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凤号向褐寂星靠近时,西米还在愣愣的想着心事,连警示的深空探测仪都疏忽了,没有下令打开。

    两架和星空同色的灰冷色的飞船静静的悬浮在星空。等火凤号呆头呆脑的撞上去,忽然打开炮口,对着火凤号就是一通乱打。令人惊讶的是,两艘飞船用的都是离子炮,威力都还不下,他们一起攻击,显然是想一举把火凤号击毁打烂。

    近了,探测仪反应过来,“紧急警报,有敌船向我船发动攻击!”

    西米豁然一惊,随后又听到探测仪报告,“防护罩自动防护,本船无碍!”

    西米方放下心来,站起身立即下令,“全船能量转换机全部工作!离子炮充能,探测仪给我锁定对方一艘船,给我打掉他们,一个也不放走。”

    “是!能量舱明白!备用能量转换机打开!”

    “明白!深空探测打开!锁定功能打开,正予离子炮标定星空坐标方位!”

    “离子炮一炮位明白!”

    “离子炮二炮位明白!”

    “离子炮炮位明白!”

    ……

    “能量舱报告,备用能量机一号,二号……八号全部打开,正在给离子炮充能!”

    “探测舱报告,已锁定对方一号飞船!”

    “离子炮一炮位报告,充能完毕,是否攻击!”

    “离子炮二炮位报告,充能完毕。是否攻击!”

    ……

    “一致四号,攻击!”

    如果这时候有人能看到战斗的场景,一定能看到。火凤号外面涨起一个气泡样的东西,把整个火凤号都护在其。敌船疯狂的攻击只是在气泡上击出一个个涟漪,扩散不远,便渐渐变无,根本近不得火凤号近前,更不用说擦破火凤号的皮,那情形让人看着十分可笑。

    两艘怀着强烈敌意的飞船在向火凤号倾泄火力。只在防护罩出现在攻击稍乱,却也不急着离去,集火力攻击一点。他们却是想错了,这是四级的防护罩,他们用常规的法子去破,破了许久。气泡却还如旧。在若气定神闲的老僧心塘,任你雨点急骤,依然是不急不忙的荡着一圈圈涟漪,灭着那一圈圈的涟漪。

    等到他们发觉不妙,西米已然下达了攻击命令,四架离子炮吐出了索命的高温束,不分先后击在一艘飞船上,把一个飞船从头致尾打了一个贯穿。伤了操控舱,停了动力舱。那艘飞船被推的向后飞了一段距离,停在那里,再也不动。

    “五号至八号,攻击!”

    另一艘飞船眼见着迎接的不是好光景,同伴已然不行了,连忙吐了几炮,一个漂亮的上撩,躲开攻击,和火凤号相向飞行,擦着火凤号的防护罩的顶缘处向火凤号的背后飞去。

    “一至四号备用能量转换机加入飞行动力,四到八号分别供一到四炮位能量。命令,飞船翻飞追击!”西米柳眉竖了起来,狠狠的一握拳,“小兔崽子,敢来点老娘的便宜,老娘捏碎了你!”

    星空,两艘飞船一前一后的飞行,航速上前面的慢些,后面的快些,很快,前面的那艘被迫做一些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机动动作,以期避开火凤号的攻击,火凤号只是加速拉近二者的距离,任由前面的飞船上下左右做一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动作,就是不攻击,只一味的拉近再拉近二者的距离。

    火风号经过新建,回收功能大都却掉,增加的商务功能,大大加强了动力和攻击手段能力,综合性能已今非昔比。

    距离一再拉近,前面的飞船真的慌了起来,猛然一个下沉翻飞,向着褐寂星飞去,火凤号紧咬着做起翻飞动作,西米咬着玉牙道:“你就是躲到你娘胎里重来,老娘也要把你捣碎在娘胎里!”

    这是回程飞,航向稍偏,是前面的飞船欲借褐寂星为遮挡,摆脱火凤号的攻击。

    火凤号岂能如他的意,不然,西米就不是西米了。眼见着褐寂星近了,西米妙目睁圆了,娇声下令,“给我打开加力,撞上去,吓他一吓,近了,一至四号炮齐轰,借力飘移船体!”

    “动力舱明白!”

    “离子炮一号,离子炮二号,离子炮号,离子炮四号,明白!”

    西米要的动作就是惊吓,火凤号是商务船,首要的任务是结实耐用,因此上选用的物质材料要达到两个条件,一是完美级,二是要材质坚硬,配上其他的物质达到既坚硬又有韧性。火风号从外面看很大,从里面看能用的空间却不如想象的大,那是因为火凤号是正常飞船两到倍的厚度,以经受得起空间门,也就是俗称星门的空间拆叠的拉剪之力。所以,碰撞上,火凤号只要动作得宜,西米有把握船体只受些无碍小伤,就是大伤,只要损失不大,她也不在乎,制造用材上,她只要需要,雷森就会给她,一点也不吝惜。

    说话的功夫,火凤号猛然加速,急剧间拉近了与前面飞船的距离,眼见着两船越来越近,首尾就要撞上,西米冷冷的吐了一个字,“打!”

