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一场欢娱

 热门推荐:
    “我觉得很正常,因为我说服了他放弃屠杀。所以我还活着,执政长阁下,我会把你的意思如实传达给你的议员们,我想他们比我更在乎你对他们将要面对的生死的看法。再见了,我的执政长大人!”林觉更声音更加的冷。

    “混蛋!谢特!给我把林觉更抓起来,他竟敢私通敌人,而不是挺身而出把对方抓在手掐死!他想做什么,他要把我的话传给其他的议员,他是要我站在所有人的对立面吗?我是执政长,我考虑的是全局,全局,而不是他们个人的生死!我要对整个黑刚晶星负责!而不是他们,高贵的议员先生们!”卢加愤怒起来,如同一个发怒的公牛,挥动着手臂开始咆哮起来。

    他的助理提醒他,“执政长阁下,你要喝杯水吗?”

    “噢……算了,就这样吧,调用一切资源,抓紧时间把那个人给我干掉。我想他还不至于是金丹元婴,要是,敢直接来杀我了。最重要的是,这个结果不发布,免得引起民众恐慌,我当的执政长不能一上来就让人心惶惶……”

    人退去,过了一会,那名助理进来。

    卢加抬眼看着助理,问道:“能确认这件事与盘龙九鼎的那个雷森无关吗?”

    助理肯定道:“能确定。雷森上飞船走时好几双眼睛看着,他不会在我们的星球上。要是他,也只能是他雇的修士,更有可能是他身后的人,必竟每一家矿业公司都有修士和魔法师在背后当影子,开采冶炼出来的有修士们要的材料,能炼法器,也能制符。但是我们调查,没有发现他背后有修士或魔法师撑着的痕迹,大量的迹像表明,他是懵懂着闯进矿业公司这个行当的。他的矿业公司无起色还好,有起色,会有大量的麻烦跟着他。”

    卢加抬了抬手,“你想说什么,简短一点。”

    “雷森可以确定与这件事的干系不大,除非有新的证据。矿业公司要是有起色,雷森的麻烦会不断。就是这些,执政长阁下。”

    “唔,好!晚上有个发布会,你去盯着,既然议员大人们要个结果,就给他们弄个结果出来,怎么弄你们看着办。”

    卢加打发了助理,起身倒了一杯黑心果,用开水冲了,这是特制的黑心果,经过烘烤,焙制,秘方配比,味道微苦,后味泛甘,提神醒脑的功效非常明显。

    喝了半杯,卢加明显的感觉精神好多了,提神还是要黑心果,华人的揉太阳穴的动作可以丢到一边去了。

    桌上的通联智脑响起,“执政长先生,英西星邦总统办公室的通联。”

    卢加眉毛一掀,“噢,接进来。”

    ……

    雷森走了,就全然不关心黑刚晶星发生的事情。当天下午,发布会由卢加亲自出席,并回答了记者的几个问题。殊知,好多人当天从腕脑上看到一个标题为“荒唐,堂堂执政长满嘴谎言”!的章,针对执政长卢加的当天的讲话与记者问答一一驳斥。

    当时,卢加就看到了这篇针对性很强的章,不得不说,他的涵养很强,没有发作。第二天,卢加正在办公室喝黑心果,他的助理冲了进来,“执政长阁下,你看腕脑了吗?”

    “昨天那个吗?噢,没什么大不了的。让他们说,这种事情很快就会过去。想坐稳这把椅子,就得练成能随风就浪的本事,不然,嗨,会和比尔茨一样。”卢加拍着椅背,坐下来,“那种事情,由他们说吧,他们说的是真的,到时候我们把事情做完美一点,毙掉那个修士,功劳还是我们的。我们可以说,我们是好意的,不想让大家恐慌,也不想让我们的敌人知道我们已经知道了他的存在。嗯哼,可以用离子枪打烂他的身体,不要打脑袋,我要办一个展览,那是我们的功绩!”

