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黄鱼和杜全在航路上,不在现场,现场又多了几人,韩晨韩林兄弟,韩晨的新婚妻子被雷森支派到尾淼星,同时也把他从船上的位置上调到总部。韩晨的哥哥韩林,是一个讲话带着幽默风味的男人。陪着坐着的还有杜全的老婆,坐在那里,用本子认真的记着大家的讲话。其实也就是佘曼在讲,大家在听。

    看看这些人把一个公司给撑了起来,大家也都一起成长了起来,有自己的想法,并诉之行动,雷森脸上也生动了许多,佘曼汇报的这些事情,他都许了,需要星币的数额超出佘曼申批权限,他现场给签了字,做以认可,由候晓茗随用随支,做好帐目就行。

    佘曼还准备把矿区和养殖区分割开来,矿区的一些树木除了必要的装饰用,其他的都除掉,栽上果树,建一个水果加工厂,加工果汁,做为不应时时执行任务飞船上的补充营养。她还要在水土丰饶的地方开出土地来,种上粮食和蔬菜……

    雷森大手一挥,种,建!感觉佘曼能动用星币数额的权限小了,遂当场决定,把佘曼动用星币的权限扩大十倍,由十万星币扩大到一百万星币!

    在变异人看来,这是雷森的信任。在雷森看来,这是一种变通的法子,他以后估计很难有精力应付这种事情,该放权就要放权,何况佘曼和这一班人的表现已是称职,雷森没有必要再担心他们会做错什么事情!

    事后,雷森忽然想起来。变异人的心是黑的。他们的血把心和内脏染成了黑色。他们用黑心注册商标。似乎别有深意!由他吧,这样雷森更加的放心,相信他们会无比的珍惜他们自己的品牌,不会朝上的抹黑!雷森也决定,他不插手黑心品牌的一切事情,任由他们施为,赔了他也不会在意,这里面有变异人的浓重的自尊在里面。做为他们的领路人和主人,他予以尊重和认可!

    会毕,雷林回到矿区的小楼,站在窗边向外看着,矿区郁郁葱葱,多是积年的树木,这里暂时就是他的根脚,武弃星上虽然有他的领地,但现在难说价值几何,最多算是一块土地。暂时需要上面的铁来生产如古自行车。

    他忽然想起,当时说过要把如古自行车注册地从安康星迁出。事后紧着筑基,倒把这件事挂了起来,现在可以着手做了。想到了,便通联约瑟芬,叫她着手把如古公司从安康星迁到黑刚晶星。

    约瑟芬最近很幸福,身有所托,和安顿拉菲肉贴着肉的,感情如浸着蜜罐里一般甜蜜透了底!又加上在如古公司,两个老板,雷森和安顿拉菲都当了甩手掌柜,把一个有好前景的公司教给她管,她说什么就什么,她乐得过这样的光景。可谓是事业爱情双丰收,整个人都变了,原来与不熟人还刻意冷傲的她现在见人脸上洋溢着自得的笑容,人们也乐得与她接近,让她感到日子过得如平原河流一般,万分的顺遂如意。

    约瑟芬接腕脑的时候正在床上,裸着身子,半躺在安顿拉菲的身上,她听到雷森的吩咐,转过脑袋看着安顿拉菲,安顿拉菲做了一个噤声不语的动作,随后又摆手,虚点了点她的腕脑让她应承下来。

    几句话说完,约瑟芬看着安顿拉菲,“怎么任由他把如古公司转到黑刚晶星,那样我们很容易失去控制公司的机会。”

    安顿拉菲从床头柜上摸出一根雪茄,从约瑟芬胸前腾出另一只手剪去雪茄帽,拿着火机,“叭”,把雪茄均匀点燃,扔下火机,深吸一口,闭上眼,缓缓吐出,一时间床上弥漫着一股香香的雪茄味,混合了先前造出的暧昩气味,营造出一股让人沉迷的氛围。

    “商业上你还不懂,”安顿拉菲道:“如古只是试金石,眼皮浅了,自然无法再合作下去。眼光长远的人,只要碰到合适的合作伙伴,首要的是照顾合作伙伴的情绪,然后才是理性和贪性。为一时短见而失长远,那种人不适合经商!”

    “你是说我?”约瑟芬翻过身来,爬在安顿拉菲身上。

    安顿拉菲睁开眼睛,“提醒你一次而已,雷森是一个好的合作合伴,不擅权,也不弄权。该他独占的他不会让予别人,该是别人的,他也不会想着搂到怀里。这种人,在商场上已然很少了。商场上大都是牵牵绊绊,枝枝蔓蔓,与内与外都纠葛不清之人,见汤见水的人都少,何况他这样的人……你再想想,如古自行车能做多久,一个武弃星在我们和李安的瓜分下,能生产多久的自行车?你疯狂扩了生产线,我无言,雷森亦是依你,这是信任……”

