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声出手阻止雷森的是一个年男人,长发长须,一身长衣,倒真像个修士。

    雷森的脸空前变得认真起来,虽然他现在的脸也不是他原来那张脸的样子,可表情却是认真的。年男人比他强,给他的感觉有些类似于杜子红。

    不过,杜子红虽强,他战不过,逃总能逃得,所以面对年男人,他倒是不惧。

    于是,雷森长笑一声,“怎么,要群殴吗?”

    年男人向雷森一拱手,“这位道友,不知师出何门,竟然对普通人大出辣手。我等坐看不惯,特在此候着,听道友分说一二!”

    雷森大笑,“你们是谁,凭什么要对你们分说?要打就过来打,我的时间可是紧着呢,和你们在这里耗着没有意义。”

    年男人身后又走出人,华族占一,其他的都是高鼻深目的西方人。此时,站在雷森面前的,西方人,华族人二,如果要打,雷森处于绝对的下风。

    雷森倒是不惧,嘿嘿一笑,枚闪灭钉陡的转起,一起攻向年男人。年男人见雷森果真敢于动手,叫道:“莫非道友想自绝于修士之众前?”

    雷森不理会,手一动,两把离子枪出现在手,他早就知道修士除了金丹元婴有能力躲闪抵挡离子枪激光枪外,筑基期的修士及其以下,在离子枪面前也只有俯首的份。

    一束离子从枪射出,洞穿一个高个西方人的肩膀。

    “道友,住手!”年男人手持剑,扫飞枚闪灭钉的两枚,另一枚被他躲过,眼见着雷森又拿出离子枪来,额头沁出一头的汗珠,连忙叫他住手。

    别说是血肉之躯,就是金刚也能被射出一个洞来,年男人脑门流汗,心里头也在流汗,他碰到了一个憨货,啥数都不识,只知横竖着都胡来,修士之间比斗比斗的是修为,是法器,你弄个离子枪出来,算是什么本事?眼看着自己人儿在离子枪下狼狈的躲藏,没有一点儿修士和魔法师的从容和高贵,年人眼皮狂跳,心说,今天有血光之灾啊!

    雷森见离子枪一出,敌人都忙着找掩体躲藏,哈哈大笑,“我以为你们仗着人多什么都不怕,原来也是样子货,出来唬我,见唬不住了就躲藏起来。来,让我看看你们有多厉害!”

    年人道:“道友,你可知道,修士之间比斗是不能用这种武器的。只能用修士自身的修为和法器法符之类的比斗?如果你不知道,时间还早,我来与你说说,你看可好?”

    雷森眉头一竖,年人拿他当傻瓜,什么说说,只是想让他放下威胁最高的离子枪,来一个人挑战他们一群,莫说是一群,就是年修士他单打独斗也难讨得便宜到手。

    雷森冲年修士就是一枪,年修士见不对,忙飞到空,想要躲闪,他身法快,又提前有准备,躲掉了一枪。雷森手是各持一枪,见他躲,双枪连射,一枪打向年修士的身体,一枪打向他躲闪的方向上。几枪下来,年人腹部枪,幸好身上的法袍鼓起一片黄光,挡掉了离子枪的大部分的威力,没有洞穿他的肚子,只在他肚子上烧了一个洞。

    “啊呀!我受伤了!”年修士似乎对受伤颇是在意,身影一闪,朝远处奔去,叫道:“血光之灾啊,不要对我开枪了,这事我不管了!”

    年修士在空扔下飞剑,脚踩着飞剑眨眼间没了影子。

    雷森微微一愣,听年修士的话似乎不愿意管了,这也是修士,修士不是要管就管到底,求个念头通达,免留下什么心结吗?

    雷森只一愣,另一个华族修士走出来朝雷森一拱手,“道友,刚才那个是来我这做客的,非本星球之人。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希望道友能念天下苍生生也不易,莫要枉造杀孽!”

    雷森头上枚闪灭钉环绕着,像只时灭时有的活蚂蜂无声的飞行。他手捏着两把离子枪,一只枪口对着刚出来的华人,另一只枪枪口微微向上,以防那个西方的魔法师突然蹦出来打出火球类的东西。

    “你说的好听,他们找我麻烦时,要置我于死地时,怎么就没有念我生也不易。说吧,你想怎么死,念在肤色一样的份上,我给你一个痛快。”

    华族修士说道:“我姓马!道友应该知道马家,马家有茶山,以茶会友!”

