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很想去夹层空间,试试屏幕上的传送是不是真的好用。可又担心那些人没有离开,他去了是送货上门,自找苦吃。

    他不能要东西不要命,又不能不进去,一来夹层空间那些东西让他无法舍弃,二来他要是好好的呆在黑刚晶星,而不是和幸存者一起被传送出去,他无法向狂天解释。狂天已经怀疑他有空间了,问过一次,如果他不是被传送出去,直接就坐实了他有空间的事实。要是狂天打什么主意,他就难以招架了。

    夹层空间必须去,但是需要做一些准备。

    雷森到库里,把离子炮端起一架来,试了试,又比划了一番,吩咐主脑按照他的想法改造离子炮。改造出来,端到肩上,瞄了瞄上面新加的瞄准镜,遂心满意足,心说有这东西在,对方就是有一两个人候在那里,他也不怕了。

    离子炮的样式大致不差,是原来的样子。上一次改了,只改了射程,这一次他改出一个肩垫,可以上肩,又在方便的位置加了一个按钮,这样一改,原来重一两吨的离子炮就被他改成了肩扛炮,扛在肩上随时可以给敌人来上一炮!

    扛着炮,雷森脚下生风,掠上山峰,手按在买屏慕的另一侧,嘀咕道:“千万能传过去啊,别传不过去,晃我一次,我可就没有嘴向人解释了。”

    和上次一样,他的身子陷入飞屏幕,张开的嘴还没有完全闭上,眼前就完全黑了。

    雷森脚蹬了蹬地。是坚硬的地面。立即扛着离子炮。用瞄准镜扫了一遍洞穴,没有人。忙又把神识敛去,蹑着脚向下面走去。

    边走边凝神听着洞传出的动静,忽然他耳朵听到谈话的声音,一个说:“花酒前辈说这里有品灵晶,他上次来用秘法寻到踪迹,躲开众人眼目,挖出洞穴。没想到挖到了灵脉,只采了几块,时间便到了,把他传送了出去。他之前所得不多,又躲着众人,一出去比较起来,他得到的最少,一直引以为恨。这次把地图交给我们两个,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让人把灵脉全采了去!”

    另一人说道:“那人倒是可恨。作弊!又是可耻!人类这边已经查对了现场,没到现场的都有可疑。大家见了合力杀掉。星兽那边也传讯过去了,一定能把这种卑鄙的小人除掉了。留下这样的人,个人行走,始终是个隐患,筑基期挡不住离子炮正面一击!”

    “可不是吗?”另一人道,“如果都这么来,大家都能在这里圈地了,谁也不惹谁,倒失了本意。快吧,别停手,花酒前辈寻脉秘法教了我,我算出来,离这里不远应该有伴生的灵晶灵脉,有很大的概率是极品灵晶。抓紧时间,别引起别人的注意了,到时候还得做上一场,十分麻烦。”

    另一人笑道:“这时,我倒想起那人的好处来,留下的痕迹表明,他在洞外架了好几架离子炮,又在这里用了不少的采矿设备,如果咱们两个抓住他,拿他的东西前来掘矿,那该有多好,哪用得上提心吊胆!”

    “别想美事了,就咱两个,挡不住离子炮一炮,那人真要转回来,咱们先要跑路。还想着夺人家的东西。你倒不如脑子抽抽了,拿个破刀片儿去抢劫拿离子枪的!”

    “我这不是想想吗?看你说的,破刀片对离子枪,我又不傻,我不会找空手的去抢……”声音低了下来。凿石的声音响起,原来,雷森听到的声音恰逢两人休息时闲谈。

    雷森仗的是空间改造了听力,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他便把灵元运到脚下,身体原地飘浮起来,像个幽灵,一边盯着瞄准镜,一边慢慢的朝前移动。这个时候,雷森心里面盘算,对方两人,他悄悄的靠上去,一炮先灭掉一个,然后只要拖住对方,等离子炮完成二次供能,就就能灭掉另一个。

    这样做有些冒险,雷森也是听了他们说这里有极品灵晶的灵脉,入了心,一心要把他们除掉,占了灵脉。如果不是这样,他会掉转头离开这里,另寻一处地方安下身,寻找空间急需的灵植,移植灵植本是他列到最先的。他进入之前的想法就是弄些灵植进入空间,把空间尽量的丰富起来,让空间的升级速度加快,将来就是不凭修为,凭力气,他也能战胜一般的修士。

    人朝前近了,雷森把动作进一步放慢,悬在空,一点点朝前挪,临近了,他竟然想到,要是普通人看到他这样悠悠晃晃的飘在空,会不会吓昏了过去。他是修士,如果不是,他见了自己现在这副样子,第一时间想的就是遇到了鬼,不吓昏过去,也会吓得使心脏出些八八的毛病。

    这样想着,他轻轻的移动身形,把身形从弯移出,转过身去,瞄准镜看到一个红影。就在他瞄准的时候,对方警觉,大喝一声,“谁?”

