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来了,摇动楼边黑心果树的树叶,沙沙作响,雷森转身进了小楼。小楼的灯灭了,窗帘后面,雷森闷闷的抽了一根烟,闪身消失。

    两天后,一艘普通的采矿船飞离了黑刚晶星,在星空转了数圈后,消失在有心人的视线。

    船上坐的是雷森,他等不及西米回来,径直坐了采矿船前去将碎星,途,空间里积攒下的升级经验已到,空间震荡后升了一级。这让雷森松了一口气,这玤是他所需要的,到了将碎星能朝空间里收块头更大,重量更重的石块。

    到达将碎星,雷森穿上防护服,在乱石慢慢行走,身边的碎石一块块消失,只剩下那些他暂时无法收到空间,体量和重量都超出他目前能力的石头留在原地。那些石头像怪兽的獠牙,个个朝天。又像是一个个长像不一的笋尖,从星球上长起,长在雷森经过的空地上,东刺西穿,很是嚣张!

    雷森一直朝空间里收,现在他只能使用空间里一个转盘,石头会轻轻的的落在转盘周围,由升级后的抓举机器人抓到转盘上。另一个新出现的转盘却无法直接使用,只能通过两者间的连接轨道把分解出的物质运过去,作再次加工提纯,效率大大的不如意。

    在雷森想来,另一个转盘肯定也能直接使用,只是他不知道使用窍门罢了。这个空间对他来说是神秘的,还有许多地方要他去探索。比如空间的垂直高度,升级后。主脑派直升设备升空测量。得来数次的数据都证明。空间垂直高度,也成倍的提高了,具体怎么使用向上的空间,雷森还没有想好。

    将碎星的碎石长相是一个个晶体柱似的柱形,四面,角,五棱,八面。个个不一,哪怕是碎成拇指大小,也保持着母体的样子。这种碎石生性十分的坚硬,也难怪当初会给人里面含有有用矿物的错误印象。

    雷森一直收着,收了整整一天,才回到飞船上,脱去防护服,进入到空间。

    一块块石头扔到空间,围在转盘边上堆成一座小山,小山一半在水。给机器人抓举造成一些困难。转盘分解出一小部分有用的普通物质,这些物质雷森没有再次转化。早有受令的主脑命令搬运机器人全部搬运到相应的仓库里,码放起来,由雷森安排。

    就这样,雷森在将碎星呆了不知多久,收了不知有多少碎石,直到空间里的雾气一天浓似一天,恢复到先前浓度最高值,他才稍稍体息,检视了一下仓库,才存一半。

    将碎星虽然是个贫矿星,好在几乎所有的物质都存在那么一点,分解出来的物质数量几乎相等,雷森指望着它们能解一解燃眉之急,让佘曼制定的物质销售计划能有一个基础。那个林觉更的建议确实不错,有操作性,也解决了一些公司矿业这一块暂时无甚业务可做的尴尬局面。

    等仓库存放的物质都满了,雷森看着转盘旁边堆成小山似的碎石,出了空间,进入操控舱,对主脑下达返回黑刚晶星的命令。

    他洗了个澡,然后就一直坐在操控舱里。

    雷森看着屏幕,这艘船不是火凤号,主脑也不是能自主自决的西米,坐在里面,雷森不敢大意,来回都一直亲自盯着屏幕,注意屏幕上一点点异常变化,给船及时下达各种指令,以防意外发生。

    雷森正在看着屏幕,忽然,他后背一冷,身子随之僵了起来!那一刻,他感受到了浓浓的,令人窒息的威胁。他清楚的知道,他无力摆脱这种威胁。

    飞船主脑用语音提醒他,“警告!有不明生命侵入操控舱!警告……”

    雷森慢慢的转过身,看到了一张让他不想见到的面孔,是狂天!狂天用阴冷的目光看着雷森,雷森扯动嘴角,向狂天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你来了!”

    “人类小子,给你的星际传链为什么不用?你是在躲我吗?是怕我杀了你,还是怕我利用你到底,最后把你抛弃?”

    狂天倚着舱门,冷冷的看着雷森。雷森只感到阴冷,感受不到狂天其他的情绪,他转动一个椅子,不自在的笑笑,“前辈,我是一个要实力没实力,要背景没背景的小人物,对前辈来说,无甚大用。我想前辈的手下向我这样的人一定不少,没有必要非盯着我不放。再说了,我能帮前辈做的事情不多,前辈是仙人似的人物,把精力和时间浪费在我的身上,呵呵,我替前辈不值啊!”

