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蛇叫道:“别打了,别打了,我投降!”

    雷森愣了一愣,他可不信一条修为比他高的蛇就这样轻易的投降,手指向里一按,冲着大蛇就打出了一炮。

    “昂!我的身子!昂!我真的投降!真的,我现在就吐出我的兽丹,别打了!”大蛇鬼叫起来。忙吐出兽丹,浓雾一枚红色的兽丹升起,大蛇痛叫道:“别打了,我的修为全在兽丹,再打我就真的死了!”

    雷森命令两架飞车瞄准了兽丹,其他的也听令停火,依然准备攻击。雷森喝道:“散去浓雾!”

    大蛇张开蛇口,把浓雾吞进口,脑袋冲着雷森伏着,可怜巴巴的叫道:“请接受我的投降吧,我对你有用处。这里我无处不熟,你想要什么,我能告诉你在哪里。只要你接受我的投降,我愿意在这段时间里帮助你!”

    雷森打量着只有半截身子的大蛇,大蛇的模样也太凄惨了,头上掉了一块肉,后半截完全没了,伤口被高温封闭住,没有血流出来,显出一片灰白色!

    雷森冷声道:“你说你投降,我怎么能相信你?你的修为很高吧,高到我看不透,留你在我身边,哪个时候,趁我不注意,在背后给我一下,我命都没了。我能相信你?”

    大蛇忙叫道:“我是讲信用的蛇,不是那种反复的小人蛇,你一定要相信我。真的,往来的修士和外来的星兽,到我这里像客人一样。我都客气接待。热情送走。一点儿也不曾慢待过。我要是没有信用,他们怎么能相信我?你要想想,你有这么恐怖的武器,再多一些,足可以在空间横行,我怎么敢对你动手!以前,那是我听了那只破鸟的蛊惑,才冒冒失失。不辨黑白对你出手的,真的,我可以发誓!”

    “那只是个误会!”大蛇道!

    “误会?”雷森一瞪眼,“我把你轰成渣也是个误会!”

    “不,不!你千万别在轰了,我这小身子里面,几根骨头又瘦又朽,实在是经受不住。你真要相信我,你要什么,你现在说。绝对能帮助你!”

    雷森瞄了一眼兽丹,转了一下眼睛。嘿笑一声,“让我不杀你也行,放出你的兽魂,让我在你兽魂上下一个手印,做我的兽仆,我可以不杀你!”

    大蛇昂起头来,悲愤道:“我宁愿死也不愿意做仆从!”

    雷森手一挥,“给我打!”

    回收飞车上的快速离子枪对着兽丹和大蛇的创口开起火来。大蛇丢了兽丹,行动和普通的蛇没有两样,扭动着,甩着创口竭力躲避,奈何,他的动作和离子枪的速度比起来没有可比性,离子枪每一枪都实实的打在他的创口上,打出一个个细洞来,几轮下来,他后面的创口又变成了一个蜂窝!

    空的兽丹被两个飞车盯着打,一枪枪,打得兽丹冒出红光,瘪了鼓,鼓了又瘪,像是一个击不破的皮球!

    大蛇想收回兽丹,它看到了雷森一只眼的冰冷的笑意,又看到了雷森另一只眼隐在一个物事的后面,那物事细小,对着它,使它十分不安。物事的下面,是又粗又长的炮管,黑洞洞的炮口随时能喷出要命的能量束。

    大蛇不敢妄动,后悔刚才脱口而出的宁愿死的话来。

    大蛇竭力的甩动后半身,感到那伤渐渐靠心心脏,害怕起来,大叫道:“别打了,我放兽魂,我愿意做你的兽仆!”

    雷森这才命令飞车罢手。一个小蛇形的虚影从大蛇的脑部飞起,雷森飞过去,先把兽丹收到空间里,防止大蛇反复,近了咬他一口。

    大蛇却是大惊,感觉与兽丹再也无法联系上,知道雷森用的不是一般的空间物品,不管是空间袋,还是人们大都习惯的空间戒指,收入兽丹后,它都能感应得到。这一次,大蛇感应不到,除了大惊,便把心里面的打算按下去,表现得更加的驯服,一副可怜的模样看着雷森和它的兽魂。

    雷森兽在仙音星坊市购买过御兽手印,也曾习练过。他踩着闪灭钉,虚空站在蛇形虚影面前,咬破手指,滴出一滴血,随即两手各打手印,打了四十九个不同的手印,一一打进血滴当,然后,伸手一点,把血滴点向蛇形虚影,口叱喝一声,“合!”

    血滴打在蛇形虚影头上,一接触到蛇形虚影便幻化成网,共开四十九个结点,每个结点里都有不同的物事,有的是闪灭钉,有的是刀,有的是剑,有的是枪……无一不足,这些兵器共有四十二件,各各不一,由个和雷森一样的人形坐像操控,每一个都是雷森的化身,只要大蛇稍有不恭,被察知,相应部位的雷森化身就会自主操控属于他调控的兵器,对相应神魂的部位千穿万剌,只到大蛇到雷森面前忏悔,取得雷森的原谅为止!

