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里,雷森把箱体安放到地下室,和l蓝依儿的肉身相对着放在一处。对于智脑他本身就熟悉,很快的通上能量。

    “这是哪里?”l蓝依儿第一句话便是担心安全。

    “家!放心吧,这里只有我能进来。给你智流晶。”

    雷森捧来一箱智流晶,发射出红蓝黄好看的色光。

    “你果然能制造智流晶!我就不担心了。注意别让人查得到你,只要查到与你有关,你就是有天大的背景,一个超智脑也会让你麻烦上身。你要注意。”l蓝依儿替雷森担起忧来。

    雷森一笑,“这个时候,说这个也没有用,你就安心吧,外面的事情自有我去应付。智流晶还有四箱半,我会都给你搬来,不够用到时再想办法,一切有我。你就安心的呆着吧。”

    “嗯!我累了,先睡一觉!”l蓝依儿发出一声娇嗔,不再作声。

    雷森退出空间,听到远处一声轰响,那是l蓝依儿提前做了准备,把那边的一切都炸掉了,毁掉了痕迹。

    这一天,整个安康星几乎同时发生了数百起爆炸,都是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声威不小,但是没有伤着人。

    当天夜里,雷森回到静养房,安心的呆着,过了几日,身上的热消褪,双目的赤红也尽去,这才去结了账。结帐的时候,他又要买下房的那两个机器人,说是喜欢。

    这是一个大户,医院当即开了进价时的二倍价格,让他把两个机器人带到车上。

    出了医院,全星球有爆炸的新闻传得处处皆是。雷森让车开往下一个目的地,按照设计好的旅游节奏慢慢的执行。

    雷森似乎对爆炸的事情颇不上心,这是他在安康星第二次星球旅行了,线路与上一次有重复,但是重复的不多,大都是无意间的交通重合,合情合理。

    雷森的愉快旅行被强行打断了。一队士兵包围了他的车,雷森举着手,口嚷道:“怎地,怎地,你们要干什么?”

    一个上尉向雷森敬了一礼,“雷先生,你好,接到命令,请你和我们走一趟。”

    雷森把手放下来,嘴角带笑,“去哪?”

    “你去了就知道了,走吧!”

    “你们这可不是待客之道!”雷森嚷道,“我的车!”

    “我们会照看好的。”

    雷森被送到一处地方,直接进入一间房间内,两个黑衣人候在那里,一见雷森,也不啰嗦,其一个高鼻的人直接开口道:“雷先生,有两件事需要找你了解一下……”

    雷森直接制止高鼻人,“等等,我想知道我犯了什么事儿,让你们出动士兵,严阵以待的把我请到这里来?”

    高鼻人面无表情的解释道:“雷先生,你只需要回答问题,有些事情不该你知道的,你不要多问。”

    “我要我的基本权利,做为一个有作为的商人,我来你们星球旅行,基本的人身自由都得不到保护,我不会回答你们任何问题,我有理由怀疑你们这是人身迫害。”

    “你真这么想吗?”高鼻人拿出一份件,“雷神,我想这个人是你吧,种种资料表明,雷神就是你,也就是雷森。我要问你的是,你怎么弄到的这个身份。做为一个星际公民,我想你应该明白,一个人一生只有一个身份,这个身份,除了他出了星邦,到了另外的星邦,才会有另外的身份。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雷森头一低,“找我的律师回答你吧,我怀疑你有语言陷阱。”

    “你回答我的话!”高鼻人猛拍了一下桌子!

    雷森懒洋洋的抬起头,“别吓我,我姓雷的胆小,经不住你吓。你要是把我吓个长两短的,我手下可有一千多号变异人,我会嘱咐他们让黑刚晶星政府送过来,全部找你要吃要喝。你可以试试吗?“

    “你这是回避问题!”高鼻人指着雷森叫道。

    另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人,这时候说话了,“雷先生,不要拿变异人来说事,我们一样同情他们。找你来,也是迫不得已,你是大老板,在黑刚晶星有大笔的投资,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发生,需要你来,我们也不会找到你。和你们打交道很麻烦,我们更不愿意和你们这样的人打交道,牵扯太广。跟你说实话,你的问题涉及很大,也涉及到保密问题,所以你的律师不可能来替你问答问题。你还是回答我们问题的好。”

    雷森大笑,笑毕,说道:“什么牵涉事大,你们有证据吗,要是有证据,直接毙了我不就得了。不行,我得和黑刚晶政府联系一下,这件事是你们看我把物质分解回收公司转到了黑刚晶星政府,有意的打击报复。我要一个公道!”

