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本来想用湮土,纯度一成的,可惜不知该如何用,只好暂且放下。

    现在他的神念升到神识,能察觉近一里地的动静。那些去夹层空间的星兽和人类修士,神识肯定有强他数倍的,这就让他先行暴露在人前,失了先机。为此,他造了小型的探测仪,能探测千里的距离,有了这些准备,他要是再在夹层空间里失手,那只能说是天意了。

    一切准备妥当,他收拾了一下空间袋,只放了几瓶疗伤药,揣在怀里。

    算算日子差不多了,他朝空间里随便收了些石头,把能量块生产设备收了,掸掸灰尘,上了飞船,准备返程。

    他稍有些遗憾的是,空间没有再一次升级,要不然,他身体的实力会更加的强大。

    飞船在星空是慢慢航行,等着狂天到来。

    当雷森耳边再次响起狂天的话音时,他冷静的起来,对出现在操控舱里的狂天道:“我和你走,这船让它自动返回。”

    狂天嗯了一声,手一挥,雷森就进入了一片空濛的空间,几间高大的房子,旁边是山,长着杂乱的灵植,雷森一入其,就被那些灵植给吸引了。

    狂天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这是我空间属性衍化和同化破碎的夹成空间所形成的。你在里面好好呆着,等你能活着从夹层空间里出来,我把空间衍化和如何寻找和同化夹成空间告诉你。小子,你有自己的空间吧?”

    雷森忙摇头,“没有!你这里好神奇。以后我真的也能拥有像这样的空间吗?”雷森眼露出向往和贪欲来。

    狂天冷哼一声。“没有实话的小子!当初如果不是在你身上嗅到了空间的气息。你早就是一堆无骨肉泥了。你还会有今天!你既然不愿意说。我也不去问你,我这空间你可以随便走动,没有凶险机关。我告诉你吧,里面有的灵植,你即将去的空间夹层都有。我只是由我的爱好取了一些,十不取一。”

    狂天又是冷哼一声,“先前给你的灵药,是我从我灵府里寻来的。差几样也是我从别人的灵植园里找到的。我说是你的机缘,你自己可以想好了,你当是机缘,自然一心求顺,你当是劫难,嗯嗯,小子,你就陷在里面吧!”

    狂天又道:“给你炼制的灵袍在屋里,自己去拿。丹药我也替你准备了一些,你都一起收起吧。如果我这一支。有合适的后人,你。没有机会。”

    雷森没有着急去逛空间,更没有着急去看属于他的法袍,而出召出枚闪灭钉,擎在手,说道:“怎么不帮我炼炼法器?这个应该比法袍重要吧。”

    狂天嗤笑起来,“你是真要我炼闪灭钉的第二形态?将来出了问题可别怪我。小子,我告诉你,真的法器,第一形态可以托人炼制,第二形态时,已经受天地灵气,冥冥之与炼制人产生牵绊,如果炼制它的人实力强横,完全可以夺去操控权,要是你的敌人,你想想会是什么后果。小子,便宜不是这么占的。”

    雷森惊讶道:“还有这一说,我怎么没有听人提过?”

    雷森退而求其次,“我把《雷神法典》练到了引气期一层,你帮我炼个雷铃吧。这不是第二形态,你炼得轻松,我也放心。”

    狂天有些不悦,“你体心已然生出真火,完全可以试着炼制,虽然是空间属性的,对法器有些影响,但等你雷属性筑基后,可以用雷火慢慢驱逐空间真火,达到如心如意的地步。你这样处处假手与他人,可不是修炼者应有的态度。”

    雷森叫起撞天屈,“我不是没有材料吗?我只是一个凡人,平时里都是跟一些凡俗的物质打交道,灵晶都少见得紧,你让我从哪里弄些材料去!”

    狂天嘿然,“那倒也是。”

    “就是吗,你帮我炼制雷铃,到空间夹层里,我也多一种手段自保不是!”

    狂天乐了,“引气期一层的雷属修为,也能自保?小子,你天真吗?还是拿我当傻子?夹层空间里有炼制雷铃的材料,你自己去找。雷铃我是不会再帮你炼制的。修行第一要务是独立,不独立的人,想达到巅峰,千辛万难!”

