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面却又藏着对狂天大大的不满,把他扔在这里,也没有个交待,却让这些个禽兽视他如仇,让他坐卧不得。

    就在这时,四个人类当,一个身着玄色法袍的修士起身,对雷森道:“这位道友,不嫌弃的话,到我旁边来坐。”

    雷森松了一口气,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感谢道:“谢谢道友了。”

    那人哈哈一笑,“都是运气不好之人,道什么谢!养养神,等些时日,进去后,咱们再说话。”

    雷森点头,也不再说话,老实的打坐修炼,等待前去夹层空间。

    这里也不知是什么地方,雷森睁开几回眼,有黑夜有白天,想必这是在星球之上了。山谷的面积很大,谷底似平不平,大石随意拼接,有修凿的痕迹,耳边有流水的声音,却找不到水流。四周的山上,树木参天,郁郁葱葱,时有飞禽在树木飞进飞出,看不出有刻意看守的样子。

    雷森在原地站起,舒展了一个四肢,神识里响起玄袍修士的声音,“道友,我们都是人类,进到夹层空间,这些不通人性的星兽幼崽们第一个杀掉的就是我们。所以我们五人要团结起来,我这里有秘法炼制的信号弹,等他们检查过后,我送你几个,看到信号弹升空,我们有义务互相弛援。你看如何?”

    雷森点头,这种神识交谈的手段他筑基后就已悟到,用神识回应道:“同为人类,在星兽环伺当。当声气相通互相弛援。道友的安排。我会遵守。”

    “哈哈!”玄袍修士笑道。“也没有什么,我们当,你修为最低。这几日我观察你的修为,虽然难以捉摸,终究是看透了,你刚筑基,我们四人最差的筑基期六层,像我。还有其他二人,都是筑基九层,来这里寻找证得金丹期的机缘。与我们合作,受益最大的是你。”说罢,又是一笑。

    雷森心凛然,“那就多麻烦你们照应一二。这些星兽都是什么修为?”

    玄袍修士道:“大都是和我们一样,半步金丹,求得就是一个机缘。我很纳闷,它们怎么会寻你一个刚刚筑基的人来,真是奇怪。”

    雷森嘴里像是嚼破了一个苦胆。满嘴的苦味,“我那知道。我是被掠来的。”

    两人互相用神识交流,雷森的心越发的沉到了底,还好,他知道了,过通道走不几步,人就会被随机传送,不知会传送到哪个地方,如果传送的地方只有一人,又相对较偏的话,暂时是安全的,只要不被人找到,呆在那里,等到半年时间结束,会被自动传送出来。自然能安全离开。

    雷森在心里不知向谁祷告,祷告自己被传送到一个又偏又不被人注意的地方,更祷告没有一起传送过去的人,只有他一人在哪里,可以从容布置,真是不行,他躲在自己的空间里,算准了时间,半年后再出来也行。

    这一刻,他庆幸自己提前做了后手,弄了离子枪,离子炮出来,不求杀人,只求别人别来打他的主意。

    又等了两个日夜,这一日忽然间,上百个人类修士出现在山谷上空,其一人喝了一声,“都醒来,夹层空间的通道要出现了!”

    立时,那些躺着,卧着的星兽翻身起来,抖动毛皮,精神了起来。雷森和玄袍修士也站了起来,玄袍修士对雷森神识传音,“天上这些个,大都是半仙级的星兽,是它们一直扛着我们人类征服这片宇宙的步伐。要不然,这片宇宙早就是我们人类的了。”

    雷森嘿笑一声,抬眼看去,果然在那些人,看到了面色阴冷的狂天。狂天这时,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让他十分失望。

    雷森低头,余光看到其他个人类修士,有意无意间缩小了与他和玄袍修士的距离。

    “检查空间物品,现代科技物品一律不准带入夹层空间。”

    声音罢了,立刻有上百人人形星兽从四处山上下来,连星兽带人,一一检查清楚。雷森的空间袋被强行翻了个空,灵果倒了一地。他的空间戒指里除了灵丹和一些种子,没有任何违禁的物品。整个山谷,也只有雷森带了一空间袋的灵果,惹得星兽大笑。

    玄袍修士笑着传音道:“道友,你莫非不知道夹层空间里多是灵植,灵药灵果遍地都是,只要你有命活着,要多少随你心意?”

    雷森一边收起地上的灵果,一边应道:“我是散修,没有见识,见人给了这些灵气勃然的灵果,当然不肯放过,倒是让道友见笑了。”

    玄袍修士也检查完毕,从倒出的物品检了一个瓶子,递给雷森,开声道:“相识即是缘份,留个作记念吧!”

