茨拍拍手的书,对黑衣男子说道:“有些人就像花椒大料,有些人就像那一味辣椒,这一锅肉想要出味,无他不行。好书啊!”比尔茨发出一声感叹。

    “我们怎么办?要行动吗?”黑衣男子请示比尔茨。

    比尔茨把打开的书翻盖在沙发扶手上,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的景色,过了一会,他低了一下头,道:“立刻以我的名义谴责这种行为,这是在打击民主!是在用暴力的手段破坏民主,自由,是一个有良知的人所不能容忍的!我呼吁政府立即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调查这件事情,还老百姓一个太平的黑刚晶星,让每一个黑刚晶星的百姓像以前一样自由自在的生活着。”

    黑衣男子接了一个通联,对比尔茨道:“刚刚收到,参议员死了两个,众议员死了六个。死亡还在继续。”

    比尔茨手指动了一下,“都是没必要的勾当,逼人太甚!把我刚才说的立即发出去,越快越好!”

    “是!”

    黑衣人退出,比尔茨走到书桌前,拉开抽屉,拿出一份名单和黑衣人留下的死亡名单对照后,自语道:“已经开始了!好一锅烂肉,飘着诱人的香味!”

    执政长的办公室里,卢加的脸色阴沉似水,他面前站着人,一个是强力部门的负责人,一个是军方最高的长官,还有一个是他的助理!

    “还在继续吗?是不是要杀掉我的头,你们才知道紧张,因为杀掉了我,马上就轮到你们了!”卢加咆哮起来,双拳狠命的捶打着桌子,“你们要负责,你们说过,我上台,一切都没事了。是,一切都没事了!”

    卢加的助理上前一小步,“执政长阁下,我们个一致认为,这次的事件没有那么简单,背后有修士或魔法师的影子,因为某些手段只有修士和魔法师才有。他最大的破绽就是把死者的尸体,飞车,家具等收拾干净,而我们又没有在市场上发现这些东西。在我们的严密的布控下,黑刚晶星上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地方给他放置这些东西而不被发现。之所以没有发现,是因为只有修士和魔法师才有可能用空间物品把这些东西都收起来。”

    卢加紧握的拳头张开,“你们是说,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政治事件,这其牵涉到修士或者魔法师?哈哈,笑话,修士和魔法师是不会牵扯到这种无聊的游戏当来的。华族的修士懒得理会我们这种贫穷落后的星球,我们的魔法师对于魔法元素一点都不活跃的黑刚晶星也不待见。你们居然说是他们,你想笑死我吗?”

    强力部门的负责人接话道:“我们都这样认为。死者附近没有货车进出过,那些家具根本不可能凭空消失……最后的线索都指向一点,是非人力所能为!”

    “非人力所为!”卢加点点头,“好啊,这么说,和那个盘龙公司没有关系了,排除他的嫌疑了?”

    “修士是不会为星币所收买的,所以,盘龙九鼎矿业公司没有嫌疑。”

    “查!查是什么原因让修士或魔法师盯上了这里!”卢加扭过身去,“都去忙,我要结果,我不要下次还听到有议员死亡,死的都是我们这方的人或盟友,就是修士或魔法师做的,也太巧点了吧!嗯哼!”

    “是,执政长阁下!”

    卢加苦笑一下,“这个时候,这个执政长可不好当啊!”

    “执政长还需多多操劳!”

    ……

    雷森站在花木架下,他的对面站着一个年轻的男人。

    “你是修士?”年轻男人问道。年轻的男人长着一头金发,一双好看色如蓝宝石的眼睛,说话的时候,年轻男人看着花架外面,手心上翻,微挑着食指,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不是修士。”雷森否认自己是修士。

    “可是你有修士的手段。魔法师和修士是不能随意对普通人动手的,你不知道吗?”看轻男人的手指上出现一朵幽蓝的火焰。

    雷森摇头,“我不是修士,我也是普通人,我所做的不过是以牙还牙罢了。你莫要拦我,我对你也不会客气。”

    雷森抬步朝前走,地上的石板突然扭曲,变成一大片的沙子,雷森一不小心左脚就陷到了脚面上。

    “雕虫小技!”雷森右脚一点沙面,飞到花架下,手一挥,“你也别闲着。”

    花木架子吃不住雷森信手一挥,喀吧哗啦带着响,向着年轻男人倒去。

    年轻男子飞快的向后闪去,躲过倒地在花木架。雷森挑出一根很轻但很坚韧的管子追向年轻男子,近了,管子抡起,朝着年轻男子的顶梁天顶就砸了下去。

    两团火迎向管子,把管子快速的烧成两截,雷森一招走空,空变招,由砸变扫,一个斜扫,扫向年轻男子的肩膀。这一下子要是扫了,以雷森的力气,年轻男子大约是要死了,除非他有其他的手段防守。

    打空了两团火,年轻男子似乎难以很快的再凝聚出来,给雷森以打击。他不得不后退,脚尖猛一点地,身体向后疾退,就是在他做出这动作的时候,雷森手的断管从他肩前划过,尖利的风刮开年轻男子肩上的衣服,割开一道口子,口子里的白印子很快流出血来。

    雷森见了血,精神一振,人浮在空,一瞪眼,冲年轻男子喝道:“再来!”

    年轻男子双手一划,手又各浮出一团幽蓝的火焰。火焰的高温,雷森已经领教过,扬了扬手的断管,手一扔扔掉,“这一次和你认真点,记住死了也不要说我是修士,因为我不承认!”

    闪灭钉出现在雷森手,根,一根根被他抛起,围着他伸出的食指转动。

    年轻男子手的火焰飞向雷森,雷森的闪灭钉也从他手指间飞出两枚,分别从蓝焰穿出,雷森的速度比年轻男子要快很多,后发先至,闪灭钉一闪在空消失,再出现,一枚划破年轻男子的脖子,一枚钉破男子的耳廓后,转飞回来,直击年轻男子的后脑。

    “小友,住手!”一个飞剑快速飞来,撞飞了攻后男子后脑的闪灭钉。

    雷森收回闪灭钉,提身到空,躲过速度已经慢了下来的幽蓝火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