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嘿笑,“你是谁的议员?”

    混血人浑不在意,“我现在在保命,拿我的条件争取活下去的机会。我是保命的议员,有命才可以正义凛然,才可以为民疾呼。无命,就是一条死鱼,什么用处也没有。我呢,现在能保命是我最低的要求。实话说,我也不必犯险,我可以和他们一样,躲出黑刚晶星,或者被军队保护起来,活得一时是一时!”

    雷森掏出一枚星币,“这是卢加赔给我的一亿星币,做为变异人搬出黑刚晶星的条件。你,如果我愿意让你活下来,变异人自然是要回来,我也会严格约束他们。除此之外,你能帮我得到什么?”

    星币跃起,在空变成两半,一半掉在茶叶盒,一半贴着混血人的手掌半钉入黑透红的茶海。

    混血人手掌缩起来,提起开水壶,浇在湿漉漉的茶叶上,“那要看你想要什么了?是星币,还是地盘?”

    雷森沉默了。混血人冲好的茶水倒起工杯里,说道:“我这里有地图!”

    雷森在地图上划了一个不规则的圈,把种植养殖场和矿区间的区域以及电蛇谷都圈到圈内。他把笔扔下,喝了一口茶,道:“就这样吧,你打动了我,我希望以后不会再发生不愉快的事情。把我的话传给他们,我从不主动攻击人,我的目标不在黑刚晶星,希望他们也不要把我当成什么不好的目标,那样我会很不高兴的。也替我警告他们,不要想着用合法的手段来除掉我,我相信,在他们没有达成目标之前,他们就已经死了。”

    雷森放下茶杯,起身走了。

    烧水的壶在汩汩的响,混血人坐在茶海边良久没有动。

    “喂,嗯,派人过来把郊外的花木架重新弄一下。是啊,倒了,根基做得不好。对,这次小心,让人做牢一些。”混血人放下腕脑,把身体舒展到圈椅里,笑了起来,“做牢一些!林觉更,你是要做牢一些!”

    雷森在一片树林走着,如混血人说的那样,他现在很难再找到目标下手了,个个都人去楼空,谨慎的连家具都一起搬走了,让他连连扑了几个空。

    他不是没想过干掉卢加,卢加比比尔茨要小心,或者说要惜命,他现在除了在官邸呆着,很少外出,就是外出,也是把警戒的圈子放到数里之外,让人无处下手。

    至于官邸,以雷森目前的身手,靠近都难,更别说进去了,警戒的圈子夸了好几个小区,明明暗暗不知布置了多少人手。

    雷森潜回到种植养殖场,这里每个月会有一艘运输船过来运输本土兽兽肉,雷森要通过这艘运输船离开。

    在种植养殖场,他收走前段时间为变异人打造家具时伐下的树枝,树枝按要求被机器人用山上的籐条打成了捆,很好收。树枝放在简易的棚子下面,雷森收走后,空出来可以存放新收的树木和树枝。

    他算算时间还差几天运输船才能到,便进入空间,整理他拿进空间的杂物。

    树枝转化出的木球,雷森又转化了一遍,便让机器人拉走,去做些纸张出来。和王光选的合作,他还放在心上,虽然货值小,但也是生意,生意人首重的就是信誉。没有信用和信誉的生意人,是做不长久的。

    也许以后可以弄个纸厂出来,这个谁知道呢?

    空间里,飞车被机器人拆掉了智脑后,里外搜了一下,把里面的杂物搜捡出来后,飞车就被扔到了第二个转盘上,分解成各种物质。制造飞车的物质和飞船的大都相同,要求不过更低一些而已。雷森给机器人的命令是,分解的物质达到完美级就可以了,这些物质要存储起来,好应付元仇那边的需要。

    狂神过去了,反应回来的信息不错,元仇那片空域经历过战争,残骸碎片很多,不用费大功夫就有好的收获。不过,狂神也经历了一次战斗,它和另外一艘飞船缠住对方,等元仇赶到后,逼降了对方,方才知道拿获的是一个星盗船。元仇也算立了一功。

