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鸟一口一个老虫,一口一个要灭掉他,蔑视的意味极其浓重。正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大蛇盘回身子即是防御,也是攻击姿势!

    山峰上,发出一声震天响的“昂咝!”一条长链似的身形扑向空,噙住了空的大鸟,缠了几缠,身上的鳞甲掉落成片,砸在石头上哗哗作响,也有血滴从空滴落,不知是大鸟的还是大虫的!

    大蛇是出其不意的发动攻击,也是大鸟大意了,以为它还是兽多势众的时候,大蛇畏惧它们兽数众多,让着它们,由它们在他的山峰上把星兽最需要化形果采去。也因为,大鸟有些得意,觉得大蛇那个时候低眉顺眼,这个时候还应该是!嘿嘿,它没有想到,大蛇怕它人多,却是喜欢欺负落单的人和兽!

    这座山峰此蛇战占了不知多少年,靠的就是化形果和内部如它一样强横的星兽交换需要的物质。如果不是贪恋夹层空间里的种种好处,它数十年前就抟化金丹,去另一个去处了!

    也合该这大鸟倒霉,大鸟说大蛇是老蛇真的是说对了,大蛇靠着自己的奸滑,在空间里经历了二十多次这样人兽在空间乱杀乱抢的事情,有一次,这座山的原主人被一拥而来的人和兽杀死,人去兽散后,它打败了数十个要占此山的星兽,成了这座山的主人。至那以后,每十年,无论是人还是星兽,只要不是成群结队的,实力又不如它的。它都会吞下。如果是成队的过。它就换成另一副面孔。予取予求,摆出一副孙子相,慷慨些的念它不易,自然会回馈它一些外界的东西,比如丹药,这空间里就没有。不慷慨的,甩手而去也是常有!

    人人都想当爷,尤其是装孙子装久了。做梦都想有当爷的那一天,大蛇也不例外。本来它就随时可以抟化金丹,金丹一成就会立即被传送出这里,经历过这一次,他就准备抟化金丹,离开这里。

    如果那只破鸟说话客气,大家还可以相安无事,乃何那破鸟骄横惯了,自以为一群和一人是一个样子,出言不逊。把大蛇当多年孙子的怨气一同激发,突其不意的发动攻击。把破鸟从高高的天上呤在嘴,缠两缠,也不顾破鸟喙尖爪利给它造成什么伤害,只管把嘴张到最大,一边紧缠着从天空摔下,一边要把倒长的尖牙剌到破鸟的脑袋里。

    雷森从利爪和坚尾下逃到空间,惊魂甫定,想他也是一个修士,居然被人打了埋伏,心里又急又怒,操了肩扛炮,在空间里等能量充足,便闪身出了闪间,一出空间,他便看到狼籍一片的山峰,耳听到有人争吵打斗,一个闷声闷气的说:“老蛇,你放了我,要不然,等我的族人来了,把你碎尸万段!”

    一个冷笑答道:“那我也先灭了你这个毛都不齐的破鸟!”

    那个道:“你敢,你知道我这一族来了数人。实话告诉你,这一次星兽当,天上飞的,暗结成盟,带进来一个血识盘,只要我死了,我的血识就会从盘上消失,我的盟友自然会知道我死在你的地头上,转回头,你同样要陪我性命!识相点,破鸟!”

    另一个又是一连串的冷笑,“你死了,我推说是死在那个逃走的人类手,他们再蛮横,想想在谁的地盘上,惹急了我,我这一行吞云吐雾也不是吃干草才炼就的!”

    ……

    雷森这才知道两个家伙干了起来,收摄一下火气,悄然敛去神识,走到悬崖边上,把炮口对着浓雾下的打斗的地方,冲着瞄准镜那一团红影,按下了按钮。

    一束离子炮把浓雾迅疾撕开,从上到下形成一个经久难合的圆柱通道,那束离子炮打出时,红影一扭,恰恰躲掉一半,一半红影被离子炮轰得没有了影子,只有离子炮的高温不去,在瞄准镜里,显出一长溜的红影,离子炮打穿了那团红影,又向地面打去,把地面打出一个深洞来。

    下面立刻有惨叫声传上来,“啊!疼死我了!那人又来了!”

    “我的身子!老蛇,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就在它们还在恨对方的时候,雷森冷静的对着传音设备,命令那一台在远处的探测仪,一旦有升空的,立即开炮!我已经打伤它,剩下的就看你们的了。“

    “明白!报告主人,浓雾对探测效果大打折扣,透过浓雾,探测数据已经失真!”

    “那也尽量调整,给我干掉它们!”雷森不管不顾的下了命令,“如果我有妨碍,开炮前秒通知我,秒后,开炮!”

    “明白了,主人!我会干掉它们,只要他们升空!”

