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鲁对秦昭道:“秦先生,我要一个公道!”

    秦昭忍着笑意问雷森,“你有什么话要说?”

    “我?”雷森在沙发上坐下来,“我没什么要说的,我没有完全击毁对我怀有敌意的飞船已经很好了,你还让我说什么?没有什么要说的了。”

    安德鲁从沙发上跳起来,“不可能,你的飞船是船,我的也是。你在航路上走,我的就不能同时与你一起行走吗?哪来的道理。你又不是大人物,需要安全保护的距离。你和我一样,出了点事,死就死了,没有人在意。你说我对你怀有敌意,可有证据?”

    雷森嗨了一声,“有影像资料,你要看吗?”

    “看,我看你的影像资料到底有什么可作得了准的地方。”

    看完了影像资料,安德鲁更有把握,他看向秦昭,“秦先生,你以向公正无比。你来说说,这一次怪谁。同一条航道,他行,我也行,我的船撒开队形,就是包围他了?没有安全距离就是威胁他了?他要是个角,是个人物,这个我认,咱们按规矩来。他和我一样,都是一个破烂公司的老板,他有啥资格霸占航道,有啥资格说我威胁他的安全。秦先生,你来说说,他有什么资格?”

    秦昭笑了,他道:“这种事情,要我亲口说,多没意思。雷森,你的意见呢?”

    雷森无聊的站起来,“真没意思,安德鲁,你就是条狗,你的主人现在都知道让我一让,你还在这里狂吠。回去好吃好喝着,别让你的主子不高兴。秦先生,我走了,别忘了参加婚礼。呵呵!”

    秦昭笑道:“一定。你再与他分说一下?”

    “不用了,让他问他的主子吧。舱门打开,我要出去。”

    安德鲁见二人轻松说笑,没有把他放在心上,有些怒了。眼见着雷森要走,便步并作两步,伸手拉住雷森,骂道:“野种,你敢走,这件事没有完!”

    雷森劈脸给了安德鲁一巴掌,又一脚把安德鲁跺飞出去,脸色阴沉下来。

    安德鲁伸手要摸枪,雷森脚一勾,把旁边的沙发与地板的连接勾断,颠起来,一脚踢了过去,沙发重重的砸在安德鲁的身上,把安德鲁再次砸趴下,一条胳膊发出一声脆响,就此折断。

    秦昭站起来,叫道:“雷森,你住手!”

    雷森没有理会他,一脚脚踩实在地上,向安德鲁走过去。

    安德鲁在雷森身上感觉到一股逼人心肝的杀气,他推开沙发,叫道:“雷森,你敢杀我,李家不会放过你,别忘了,你的公司就是在安康星注册的,李家随时可以找你麻烦。”

    雷森一把掐住安德鲁的脖子,缓缓的举了起来,“你刚才骂我什么,再骂一遍!”

    安德鲁狂笑,“野种!我骂了,你能怎滴!”

    秦昭知道不好,从腰间拔出枪来,对着雷森大声喝道:“雷森,放开安德鲁,我不管你们怎么样,你们都是我要保护的人。放开他,不然,我开枪了。”

    秦昭这也是无奈之举,现在,武弃星的改造也只是刚刚好,进度和计划当还是有差距,他作为这里的实际负责人,实在是不敢大意,恐怕到时无法交差了事。所以在人手设备上他不允许再出差错。雷森明显是想杀死安德鲁,不管涉及到个人的后果如何,雷森都必须先阻止这各事情发生。

    雷森丢开安德鲁,安德鲁委顿在地上。雷森转过身去,一只脚踢在安德鲁的另一条胳膊上,发出一声脆响。

    他对秦昭说道:“我不喜欢别人拿枪指着我。秦先生,我们有两次不愉快的经历了,第一次是郭建城,第二次就是这一次,我希望不会有下一次。”

    秦昭收起枪,话堵到嘴边却不知该如何分说。

    “舱门打开,我该走了。”

    雷森走向舱门,舱门外,火凤号已经搭上了廊桥。

    “雷森!”秦昭叫了一声,雷森停下脚步,秦昭又摆了摆手,“算了,你走吧。”

    雷森上了火凤号,火凤号下沉,飞回武弃星。

    秦昭在安德鲁面前蹲下来,面无表情的说道:“知道雷森的身份吗?他现在不但和你一样有物质分解回收公司,他还在黑刚晶星有自己的种植养殖场,还有矿业公司。矿业公司,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说了你也不懂,我相信,你背后的李安会告诉你什么叫实力。还有你侮辱雷森,让他记恨于我,这种事情,我会把帐记到李安身上,和他好好的算算。”

    安德鲁晃着脑袋,“我不知道,我现在就想让你把医生找来,治我的胳膊,两条啊,都断了,雷森他好狠!”

