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扫了一眼屏幕,只有这一片一毛不长的地区往来的生物少些,屏幕上除了飞掠而过的人形生物还有在空飞行星兽外,显示的也只有几十个兽形生物,相对于外面那一堆堆的生物,这一片是最安全的了。

    雷森矛盾起来,到底是去那边有灵植的地方移植灵植还是在这里寻个地方躲起来,不惹人,也不被人惹等到时间到了被传送出去?

    躲在这里好是好,却与灵植失之交臂。虽然空间那屏幕能暂时让他往来于空间和夹层空间,谁也不知道一旦时间到了,往来会不会失效,那个时候,他再寻找灵植可就难了。他相信狂天不会再给他一次进入这处空间的机会。

    要是出去,难免会被别人发现了自己,如果对方交好倒是无事,要是对方打他主意,难免要生死搏斗,而他现在的实力真的拿不出手,除了用离子炮,而用离子炮,又会引来别人围攻,让他除了缩回空间里去,别无选择!

    真的是两难!

    雷森为难了许久,咬了咬牙,所谓富贵险求,既然来了,他就豁去走一次,是深是浅,走过才知道。

    把探测仪收起,他拍了一下灰色的法袍,笑了两声,自觉涨了份的豪气,两臂一张,从山峰上跳下来,快速的贴着地面,向远处那一抹绿色飞奔而去。

    雷森尽量的隐了形踪,选的方向又是人兽极少的方向,算计着自己小心一些。平安到达有灵植的地方应该不是问题。

    正这样想着。也小心的防着。忽然,地面一阵轰隆响,吓得他停下脚步,身形电射了一处低地趴了下去,惊疑不定的看着那发出声响的地方。

    轰隆响持续一阵,一头头上长着两条尖角,眼睛发出蓝光,浑身是黑鳞。脑后面生长着肉鬃,身子长似牛,一丈多长的身子拱起,坟起一块块骇人肌肉的怪兽从地下拱了出来。雷森惊吓之下,看了一眼怪兽的蹄子,圆而无裂,倒是蹄后生了一个弯月形状的东西。

    雷森还在发蒙,那怪兽张开大嘴,露出一口锯齿似的牙齿,仰天狂吼。滴下几滴碗大的粘液来。怪兽一吼,如同巨雷响在雷森耳边。把他震得两眼直冒金星!

    怪兽把一双冒光的怪目盯着雷森的方向,张开嘴巴一吸,雷森感觉前面有强力的抽风机在抽,要把他连周身边的石头一起吸走。

    雷森身子飞起,连忙双手扒住地面一块深埋在地下的巨石,听到骨头拉伸的声音,心头的危机感蓦地生起,不敢再停留,一个闪念便躲到了空间当!

    脚踩住了空间的土地,雷森脑门上便吧吧的掉下汗珠。庆幸好在躲得及时,躲进了空间里。要是地上没有那块巨石,他犯蒙那个劲儿,人也入了怪兽的巨口,明天就成了一泡糞便,拉在某个地方,再也没有人认出是他的形状。

    “好险!”雷森感觉身子虚脱,一屁股坐下,连挥了几把汗,方才把气喘匀,“千刀杀的狂天,怎么就不提醒他注意地下?让我光顾着地面上潜在的敌人,忽略了地下。好在没进怪兽的肚子,不然,我死也没有人知道是如何死的!”

    雷森狂骂着狂天,骂累了,躺下身子,又忽然觉得自己很可怜,像个无用的狗似的在夹层空间里躲来躲去,人也怕,兽也怕!是个喘气的都让他害怕不已!

    狠狠的捶了一下地面,自己骂了自己一句,“没用的废物!”然后就躺在那里,时间一长,竟然像个累极了的普通人一样,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等他惊觉,从地上一跳而起,警惕的四处看看,发现是在空间里,这才抹了一把汗,拍了拍心脏,笑道:“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

    睡了一觉的雷森心神平静下来,脑子里速速的想着对策,在这里躲着纯是浪费时间,夹层空间里处处是宝,他不去捡,只躲在这里,总觉得那些东西不入他手,心里面住下的全是不甘和心疼!

    这却是个没法子的事情。雷森谨慎起来,生怕他出去后,从地下再拱出几个怪兽来,他应对不及,把他吃掉,再也回不来了!