    “它们会的!”雷森嘴角泛起冷笑,从腰间取下离子枪,对着下面又开了几枪,大声叫道:“老子来了,想干掉我的,老子在这等你!”说完又是几枪。

    悬崖下,一个声音响起,“我记起你了,你是狂天找的那个充数的人类。我告诉你,你死在这里倒还罢了,如若不死,回去,我会把你撕碎了当点心吃!”

    另一个声音倒是冷静,说道:“我是这里的主人。我不该攻击你,只是事情已经做了,后悔也无用。而且你也打伤了我,咱们算是扯平怎么样?如果你同意,我负责把这个惹人厌的东西干掉,算是回报。”

    第一个声音叫起来,“你怎么能这么做,他破坏了规矩,他用了科技武器,这是不允许的。你不能这么做,你这么做有害无益……”

    “闭嘴!你们对我们这些一直生活在这里的生命来说,你们都是破坏者,用不用科技武器没有差别。上面的人类,考虑好了没有,考虑好了,应一声,我现在就把它干掉。”

    雷森哼了一声,“可以!”

    “你发个誓!我不相信你们这些外来者!”

    雷森大笑起来,眼睛贴在离子炮的瞄准镜上,对着下面一团红光,一团盘在一起的蓝光,移动了一下,觉得蛇对他的威胁更大,便道:“真是抱歉呢,我从来没有发誓的习惯!”

    离子炮再次轰出,轰散了那团蓝光,一半向一边逃去,后面留下一小段,很快的没了光彩。

    有声音愤恨的叫道:“你无信!”

    那团红光受到惊吓,冲天而起,雷森向后退了一步,枚闪灭钉齐出,在红光升到崖品时,枚闪灭钉狠狠的扑向对方。

    到了崖口,雷森已经能看出那红光的模样,是没有了后半截身的一只大鸟,大鸟惊慌的射出枚羽翅,对上枚闪灭钉,阻挡了闪灭钉的去路,闪灭钉在羽翅的阻挡下,竟然一被挡了下来,狠着劲的闪灭钉剌不破薄薄的羽翅!

    大鸟见雷森镇静的把炮口对准了它,生怕再一炮,丢了另一半身子,连忙拍打着残缺不全的翅膀向天空上猛的飞升,试图从这处凶险的地方逃离开,去找自己的同伴,过来替他报仇。

    大鸟在空飞着,仓惶之极,它心在发狠,找到了同伴,不但要杀掉这个不讲规矩,可恶至极的人类,而且也要把那条老蛇从地里寻到,他要生撕了它去!他要灭了它的魂!吞掉它的魄!生吃掉他的胆!

    它这么想着,不由得心胸大快,快活的鸣叫起来!

    忽然,它觉得危机深重,想闪避已然难成,口吐人言,大叫一声,“不!”声音极是凄厉,在空间里传出好远,像是一个受欺凌的女子,在绝望时发出的呐喊!

    几束离子炮几乎先后集于大鸟残缺不全的身上,浓雾渐散,高空之上,除了几道明晰可见清朗无比的通道外,什么也没有了!

    雷森让在浓雾外等他命令的飞车,把离子炮架到山峰上,警戒四周,同时也命令飞车飞在高空,听他报告坐标,然后用飞车上的高速离子枪对着坐标射击。雷森要寻出那条和大鸟一样命运,只剩半条身子骨的老蛇,干掉它,既出了堵塞在胸口一口恶气,也能安心的在这里移栽灵植!

    雷森飞在空,用瞄准镜扫描着地面,寻找那条逃走的老蛇的踪迹,寻了半天竟然不见,想必是躲到哪个隐秘的地方去了!

    雷森发狠,从空直接去了空间,下令再造十座离子炮,一一搬出来,布在山峰的四周,无射击死角的把山包围住。又造了十几架移栽机器人,一股脑儿投到地面上,从山脚下开始,把灵植,成片成片的放倒,他远远的缀在后面收灵植,机器人上空就是飞在安全距离上的飞车,把高速离子枪对着地面,一旦发现不对,先是一阵射击,然后就是离子炮来轰,就是连机器人一起毁掉了,雷森也要把那条蛇找出来。

    十几个机器人工作十来效率极高,放倒的灵植一顺坡的倒着,太多了,雷林也不管伤不伤得着枝叶,一股脑儿朝空间里收。他还不放心,眼睛盯着机器人,肩上扛着的离子炮向前瞄着,一旦那老蛇出现,就开炮轰击!

    一座大山的山脚很快被清理出一圈空白地带来,机器人继续向里清理,离子炮也移动了炮位,调到更好的轰击位置上去。

    老蛇去了哪儿?

    这一会老蛇正躲在山峰的一个深洞里,灵信一卷,把数株有奇效的疗伤药挤成汁泥,扭回头细细敷在流血的伤口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