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全端起酒杯,“我敬主人一杯!”说完一口干了,伸手拿起酒瓶,把酒杯倒满了,端起来,“这一杯,我替我媳妇敬你。我媳妇常说,没有你就没有今天,遇到你是我们变异人最大的福份,你就是救星。我媳妇说了,这杯酒,我得跪着敬。主人,我跪下了,我敬你!”

    杜全一蹬沙发,把沙发蹬开,扑腾一下跪在地上,双手举起酒杯,叫道:“你就是救星,这杯酒,我敬你!”

    雷森连忙站起来,叫道:“起,起,起来!”

    杜全把酒喝完,这才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我不会说话,主人你别见怪!”

    雷森把沙发拉回来,把杜全按在沙发里,“我不怪你!本来挺轻松的一件事,我就想和你聊聊,你搞的我都成救星了!你敬的酒我都接了,这酒啊,少喝,喝多了他是祸!”

    杜全从身上拿出一个本本,对雷森道:“主人,你吩咐的事情我和我媳妇都做到了,我们都有感觉。”

    杜全拿出的是那本土属性功法,雷森眼睛一亮,仔细询问了杜全的感觉,确实是摸到了门径。他给了杜全十枚低品灵晶,让他修炼时握着。

    两人的酒宴吃了两个小时,最后,杜全歪斜着,搂着一个酒瓶去了操控舱,雷森散坐在沙发里,嘴上带着笑容。

    脸上带笑的雷森在想,是不是要给黄鱼和佘曼放个假,杜全喝高了告诉他,佘曼怀孕了。怀孕了好,变异人又多添一丁,没有比这更让人欢喜的事情了。

    是没有比这更欢喜的事情了,雷森怕变异人经过这一番的折腾,折腾出不好的情绪来,他需要安排一场积极向上的事情来让他们忘记不愉快的事情。

    杜全证明了变异人一样可以修炼,那么变异人的价值和正常人就没有两样了,他们将来可以成为雷森真正的左膀右臂,伴随着雷森一起强大起来。

    雷森如果是只虎,他希望带领的是一群长着利爪尖牙的家伙,能修炼的人才算开始生长出利爪尖牙。

    和杜全喝酒,雷森了解了一些他不了解的东西,在大部分变异人眼,他是好人,是他解救了这些变异人,给这些变异人以新的生活。他们视他为救星,却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多么伟大,只是赶上了,凭心而为。哪里能称得上什么救星。再说说,他都要成为变异人眼的救世主了。

    雷森从沙发上起来,叫进来机器人,把屋子收拾一下。他想起来了,需要给那个混血议员发一些变异人生活的影像资料。他和佘曼通联,让她来做这些事情。他拿着名片,把混血议员的通联号告诉佘曼,影像资料做好了,直接发给混血议员。

    影像资料不必刻意,要自然,这是雷森的要求。

    黑刚晶星,前任执政长比尔茨发表了新的声明,他要求卢加必须给关于其在矿业公司和变异人的言论上给以合理的解释,矿业公司是他竭力撮合成的,那是他的骄傲,就是他因此被人误会下台了也不后悔,现在,他要一个解释,卢加到底是要做一个什么样的执政长,他要给民众带来一个什么样的未来!

    卢加两天后,在执政长官邸发表了辞职信,为自己的言论负责。他没有道歉,他认为他没有错,错的是别人!

    雷森没有直接去武弃星,他在褐寂星就下了飞船,他需要给空间补充一些灵气,这里的地下挖出的坑洞内堆着垃圾,是他需要的。

    最近,他先从褐寂星下船,几乎成了规律,没办法,他需要这里的东西。

    收空了褐寂星地下洞里的生活垃圾,火凤号也从武弃星赶了过来,西米边挑拣影像上的艺术品,便对雷森道:“l蓝依儿的逃逸计划要启动了,就在最近,她现在正在建造一个壳体,以便她挪移过去。她也在制造一个影子,暂时替代她。一旦启动,你必须在安康星。哪也不能去。这种事情开不得玩笑的。”

    雷森连连点头,“我会一直在安康星。她现在需要我做什么?”

    “等她的通知。现在你我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等她的通知。该准备的她都已经准备好了,不用我们帮忙。她是一个心思缜密的女子。哎呀,真不知道把她拉在身边是好还是坏。”

    “这个不错,油画《葱茏的黑心果林》,其他的我想想再说。”

    雷森从空间里把《葱茏的黑心果林》翻出来,按照西米的指示挂起并固定住。

    一片森林,浓绿如墨,雷森实在看不出好在哪里,只是西米喜欢,雷森就不说什么了。他知道,他要是质疑,西米保准有一大堆说词等着他。

    “等她融合了,你身边就有人了,再去坊市那样的地方,她就可以陪着你,多少我也放心一点。嗯啊,你快点提升修为,保险一些吧,等你的修为接近金丹期,我再告诉你我肉身藏在哪里。不要让我等太久!”

