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不准打我屁股

 热门推荐:
    伤口流血,也是它把伤口在石上蹭破的,把那一层高温闭合的伤痂全部蹭掉,这才流出血来。它心里面很害怕,只是听那些人类吓唬它,说外面有什么能杀死它的炮,有人还告诉它炮上有毒,如不及时处理,不但修为会下降,重者还会伤及魂魄,最后不但没了**,魂魄也不得以重生,消散在天地间!

    人类真的很可怕!大蛇这么想着!

    敷完了药,它开始担犹起自己的命运起来。这一次它可是吃了大亏,修为在半步金丹上本来已是稳不可动,现在竟然有修为倒退的迹像,让它不敢妄动,怕强行抟丹会失败,修为倒退几层。

    又担心万一那只破鸟逃出去寻来了帮手,那个人有莫测的逃命手段,又有这么可怕的武器,可能不怕报复,他一条失了下半身的蛇,行动已然不如先前利索了,别说面对几只十几只大鸟,就是那只破鸟没伤时,他也不敢说完胜,必竟凶鸟是蛇类的天敌,见之则胆儿肝儿一起发颤!

    大蛇把后端翘起,如同人类撅着受伤的屁股在洞趴了一会,总觉得心里不安,这是它以前杀了落单的人和兽后所没有的情形。它想知道外面的情形,那只破鸟是否从那个无耻的人类手逃脱,飞走后能否及时通知它的同伙?它还想知道,那个人类现在有没有离开,会不会上天入地般的寻它,要和它不死不体!

    不死不体!那是一件极度麻烦的事情!稀汤带水,处处凶险,刀光剑影让人发寒。是大蛇最怕的事情!

    想着想着。大蛇越发的不安起来。要是破鸟召来更多的破鸟做帮手。肯定要和它不死不休!要是那个人类恨极了它,就是修为暂时不如它,单凭着科技的神奇能力,它也不敢说缩在洞就会安全!

    想来想去,他晃了一下身子后端,觉得还是暂时的溜出去的好,躲远一点,看看风头再作决定是回来还是等他们都传送出夹层空间再回来继续当它的山主。

    越想。大蛇越是不安,后端晃动得越发的频繁起来。

    最终,它决定先放出神识查看一下,看看外面有没有那个人类的存在,如果没有,它就悄悄的溜出去,寻个地方安心的疗治伤势,等着他们时间一到,被空间传送走,再回来。它这个时候也突然间想明白了。与其在这里耗着,还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不如回来把修为再修到半步金丹,去另一处它不明白的地方好。就是哪里凶险,他小心应付,遇到强者伏低做下,终有一天会有出头的日子,总比在这里一天接一天的混着过强!

    大蛇放出一丝神识,从山缝里透出去,这一看,它原地跳了起来,山脚下居然空了一片,有人要把它的山变成童山,彻底的刨掉他的根基,这怎么能行?

    是谁这么缺德!

    再放出神识去,看到了那个令人生厌的人类,人类的前面正有攀岩附礕的人形东西连土带根刨它一棵棵都熟悉万分的灵植,一点儿草芽也要掘掉,完全是一副要把它的山变成不毛之地的架势!

    不能让他这么继续下去,不然那两株化形果果树就保不住了!

    又一想,那只破鸟估计飞走了,很快就会有大批的破鸟一起来报复它。这个地方既使不变成不毛之山,它的修为已然在倒退了,人家来了,它也只有伏首就死。

    只有眼前这讨人厌的小人儿,它已经看透了,这讨人厌的小人儿,不知是什么属性,穿着灰袍,轻易的看不出修为如何,它倒是认真的看出了,仅仅才有筑基二层的修为,若不是有着看不透的逃命手段,就凭它,伸出一个脚趾,啊不,下半身现在是没了,以后会长出,暂时儿只能是手指。是手指,只要它伸出一个小手指,小手指啊,就足以捻死了他!

    想想,真是可恨!

    想想,也真是得意!大蛇偷偷的笑起来,红信吐得越发的快了起来。

    可恨是可恨,得意也是真的得意。可是,大蛇这个时候痛苦的扭了扭身子,原来,他跳起来,忘了后部的伤势,可恨是下垂,得意时上翘,可恨终不抵得意,上翘过了头,猛的触到了洞顶,连擦带磨,伤口顿时又血肉模糊起来!

    扭毕了身子,打心里吐了一口腌臜气,不服,不服!它心里面全是一直腔的恼怒不甘的郁闷气!