    “你的通联不会出这个屋子。我们只要你配合一下,问清楚了你就可以走了,一天不清楚,你一天就有嫌疑。你自己要想清楚了。”

    雷森鼓捣了一下腕脑,果然无法和外界通联,他对两个黑衣人道:“那好吧,我睡一会,你们自便。”

    雷森靠在椅子上闭上双目,在两人的目光里竟真的睡了过去。

    高鼻人把桌子拍得震天响,竟是没能震醒雷森。两人走到近前,推搡雷森,雷森晃了一下脑袋,睁开眼睛,“干什么,吃饭了?”

    高鼻人冷笑,“要是证明你涉与其,别说吃饭,还有人想吃你肉呢。”

    雷森一抱双肩,打了个冷战,“哎哟!你可别吓人噢,我的肉味道可不怎么好。”

    另一人道:“说说吧,说说你另一个身份雷神的来历。你一天不说,一天就走不出这间屋子。我不是危言耸听,事涉颇大,任何有涉的人都必须自证清白。”

    雷森抱怨道:“我自证个屁,我哪知道怎么多一个雷神的身份来。还不是我要注册物质分解回收公司,搞搞八的,不是我本人不给办,你们可以问问当时的值班人吗,我就不知道只有本人来才给办是哪门子规矩。这一点,回头我一定要问个清楚。那时候,我就在星球外面,和那个生产自行车的李安有点不愉快,不敢进来,委托一个叫约瑟芬的女人代我办理,后来她把手续取来,有公司智脑,还有就是你说的雷神的身份腕脑。我没见识,莫名的多一个身份来,还以为你们星球对注册公司的人都这样。你这时问我,我问谁去。”

    黑衣人道:“就这些?”

    “还有,你们是不是太霸道了些,星际的规矩在你们安康星都没有用了是吧?注册公司要我本人来,本人不来不予办理,好好的到你们星球旅行,你们把我劫到这里来,你们是公民的政府还是穿衣的强盗?这一次旅行结束,我再也不会来你们星球花一个子儿的星币,我的下属也是。”雷森恨恨的说道。

    “对于雷神身份的来历你没有什么要补充的了吗?”

    “没有!你们不用那么冷冰冰的看着我,我不是犯人,再看,我出去就提告,你们敢把你们的姓名告诉我吗?我没完没了的告你们,你们不是执法人员吗,到时候让你们自证清白,我看你们怎么办。看看,这屋里没有摄像头,按规定,我进来每一分每一秒都必须有影像在案。嘿嘿,我想好了,打官司,要赔偿,绝对比做生意来星币的快。这一次,怎么也要索赔一千万。再向安康星政府索赔名誉损失,商业损失,精神损失,哎呀,这事我还得找律师,商议一下该用那些名头,不弄个几亿星币,对不起人呢!”

    雷森双眼看着天花板,又看着二人,“你们两个,没有胸牌,有种凶我,就有种把你的名字告诉我。”

    “你……”

    “我们只是受命行事,并不是有意针对你。雷先生,告我们,没有必要了吧?”

    雷森冷笑,“有,当然有。我不是你们星球的星民,你威胁不了我,相反,我有钱,我能威胁得了你们。顺便说一句吧,你们应该有我的资料,数日前,我在武弃星给我的手下举行集体婚礼,尾淼星去的是参议院参议长,黑刚晶星去的是下台后又上台的比尔茨执政长和数十位议员,就是我同意,他们会不会同意,还在两可之间。”

    雷森见两人一脸惊谔,笑起来,“呵呵,你们来审我,你们的上司不会连这点资料也不给你吧。你们先留下姓名,再去问问你们的上司。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对了,顺便告诉我你们所在的部门,你们上司的名字,我一并告了,不告他家破人亡,我不罢体!”

    雷森发狠,两个人有些坐不住了。

    “你好好想想,有什么要补充的没有。过一会我们俩个会继续过来。”

    雷森耸了一肩,“别走,留下你们的姓名,我好知道要告谁!”

    雷森的话让两人的脚步快了几份。房门关上,雷森哼哼了两声,走到两个做记录的桌子边,一屁股坐上去,比划了一番,曲勾着身子睡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