    雷森知道那样的日子对飞船的主脑来说很是煎熬,所以他允许飞船主脑自己摸索改造飞船,尽量的增加飞船的动力和打击力量。

    从飞车里搜出的物质各色各样,无用的都扔到了转盘上化成淡淡的雾气。有用的也不过是智脑,从飞车里搜出的各种小物件,比如戒指和手表。

    那些搬到空间的家具,东西被取出,大部分都扔到了转盘上。木头的转化成木球,加工成纸。其他物质的,能用的全部转换到完美级,搬到相应的仓库。

    从议员们家取出的东西,有古董字画,这些东西,雷森让空间主脑专门划出一个仓库来存放,并把存放的东西拍成图像资料,他准备交给西米,看看能不能用在火凤号的装饰上。对于火凤号,他感觉除了大,除了富丽堂皇之外,没有一点家的感觉,所以他要添一些东西,打破那富丽堂皇的感觉,换回一点家的气息。

    还要说一下的是,雷森杀人只留下人头,尸体被剥下衣服后扔到了转盘上转化成雾气。他是被空间折磨得透了,见到任何能拿到空间的东西都不愿放过。好在尸体转化的灵气还不算少,比一些杂物转换得要多几倍,算算也不算吃亏。

    哪能吃亏呢,雷森看着一箱箱腕脑,咧了一下嘴巴,但愿西米能从里面掏出一笔财富。首饰有不少,这里面有许多是宝石,金银却是没有,这一处宇宙,金银被更炫的物质取代了。却是雷森所不喜欢的。拿出去,也许可以换一些小钱。

    想了想,雷森还是没有把首饰扔到转盘上,和腕脑一起装箱收了起来。

    在空间里雷森照常修炼,他不管雾气是不是维持在平衡点上。他有一种危机感,要早一些筑基,有实力也要趁早啊,莫要被人刀架在脖子上才去后悔没有早一点努力,把修为提升上来。

    现在的雷森就有些后悔,后悔前些日子人懒散了,修炼上没有用心,要不然,也能早些日子达到引气期九层,说不定现在就能突破,用筑基丹筑基了,一旦筑基成功,只要不出意外,对拥有可以转化灵气空间的他来说,一路突破不是幻想。

    商人要做最好的,修士也不能差了!

    总不能让人看不起!任人作践!雷森在仙音星就被杜子红作践了一次,在坊市,被强送仙桃仙莲道茶的残枝,也是一种作践,如果他有强横的实力,何人敢那样对他?

    同样,在黑刚晶星,因为变异人调戏女人,他又被人作践了一回,如果他是那种别人知道碰上了就掉皮流血的人物,有人敢拿这种事推波助澜吗?

    说到底,他还是没有让别人惧怕的实力!

    所以,他现在以自己为主了,不再考虑是不是他的修炼妨碍了别人!

    这是一种心性上的转变,以人为主转变成以我为主,我想要什么而不是我要什么会不会让别人不爽!

    这种转变是好是坏,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雷森得到空间主脑的提醒,知道时间到了,便睁开眼睛,身子一晃,出现在种植养殖场。场的一大片的空地上,一艘飞船正装载着冷冻的本土兽肉。

    雷森正想过去,看到十几辆武装飞车过来,它们一过来就把飞船团团围住。雷森快速的隐藏起身形,看着那些飞车。

    从飞船上下来一个变异人,远远的看上去,灰色的脸十分的不好看。他站在那里,怒视着其一辆飞车。

    这个变异人雷森倒是有些印象,第二批成为船长的人,名叫杜全,个头不高,小眼睛,带着笑意。与人交往话语极少,让做什么做什么。这样的一个人似乎被激怒了,圆脸上的一双眼睛瞪起来,像两个火眼,喷着能烧穿一切的怒火。

    飞车上下去几个人,其一个在向杜全解释,杜全一拳打在对方的脸上,结果他被对方一拥而上,打倒在地上。

    飞船上的炮口猛地全部打开,推出的炮黑洞洞的指着外面的飞车。

    杜全在地上嚷道:“你们有种,你们弄死我,今天咱们一个也别想走!老子拿你们垫背!来啊,来啊,弄死我!”

    “不,这是一个误会!你听我解释!”被杜全打的那个人见激光炮明显的已经充能完毕,忙蹲下身去,想要把杜全拉起来。

    杜全伸手给了对方一个响亮的耳光,怒道:“去你妈的误会!上次误会老子的人死了一个,这次误会你要老子死,老子把你们全都拉着垫背!”

    自己的人被打,其他的人当然不愿意,还想对杜全动手,挨打的那个大叫道:“你们干什么?我们是来执行命令的。你们要是这样,我会把你们的姓名报上去,让上面的人来处理。你们是不是嫌死得人不够?还是最近死了那么多人,死的不是你们!”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