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晃雷森,雷森打掉对方的手,呜呶了一句,“做什么,让我睡一会。”

    “雷森,是我,安顿拉菲!”

    “我靠!”雷森一个翻身坐起,“你们星球是不是要毁灭了,连你也进来了。”

    “你的星球才要毁灭了呢!我是来接你出去的。”

    雷森一瞪眼,“啥?接我出去,去哪啊?我这事还没搞清楚,你要接我去哪啊?”

    “只是个误会,他们没有搞清楚你的身份,误把你抓了进来,知道我们关系好,就让我来了。你说要告他们,我知道你有那个能耐。我们的星球出了大事,大事啊,天大的事,所以有关人员忙出错,把你给请来了。一弄清楚你的身份,就赶紧的想要把你送出去。”

    安顿拉菲挤了挤眼睛,“李安的事情我可没答应。”

    雷森一摆手,“那和这没关系。狗屁啊,说抓就抓,说放就放,当我是个屁啊。我哪都不去,我就在这里耗上了。你出去替我告诉尾淼星的政府,问问他们他们的星民被别的星球暴力机关抓了,他们管不管?再问问比尔茨执政长,他们的投资商要死在了安康星,他们管不管?”

    雷森说着,拍了一下桌子,“把上次那个律师给我请过来,我要告安康星政府,告他们的暴力机关。毁我清誉,害我名声,减我钱财,断我前途,伤我精神,害我**。我要告他们,我要索赔。还有那两个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家伙,你去帮我弄清楚他们的姓名,还有他们的部门,我要告他们个不得安生。娘的,我拿十亿星币来打这个官司!”

    安顿拉菲本来不在意听着,听到十亿星币,登时就一激灵,“雷森,你用十亿星币的官司?”

    雷森一瞪眼,“怎么,嫌少,那就二十亿星币,一个律师不行,就把所有有名的律师都请来,一比十的比例回报,也得二百亿星币吧。要是都是有名的律师组成的团队,打官司就一比十,我想他们也没脸拿这个钱。”

    安顿拉菲搓了搓手,“你真有那么多星币?”

    雷森愣了愣,说道:“你先让我看看,我也不知道有多少星币。”

    安顿拉菲脸色一冷,嘴角露出一点快速消失的讥笑和失望。

    雷森查了一下帐户,愣了一愣,转过头对安顿拉菲道:“他娘的,告,再加十亿。你去给我发布公告,我要组成一个律师团,五十亿的聘用费。能让安康星政府破产,我再加五十亿作为奖励!”

    安顿拉菲瞪大了眼睛,“你来真的!还是你真有那么多星币?”

    雷森朝桌子上躺下,“再多两百亿也是小事。你去吧,把事情办好了。”

    “你这么有钱!怪不得你敢收购矿业公司,你在真在玩!”安顿拉菲有些不敢相信。“好吧,我去替你和他们沟通一下。我们星球真的出事了,不是有意为难你。我去问问他们的意见。”

    安顿拉菲起身走了。

    过了一会,有人送来饭菜,雷森也不客气,翻身用餐,吃饱了继续睡觉。

    不知是什么时候,安顿拉菲来了,他身后多来了两个人。

    安顿拉菲叫醒雷森,雷森茫然,看到安顿拉菲身后两人,对安顿拉菲抱怨道:“我让你找律师,你只找来两个,也太不把我的事放到心上了。再少也要找二十个来吧!”

    那两人无奈的笑笑,其一个道:“我是安康星的执政长,特来为这次的误会向你道歉。我们事先没有调查清楚,仅凭一点误会就让你配合,实属不该。”

    另一位在执政长说完后,也道:“我是强力机关的负责你,你的事情是由下面的人疏忽造成的,在安康星上多星民户籍的不只你一个,你只是怀疑对像之一。我们也调查清楚,你虽然在其一个爆炸点附近,但是当天你在医院,医院有证明,没有时间到达现场。”

    雷森嘬了一下牙花子,“杀了人也可以道歉吗?道歉有用,要法律做什么。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录下来了,你们就等着我的提告吧。安康星,我看这名可以换换了,叫糟糠星比较合适。对了,安顿拉菲,回头把如古公司适迁走,这里很不适合经商投资。”

    雷森说着就朝外走,“一个误会能解决很多事情,那是你们和别人之间可以,和我,不可能。我要告你们,要星邦的人知道,还有这么一个所在,在商人注册公司时,非要本人出面才可,委托不行。更要他们知道,在这么一个地方,个人自由屁都不是,随时可以让位于误会,说抓就抓说放就放!”