    雷森立刻想起马英玖那张脸,马英玖这一次送他也提出过要他有时间去马家喝茶,已是第次邀请了,面前之人就是马家的人,再次提到茶,似在传达着什么信息。

    雷森脑袋里念头直滚,一摆手,对马家的修士道:“你滚吧,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下次再见到你恣意阻拦,我定要钉开你的脑袋。”

    马家修士立刻道:“那,他们个!”

    雷森一瞪眼,“一起滚!”

    雷森可是想到了,这些人一个马家就在明面上出了一个马英玖,而黑刚晶星球是以西方人为主,他的公司在黑刚晶星,事情了了,还要与人为善,和气相处。他不知道这人家族涉入的深不深,要是深了,到时候杀到门上一起杀掉也可。

    马家修士朝雷森深施一礼,带着个西方人匆匆而去。

    雷森迈步走进屋,客厅里的茶几上,摆着还冒着热气的咖啡。一个混血人坐在一个茶海旁,朝雷森示意,“我在这呢。没想到他们居然没有拦得住你。我承认,当时赶变异人出去,我出过力,在我眼,变异人就是野蛮人,一个野蛮人敢调戏明社会的女人,这是犯大忌,绝对不能容忍!”

    雷森在混血人对面坐下,混血人把一杯茶放到雷森面前,“马家的茶,古法制茶,我常喝。我是不能容忍和野蛮人生活在同一个星球上的,想想就恶心,所以我必须赶走他们,必须的!我交好的参议员都被我说动了,在这上面我们是一致的。你要动手,就动手,等我把这一遍茶泡了,更好!”

    雷森端起小小的透明的玻璃茶杯,发红的茶水,泡的是上好的红茶。嗅了嗅,有他前世喝小种的气味,细品一口,香味,不似松木的烤香,像是另一种木香味,入口更隽,更让口舌生香,周身舒泰!

    雷森微微吐出一口气,喷出满口茶香,“好茶!你泡吧,我等着!”

    混血人双目忽然散漫起来,“不知你名单上要杀之人还有多少,也许我是你最后要杀的一个。他们该跑的已经跑了,该被保护的业已保护起来,你杀不了他们了。大家都是有头脑的人,知道得罪了什么人。人都怕死,死亡是无情的,在死亡面前,你有千般算计都没有用了。所以,大家希望你停手,也许我们能帮你达成你想要的目的。”

    雷森淡淡的说道:“没多少,议员的大半吧,既然你们想出手,我就杀掉你们,换一批上来继续吵吵,再出手我再杀,一直杀到你们不管我的事情为止。”

    混血人双目恢复一点亮光,“你承认你是盘龙九鼎矿业公司背后的人了,或者你就是那个年轻的投资者。唉,政治不是这么玩的,大家在一起,握手,踢脚,表面和气一团,暗地里你举刀来我举剑,这才是政治。像你这么什么都不管,直接就冲杀,这是叫野蛮!”

    雷森啜了一口茶,“我没那个时间。没实力我可以忍,有实力,为什么不按照我的意思来塑造我想要的秩序!政治,政治就是‘贞节女’的遮羞布,扯掉了,里面光溜溜的,什么也没有穿!温吞的政治,不如一场杀戮来的爽利!”

    混血人道:“如果有可能,我们可以合作,我来做你的代言人如何?你的利益由我上下奔走,而你只需要在我竞选的时候给我支持。你看如何?”

    雷森笑道:“我们这是谈政治吗?我说过,我不感兴趣!泡你的茶吧。”

    混血人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泡好茶,然后就是死,你留下我的脑袋在这里,警告他们,屠杀还将继续吗?现在火候正好,如果有人替你出面,比你杀掉他们有用。谁都惜命,在能不死和不受威胁的情况下,谁都乐意合作或者闭上嘴巴。这世界上的政客都是表籽,打扮的光鲜,脱掉衣服也会催你快点,夸你强壮!”

    “你想说服我,你继续!”

    混血人心一喜,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拿起玻璃工杯给雷森添了半杯茶,“我会出面联系那些已经躲起来的人们,你和马家还算有些交情,我准备,用马家那个马英玖带着我们去矿业公司看一看,做些章,如果有一些变异人平时生活的画面资料,那就更好了,我们可以做一些宣传。什么是误会,误会就是宣传不足吗?对不对?还有,当时协议当有一条,可以向黑刚晶星索要收购矿业公司金额的十倍赔偿,这件事拿出来,也是一件可进可退的撒手锏,真索赔也好,将来顺水推舟也罢,都会让人记忆深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