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苏宏发惊讶了,把他所知道的雷森最近的动作说了一遍,那边的表现比他还要夸张,表情是震惊的。

    “苏参议长,你等一个,我这就向总宗汇报,顺便询问总宗哪位大人物在帮他立业,有什么意图!”那边的负责人说道。

    半小时后,苏宏接到了通联,那张震惊莫名的脸告诉苏宏,总宗回应,没有人帮雷森,雷森背后站的不是雷氏!

    雷氏,一个在星际联盟有着神秘色彩的宗姓,苏宏不清楚他的构成,只知道他接触的核心资料告诉他,和雷氏只能交好不能交恶,否则会诸事不顺。有确凿的证据表明,雷氏有修士,而且是达到半仙级的修士!更而且的是,半仙级的修士还不是一个两个,是一群,其属性又基本都是强横无比的雷属性,在修士的那个世界里,是令人畏惧和敬仰的一个宗族!

    雷氏,不但是这样,还拥有遍布全宇宙的商业网络,拥有雷霆王朝!

    从那以后,苏宏对雷森的兴趣更大,既然不是雷氏支持雷森发展,能在短时间内让雷森做到这种地步,还拥有强力的扫除障碍的能力,其实力也是吓人的紧。

    黑刚晶星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瞒不了他们这些执政的上层人,卢加要杀雷森,给雷森的发展设置障碍,结果他的爪牙一个个被剪除,最后不得不黯然下台。这是一个信号,一个明确的信号。有强大的势力支抢持着雷森向前走!

    苏宏支走了秘书,坐下来,看着窗外湖色浩淼。陷入了沉思。也许他能从得到些什么,现在多支持雷森一些,将来的回报也许会很丰厚!

    不知不觉,苏宏点了一根上好的雪茄,他在想,安康星不敢强行留下雷森,也许也看到了这些东西。尾淼星的执政长愿意和他一道全力支持雷森,也许也看到了这些。而比尔茨,那个有些直且迂的高鼻深目的家伙运气真好。直接撞上了雷森,以后或许比许多人都能早向上走……

    比尔茨倒没有苏宏想得这么多,这么复杂,他留下了雷森。解决了黑刚晶星的政治危局。长松了一口气。他看到了雷森的冲劲和韧劲,更有一股他没有的狠辣味。这样一个年轻人,知道进退,对他又十分亲近,帮他度过了这一次政治危机,他不但欣赏,而且有一份感激在里面。他十二分的希望雷森的矿业公司能发展起来,真的能达到他所希望的。带动黑刚晶星的产业和商业的发展。

    他取过桌头一份资料,是他的专属飞船的防护罩的数据和制造的详细资料。防御四级,防护罩从十到一一共十级,四级是星球执政长的参议院院长,也就是参议长的标配,其他的部门的首长都要低上一级,至于星球驻军的首长,明面上规定的标配的也不过如此。

    比尔茨准备把这一份资料送给雷森,以巩固两人的私谊,不过,他还没有最后决定,心里面还有些犹豫,值与不值他还在权衡,必竟,民间所特便允许使用的防护罩最高级别才六级,五级到一级民间是不允许使用的,有特例,那便是星球执政长和参议长联合授权,才称为特例,参议长是个老好人,他复位前后,议员一个接一个死去,把老好人吓得不行了,上他这来了好几次,寻求安慰。等他复位后,更是私下表态,一切以他为主。防护罩这点事情,参议长不会不同意。

    夜深了,黑刚晶星的首府近效有一处林深幽静的私宅,林间的路灯照着两边的道行树和剪得整齐的树篱,没有行人,只偶有几声鸟鸣虫叫,更显得这里悠静,是一处难得的闹取静的佳居之地。

    私宅建有层,顶层是一个游泳池,游泳池里一团血水正在慢慢的融于水,再过一会就消失不见,只能闻到淡淡的血味。

    二楼楼梯一道血水蜿蜒流下,流到茶几下的地毯上,冒着刺鼻的血腥味。

    楼梯口的一边阴暗处,雷森站着,楼梯上端躺着一个老女人的尸体,血正是从她尸体流,她的眉间脑后被利物剌了一个透明的洞。她伏在那里,最后的目光看向沙发。

    茶几旁亮着一盏高柱罩灯,沙发里,卢加坐在那里,伸出右手,抖动着端起茶几上老女人刚给他冲泡没有多久的黑心果,黑心果从杯撒出,他看向阴影,“你真是修士,我真没有想到。”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卢加,你一再想置我于死地。现在我来送你上路来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阴影里的雷森抱着双臂,带着欣赏,看着卢加抖得更加厉害的手。

    “你杀了我的儿子,我的夫人,他们是无辜的,他们并没有参予针对你的事情!你,你是修士,修士是不能对普通人动手的……”

    雷森从阴影里走出,“我是一个未被承认的修士,那些修士遵守的东西对我无用。至于你说无辜……”雷森冷笑一声,“变异人与你有仇吗?他们刚寻到一个安稳的地方,你却想着把他们赶到绝地里去。你没有资格在我面前说无辜两个字!”