    四炮齐轰,这一次打了一个交叉,各击毁了一样目标,炮的作用力把前面的飞船推了一把,也微不可察的滞了一下火凤号的速度,就要这个时候,火凤号借力倒立起来,船头向上,急蹿而起,像是会家子的旱地拔葱,又像是猎隼借风力扶摇直上。

    就是这样,火凤号的尾部还差一点扫上前面的飞船,幸好有防护罩向里一缩,塌下去一大块去,像是弹性极强的物质,把两船各自弹开,保火凤号没有受伤。

    此时,战场已进入褐寂星的重力圈,被击的飞船绕着褐寂星飞了数圈,一头扎了下去。

    干掉了对方,西米眉头舒展开来,火凤号甩出锚链,飞到另一艘失去动力的飞船旁边,锚住了,拖到褐寂星上空,瞅了个空地,收了锚链,任由飞船翻着跟斗掉下去,摔成数段。

    火凤号放到几个战斗机器人,飞了下去,自己去寻另一架摔进褐寂星的飞船残骸,以雷森的名义速召停在武弃星上的两艘物质分解回收船来,把船体残骸分解干净,分解的物质暂且运到武弃星以备后用。

    另一架飞船摔在褐寂星上,砸出一个大坑,整个儿都碎掉了。火凤号在旁边落下,派出飞车和机器人,寻找飞船上的智脑和有价值的东西。

    机器人在两艘飞船上都发现了人类的尸体,把他们的腕脑和飞船的智脑带回,西米解开一个腕脑,知道了对方的身份,面带冷笑,“天吞兽星盗团!哼,等着,老娘很快就会捅掉你的老巢!”

    原来,腕脑是天吞兽星盗团一个盗匪的,里面存有天吞兽星盗团的几个活动的据点和总部星路图,西米心里面一直记着被迫放弃雷森的事情,那是一根未化的刺,插在心口上,现在有了星路图,西米把星路图复制下来,眨动眼睛,变得冷静起来。

    火凤号飞离那里,飞到高空,探测仪扫描星球,西米这才注意到,几个入口被破坏一空,星球上的主智脑已经被找到,打破了箱体,主智脑已经散去。星球上象征性设置的几架激光炮也被击毁。为凶者正是被击毁的两艘星盗船。

    西米停在一个入口,派下飞车和机器人,打穿坍塌的洞口,和里面因为失去主智脑分配工作而自行处于休眠状态的设备和机器人联系上,用密码激活它们,西米权做主智脑,把任务摸索着分配下去,自语道:“这一下麻烦了,还要寻找一个能做主智脑的智脑来,一时间是走不了了。这种事情还是交给雷森来处理吧,我管好眼前的事情就好。”

    等几个洞口一起挖通复建好,又把外面的生活垃圾堆放场上的垃圾拉进洞放好,西米把船上运来的东西运到洞,派下组装机器人,就地组装起来。

    组装起来后,那是一些设备,是物质分解回收的设备,只有台。

    这是l蓝依儿在空间里与雷森说私话时了解到雷森有一个空间,能活人,能种植。平时里需要外面大量的物质来维持,而这些物质大部份来自褐寂星上。l蓝依儿遂提醒雷森,褐寂星上需有后手,怕是有心人盯上,以一些名义去查,大量垃圾不知去向,让雷森解释可就麻烦上门了。

    雷森采取了l蓝依儿的建议,用了她带出的资料,制造了台相对比较先进一些的物质分解回收设备,运到这里,慢慢分解这里的物质,给外面一个印象,他雷森的褐寂星容纳下这些生活垃圾不是为了什么目的,只是为了尽一个星民的责任,不使生活垃圾污染星空!

    台物质分解回收设备工作顺利,西米有建设计划书,从分解出来的物质挑出能用于建设的物质,把两艘飞船上的熔炉和零部件生产设备修复了,在洞外平整了土地,开建一座座排列整齐的库房,用来排放分解出来的那些价值极低的物质。

    还好,褐寂星上空的能量块生产设备没有被破坏,西米把能量块收集起来,足有上千块,留一半给了褐寂星用度,一半带走以供使用。

    雷森从空间里出来时,恰好两艘物质分解回收船也已赶到,一赶到就投入到了分解飞船残骸的工作去。(。。)

    ps:  感谢“古月君龙”的打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