    雷森压了下按钮,瞄准镜里,一个刚做了前扑动作的身影被离子炮蒸发得只剩下两个小腿,洞壁上的照明珠被扫,一同蒸发掉了。这离子炮的威力确实不是离子枪改进后能比!

    另一个人把手的工具扔掉,长身向雷森扑来,雷森把炮口转向他,厉声喝道:“别动,我的炮是改进过的,一供双,你要是不信,再朝前动试试!”

    雷森也只是吓吓对方,如果对方再朝前扑,他就闪入空间,他拿神识瞄了,对方的修为他根本看不透,那就是比他高了,硬拼他肯定要吃亏。

    对方的身影硬硬的停下,叫道:“这位道友,你用科技武器,已经违规了。等时间到了,我们传出去,大家肯定要挨个查的,你躲不掉的。”

    雷森冷冷道:“不劳你操心。你说这里有伴生矿脉,是真是假?说,你离开,矿脉给我,不说,我现在就轰灭掉你。”

    那人沉默了一下,摊开手,“我没有敌意,你看,我的手是空的。你是星兽那边的人吧?我想应该是,我们人类这边一起传送过来的没有你,你的神识很陌生。你冷静,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做个交易,矿脉你我共同开采,一人一半,人类那边我替你掩护,这样,你也好过关!”

    雷森冷笑,“你这么说,就是有了。说说吧,你那个寻脉秘法是怎么个寻脉法,我很有兴趣!”

    那人立刻要摸空间袋,雷森大喝,“别动!你动我就开炮!”对方把手拿开,雷森大笑,“赌吗,赌是你手快,还是我的离子炮射速快!”

    那人动作僵在那里,连声解释道:“别,别!我不赌!我只是给你拿你要的寻脉秘决,没有其人了意思!真的,你要相信我,我真的只是想给你寻脉秘决!”

    雷森冷笑几声,借着对方背后安置在墙壁上的照明珠,看清对方身上穿着黄色的法袍,知晓这人是以土属性为主,灵元浑厚,相比其他的属性,也最耐打,如果是以修为相拼,同样的修为,土属性居,却是不好打。

    雷森一看不透对方的修为,唯恐对方是筑基九层,半步金丹,他虽然是升了一层,自觉和筑基九层打斗起来,架不住两拳。

    说话的功夫,肩上的离子炮充能已然完成,雷森又冷笑几声,眼神锐利的他,见对方的眼睛一直盯着炮口,故意晃了晃,调整了一下炮口,看着对方随着微微调整上身,便笑道:“这么说,寻脉秘决也是有的了?”

    那人忙道:“有,有!你要是要,我现在就可以拿给你。道友,我的建议你可以考虑一下,寻脉秘决就是给你,你也很难短时间学会,这个地点,因为你,已经被人类修士重点盯上,他们来,没有我出面应付,他们还会把你轰走。”

    雷森趁这机会,把炮口向上移了移,刚才轰掉一个修士,他眼见着挂在对方腰间的空间袋和人一起蒸发掉,觉得可惜,这一个他准备只打掉对方上半身,腰以下,连同空间袋一起留下。

    雷森调整好炮口,笑道:“你有那么好心?我可是杀掉你一个人的!”

    “没关系,修行一途本就是充满变数和不测,遇到道友,也是他的劫难,不怪道友,是他命里该有此一劫!”

    “你真是冷漠!”

    雷森冷笑起来,手指按下了按钮,“那你就去陪你的道友吧!”

    离子炮喷出夺命的离子束,雷森看到对方眼的惊恐和张开的大嘴,对方在一瞬间扭身要躲,身子没有扭过去,整个上半身在离子束着身之际沙消失不见。

    雷森走过去,看到对方倒下的下半身,伸手摘了空间袋,收到空间。想了想把半截尸体和另外两个小腿一起收到空间。

    他摘掉石壁上的照明珠,看到石壁上打出的两个深洞,自觉现在不是一探究竟的时候,从洞间里取出两个机器人,把两个深洞封住,封住后,跳出洞口,寻了个方向,潜下身形悄悄离开。

    他潜行了一段时间后,见眼前还是光秃秃的山岭,心下没底,便登上山峰,把探测仪放出来,调试好了,把周边探测了一遍,便看着屏幕沉思起来。

    他周边都有人形生物,来回奔跑的兽形生物更多,更有甚者,还有几个兽形生物在围攻一个人形的生物。这夹层空间还真如狂天所说,处处危险!要是这些显示出来的生物实力都在他之上,他可就真危险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