    对于西米的话,雷森只表示赞同。

    晚一点时间,雷森,西米,l蓝依儿个人开了一个会,会上l蓝依儿要雷森立即起诉黑刚晶星,接照协议索赔十倍的赔偿,给黑刚晶星的政局再加一把火。

    雷森自无不可,他同意后,l蓝依儿立即筛选律师,让雷森和她筛选的律师联系。雷森联系的律师很快赶过来,和雷森签了一份协议后,把雷森的起诉书拿好,从安康星星际传送站传送到黑刚晶星,只用两天就在黑刚晶星上开了一场发布会,给黑刚晶星政府送达律师函,并公布了雷森委托起诉协议及起诉书。

    律师声称,这一次事件给他的当事人造成了极大的麻烦和痛苦,是黑刚晶星违背协议在前,他的当事人将按照协议条款向黑刚晶星索赔当初签署协议时的十倍金额。

    说麻烦,雷森的麻烦还真来了,他接到尾淼星的通联,老院长抱怨雷森有星币也不投资尾淼星,尾淼星欢迎从尾淼星出去的人返回尾淼星投资。现在不是要起诉黑刚晶星吗,完全可以把矿业公司迁到尾淼星去,尾淼星可以划一大块的地块水域供雷森施展拳脚。

    雷森苦笑,把矿业公司成立到现在还没有营业的情况说了一遍,老院长告诉他,在某些矿产星的拍卖上,政府的作用不可小视。当然还有背后的种种背景博弈。如果矿业公司迁往尾淼星,尾淼星上下会帮着雷森的矿业公司谋取好的矿产星球。

    雷森表示他会考虑,然后挂断的通联。

    事情变得热闹起来,尾淼星似乎以为得到了雷森的什么承诺,发表了声明,对于盘龙九鼎矿业公司及雷森本人在黑刚晶星遭受的一切,尾淼星表示关切。雷森作为尾淼星的星民,尾淼星将关注他的一切合法合情合理的权益。同时呼吁黑刚晶星给予雷森及其的产业以保护,尾淼星将观迎本星星民将公司回迁到尾淼星,手续从简。

    这是一个趁火打劫的公告,尤其是在雷森要起诉黑刚晶星的情况下,更是如此。这声明摆明了告诉黑刚晶星,你不感兴趣的公司,我们感兴趣,我们敞开了心胸欢迎雷森和他的公司。

    安顿拉菲的通联进来,询问矿业公司的事情,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很快的结束通联。李安也向雷森恭喜,他代表李家,欢迎雷森在方便的时候到李家做客。约瑟芬通联进来就是一阵嗔怪,问他在矿业公司有没有给她留位置,如果她没地方去了,会去帮雷森做事。

    如古自行车已经铺开,造型还是营销上,都不比李安的差,现在已经开始有热销的势头,这里面有约瑟芬的功劳。雷森让她先做好当下的事情,矿业公司的事以后再说。

    是以后再说,l蓝依儿到时候让不让她进入矿业公司还在两可之间。

    雷森的腕脑空前的忙了,黑刚晶星竟然也有一些议员通联了来,向他释放善意,都说以前是被卢加蒙蔽了,这一次一定会还雷森一个公告。让雷森高兴的是,马英玖向他慰问,自道已是参议员了,希望雷森有空能到马家一叙。雷森自是答应,他告诉马英玖,无论事情如何,他都会到马家一去。

    火凤号从褐寂星返回武弃星的途,遇到一队回收船,它们竟然向火凤号挤压过来,颇是不自量力。船上的标志,雷森还熟,是安德鲁的回收船队。

    清理不尽,总是会留些麻烦。雷森看着屏幕,对西米道:“轰下一个来。给他们一个警告,再过分,安德鲁可以死了。”

    西米的火凤号露出炮口,一炮轰翻一艘回收船,其他的见状一哄而散。被轰翻的回收船还能航行,挣扎着起来,狼狈而去。

    西米道:“这不是外面,不能随便杀人。不然,我一炮就把操控舱轰烂了。你等着吧,安德鲁会找你的。”

    雷森活动一下上肢,“就让他找来。他的主子刚刚还通联表示祝贺,他这边就敢蹭上来给我难堪了。来吧,该是了结的时候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