    雷森这时候的心情,像猫抓的一样,在空间里坐立不定,索性去了地下室,看了l蓝依儿努力的在吸收一块黄色的智流晶,叹了一口气。他站在门口,没有说话,看了一阵子,转回头,走到山顶上,看着夹层空间的地图琢磨起来。

    那地图已色扩大,不再是洞穴的样子,是一片粗肚的山形图,两头几乎是一条线,间粗了一块,仔细看看那是他安置探测仪的地方,这屏幕竟然有自动记录雷森到达地方的地形地貌的功能。

    地图一头连着洞穴,一头到怪兽出现的地方终止,再朝前去走差不多的路程就应该能抵达生长灵植的地方。差了一半的路程,途被怪兽兜头拦下,给了他一场威吓,用事实告诉他,狂天事先所言不虚,夹层空间里处处都是惊险!

    雷森离开山峰,下来扛上了离子炮,腰里别上离子枪,复又走上山峰,从屏幕处离开。与其在这是想前想后,想左又想右的没了主意,不如先稳妥起见,去寻找那死去两人所说的极品灵晶,等把极品灵晶寻到手,再寻找机会去找那些灵植。

    那两个离子炮轰出的洞,雷森派了两个小型的机器人钻进去探查,洞轰的正是两人挖掘的方向,如果有极品灵晶,就是离子炮在坚硬的石礕上射穿不远,也应该能探到一些端倪,便于他进一步寻找和规划。

    在洞里他的运气还是不错,机器人在右边的洞里两百多里处看到了灵晶,采了一个熔下一半的灵晶,拿了回来,雷森接到手看了,果然是极品灵晶,那两人倒是有些门道,这种隐藏极深极远的灵晶灵脉也能探到。

    雷森急忙拿仪器定了位,召回另一个机器人,实实的把两个洞口封住,然后收拾掉痕迹,在洞口探头看了看,手拿着定位仪器,一边警惕的注意着天空和地面,一边高高低低走着,十分注意潜形匿踪,张开耳朵仔细听地下地上的动静,一有不对,就藏起来,看了半天,感觉安全了才朝前行。

    洞穴是不能呆了,那里被别人发现过,难保不会再来,上两次运气好,俗话说再一再二不能再,雷森信,就转移了位置,他有定位仪器,定了灵晶矿脉的坐标位置,只要找到那附近,就地挖洞下去开采,也比在洞穴里安全。

    高高低低的走着,离坐标点越来越近,他也越来越小心起来,仔细查看周围的痕迹和动静,越发的不敢大意了。生怕再从地下“嘣”的一声,蹦出来一个眼冒着光的怪兽,要把他吸进肚子。雷森觉得自己的胆子变小了,虽然他扛了座离子炮在肩上壮胆,但还是有些不愿意见到出乎他意料的怪兽。

    他只是一个商人,一个普通人,虽然也修炼了,但是一直混在普通人群,每日里计较的东西不是灵晶,而是星币。所以心态还没有转变到修士上来。修士要的是杀伐果断,这次进来之前,狂天话虽然少,但也把关键点与他说了个明白,狂天明言进入夹层空间,星兽与人类,人类与人类,星兽与星兽之间互相残杀,能活到最后者就是胜利!他没有忘记,只觉得像是把人放进了斗兽场,以生命为代价做一场戏的成本是不是太高了?

    也许狂天真的想送他一场天大的机缘,只不过这机缘藏在层层凶险之,需要他奋力去取!也许狂天觉得他是商人,应该明白富贵险的求的道理,风险越大,机遇越大,只是没有想到,这些日子,雷森已经有了富家翁的气象,已经养出了一副风险他人去,我自安然坐的气性!

    气性上,这也是雷森的一场机缘,如果没有狂天这一场不期的安排,他这样下去,就是依仗空间,修为上来,也不过是一个看户犬,全无建树!

    只是,这一些隐藏着的东西,雷森不知道,别人亦不知道罢了。雷森还认为自己有当时和西米一再出险冒险的性子,狂天也认为雷森是那个处变不惊,敢从他手里讨好处的人。这也许就是他们所谓的天意,在雷森气性,性情即将有所改变时,着着安排了一件事,把他拉过来,大锤儿狂砸,要砸出他的逼人的锐气,如一把出鞘的凶器,人惹得上来,他必见血!

    杀人又何妨!

    雷森面对着突然而出一条怪蛇,一嘴的苦味,莫说杀人何妨!

    这种怪蛇是他小心之余从一处山石罅隙钻出来的,头上生着一溜到背的如冠的尖刺,冲着他根根树起,形成一个扇面,昂,昂的嘶叫着。

    这是一条小蛇,身形不大,牙口也不大,雷森向后退了几步,拔出腰间的离子枪对着蛇的寸射了一枪。他担心就蛇过于溜滑,惯于闪躲,让离子炮不能建攻。

    他的担心是对的,离子枪的离子束一出,他就看到小蛇头一晃,顿时有无数个残影,晃得人眼花,分不清哪个是真身,生生的躲过了离子枪的攻击!

    那是什么?(。。)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