    秦昭起身,“让李安给你找医生吧,我这里没有合适的。放心,我会尽快的通知他。来人,把安德鲁先生扶下去,好好照顾着。”

    客厅里只剩下秦昭一人,他平常自信的神色消失了,换之而来的是一份认真和沉重。雷森的话提醒了他,他之前所做之事并不是事过了无痕,对方都还记在心里。

    也许他可以仗着姓秦,仗着大唐集团,不把雷森的提醒当成一回子事。可是,他赌不起雷森的将来会是什么样子,如果因为他,让雷森和大唐集团交恶,那是他的失职。

    因为私谊,他帮了郭建城,那时他是知道情况的,他还是偏帮了。谁曾想郭建城突然就死了,死得莫名。连他的后台林重也死了,死在家。林重的公司也烟消云散。

    现在,因为安德鲁,也因为他好笑的想看看热闹的心理,让事态朝着恶劣的方向发展。那一刻,他清楚的感觉到雷森要杀死安德鲁,为了武弃星的改造工程进度,他必须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所以他拔枪制止了。

    他让雷森不爽了,他清楚,这一次他有的是理由解释。但是第一次,他却怎么都找不到可以说服雷森他当时是出于公道,因为当时他看不起雷森,本就没有想过公道。

    人有时候真的不可以做错事,做错了,想弥补无痕,根本不可能。只能说任何弥补都无济于事。在郭建城之后,他刻意的让雷森觉得他对雷森是热情的,让雷森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情,雷森的话却提醒他,雷森根本就没有忘,因为这一次,他记得更深了。

    随着婚礼的临近,雷森把空间内的首饰融化了,打了一对对指环,上面刻有即将结婚的男女双方的名字。

    集体婚礼的头一天,婚礼的场地被平整了一番,一百多辆如古自行车扎着大红的绢花摆放得整整齐齐。这一天,来了不少人,提前弄出的飞船停泊场竟然有些吃紧。

    于洪强来了,让雷森没想到的是,与他一起来的还有尾淼星参议院参议长苏宏,还有那个雷氏的负责人。雷森没有多想,对他们的到来表示感谢和欢迎。

    黑刚晶星来人,是由比尔茨带队来的,都是些议员,有一部分是比尔茨给他的名单上的人物。当然,雷森要笑脸相迎。

    来者都是客,李安,约瑟芬和安顿拉菲,秦昭都赶了过来。

    婚礼开始,一对对新人由新郎骑着自行车,驮着自己的新娘子沿着设计好的路线行走,沿途彩带喷发,欢笑声不绝于耳。

    他们来到婚礼的现场,交换了戒指,然后一对对在喜乐当牵着手走到花门,由雷森见证他们的婚礼,从此以后,他们就是生死与共的夫妻了。

    婚礼的事情告以段落。马英九找到雷森,马家要在黑刚晶星代理如古自行车,雷森把他介绍给了约瑟芬,具体事情由马家和约瑟芬来谈。

    比尔茨带着几个议员和雷森进行了一次谈判,比尔茨代表黑刚晶星要求雷森不要向英西星帮起诉黑刚晶星政府,赔偿也可以商议。方案由黑刚晶星出。

    黑刚晶星出的方案是赠予雷森地块,把雷森的种植养殖场的矿业公司连成一片,另外把电蛇谷也划给了雷森。

    经过双方认真友好的谈判,就在双方要达成谅解时,雷森被一个机器人叫了出去,谈判暂时终止。

    叫雷森出去的是l蓝依儿,她要雷森加上一条,盘龙九鼎矿业收购安康星盘龙九鼎物质分解回收公司,组成黑刚晶星盘龙九鼎矿业物质回收公司,组成一个复合型的公司,不单再以回收和矿业为主。至于税收,可以把物质回收和矿业分开计税,这点可以谈判。

    雷森带着这一条回到谈判桌,比尔茨他们自无不可。物质回收和矿业分开计税,物质回收同样是零税收,矿业照旧。最后双方又嫌这样计税不好计算,到时候一笔糊涂帐反而不美,约好了,公司的营业总额的成为物质回收,不计税收,其他成为矿业营收,理当缴税。

    于是雷森又忙了起来,他去了安康星,办理了矿业收购物质分解回收公司的手续,又通过星际传送到达黑刚晶星,变更了公司的构成和营业范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