    “李安,和他来往你得手段用尽了,全是水磨的功夫。物质回收公司他把着不放,正在物色接替安德鲁的人,我还得替你想想法子。不过,他也不好过,听说累得吐了血了,服了几次身体复原药剂!”安顿拉菲眼睛半睁,欣赏着约瑟芬娇好的身子,眼充满了**。

    约瑟芬动了动身子,喔了一声,安顿拉菲一个翻身,丢开雪茄把她压在身下……

    雷森交等了约瑟芬,自觉无事,便吩咐机器人守住楼门,走进屋内,闪身进入空间。

    第二天,雷森收拾了一身礼服,收拾好了,就走出小楼。也是他昨日有所吩咐,一辆外形普通的悬浮飞车已然停在了门口。

    雷森上了飞车,把马家的地址说与飞车智脑,飞车腾空,自己寻路,按照设定的路线前行。

    路上,雷森坐在车后,透过车窗看着外面后掠的景色,一边想着这次相见的好处与坏处。他本性谨慎而又富有冒险的因子,l蓝依儿看出了他这点。提醒他。凡事未做时选想清了好处与坏处。好处大于坏处可做,坏处大于好处,不到迫不得已且不要做。

    雷森正在思忖,腕脑响了起来,是马英玖,问他可曾动身,雷森欠身看了一下车上导航用的屏幕,答道:“已经走到半路上了。快要到了。”

    “我会在庄园门口迎你。”

    通联结束,雷森收回浮游不定的神思,如今筑基得成,大美星邦的小乱石带也已得,静下心来按部就班的去做,无论是修为还是商业相信都会一天强似一天。想再多的事情,不到眼前,终是空想!

    收敛了心神,便专心的欣赏窗外的景色。

    悬浮飞车一路飞到目的地,远远的。雷森就看到一群着正装的人站在一处阔大的门口目视着他的飞车,一条宽宽的红毡从大门人铺出。在大门外铺出五十米开外。

    纵目一看,围墙青砖垒就,墙顶上绿琉璃瓦盖着,蜿蜒数里,不知把庄园围了多大。门房是古色的建筑,飞檐挑角,屋顶铺得与墙上的瓦一色,墙体具是不着他色的青砖色。大门两边各放了两头石雕巨狮,昂首张口,似在吼叫,人在其下,给整个院门格外增添了一份威严。

    雷森下了飞车,马英玖先上前,握住雷森的手,满脸是笑,“欢迎雷先生光临马家。我来介绍一下,这是家主马课琛。”

    “你好,见到你非常荣幸,早听说过黑刚晶星的马家,今日得见,顿感荣幸!”雷森客气的握住马课琛的手,语带真诚的说道。

    马课琛面容发胖,人已上了岁数,头发虽黑,也可见几丝掩藏不及的白发从露出头来。他见雷森客气,哈哈一笑,“哪里话,你和家孙相交,帮他不少,我在马家才是久闻你的大名,今日里能在家园迎到贵足,使我脸上增光!”说完,愉快的笑起来,“都是华族,几千年血脉一条,如今说些外话,哈哈,也是亲切!”

    马课琛没有丢手,拉着雷森,把马英玖赶到一边,“我和雷先生一见如故,介绍的事情我来做,你跟着吧。”

    “这是马书啸,我的大儿子,也是马英九的父亲……这是马书遨,那边行,负责家族生意,我侄子……这是马书天,我二子,众议院议员,前些日子,侥幸没死,是我马家有天佑之,哈哈……”

    马课琛一一介绍,雷森脸上笑容不变,一一握手致意,把这些人的面相记下,与名字一一对应,他日见了,免得尴尬。

    在列的人,雷森都见了,马课琛拉着雷森的手,朝大门里走去,迈步上了台阶,马课琛才朝身后一摆手,“都来吧,今日里贵客登门,虽说不是外族,你们也要注意一些,不要丢了礼仪。”

    那些马家的人都脸上带笑,笑着应了马课琛的话,放缓了脚步,随在马课琛和雷森身后。雷森的左手一直被马课琛拉着,他礼貌的落了马课琛半个身位,随着上了五级台阶,踩着红毡向洞开的朱门走去,朱门上镶着五排拳大的铜钉,门里一条直道,两旁古木行行,树下站着两排衣着长袍的黑发黄肤,手持华族传统乐器的男女。

    马课琛一脚跨进门里,另一只脚跨进去,雷森方才举脚踩实门里的红毡,他身后,马英玖就举起手来,高声叫道:“贵客进门,举乐!”

    那两排男女立即吹打起来,雷森上过声乐课,对民族音乐有些了解,一听就是“喜洋洋”,这首民乐是人家有喜事临门才奏的曲子,可见马家对他的重视。

    雷森对马课琛道:“马老,这有些隆重了,使不得!”

    马课琛大笑,“使得!使得!你可知这是什么曲子?”

    “喜洋洋!”雷森答道。(。。)

    ps:  上一章章节是一百六十六章,无法改了。这一章才是一百六十章。抱歉,给大家的阅读造成不便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