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鲁在通联对雷森没有好言语,他说道,他一定会给他的船讨个公道。这一次是他占了理,雷森要付出代价。

    安德鲁不但警告了雷森,他还主动联系了秦昭,要秦昭做个见证,这一次,他可要好好的出一口恶气。秦昭这边正等着雷森的通联,他也是刚知晓雷森在不声不响弄了个矿业公司,手笔端是惊人,背后站的一定有人,而且这人的势力一定不比他们秦家差,甚至还要强上几分。现在,秦昭已经平看雷森了,听得安德鲁像狂犬一样狂吠,不由得好笑,心生一丝戏弄之意,竟答应做个见证。

    “热闹了!鸡要与凤凰比美!”秦昭大笑。

    雷森自是不把安德鲁的警告放到心上,在他的授意下,佘曼把有情有意的男女统计一番,要做一个大的集体婚礼秀。

    空间里,雷森在印请帖,名单他都列好了,秦昭,老院长于洪强,约瑟芬,安顿拉菲,李安;黑刚星那边倒是反应极好,一众议员听说有些一事,纷纷表示要来参与些盛事当,只有方便又有雷森的请柬,他们不介意通过星际传送站,浪费上一两日来参加这场万年难得一见的变异人集体婚礼。

    为些雷森特意制了些请柬,委托约瑟芬通过安康星的星际传送站,把请柬送到黑刚晶星前执政长比尔茨的手上,比尔茨要复出了,该谁来,他自有安排,不用雷森费心费力的去想。

    为了婚礼,雷森把刚交给秦昭的一块空地又要了回去,作为来宾的飞船停泊地。

    武弃星是一个大工地,到处都是和垃圾相抗争的机器设备,清理出来的空地像是一片片人体上的癣斑,并不如全是垃圾那样好看。空气由于一直在改进静化,大唐集团又投了不少空气静化的设备,这些日子阳光能直透大气层,人在地上看到的阳光也没有了锈色,雨滴儿也透亮了不少。

    在雷森看来,弄个集体的婚礼可以将就。

    他也是出来进去的看惯了武弃星的一切,所以没觉得有什么。但是在有心人的眼,他这一举动有含有深意了,似是在抗议着什么,又似在诉说和为自己争着什么……

    武弃星在外人眼里看来,实在是不适合举行一场婚礼,而且雷森又想着要给这些变异人们一个有重量的,有质量的婚礼,所以他没有多想,凡是和他通联的他都顺嘴说了这事,没想到大多数人愿意前来,倒也不是他刻意。

    出于无心,在别人眼却是有意之举!本不来的细一思忖,觉得必来,生怕错过什么。何况还是在这个敏感的时刻,认识雷森的人现在又各有所求,各有所算计,所以都觉得有必要给雷森一个面子,参加这么一场婚礼。

    雷森沉浸在自己的想法里,得空还是向西米告假,蹿进空间里修炼,也许是他此次心态转变的原因,修炼起来,速度与感觉竟不似往日那般涩涩难进。现在的修炼,自有一番圆融自在之意在其。

    空间里,似乎无论雷森扔进来多少东西,雾气总是保持着一个水准,雷森一修炼,就打破了这个水准,雾气的浓度进一步变淡,影响灵植的生长。

    不过灵稻已经收获,新开垦了十亩灵稻田,稻田边,机器人正在育秧。

    脱壳的灵稻雷森尝过,竟然吃一口就能产生让他吸收半天的灵气,这种灵稻让他惊喜,更让他头疼,多吃不得,少吃又没有味道,最后他索性就不吃了,在仓库里摆设了一个聚灵阵,用以保存产出的稻谷。

    灵稻秧也是好物,经过转盘转化,生产出来的纸张竟然如牛皮一般,入水不湿,凡火也难以引燃,而切韧性也好,一般人的撕扯难以撕破开来。

    这样的纸张,当然是留着自用了,雷森自不会拿出去换成星币。

    雷森感觉这些天没有白用心修炼,内视起来,丹田那一团代表空间属性的灵元凝实了许多,运转起来也更加的灵活自如。

    有了成绩,自然更加的上心,这也是人之常情。

    此时,雷森的丹田当,已有空间属性的灰色灵元团成一团,还有一枚紫色的雷种,竟也凝出一团灵无雾团,沉在里面似在吞吐,冒出丝丝雷光。

    对于雷种,雷森切不去管他,只一心的想把空间属性达到九层之巅,灵元凝实无虚,好一步筑基,换一个修行的境界。也换一个心情,再不觉得希望渺渺!