    雷森接了,也出声道谢,把瓶子收到空间袋。

    检查完毕,又等了一会,天空忽然出现一道无色的涡流,它旁边的人形星兽纷纷闪开,那涡流渐渐显像,露出一个洞口,虚虚幻幻的,十分的不真实。

    “进入通道,按腰牌序号挨个进入。”

    星兽一个个进入洞口,消失不见。轮到雷森,雷森踩着闪灭钉升空,学着前面星兽的样子向天空的洞口飞去,这时,他耳边响起狂天的声音,“到里面,谁都不可以相信,能相信的只有自己!”

    雷森回头,他身后,一只大鸟腾空,几丈长的翅羽摊开,挡住了他的视线,他扭头,一头扎进洞口当。

    进入洞口,再回头,身后一片虚茫,外面的人和景全然不见,能清楚看到的只有前进的通道。雷森骂了句,“混蛋!”收起闪灭钉,像是踩在橡胶垫上,迈步向前走去。雷森心里面着实有些恨上了狂天。把他送到这种危险的地方。感觉生死都不由己了!

    他身后。一只小鸟飞了进来,从他头上飞过,骂了声,“笨蛋!”朝前飞去。

    小鸟在他眼一直向前飞,忽然间就没了影子。估计是被传送走了。

    雷森加快脚步,向前小跑,身后传来呼哧的喘息声,回头看去。是那头拍了他一巴掌的熊形星兽,熊形星兽见雷森回头,冲雷森呲了呲牙,“人类小子,让爷先过!”

    雷森没有理他,飞跑起来,忽然感觉眼前一花,周围的景色为之一变。

    雷森脚下踩实,打量了一下所在的地方,是一个不见光的洞穴。前后蜿蜒,不知通向哪里。他想了想。闪身进入空间,到小楼,把两把离子枪放到空间袋,又提了两个武装机器人,这才出了空间。

    他让武装机器人各向洞穴两头探路,自己在原地,找个石头遮住身形,敛去神识,一动不动的等机器人回报情况。

    过了几个小时,一个机器人回来,告诉雷森他看到了洞口,逶迤有六十里。不一回另一个机器人回来,手多了一个东西,雷森一眼认出,是品灵晶。机器人向他报告,下面都是这种东西。

    雷森心大喜,让两个机器人去洞口方向百米处警戒,自己闪身进入空间,搬出一个大箱子,又到空间一次,提了几个机器人出来。箱子里是摄像头,雷森让机器人在洞口周围小心布置。布置好后,他又安了几个继信号接收器,一直到洞底,布置好屏幕,待看到了个个转换的图像都很清晰,便安置了照明,抬起头,借着照明设备打量洞底。这一看,看得他满心欢喜,他看到如卵似的灵晶一个个挤在洞壁上,看得他眼冒出无数个红心来。

    运气不错噢!雷森伸手才发现,这些灵晶和洞壁结合的很坚,以他的修为一次也只能抠下数块来。

    雷森脸上露出笑容,这肯定是别人发现的灵晶矿脉,只挖到这个地方,时间来不及,就被传送出去了。“娘的,都是我的了。老子干的本行就是矿业公司。挖!”

    雷森到空间,让主脑做了两个挖掘机器人,带出来,命令他们开挖灵晶,自己随在他们后面,把开挖出来的灵晶收到空间。

    不知收了多少,雷森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忽然听到身后的洞有动静,心里一突,急令两个机器人停止挖掘,闪身过去把照明设备关了,洞底一时黑了下去。

    雷森敛去神识,把屏幕也关了,伸手取了两把离子枪,忽然后悔自己大意了,见到灵晶得意忘形,把会有人同时传送到相同地点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上面的动静越来越清晰,渐渐的听到是一个人的动静,雷森把离子枪对准了前方,准备给来人一个突然的袭击。

    两把离子枪经过雷森改造,口径变大了,枪管也加上了数倍,离子发生器也加大了,而且多了一个,能让枪连续射击。这是他吸收上一次与筑基修士站斗的经验,把离子枪按最大的功率去改,以求能一击击破修士的法袍,让其无处可逃。

    脚步声越来越近,黑暗,雷森双手各端稳了两只离子枪,手指慢慢的扣紧。

    “有人吗?我听到动静了。有人出来搭话,在下是雷霆王朝的雷岳。”脚步越来越近,雷森手把着离子枪,通过红外成像,紧盯着前面。

    一个红红的人影在雷森眼前出现,雷森抬起枪管毫不犹豫的扣下手指。

    两道微明的离子束从枪管喷出,像两条扬出毒牙的毒蛇,电射向对方!

    “扑,扑!”两声,对方仓促间鼓起法袍,生受了这两枪。

    “你,你居然有科技设备,你作弊!”

    对方向后闪去,动作却没有雷森的手指快,两个食指连击而下,又是两发打出,这两发他瞄准了对方喉间,与上次打的是一个地方。

    “扑!”只有一响,红色人影闪避的动作僵在那里。

    雷森又是两枪打过去,看着人影向后倒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