    狂天向前跨动一步,空间在他脚下缩小,他直接来到雷森面前,俯视着雷森,雷森抬起头,倔强的和狂天对视,一点也不肯相让,“前辈不要勉强我,我虽没有能力与你相抗,在你眼动动念头就能灭掉,但是我还能自杀。我的尊严不容许我一而再再而被人忽视,乃至侮辱。我希望前辈这次来,不是最后一次看到我。”

    狂天抬起脑袋,空间再次有所变化,也不见他有甚么动作,身子已经回到了舱门边上,姿势还和以前一样,像是他一直都站在那里。

    雷森松了一口气,“抽雪茄吗,我去给你取。”

    狂天抬抬手,“去吧,我这次来找你,有正事和你谈。”

    雷森离开操控舱,狂天随着他一起到了生活舱。雷森拿出一盒雪茄,剪去茄帽,递给了狂天,“前辈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是要黑心果吧,我可以给前辈提供一些,年头较长的黑心果,下次你来,我给你带出来。”

    狂天把雪茄点燃了,抽了一口,“不是黑心果,我来是送你一场大机缘,你如果运气好,能从里面得到你想都想不到的好处,如果运气不好,你会死在里面,无人同情。送你去之前,我会给你空间属性的法衣,法冠和法鞋,算是你帮我,我给你的好处。”

    雷森脸皮抽了抽,“很危险吗?”

    “当然,去一处破碎的夹层空间,你们人类修士称为秘境的地方。那里面灵气浓郁,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浓结成雨下到地上,里面有星兽,有灵晶,也有灵植。与你一道去的,是筑基期和引气期层以上的星兽幼崽们,它们在里面为了争资源,会互相打斗缠杀,死伤无算。我独来独往惯了,这一支没有后代,我的兄弟叔伯,有的和我一样无后,有的早就超出了筑基期的修为,无人合适。我是一只空间属性的星兽,恰好你也是空间属性,就想到了你,你替我这一支去。”

    “我,我是人类,不是星兽,不合适!”雷森连忙说道。心想,这是在开玩笑,和一帮星兽困在一起,它们先要弄死的肯定是自己,纵是有好处,也要有命去享受才行!

    狂天冷冷的看着雷森,“人类进去的不只你一个,这处夹层空间,每十年开启一次,你们人类修士那边也有进口,进到其的人数,比我们要多。我们星兽生育不如人类,基数也不如,奸诈更是不如。在里面,你不需要帮任何人一方,能活着出来就好。”

    “星兽对你动手,你可以还击,人类的修士,你随便,提醒你一下,人类修士都很自私,防着他们一点,他们面上带笑,转脸就会给你致命一击。”狂天转过脸去,“你筑基了,这很好,活着出来的把握更大,如果能在里面修炼一番,那就更好了。”

    雷森苦笑,“我能拒绝吗?”

    “不能!”狂天起身,“我来只是通知你一声,你将被我征用半年,去一个处处都是天材地宝,处处都有灵植灵兽的地方。这次去,只能凭修为,进入夹层空间前,会有人检查你的空间物品,现代化的武器一律收走,像离子枪离子炮之类的,就不用想着带入进去,它们对筑基期的人和兽危胁都很大。嗯,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安排你的事情,一个月后,我会来接你。”狂天说完,不等雷森反应,身影一闪,就从雷森面前消失。

    “我擦!”雷森吐出了一句脏话,把狂天丢在地上的雪茄捡起,扔到垃圾筒。他知道自己的麻烦到了,而且是很大的麻烦。正所谓,人在家坐,祸从天上来!

    他愣了一下,咬了咬牙,又想到什么,泄气的把身体委顿到沙发里。

    猛然间,他拍了一下沙发扶手,把沙发拍碎了半边,人坐在半边倾倒的沙发上,咬牙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去就去,有什么要紧?不就半年吗,就是十年,老子回来了,还是照样是老子!”

    “杀人?老子又不是没有杀过!”雷森起身,一脚的破沙发踢到舱壁上,不知是骂谁,骂了一句,“他玛滴!”骂完之后,拿了一瓶红酒,一只杯子,回到操控舱,边看星图,边品酒,脸色平静如常,脑袋里却盘算起来。

    回到黑刚晶星,他让佘曼停止物质在黑刚晶星直销的计划,同时告诉佘曼,以后他不在的时候,公司的事情由她处理,决断不了的可以联系西米,西米能联系上他。

    他把物质扔到仓库里,立即飞离黑刚晶星,到将碎星收取那些石头,这一次转盘分解出的物质,他没有再打算送回黑刚晶星,而是让主脑建了几处新的仓库,在空间里生产了十几架能量块生产设备,放到将碎星外,全力生产能量块。

    又制造了些离子枪,和离子炮,全放在空间。他嘴角泛起阴笑,“老子去了,最好别惹老子,不然,你就是半步金丹,老子照样把你轰成渣渣!(。。)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