    雷森收起闪灭钉,有些悻然,“好吧,我不求你了。”

    “这才对。”

    空间寂然,雷森在空间里走了好远,一路上仔细辨别不同的灵植,记在心里。这些灵植大都是吃的,有果有茎,都是雷森所没有的,连图样也只是看到图样,这一次见到真物,他一一印证,等进到夹层空间,见到了就可以直接挖走,不用再费力辨别。

    走了一圈,感觉和自己的空间比,这里除了大些,更像是荒山野地,几乎没有开发,远处好多地方还是光秃的童山,一毛不见。灵气也没有他现在空间里充足,在他眼,除了这些目前他没有的灵植外,一无是处。

    他走回到屋前,推门进去,见一石几上放着一袭灰袍,袍上放着一冠,冠上个向上的突刺,不知做什么用。袍子前端放着一双鞋子,也是灰色,样式古旧,看不出有什么独特之处。旁边放着一个空间戒指,炼化后,打开来,尽是玉瓶,不用说那都是灵丹。

    雷森把空间戒指戴在手上,目光转向法袍,法冠还有法鞋。

    这样东西都需要炼化,炼化之后才能自如使用其种种变化。

    雷森就在屋盘腿坐下,认真的炼化法袍。

    等他把法袍,法冠,法鞋炼制完毕,一一穿戴停当,空当头掉下一个灰扑扑的面具来,狂天的声音响起,“此面具名千幻。是我夺自一个元婴修士之手。戴上他能阻绝神识探查你的真面目。对你的身份保密很有用处。你且在里面呆上一呆,等到了地方,我自会取你出来。”

    说完又寂然无声。雷森拿着面具,揉揉,像丝绸,又像是活的皮肤,一揉能揉一小团,手一松便完全舒展开。表面全无折痕。

    不用说,这东西又需要炼化。

    等雷森把千幻也炼化了,心意一动,千幻自动贴到脸上,摸了摸,和没戴一样,皮肤能真切的感到到手指的温度和触感。修士的东西,果真神奇。

    剩下的日子,雷森就在屋打坐修炼,饿时。便踩着闪灭钉满空间乱蹿,寻找熟透的果子充饥。不几日。他的储物袋便都是灵果和块茎,就是出去,也够他吃上一段时间了。他还偷收了一些灵药种子,放到空间戒指当,准备有机会就扔到空间里,让空间主脑开辟出田畦种植。对于灵植,他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人来说,越多越好,能把他整个空间都种满才好。他是绝不会嫌多,也绝不会看不上任何一种他没有见过的灵植。

    在狂天的空间里不知过了多久,狂天的话音终于传到耳,“我取你出来。”

    雷森眼前一亮,已然从空间转换到另外一个世界里,眼前苍翠一片,高山流水,形状各异的星兽在山间奔走。雷森一出来,就感觉这里的灵气和狂天空间的灵气含量比起来,要下降几个数量级。他深吸一口气,植物的香味扑鼻而来,由不得连声赞道:“好地方!好地方!”

    狂天一把捉住他的腰带,“我先带你去集地。时间刚刚好!”

    狂天一路飞走,景色在雷森眼化作一道道残影,让他根本无法看清楚一路上都经过什么地形。

    “到了!”

    狂天说了一声,身子立定,带着雷森降到一片空地,雷森松了一口气,扫了一眼周边环境,是一个山谷,令他惊讶的是,山谷里或坐或卧,都是一些星兽,其还有四个人类,坐在石头上打坐。

    “你就要和他们一块去空间夹层。这个给你,系在腰上,有他可以和夹层空间临时通道感应,引你通过。自己珍重!”

    狂天丢给雷森一块蓝色腰牌,身影一闪,从雷森身边消失。

    周围的星兽睁眼抬头看着雷森,有的凶厉,张开大嘴,露出一口好牙,无声的警告雷森,有的只懒懒的瞟上一瞟,把脑袋放回前爪上继续睡觉。

    雷森脑袋发炸,这是把他丢到兽窝里了,还好这些个星兽现在不会发怒,要不然,他自忖,剩不下几根骨头。

    雷森仔细找了一个石头盘腿坐下,左右看看,刚准备修炼,头顶上扑啦啦一阵响,一只黑鸟飞到轩森头顶上空,打量着雷森,翅膀一个劲的扇动,扇得雷森身上的衣服裹在身上尽朝一边扑去。

    “滚开!人类,这是爷的地盘!”

    雷森新到,不欲惹事,从石头上下来,走到一边,再寻了个空地坐下,眼看着那黑鸟落在石头上,得意的用喙挠了挠翅膀,在石头上来回踱步,留下一摊屎,扑扇开翅膀,飞上高处树梢上,示威似的看着雷森。

    雷森很想用闪灭钉给这破鸟一下子,看了看周围不怀好意的目光,他只好忍了,记住这破鸟的形状特征,准备到夹层空间再瞅机会给这破鸟来上一下,最好能弄死,用泥糊上,塞上调料,盐巴,弄个叫化鸡。

    雷森这么想着,后背上被重重的拍了一下,回头看去,见是一个熊也是的星兽,正冲他呲牙咧嘴,让他离开。

    雷森想,得,这又是一个!

    让让吧,想都不用想,来的地方肯定都是星兽的地盘,他只能一忍再忍,忍不了也得忍。忍着气,雷森重新站起,再寻了一个地方,这次他没有坐下,只是站着,看看有没有星兽过来赶他。(。。)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