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打的人大声叫着,“你们就是个孬种,有本事,去游行,去示威,把你的的姓名住址写上,赌一赌你们一家能活几天!去啊!”

    杜全似乎明白了什么,从地上跳起来,一拳打到一个大鼻子的鼻子上,骂道:“你妈,就你刚才打我用力最狠,有种报上名字,老子有小本本!”

    “还有你!”杜全跳着,一人一拳,都打实了,叉着腰骂道:“来,爷站在这,弄不死爷,你们都是我孙子。爷是变异人,咋了!爷吃你的喝你的啦,还是抢你的钱,睡了你的女人?和爷瞪眼,爷如果不是被流放,爷和你们一样!一样!一样!”

    杜全吼着,“一样!一样的,你们知道吗!是爷的主人收留的爷,爷在星际什么都不怕,更不用说怕死!你们他娘的要是你们的先辈被流放在一个垃圾星上,你们和我一样,灰皮肤,流着黑血。别他娘的在爷,在老子面前装高贵,老子的根可能比你们还要高贵!你们他娘的一个一个瞪着眼睛看什么,来,弄死爷,爷死了,我告诉你,我的主人会把你们,你们一家人都送过去给爷陪葬!”

    雷森抽动嘴角,这个杜全太能说了,也太会骂人了!

    杜全贵踮起脚拍打着一个人的脸,“嗯,看着爷,啊,看着爷,看看爷的脸,除了肤色,哪一点长的不是人脸?怎么,不服是吧?”

    杜全抡起手掌,抽了对方一个大嘴巴子,“爷的脾气不好,爷的主人脾气更不好!爷不怕死,是因为爷的主人还活着,爷死了,爷的主人照样弄死你!你死了,谁替你报仇啊!嗯……”

    最先挨揍的那个,这时插话道:“我们只是奉命来检查的,不是我们要为难你,你也知道,最难做的就是我们这些站在最前面的人。检查完我们就走。咱们就别互相为难了。”

    杜全一挥手,“滚!老子不会接受什么狗屁检查,老子的主人在和你们谈判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我们的船有免检自由进出黑刚晶星的权力。现在你和我谈检查,你先回去看看当时签的协议,别让我的主人告你们时多一条罪名!”

    “我们真是奉命!要不然,你以为我们是疯了不成,跑过来没事找事。我们就到船上转一转,应付一下,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杜全瞪大了眼睛,“我一点都不好,我说了,滚,别影响我装船,装完了,我还要赶时间走人。”

    “这个……”

    一个人说,“向上面反应吧!我们是没有办法了!打不得,骂不得,好言好语也是自取其辱。谁有本事谁来!”

    “只有这样了!”

    十分钟之后,武装飞车散开,盯着杜全装载冻肉。在这种盯防下,雷森想混上飞船有些不容易。

    杜全也不知道他的主人想要登上这艘飞船离开,按照程序装完了该装的冻肉,向机器人签了字,封住了货舱。接下来是要加载一些船上的生活用品,比如水,水果,鱼之类的。水,运输船上也能合成,但是没有自然形成的水味道可口,尤其是流经黑刚晶的水,自带着甘甜,杜全每次来,都会装上十几个大桶,放到生活舱里,自己喝也可以送给其他的船长。

    拉水的回收飞车从船上飞出,杜全正在检查送上来的冻鱼,反复和机器人确认鱼的种类。他爱吃肉,也爱吃鱼,对于吃过的种类更是要记熟了,下次要什么,什么是什么味道,他张嘴就能向别人推荐,这也是一种本事。

    回收飞车飞过武装飞车,向远处的湖泊飞去。雷森悄悄的跟了过去,这些监视人的注意力都集在飞船上,没有人注意到还有一个活物在树林快速的移动。

    回收飞车在湖心放下桶,一根链条连着桶,链条在空扭动,呯的一声把桶头下脚上斜砸进湖,向上一提,差不多便是一桶的水。

    雷森潜入湖,在水看到一只水桶落下,像鱼一样蹿入其,等水桶提起,口将要朝上时,雷森手摸着桶底,吐了一个水泡进入空间。

    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冒险进入空间,也不知道从空间里出来是在桶里还是在湖里。

    他在空间里算好时间,身影一闪,感觉自己进了一个又黑又紧的空间,连忙退出,这是在桶里了,这样,他就放心了,只要桶随船运走,他就能顺利的离开黑刚晶星。

    杜全在查水果数目和种类,这种东西是他即喜欢又发愁的东西,喜欢的是可口,发愁的是难以多运。水果心须在冷藏的条件下才可以长途运输,运输船里冷藏柜容积和数目都有限,容不得他多拉狠运。

