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没有在黑刚晶星停留,办完了,就返回了安康星。比尔茨重新当上了黑刚晶星的执政长,复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盘龙九鼎矿业公司不向英西星邦起诉,黑刚晶星将象征性的赔偿盘龙九鼎公司一些土地,有主的政府将会高价回收,无主的直接划给新成立的盘龙九鼎矿业物质回收公司。为了彰显黑刚晶星对雷森的歉意,雷森的商务船可以配备防护罩。

    也仅仅是雷森的座船,来往所用。不值得大书特书。

    从安康星坐上火凤号,雷森再一次来到褐寂星,朝空间里收成吨的垃圾。为了稳妥,他又到了武弃星,把山洞里的生活垃圾清扫一空。这还不过瘾,他把铁块收了千吨,经过转盘过一次,用来建造仓库和基础建设。

    李安要和雷森谈一谈关于安德鲁还有复古自行车的事情。雷森欣然应约,坐着火凤号飞抵了安康星。

    到达安康星,李安就约雷森在那家初次相遇的地方,李安道:“你应该看得出来,我这种身份的人是不应该来这种地方吃饭的,可是我们第一次就是在这里见的面。我不是一个纨绔子弟,我对星币一直着紧着用。能不花的绝不花,这是我的准则。”

    雷森品着茶,脑子里想的却是l蓝依儿已经启动了逃逸计划,把脑波本体正朝外转移到一个箱体里,安康星的主脑本职工作她通过通路转移到提前安置好的一个智脑群,在雷森没有把她转移后的箱体带走前,她会一直处理安康星所有的信号,免得引起人们的怀疑。

    “我们俩人本来可以很好的合作下去,是我的眼界不宽,为人度量过狭,为一时之利导致你我交恶,把一个好好的合作人推到对立面……”

    “对于安德鲁的冒犯我非常抱歉,婚礼当天,我想和你道歉,看你太忙,后来我和秦昭也谈过,目前大唐集团的工程重要,要替换掉安德鲁一时间也难以成事,暂时还让他做着。致于他的冒犯,我李安替他向你道歉。”

    雷森抬起头,咂摸了一下似茶非茶的茶水味道,冲李安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没关系,我都忘记了。茶水真是风味独特,看看,我都喝了一杯了。”

    李安笑了,“你是个聪明人。安德鲁的事情那就这样,咱们都不计较他了。我要说的是你我两个复古自行车公司的事情,竞争已经形成,为了不无序的竞争下去,我建议我们划一下地盘,是我经销的星球,你的如古不能去,是你的,我的也不去销售,你看怎么样?”

    雷森摸了一下下巴,胡须扎手,感慨的说了一句,“老了!我和安顿拉菲有分工,销售的事情他做主,我不掺和,这件事,你和他谈,他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如古自行车,我当时就没有想做,是安顿拉菲硬要做,天大地大,人情最大,情面难却,只好应了。李总,这件事,你去和安顿拉菲谈,他怎么应就怎么好,就是把如古公司关了,我也不会在乎。”

    李安咂了一口茶,“安顿拉菲不同意,所以,你帮我劝劝他。”

    李安直视着雷森,雷森哈哈一笑,“当时我和安顿拉菲有约定,我绝不干涉他销售上的事情。他不同意,这件事就算了吧。这一次,我请你。”

    雷森站起来,“我要走了,去看看我的大院子。从我买下它,我都没怎么看过。”

    李安也起身,“我来吧。”

    雷森挡了一下,“不,我和你不一样,这一次不该你请,你的星币要花在正地方,我还不用你花,对不对。李总,我和你不一样,我觉得吧,星币是啥,星币就是王八蛋,花光了咱再赚吗!多少星币?”

    店家说了一个数目,雷森笑着划卡,把帐目结了,冲李安一摆手,“你好好喝,把茶喝完了再走,别浪费了,你看,我的茶都喝完了。”

    李安脸色通红,手捏着茶杯,看着雷森微笑着上了一辆出租的悬浮飞车。他把茶杯顿在桌子上,气极了,骂道:“你就是王八蛋!”

    雷森真去了那所大院子,能停飞船的院子,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占地百亩,大都长着杂草,十分的荒芜。雷森站在院子里,眼前浮现起他和马其莫交往的那几个片段,忍不住叹息一声,真的是物是人非了!