    助理却道:“不,执政长阁下,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今天早上刚发的。”

    “噢,不要紧张,我一向公私分明,上班时间,我的私人腕脑是关着的。你拿给我看看,是什么。告诉你,不要紧张,天塌不下来。”

    卢加过一会大叫起来,“噢,no!他们怎么能这么干?no!no!他们居然做了录音,太卑鄙了!我要……”

    卢加把黑心果杯摔在地上,“他们想让我滚出这里……”

    桌子上,智脑在放着他的讲话。

    “不,你不能这么想,变异人是对我们没有什么妨碍,甚至来说,他们的到来对我们星球是一笔隐形的资产,就是我们不拿他们说事,所有人也会知道黑刚晶星有变异人,无形当就提升了我们星球的知名度。可我们要赶走他们,是因为他们妨碍了我们什么吗?不,是因为他们能帮助我们获得更多的利益……”

    “……见鬼!我从来都不会从黑刚晶星的利益出发去考虑问题,黑刚晶星就是明天就爆炸,我今天能飞出去,它跟我也没有关系,我去别的星球照样能做议员,发表我的见解。现在我的见解就是,别和我提黑刚晶星的经济民生,一帮穷鬼穷惯了,你让他们富起来干什么。我们是政客,我们不是救世主……”

    “噢,no!赶走他们,对,赶走他们!我知道,我知道,他们对我们正常人没有妨碍,可是他能让我们想得到的唾手可得,还有什么可犹豫的。民心可用,民心可用!知道吗?我们把人们鼓动到这个份上,不就是要我们想要的吗?矿业公司,别跟我提那个矿业公司,它很有钱,暂时也得让他滚出黑刚晶星……”

    “对,让他滚,我会和他谈,让他带着他的变异人滚出黑刚晶星。什么矿业公司,当我们需要时,完全可以再请回来吗,不过是付出的代价高一点而已,又不用我们自己出,何乐而不为……”

    录音很碎,一段接一段,都是些很隐密,很私人的聊天。这录音是致命的,录音的标题也是致命的,《驱遂变异人背后之手》!

    什么也不用说,就是不把最近的死人和变异人联系起来,单就这些录音的份量,足以让选民远离他!

    卢加必须下台负责!他要比比尔茨狼狈的多!除非有奇迹,否则黑刚晶星上的政治人物谱里,他将成为过去。

    雷森从空间里出来,他做了鱼,本土兽肉,从空间里拿出红酒,把一直在操控舱里的杜全叫了过来。

    雷森的心情不错,杜全向他报告,武弃星上,变异人帮着机器设备清理出空地,建造了住屋,用铁打造了全新的家具,除了环境,生活一样过得下去。

    雷森给杜全倒酒,杜全吓得猛得站起来,“主人,我自己来,没有主人给我倒酒的道理。这,这不合适!”

    雷森笑道:“合不合适,我自己的事。坐,坐!我得找个说话的,不然这么长时间的旅行,还不把人憋死!说说,适应星际飞行吗?”

    杜全坐下,欠着半个身子,“我啊,很适应,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有一天我还能飞上天,而且飞得还那么远。这事说来,还得感谢主人你,没有你收留我们,我们早就死了,尸体也被人当成垃圾处理了。”

    雷森喝了一口酒,“有女人了吗?”

    “我,”杜全愣了一下,“报告主人,我有,是从小订的娃娃亲,一直没有和人说。主人,你说这事怎么办呢?”

    雷森乐了,“你都船长了,结啊,你的工资够你结婚用的不,不够,我赞助你。买糖,买新被褥,对,还有一张大床,两个人睡的,上面再来一个能放下两个脑袋的枕头。你还要大办流水宴,比如这兽肉,我可以便宜给你,鱼肉也可以,果汁我可以赞助。这酒水,可是占大头,你不能太寒碜了。酒分红白,红的喝得多,华族和其他族都爱喝,白的主要还是咱华族人。你得算算这个婚得花多少星币!”

    杜全忙道:“主人,你先别算,看上去老费劲了!我媳妇早就算好了,花不多少钱,我们现在有钱,我媳妇说了,不差钱,要办就办好了,一辈子就这一次吗,要隆重!”

    雷森笑起来,“那怎么不办?”

    杜全头一低,“不能办啊,也不敢办啊。”

    雷森把酒杯放下,“为什么?”

    “他们都说,主人你都单身呢,一根棍天天扛着。我们这些人不能在这件事情上不懂事,一定要你把事情办完了,我们才能办。主人啊,我发现你一天到晚对女人不上心,咋想的啊!”

    雷森把酒喷了出来,“等我。你们结你们的婚,等我做什么。什么我对女人不上心,我告诉你,我很正常。你结婚的事,回去就办,大办!”

    杜全霍的站起来,向雷森敬了一礼,“谢主人成全!”

    雷森身子半歪斜着,看着杜全,“我说呢,这么长时间,也没见个怀孕的,也没见个血毛娃娃哇哇的叫。原来如此啊,你不说,我还不知道。”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