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怕对方有诈,朝倒地的红影开了数枪,他没有动,命令洞口的武装机器人返回,他端着枪,一动不动的盯着对方。

    他不得不感谢空间十多次升级,把他的身体和五感都改变了,站立端枪枪不动,是真的不动,稳稳的,像装在了一个固定的底盘上,随转随瞄,绝不出错。他的视觉和听觉都发达得吓人,这也让他在敛去神识后,有能代替神识的办法,不致于不用神识就仓惶无措。

    他担心地上的人使诈,便召回机器人,让机器人近前查看,要是对方真是使诈,他在这里可以给对方补上几枪。

    机器人从洞口跑步过来,雷森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命令它们,小心警戒着前行,见着着地上的人,先打几枪,再过去。

    机器人领命,小心的向这边靠近。靠近那处地方,几枪打下去,打出一个跳跃而起的身影。那身影怒叫道:“你敢使诈,不但带了离子枪,还带了机器人,我出去一定举报你。你这是作弊,你会死无葬身之地!”

    雷森并不理会他的叫嚷,双枪连开,他命令机器人也朝对方要害的地方开枪,彻底的把对方留下来。

    每一枪都打在对方的身上,扑扑有声,对方不知拿出什么法器,在黑夜里抡了一下,轰隆一声雷响,就把一个武装机器人劈成两半。他还要抡,雷森的枪打了过去,他的枪打的地方和先前一样,一点儿也不随意。全打在一个地方。也是该着。这一枪击破了对方身上防御法器的防御,听到一声纸张撕裂的声音,对方再次倒了下去。

    幸存的机器人上前,对着地上补了数枪,然后在雷森的指点下,摘掉对方的身上外挂的零碎,剥掉对方身上的衣服……

    红外瞄准镜里,红光消失。雷森还不放心,让机器人在对方的脑袋和心脏上各补了一枪,这才走过去,把机器人摘下的东西和尸体一起收到空间。用照明设备照照地上,一个铃铛状的法器,是雷铃!

    他把雷铃收起。被毁的机器人破裂处焦黑,是了雷铃的强力雷击和物理切割。

    清理了地面,雷森让机器人返回洞口,洞口要守住,不能让人堵住洞口来个瓮捉鳖。

    机器人一走。雷森就进入空间当,武装机器人太少了。得制造一些。灵晶的采掘要加快,采矿机器人也要多造。

    等一切停妥,雷森从空间出来,小心的听听,边听边向上走去,一直走到洞口,方才放心,把四架武装机器人放出,让他们牢牢守住洞口,不放任何一个活物进来。

    回到洞底,他命令采矿机器人重新开始采矿,收了几块灵晶,便进入空间,空间里,正在用它放在空间的物质,为灵晶建设仓库。

    雷森浑身都处在一种莫名的情绪当,有兴奋,也有惊惧,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剌激感剌激着他的全身。

    拎着两个采矿机器人回到矿洞当,采掘的位面太小,采掘出一段,确实是一条脉,截面不怎么规整的灵晶脉,直径有四到五米,恰好能供两个采矿机器人并排着向一端开采。

    雷森不知道他是不是处于矿脉的段,还有一端要开采,新造的两个采矿机器人正好能开采另一端。光有这些灵晶,其他的都不见,雷森也觉得此行值了。

    外面的情形不知怎么样,雷森安置一个机器人看屏幕,自己忙着把采掘下的灵晶收到空间。忽一日,机器人把一端灵晶挖尽,再挖都是些石头。雷森不死心,让机器人向前挖了数米,结果都是石头,再挖还是,只好死心。

    另一端也很快和这一端一样,挖到了石头。再挖也再见不到灵晶,雷森有些遗憾的把采矿机器人收起,叫下来一个武装机器人,和观察屏幕的机器人一起,把设备向上移动。

    他到了洞口,小心的露出脑袋,这个山洞处在一个光秃秃的山腰,尽目远望,四周大都是秃山,只在远处有一抹绿色。这种情景他早就从屏幕知晓,那也只是通过摄像头,如今肉眼相看,灵晶又采了个精光,一看这种荒凉的景色,心里面便生出凄凉感来。