    “雷先生,你留步,不是你说的那样。你说注册的事情,我让人去查,会给你一个说法。这几日真是出了大事情,我们碍于保密无法公布事情真相,全星球都在查,被询问的不只你一个。所以这只是一个误会。”

    执政长的话没有让雷森信服,他气咻咻的说道:“那就没得说了,咱们星邦法庭上见!”

    安顿拉菲快步跟上雷森,低声道:“他们说的是真的,你别不信。我,我也没法和你说。你要的律师我在联系,好多人有兴趣……”

    雷森问,“英西星邦一共有多少个宜居星球?”

    “二十个?”

    “每个星球头名律师我都要了,组成一个律师团,来打这个官司。黑刚晶星和尾淼星由我搞定。安康星有就要,没有就算了,自己人把自己的星球弄破产也怪不好意思的。其他的星球,你帮着张罗一下。这个官司要打出声势来。让一个星球政府破产,想想都让人兴奋!”雷森挑了挑眉头,“嗯,我这就和比尔茨,还有苏宏联系一下。”

    雷森站定,先和苏宏通联,苏宏那边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件事情可以,但是律师团总部在设在尾淼星,总不能我们尾淼星什么都不占吧?”

    “可以,那就这么说定了,弄好了,设一个帐户,我先打十亿星币过去。”

    苏宏立刻笑起来,“我以前就是当律师的,如果不是身份在碍,我倒想试试。”

    雷森又和比尔茨通联,比尔茨先是犹豫了一番,然后道:“你真不知道安康星发生了什么事情?”

    雷森没好声气道:“你好奇怪,我为什么要知道。你是不是很忙,你要是忙,我自己找律师,不给你裹乱。”

    比尔茨笑道:“既然你不愿知道,我也就不说。律师没问题,不过,这律师团所设地……”

    “已经给尾淼星了。奇怪,你为什么也这么提?”

    “提升知名度啊,要知道这可是大事件,私人告宜居星,不管成败,无一次不是闹得轰隆响,律师团设在哪,哪里就是热点,趁机拉抬星球的地位和声望。雷森,你不该把律师团所在地设在尾淼星。这样,发言处设在黑刚晶星……”

    雷森脑袋上一片黑线,一件不大的事,竟然弄出这么多事情来。最后他把这件事推了出去,让比尔茨去和苏宏或现任的尾淼星执政长协商。

    两个通联出去,雷森的脸阴出了水。他对安顿拉菲道:“没你的事了,组建律师团由黑刚晶星政府和尾淼星包了,他们会组成专家组审核律师资格,并给律师团以专家级的意见和指导。”

    雷森说完,快步走出去,看到自己的悬浮飞车,就上了去,关上车门,吩咐离开。

    安顿拉菲站定了身子,朝两位大人物摊摊手,示意自己尽力了。

    可不吗,他本来还有点权力,正在琢磨着和家族里说这件事,加重在家族里说话的份量,现在这权力眨眼间没了,被两个星球政府拿去了,没他私人掺和的份。

    两位大人物面色比雷森还难看,执政长冲着另一位喊道:“看你做的好事!”

    另一位嘀咕道:“怨我?是你们给的时间太紧张!”

    “那不是理由,有些人不能碰,有些人就是碰也有谨慎的碰。这回好了,人家组成律师团告我们,背后还有两个星球撑着……谢特!”

    安顿拉菲本想安慰一下二人,混个情份,看样子不对,急忙学雷森的样子,找到自己的座驾,快速的溜了。

    火凤号顺利的通过安康星的星门传送到黑刚晶星,飞进了黑刚晶星大气层,向着矿区飞去。

    船上,西米询问了l蓝依儿详细的情况,提了一个要求,将来她融合时,要和l蓝依儿一样,都在一个地方。雷森答应了。

    雷森到达黑刚晶星不久,比尔茨就拜访了他,谈了一些事情,比尔茨走时,雷森决定向黑刚晶政府社会救助机构捐五百万星币,向老人协会捐五百万星币。这是他和比尔茨商议好的,算是给比尔茨复政站台,比尔茨给了他和其防护效果相同的防护装置,并允许他仿制,但是其他船不能明着装配。

    狂神和西米联系上了,他那边存了不少非完美级的物质,感觉存在那边派不上用场,让西米派运输船把那些物质运回来,同时也给他们运几套能量块制造装置,要大型的,他们的能量转换机改了,短时间加速较快,但能量耗废也较大,向军队购买,总没有自己生产用着舒服。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