    这种手印端是阴损,让一个有能力的星兽在主人面前无所遁形,也难怪大蛇说出那句宁愿死也不为兽仆的话来!

    却说血滴化成的网把蛇形虚影罩住,紧紧一箍,下面的大蛇张嘴发出一声惨叫,那张网就勒进蛇形虚影里不见了。

    至此,御兽手印方成,这手印会随着雷森的强大而强大,如果大蛇的修炼速度不如雷森,那么它真的到最后在雷森面前就是一张白纸,所思所想雷森一眼就能看穿!

    完成手印,雷森退回到山上,站定了,负手而立,喝了一声,“收回你的兽魂!”

    大蛇知道现在它已经没有选择了,老老实实的把兽魂收回,叹息一声,对雷森道:“主人,请把兽丹还我,我现在一点修为也无,没有兽丹对主人你可就没有用处。”

    雷森闪身进入空间,把兽丹取出,随手抛掷给大蛇,大蛇一个鱼跃,张口吞回兽丹,立刻神气活现起来,叫道:“主人,你可有话吩咐?”

    雷森挥手让飞车撤开,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

    大蛇摇摇脑袋,“回禀主人,小的未曾有名。小的守着那一座山峰,靠着上面株化形果树,倚着半步金丹的修为,在这一方天地里,虽说不能为所欲为,也是能排到前十的角儿。小的,曾想叫个什么大王的好,一直没有想到合适的名字,小的请主人赐名!”

    雷森抖了一下法袍,“那就叫蛇半截吧!”

    “啊,啊____”大蛇张大了嘴巴,“蛇半截啊,能换一个名字不?报告主人,我不是残废,过一段时间,我的下半截可以长出来,不是半截蛇。”

    雷森笑问道:“那你想叫什么名字?”

    大蛇打蛇随棍上,说道:“我也不要求太好了,怎么也得什么王啊,皇啊,尊啊,圣啊,神啊,仙啊的,这些里面沾上一两个字,就是将来成了不什么尊啊,王啊,圣啊,神呛,仙啊滴,名字里有,我也算滚一滚,不白活他一世不是?”

    雷森收了大蛇,又是第一次实际应用御兽手印,一次成功,心情自然变得好起来,快活的笑道:“那你说,这些字里面你喜欢什么字?”

    大蛇深思起来,半晌才抬头道:“回主人的话,仙啊,神啊,我感觉很难,从我记事起到现在,面对的凶险比修炼的时间要多,我觉得到现在连金丹都未成,神啊,仙啊的希望不大,当然,在主人英明的提点下,早晚我也会踏入仙班,挤入神列,可眼下不是啊!圣更不行,我行事阴辣,与圣字大违,不敢亵渎,唯这王尊二字,还请主人赐其一二,我死也不无憾!”

    大蛇说的一本正经,似乎名字关乎声名生死,雷森哈哈大笑,笑罢了,手一摆,道:“既然你喜欢,那就叫王尊。这两字都给你了!”

    “谢主人!谢主人!”大蛇连连点头,似在磕头谢恩。

    雷森的脸忽地板了下来,“王尊,你适才说你的山上有化形果果树株,跟我说说,这化形果是什么果实,有什么用处?”

    大蛇王尊忙道:“回主人的话,让主人得知,这化形果乃是星兽化形所用。凡有星兽欲化形的,服用一枚,就可化作人身,不然,要等修为与你们修士无婴相等时才能得化人形,而且会引来化形劫,十劫九死。而这化形果只需金丹期修为就可服用,轻松蜕去兽形,得成人形,且不用担心引来化形劫。这化形果对人类修士无用,对星兽却有大用。每次你们来,我这里都是星兽重点关注对象,把化形果双手奉上,可笑的是,我胆小谨慎,到如今只偷藏了一枚化形果。主人要看,我现在就吐出来。”

    大蛇王尊说着,张口就吐,吐了一堆东西,它用信子在其拱出一个乌漆抹黑的四棱八杈的比拳头略大的东西,叫道:“主人,这就是化形果!”

    雷森嫌弃的摆摆手,“都收起来吧,现在带我去看化形果果树!”

    “是,主人!”雷森没有看上大蛇王尊的东西,把王尊乐得屁颠起来,张嘴把吐出的东西吞下,又寻回丢失的空间戒指,叫道:“这戒指里的东西都是我杀死的修士和星兽所得,我把它奉献给主人!”

    雷森没有在意,说道:“你且随我回去,找到化形果树,再把戒指给我。”

    “是!主人英明!”大蛇王尊谄媚的叫道。(。。)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