    他吩咐机器人看好洞口,退到洞,捡了一大块石头进入空间,把石头扔到转盘上,等了片刻,见到分解出来的圆球,一一拿到眼前,仔细观看,十多个圆球,最小的直径只有几毫米,却都是炼器用的材料。

    这倒让他惊喜之余,吸了一口儿凉气儿,到这时他才知道狂天没有骗他,这处夹层空间确实处处都是宝物,他来一次,来对了。

    他叫出主脑,让主脑制造几台开凿机器,并把手的东西交给主脑,让主脑一一分辨了,抓紧时间用带来的物质与现有仓库群分开,再建一处仓库来,用来放这些宝物。

    主脑却告诉他,在山顶上,出现了一处异常,主脑派机器人就近看了,发现那处异常很可能涉及了空间的一处秘密,正好见雷森吩咐它任务,他顺便告诉了雷森。

    雷森却是一愣,空间出现异常,这个时候空间千万别出现什么意外,比如把他拒之门外,或者拒绝他朝空间里收东西,那可够他大笑一场了!

    又吩咐主脑照看好刚开垦出的灵植田,别让他从狂天空间里采摘的种子废了。便叫上机器人随着上了山峰。

    这是一张屏幕的窄条,宽不到两尺,高却有米来高,雷森到了跟前,上面便显示出一片字来,内容却让雷森再一次震惊起来。只见上面显示的内容告诉雷森,这是一处能记下雷森曾经到过一处宇宙的传送点,字过后,便是星图。那星图雷森很熟悉。有武弃星。安康星,尾淼星,黑刚晶星……,都是他脚踩到的星球。

    转到另一边,雷森脑袋嗡的一下,手忙脚乱的从空间袋里取了灵果来啃了一通,原来,上面显示的是一处地穴。雷森不傻,一眼看出正是他到夹层空间后所处的地穴!这,这,这他娘的怎么可能!

    “老天一定是在耍我!要不就是老子做了一个好梦!”雷森拍打着屁股,又拍打着大腿,都他娘的生疼!好像不是做梦!

    他坐在这处诡异,形似屏幕的物体前面,一面朝嘴里狂塞灵果,也不管它到嘴里是个什么味道,一面眼睛在屏幕上滴溜溜乱转。脑袋里却似有根棍子把脑浆搅在了一起。什么主意也拿不出来。

    等他冷静下来,从地上站起来。看到山下已然起了仓库的根基,他这一坐竟然坐了那么长时间。长吁了一口气,雷森转到那边,找到黑刚晶星小楼的坐标,咬破手指,把流血的手指按在显示在幕上的坐标处。又转过去,把夹层空间的坐标设在他刚到这里的洞穴原处。屏幕闪过两处的景像后,又提示雷森,他可以在外面分配收到空间的东西在哪个转盘转化分解。屏幕出现,彻底解决了两个转盘,首先出现的忙死,后来出现的闲死的局面。

    想试试真假,却又不敢,在屏幕前犹豫再,一咬牙,抵住了回黑刚晶星试试的诱惑,下得山峰,到制造车间提了一台刚制造出的开凿机器,回到山洞。

    他来来回回布置,暂时不准备离开山洞的范围,把探测仪布置到山峰上,隐藏好了,又在周边布置了五架离子炮,机器人也布置开去,把这里当成一个武装基地,他把这些东西连到一个制造时间稍早的智脑上,命令它,只要在离子炮的攻击范围内的活物,能一次毁灭的,就全部打下。然后,他就跑到洞穴底层,看着矿石被打包机器打包粗糙的五吨左右的方形吐出来,便上去收了。