    水果的数目和种类查完,好在接下来是量很大的瓶装果汁饮料,虽说口感不如水果来得直接,在星际航行,也能补充人体所必须的各种营养,算是一种生活和肠胃的调剂吧。

    装完这些,装船清单就到了底,杜全在装船人一栏里写上自己名字,留下一联,和机器人互相敬了礼,互道辛苦,准备合上舱门,启离黑刚晶星。

    舱门关闭后,十分钟左右,运输船顺利从黑刚晶星启离。那些负有调查使命的人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走了,但愿下次再来,不会让他们还这样过来,这样让人后怕的任务还是少做的好,多做几次,尊严没了,以后再难直起了腰走路和做人做事。

    得不偿失啊!

    “哗!”运输船的生活舱里,一只水桶桶盖被顶开,水流了一地。一个温漉漉的人头从水冒出,左右看了看,才从桶里跳出。

    这人就是雷森,他走到生活舱里,闪身回到空间,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重返回来,用腕脑和西米通联上,要西米通知杜全,要杜全来生活舱见他。西米与他自是有一番话要说说过之后便去通知杜全,忙活自己那边的事情去了。

    杜全带着一脸的惊喜小跑到生活舱,向坐在沙发上的雷森敬礼,“报告主人,杜全向你报告。”

    雷森指着对面的沙发,笑道:“坐!”

    “我,嘿……”杜全有些不好意思。

    雷森摆摆手,“坐吧。”

    “是!”杜全这才坐下,一坐下就忙着开口解释道:“主人,我真不知道你在……”

    雷森摇手,“不用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你的表现我都看到了,有气节!嗯,我喜欢,这个船长你再做一段时间,等公司安稳下来,你会被抽调到公司总部去,具体的做些什么,到时候咱们再说。”

    杜全一挺小肚子,睁紧了小眼睛,“是,我一定好好做事,不让主人失望。”

    “我就住在这了。你把你的紧用的东西搬到操控舱去,没事,不要来打扰我。非常时期,给我盯紧了外面的动静。就这样吧。对了,你的小肚子太明显了,该减减了!”

    “是!”

    杜全倒没有什么东西可搬,只把被褥卷走,拿走了一盒营养膏。

    生活舱的舱门一关,雷森就回到了空间,抓紧时间打坐修炼。

    雷森离开了黑刚晶星,黑刚晶星新一波的乱才刚开始,人们发现风向忽然变了,议员死了,总要有人补上来,那些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人,或者说在某个区本来不显眼的人突然间就替补做上了议员,而那些原来人气和票数都不差的放弃了竞争。这样的新议员在议会里占了很大的一部份。而马英玖就恰好成了参议员的一员。

    风向真的变了,新的议员们在众议院和参议院一上手,联合一部份老资格的议员向政府提出动议,要政府彻底调查近日的屠杀事件,给惶惶不安的人们一个交待。

    众参两院的动向摆在卢加的桌上,卢加揉了揉太阳穴,华族人说揉它能提神驱烦,可是他怎么越揉越烦,越揉越没有头绪呢!

    还是那个人,负责安全,军事长官,还有他的直属助手。

    “有结果吗?”

    “有,我们可以确认,杀人者是修士,有两个修士个魔法师可以作证,他们有人和对方交了手,结果都不乐观,其一个还是过路和筑基期修士,现在已经离开。”负责强力部门的头头挺身报告道。

    “结果呢?”

    “那人最后见的是林觉更森参议员,按照那人的一贯作风,林参议院应该死了,只留一个头颅给我们。可是没有,这其一定有什么内情。只是林参议员不肯说,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还在和他沟通,希望他能说出实情,这样我们就好办了。”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算计那点得失。我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类人,不大气,一点也不大气。现在是我们万众一心,把敌人给找出来干掉的时候,不是你推我让的平常日子!”卢加起身把椅子踢到一边,骂了句,“伐克!”

    卢加亲自联系了林觉更,开门见山的问道:“你和那人说了些什么?那个人为什么不杀你,而让你活到现在?”

    林觉更的声音清冷,“执政长阁下,你是希望我死在别人的手吗?”

    “你觉得要是正常的话,你现在能和我说话吗?”卢加有些不悦了,林觉更竟然用这种清冷淡然的语调和他说话。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