    确实是感觉希望渺渺,雷森越来越感觉一路行来,脚下有如悬空而行,不知下一步会不会失足掉落,脚下是无底的深渊,还是另有风景他全然不知。那种惶然之情,外人真是不可道也。这也让他有时举止变得失当起来,他自觉比如和杜全那一场酒,本来没必要,一场下来尽是失态。现在想来,十分的可笑。

    可笑是可笑,答应杜全的婚礼却要给他们举行下去。

    雷森在武弃星见了佘曼等人,有意的瞄了一眼佘曼的腰身,笑道:“不经杜全说破,我还不知道你现在已快做人母了。可喜可贺。”

    佘曼脸色微黑,笑道:“这些小事,没有和主人报知,没想到主人还是记挂着。我只怕误了主人的事情,所以这件事就没有放在心上。”

    雷森看着黄鱼,认真的说道:“这件事不是小事,添丁添喜。你要当心,没事看着你家这口子,拎壶送水,可不能让她累着。”

    雷森接着询问婚礼怕筹备情况,佘曼报共有一百零对,平时没注意,没想到一统计竟然有这么多暗地里勾连上的男女。

    佘曼请求给新婚夫妇打造一对同心戒,当成礼物送给他们,不拘什么物质,镌上对方的姓名,他日老时,也能拿出来,回想现今的感动和激情。

    这种事情,物质不能那么随便。怎么也得是有价值物质来做。雷森想到空间里还有那么多的首饰,遂揽下了这个活计。他准备把那些首饰融了,用同一种物质打造一百零对结婚对戒来。

    佘曼把结婚的名单给他,让他把这些人的名字刻在戒指上。

    雷森对黄鱼和佘曼说道:“也有你们的。你也把结过婚的统计上来,我给他们也打造一对,当作纪念。和他们说,所用的物质可能不一样,让他们不要介意,实在是太匆忙了。”

    佘曼道是。那边一直没说话的李振伟忽然开口道:“主人,我有话要说。”

    “说!”

    “我要请主人帮我做媒,我也想结婚!”

    李振伟说这话的时候,坐在他旁边的候晓茗脸色发黑,似是有些娇羞,只见她搓着手指,头低了下去,不敢看人。

    “让我做媒?对方是谁啊?”

    “她!李振伟一把把候晓茗拉起来。我追了她好久,她一直不清不白的,我想让主人做媒,让她嫁给我!”

    候晓茗甩动胳膊,“放开我,拉我做什么?你爱和谁和谁,为什么非是我?”

    李振伟咕哝了一句,“为什么不是你?”

    雷森看了看李振伟又看了看候晓茗,觉得颇有意思。这两个明显都对对方有意,是女方有意的拿乔了。

    既然有意,雷森也不愿意在上面多缠,向佘曼要来笔,在上面添加了李振伟,候晓茗的名字。

    李振伟见事情要成,咧开嘴傻笑两声。腰间却攀上一只手,狠狠的一拧,拧得他倒吸一口凉气,嘴巴张得老大,只听候晓茗恨恨的说道:“不带这样的。哪个要嫁你!”

    打发了佘曼四人,雷森去了海外之地,把山洞里的生活垃圾一一收进空间。这里绿花的效果明显,移来的树木经过机器人的着意关照长势良好。这也只是山上,山下的平地上都是空的,免得以后用地时再移再动。

    如古自行车厂建在了最先的空地上,那里也绿化起来,用的是苗圃里的树苗,自有人精心培育。说起苗圃,苗圃里的苗木被秦昭买去了大半,用来绿化腾出来的空地。秦氏早有规划,每空出来一块地方,就会修路种树。一开始雷森还没有注意,当空地连成片时,原来各自修造的路边连了起来,他那时才知秦氏对这个星球早有计划。

    秦氏在空地上建了自己的苗圃,显然,他们不会让这种生意全给雷森做去。雷森也不在意,他反而把目光盯上了原生的植物,移到自己的领地上去,只要能光合,能提供氧气,雷森才不愿意在这上面多费力气。

    苗圃自然还要去做,但是规模却没有扩大多少,只在海外领地上的几个小岛上建立几处,别的已经开始用分解过的土壤试种一些作物了。

    安德鲁来得很快,他到了武弃星直接找到了秦昭,让秦昭知会雷森,他的船只被打的事情要解决了。

    雷森很快的到了秦昭的船上,见到一脸得意的安德鲁,他笑笑,热情的叫道:“安德鲁,你还好吗?”

    安德鲁得意的冷笑两声,挑动眉头,“我不好,我一点也不好。我的船被你被打了,开船的船长受到严重的惊吓。你觉得你不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这么不把我的回收船队当回事,是小看我,还是小看我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