    “我……”卢加不知该怎么说了,抖着喝了一口黑心果,倒是平静了几分,“那些人都是你杀的?”

    雷森走到长柱灯旁边,“这灯不错!不错,那些人都该死。我们老祖宗有句话,你应该知道,叫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叫报不爽!你只要长的不是花岗岩脑袋,你就应该清楚为什么!”

    雷森伏下身子,双目有雷光闪烁,让他的面容变得诡异起来,“我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你可以选择是自己死,还是让我杀死你!我很大度,不与人计较!”

    雷森说着笑了起来。手一抬,搅乱卢加的头发,“你是最后一个,我可以在这里给你留个全尸。”

    “我能喝完这杯黑心果吗?”卢加摇动脑袋,摆脱雷森的魔掌。

    雷森在他对面坐下,“可以,我说过我很大度。”

    “我要加点开水!”

    “去吧。不要耍小聪明。你知道修士,就应该知道修士的手段,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清楚。”

    “噢,谢谢!”

    卢加站起来,把开水壶里的剩余开水倒在壶里。他拉开下面的柜门。说道:“你真大度,大度的你,请允许我放点方糖,这最后一杯黑心果太苦了!”

    雷森抬抬手,“当然,你请随意!”

    卢加手在柜子里一摸,摸了几块方糖,一块一块的丢到杯子里。用长柄匙缓缓搅动,口说道:“早知道。我们应该合作。当时我们认为是你碍了我们的路,现在我才知道,是我碍了你的路。”

    雷森打量着屋子,淡淡的说道:“我从来不愿意挡别人的路,更不喜欢莫名的被人当成眼钉肉刺,欲除我而后快。我,和谁都能做朋友……”

    卢加喝着黑心果,他背对着雷森,嘴角缓缓流下黑血,“一切都完了!”说完,他一头倒下,发型凌乱的头重重的碰在水壶上,把水壶砸飞到地板上,发出一连串的脆响。

    雷森看着他倒下,起身,把他的尸体收起……

    宅子里发生的事情掩埋在夜色里,雷森从房间的大门走出,黑黑的屋子里已然空空荡荡,除了楼梯那一道血迹,还有地板上那一口黑血外,什么也没有留下。

    ……

    “去褐寂星吧,我们以前想得不周全,这次去把漏洞补上。”

    “嗯,东西已经准备好了,幸好可以拆解,还可以装得下。这个l蓝依儿,呵……”西米的影像呶呶嘴,“心眼儿可真多,以后真能成为你的贤内助!”

    西米显然有些吃味了,雷森笑起来,“你也一样,你陪我的时间比她长。看看还缺什么,我们走。”

    就在这时,雷森的腕脑响起来。比尔茨告诉雷森,他和参议长二人前来拜会。

    雷森在小楼外迎接比尔茨和参议长,人在小楼谈了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比尔茨和参议长一脸轻松的离开。

    火凤号一时之间没能离开,比尔茨送来了一套防护罩装置,还有全部的制造资料,只要雷森愿意,他可以武装一批带有防护罩的武装飞船。只是比尔茨和参议长都要求他,除了他乘坐的,其他飞船不得装备,当然,他偷偷摸摸装备了,事后卸下,查无证据,不在此列。

    装上了防护罩,试验了数次,西米叹道:“这只比战列舰少一级,没想到比尔茨这么大方。老公,你答应他什么条件了?”

    “没答应什么,就是答应和他结成盟友。西米,我们可以上路了。”

    西米大为不满,“叫老婆!”

    “好吧,老婆,我们去褐寂星!”

    “唉,这个l蓝依儿,你现在处处都听她的了。别忘了,我排在第一!是第一夫人!”

    “嗯,是,你是第一!一直是!”

    “这还差不多!”西米抛给雷森一个凶巴巴的眼神,“火凤号启离!”

    一路航行,雷森都躲在空间里修炼,他感觉快到引气期九层巅峰的临界点了,修炼起来更加的勤奋,更加的不敢大意。他要筑实了修为,争取筑基时有更大的把握。

    雷森潜在心底的焦灼感,一心的修炼,饥了,吃一粒辟谷丹,继续修炼,外面有西米在,现在火凤号又装上了强大的防护罩,雷森不用担心,只要管好自己就行。

    灰色的星空,时有瑰丽的星光映入操控舱,西米的影像坐在船长椅上,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看着舷窗外面,她的目光穿过星空,在遥远的地方,有一颗星球,上面灵气浓郁,修士众多,那里有她很多很多的记忆,那里埋藏着她的肉身!而她,除了找到了依托伴侣,还不知何时能与肉身融合!

    她很羡慕l蓝依儿,很快就能伴在雷森身边,双出双入……

    她想得有些出神,火凤号按照设定向褐寂星飞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