    没过多久,这底下便开采出一个大的空间,分布了十台一条龙的采矿设备,矿石的产量也提高了起来,雷森把来夹层空间的,原本要寻灵植的念头丢到脑后,一心一意的做起了矿主。

    这一日,他正在洞穴下盯着开采,忽然身体一阵麻痒酥痛,这才想起来,有一段时间空间没有升级了,这是空间第十五次升级。

    只是洞穴里没有水可供他洗浴,他便坐下,用修炼入定,来忘却一次强过一次的空间升级所带来的痛苦。

    等身上的油粘一片,痛苦过去,他急不迭的进入空间,在小楼里洗净了身子,把法袍等物用火烧去上面的污移,这才出来,继续收那些矿石。

    洞穴下面的空间越来越大,间的空地可以放置打包机打包好的矿石。雷森终是不放心洞外的动静,布置了两个堆货的智能设备,便出了洞口。

    一出洞口,他就感觉到不对,山顶的离子炮朝一个方向一直在轰击。忙跑了上去,从屏幕里看去,有一群五个人形生物再和这边对峙,主脑向他报告,原来这群人有十个,已经被轰落了八个,还剩这五个,处在离子炮攻击的边缘,离子炮的攻击即杀不了他们,他们也近前不得。

    离子炮的射程雷森也改进了,怕夹层空间太小,把射程缩短到五百公里,打将起来,便显出了短处来。

    雷森正在想着是不是要到空间建造几个能打千公里的离子炮,忽然发现,屏幕上的人形生物越来越多,变幻屏幕数了数,足有上百。

    雷森暴了一句粗口,“日球!”再看,还有人形生物聚来,知道是离子炮的动静惹来了这些人,要是他们一涌而上,短短的五百公里,根本挡不住他们。

    “盯着!”雷森冲主脑丢下一句,转身跑进洞。到了洞底,他让设备停止工作,一一收到空间,又把洞里的石头收起,看不出什么痕迹,才一路小跑,把沿洞布置的东西一一收起,跑到山上,先把武装机器人收了,然后让离子炮乱放一气,随即收了它们,又收了探测仪,手忙脚乱一番后,跑到山后的一处悬崖下,逃命似的进入空间之。

    一进入空间,他松了一口气,回想一下,是自己弄得动静太大了,一水儿的离子炮,下的命令又是射程之内能毁掉的活物全部毁掉,结果惹来这么多人。那些人一定是听说出现了离子炮,互相通气,感觉到莫大的危胁,才一起跑过来,想要把他灭掉。

    想想后果,雷森出了一脑门子冷汗。

    夹层空间他是暂时不能去了,得等他们搜寻不到什么,自行离去才能再进去。雷森在湖边来回走动,最后索性就在湖边修炼,一手握了一块品灵晶,他现在有了大量的品灵晶,自然不用像以前那样,把灵晶当成宝贝,修炼时也可以一手一个,加快修炼进度。

    一番修炼下来,雷森把灵晶收起,站了起来,算算时间,不敢去夹层空间,便去了山峰顶上,围着那屏幕样的东西转了数圈,心里面又想回黑刚晶星看看,又怕去了回不来。犹豫再,忽然间警醒,他要是一直这样,心性上犹豫难断,日后无论是商业上的事还是修炼,他都会遇上意料之外的难处。

    想得明白,他哈哈大笑,手在上面轻点,上面出现黑刚晶星矿区的小楼,他手按在上面,眼看着眼前的东西虚化起来,把他的身体纳入其,只一刹那,人便出现在一间卧室当。

    果然回来了,雷森看着熟悉的卧室,从空间里拿出腕脑,询问佘曼公司可有事情。

    佘曼应道:“没有什么大事,一切正常!”

    雷森放下心来,“那就好。再有事情,在我回来之前,你小心处理。尾淼星那边,不是你能管得了的事情,任由他发展。就是输了官司,也只是赔些星币,不用你去操心。”

    “主人,我明白!”

    断了通联,雷森在卧室里呆了一会,出去怕露了行迹,入得有心人眼,将来两下一对证,有些事情就大白于天下,他就被动了。

    在卧室里,他实在呆不下了,又进入空间,去看了一趟l蓝依儿,便安下心来,专一修炼。

    在空间里呆了两个月,许是受了刺激,许是空间里雾气浓度达到了空前的程度,在他准备回到夹层空间看看时,他突破了,修为从筑基期一层达到了筑基期二层。

    筑基期二层,雷森知道一点,那就是他能这么快的突破,与夹层空间多少有些关系,他吸收完了两块品灵晶,那些矿石散发的灵气一块相当于他收的百块千块,灵气对他现在的空间也有所改变,两下里叠加,才有他这么快就突破到筑基期二层这种好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