    大蛇又去挤汁泥,把几件它的宝贵吞到肚里,它在肚里面修炼出一个空间,能收一些物品。又叨出一个空间戒指,这是他杀人后炼化的,把山洞的东西摆设一一收起,吞到了嘴。最后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山洞,一扭头钻进一个暗洞里,身子的后半部生出一团浓雾,把整个伤口包住了,快速的进入暗洞不见了。

    良久,在远隔两个山洞,大蛇的红头从一个老树的洞拱出,伸出信子在空气探了探,没有采集到让它不安的信息,便从树洞游出来,拖着一团浓雾,顺着阴阴的沟,低洼的坎,扭两扭,藏藏行行,行行止止的向前扭去。

    如果它一直这么行走倒也罢了,雷森布置的两个探测仪从沟坎上平扫,生成的数据也没有变化,偏它生了一个蚊子大的胆,又生了一个山一样大的不安份的心,顺着熟路走了好远,觉得这么走太有不甘,心里面牵挂着它那一处长着化形果的妙地,便顺着山阴,爬上一座山峰,探头探脑的朝雷森这边看来。

    两架探测仪几乎同时扫描到了异常,自动合成数据图形,与已有的数据库比对,确定是那只大蛇的蛇头,两架控测仪把信息传给雷森,同时,调转了离子炮的炮口,十几架离子炮轰向蛇头。那山头上离子束纵横,把一个山头蒸发炙烤,变成了光秃秃的,平顶的山头。

    雷森收到信息,立即腾空而起,命令飞车飞到那处山头上空是,看见了那个破蛇,就自动攻击。飞车呼啸而去,雷森随后扛着离子炮急急的向着大蛇出现的地方飞去。

    山头下方,大蛇红头发黑,冒着一股热气和肉香气,已然是被高温烤熟了一块。也是它小心,看了一眼就缩了下去,只被一束横击的离子炮扫到了脑袋,防御不及,脑袋上被烤熟了一块!

    脑袋上的疼,立刻就传到脑子里,针刺一样,它实在忍不住了,发出一声惨叫,“昂,昂,昂咝……”声音婉转凄楚,不如先前那样清脆有力,让人听了心发寒!

    叫毕了,它就知道不好,这一声叫,把自己暴露得更加清楚了。

    连忙把喷出的空间戒指重要吞到嘴,扭动身子,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沿着山的背阴面,疯狂的向前逃命!

    大蛇在跑着,一边跑一边喊爷爷奶奶保命!忽然,它听到头顶上有异常的响声,忍不住扭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看得他魂飞天外,暗叫一声,“我滴个娘滴娘哎,这真是要我的命啊!”

    大蛇看到的是近十辆回收飞车,个个前部探出了针剌一样的枪管,带着破空的啸音追到山上,并用车上的仪器发现了大蛇狼狈逃蹿的身影,把数据向后方及时传送过去。在探测仪及时的指挥下,分散开来,加速的加速,减速的减速,把大蛇包围起来,枪管扭动,向着大蛇喷出细细的离子束来。

    大蛇腾起一团浓雾,把自个儿整个的包围住,离子束打在他的鳞片上只烧出一片黑斑,很快就被它动用灵元恢复正常。这离子枪不如离子炮,大蛇还以前得计,先前的受伤是它没有及时防御,才着了那个肩扛着比身体大数倍的小人儿的道儿。

    于是,它变得轻慢起来,胆气儿又大了,抬起头冲空挑衅的叫了一声,“昂咝!”

    “扑!”一股肉香从浓雾向外传出,原来,一架回收飞车被大蛇喷出的气息掀动了车体,枪口失准,恰好打在了浓雾的后半部,打在了大蛇的伤口了,在伤口上打出一个细小的洞眼儿,顺带着烧熟了一串蛇肉。

    “昂,昂,昂咝!别打我屁股!”大蛇忍不住用人语惨叫起来。

    雷森这个时候飞到,飞在飞车上空,恰好看到飞车的离子束击大蛇伤口的一幕,眼前着雾气要把射穿的细小通道弥住,那平截的伤口快速的向前缩去,对着了,就是一炮。

    “所有飞车,听我命令,追着它打,专打后半部!”雷森命令道。

    雷森那一炮又把大蛇的后半部烧去了一截,他在下命令的时候,听到大蛇的惨叫和抗议,“我说过,别打我屁股!打人不打脸,你们不知道吗?”

    飞车瞬间调整好,像一只只毒蜂儿,对准了雾气的后半部,就是一阵儿狂射,把后半部的浓雾弄得千疮百孔,很快就变得淡了起来!

    “昂咝!昂,昂咝……”大蛇惨叫的声音越来越急,透过淡雾,可以看到它的新创口上像蜂窝一样,被飞车叮出无数个眼儿!

    雷森肩上的离子炮充能完毕,他调整了一下炮口,瞄准了淡雾的创口,手指搭在按钮上,准备再打下大蛇蛇身一段来。

    正当他瞄准好了,准备按下按钮时,耳听到大蛇痛叫道:“别打了!别打了!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