    马其莫的死,让雷森有些难受,那样一个老人,匆匆相识,又匆匆离去,留给他的是一个另类的智脑制造方法,还有这荒凉的大院子。

    从大院子出来,雷森坐着飞车在城市里漫无边际的转着,听着司机介绍这里的风景。雷森忽然觉得自己应该买一辆悬浮飞车,他与西米商议,西米建议他造一辆,到黑刚晶星上个牌,做个星际联盟通行的手续就可以了。

    西米也说,如果雷森觉得有必要,现在也可以买一辆,火凤号建有悬浮飞车的车库,买回来也能运走,并不浪费。

    雷森去了车市,选了一款外形较大的旅行飞车,坐上了,在城内飞行,自得一番趣味。

    那边,黑刚晶星堪定了矿业物质回收公司,还有种植养殖公司的边界,交付给了佘曼等人。佘曼下令原来变异人搬回黑刚晶星。

    这边,雷森坐着飞车,游玩了几个城市,除了吃,住都是在飞车上。

    安顿拉菲追上他,见他一副一身风尘游玩味十足的样子,哈哈一笑,告诉他,安德鲁突然暴毙了,安顿拉菲盯上了安德鲁名下的物质分解回收公司,准备买下来送给约瑟芬,彻底斩断李安的钢铁来源,在复古自行车这一项业务上把李安逼死。

    雷森只表现出小小的讶然,安德鲁的死是他动的手脚,不光是安德鲁,李安身上也有,过不多久,李安就会血枯而死。

    修士不能对普通人动手,因为手段太多,也太恐怖。

    雷森对安顿拉菲道:“按照你们两个的意思做吧,别把我卖了就行。反正如古那边也是你和约瑟芬做主,我一向是不过问的。最近看约瑟芬,越来越娇艳了,像一朵盛开的花,你这个花园园丁功德不浅啊!”

    安顿拉菲嘿嘿直乐,“所以我要给她更多。”

    雷森继续上路,安顿拉菲陪他走了一个城市,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就离开了。

    雷森走在山路上,左右无人,他对着腕脑问,“怎么样了?”

    “还有两天,你先赶过去,别引起旁人的注意,要低调一些,超智脑一旦公开,会让人疯狂的,他们会碾碎了你。”

    “西米,没那么夸张吧,你也是。”

    “呵呵,有一点。超智脑逃逸肯定会引起星际联盟的注意,他们不会放过一个有超级掌控分析和计算能力的活人在世间行走。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找到她,并予以消灭。等l蓝依儿融合了,你也得给她弄个合理合法的身份,她不可能一直躲在你的背后。”

    雷森点头,“阳光不错,我会把你们两个的身份的事情放到心上。放心吧,我要晒晒太阳了。”

    雷森看着阳光,阳光确实不确,此时安康星雷森所处的经纬恰逢冬春相交之际,阳光射下来,身上暖融一片,周围脚下,也尽是些新出头的野草,闻到春的味道,个个蠢蠢欲动。

    雷森在此处只呆了不在一段时间,就回到了车上,让车去了下一个所在。当夜,空间升级,雷森在水里泡了一夜,到了白天,洗尽了身体。自己作了个手段,拿手指在身上戳了两下,浑身发热,双目充血红赤,便让飞车把他送到当地最好的医院里去。

    基于雷森的身份,医院给雷森开了一个最好的独立的静养房,不经过他允许,任何人不能打扰他。静养房位于医院后院,面对着一个大湖,风景自是不错。

    侍候雷森的是两个机器人,雷森打发出去一个,趁另一个不注意,快速的拆掉了它的能量槽,拎着它进了空间。

    须臾的功夫,雷森出来,把机器人放到地上。另一个机器人他也如此做了,然后真像个病人睡了一觉。

    天黑的时候,雷森打开窗户,身形一闪,像一道融入黑夜的黑线,在湖面上空一掠而过。他身后,自有机器人把窗户合上,一切如旧。

    数百里之外,地下掩体里,一间大的房子里,一个重逾一吨的大箱体立在那里,箱体上连着线缆,各种指示灯闪烁明灭不定。

    雷森立在那里,听着l蓝依儿倒计时的声音,一动不动。

    显示屏上,随着l蓝依儿的吐出最后一个数字,变出一个零字。箱体上各种线缆立刻掉落退到墙壁以外。l蓝依儿做为安康星星球的主脑,正式切断与安康星的一切数据联系。

    雷森不敢大意,双手搭在箱体上,箱体飒然消失。他也转身身门外走去。

    他一路快走,通道上只留下一道残影,到了地面,他向外急掠,寻了一个隐密的地方,闪身进入空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