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扭了扭身子,又担心道:“我这样飞到空,会不会被主人你的炮轰击,一炮打要害,我就玩完了,再也不能给主人你效劳了。”

    雷森看出它的担心,挥挥手,让围在他上空的飞车飞回山峰,对大蛇王尊道:“不用担心,没有我的命令,离子炮是不会攻击的。走吧。”

    “主人,真是太厉害了!主人,你莫要自己飞行,我来驮你。有我在,再让主人飞行,就是我王尊的罪过了!”大蛇从下面飞起,飞到雷森的身下,摇头晃脑,雷森居然从它没有甚么表情的蛇头上看出讨好的意思来。

    他看了看大蛇身后的伤口,从空间袋里摸出一瓶生肌续骨的灵丹,连瓶一起扔给大蛇王尊,道:“这是疗伤灵丹,你先吞服一粒。剩下的你先收起,不够了再朝我要!你现在随我飞行,等你好了,再来驮我吧。”

    雷森在前面飞行,倒是放心,把一个阔大的后背扔给了拥有筑基九层修为的大蛇。那大蛇在他后面,亦步亦趋,老实的跟着,生怕一个落后或一个超前,惹怒了雷森,雷森就会给它一炮,既使不让它死无可死,也会让它伤上添伤。大蛇王尊对眼前的主人是什么脾气可是一无所知,一点儿也不敢有什么过格的举止!

    一人一蛇飞到山峰前,雷森让大蛇先去,他一会儿再过去。大蛇王尊领了命令,去了山峰上。雷森就把倒在地上的灵植匆匆收到空间,收完后。对移栽机器人下达暂停的命令。飞身上峰。在山腰寻到大蛇,大蛇恭敬的叫道:“主人,这就是化形果果树了。这边只有一棵。还有两棵在其他的地方。”

    雷森打量化形果树,柳叶似的树叶,厚度却是柳叶的几倍,叶面着蜡一般,闪着点光儿。树上挂着十几个青青的带棱带角的果实。这就是王尊所说的化形果果树。

    雷森把目光盯着王尊,开口问道:“你对灵植的分布和作用都很了解是吗?”

    王尊点着大大的蛇头。“当然了。主人,我可是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对这里有什么样出挑的灵植,品级高低,心里面当然有一个谱子。我这山里除了株化形果树,按照功用大小,还有肤坚草,难救果,一命树。都是数得着的灵植。就是我这里离心远了,灵气不如靠里的山峰。这些灵植生长缓慢了许多。”

    雷森要的就是这个,下面这些普通灵植,他随时可以挖取,珍稀的灵植让他一株株去寻,时间是怕是难以支付,有了王尊,他就可以挑拣那些有价值的灵植移植到空间。

    他召上来一个移栽机器人,在王尊肉疼肝疼的目光,刨出这株化形果果树的根,带了一大坨土石,一齐移到空间。

    在雷森的命令下,王尊点出其他两株化形果果树,又把山峰上价值较高的灵植指出,由着雷森移到空间。那些在王尊眼品级较低的灵植,它也选了年头最长,价值较大的告诉雷森,让雷森移走。

    接下来的时间,以山峰为心,雷森随着王尊跑遍了周围数百里的地方,把有价值的灵植一一移走。

    这种点穴似的移植,看似很琐碎且不容易出成绩,一点点积累起来,补进的多是不同的品种,随着时间的推移,其成果也是极其的显著。

    雷森到空间看时,空间里的空地又补了上许多,把他喜欢得不行了,心也大了起来,眼界也宽了起来,再也不像以前那个局促着,伸展不开,觉得在修行上他就像被困在只有一个透气孔的黑箱子里,能看见一线光,整个人却被黑暗挤压着,得不到伸展,倒是让他置于一种惶惶不安,等着一只看不见的手来拨弄他的命运。

    他注意到了,空间的灵植多子,倒是空间的灵气日渐稀少下来,需要他弄一些东西放到转盘上分解。

    雷森随便寻了处山头,放出挖矿设备,朝空间里补了些石头。看着雾气回浓,便让王尊打前站,在深处六百里处寻了一座山峰,让飞车把探测仪和离子炮吊过去,安装好,他才跟着过去。

    有着王尊这个向导,雷森的移植行动见效了许多。王尊没有骗雷森,到了某处总是对某处的灵植如数家珍,不过离开了它的地盘,大多数灵植都没有影子,被走在雷森前面的修士和星兽先下手挖了去。碰到那些个山主,也就是和王尊一样的土著星兽,雷森让王尊去缠住对方,果断的几炮下去,灭掉对方,把对方的地盘占据了,移植大量的灵植。

    在别人的地盘上,王尊搜寻灵植格外的卖力气,碰到那些平时与他交换不爽利的主,他更是带着一腔怨气和快感做出十二分的努力,把整个地盘翻了个个,不给这里留一点独特的有价值的东西。

    也是得益于王尊的这种心理,雷森空间里的灵植种类日渐一日的丰富起来,偶一察看,惊喜的发现,筑基丹的灵药不知何时,君臣齐聚于空间,还大都是可以随时取用,拿来炼丹的达到年限的灵药。又看去,补气丹,破障丹,开脉丹等他熟知的丹药,君药,臣药都也齐全了。这些灵药灵植他有序的取出,让它们自我繁殖下去,日后,l蓝依儿的所有丹药有了,就是那些变异人出了有天赋的修士,一应所需的丹药,他也能陆续的提供。

    越朝里走,雷森越是谨慎,探测仪上的数据也变得活跃起来,扫描到任何一块地方都有人形或兽形的数据大量生成,表明他们已经快赶上那些先进入的修士和星兽了,还这样下去,很快就会与这些修士和星兽碰面。

    要么横向去走,与修士和星兽保持平行,要么一往直前早日与修士和星兽碰头。

    雷森决定暂时缓一缓,寻了些灵植后,他就让王尊就地修炼疗伤,自己把离子炮收了些去,只留几架护着王尊,就进入空间,拿一件普通的衣衫把身上的法袍换掉,然后去和主脑讨论灵植种植的问题,兼听主脑汇报灵植的生长情况。

    移植到空间的灵植生长恢复得都停好,这是由于离开土地的时间极短,又有专门的机器人采挖它们的根部,让它们受到的伤害达到了最小,才使它们能这么快的适应新的空间。

    雷森去看了道茶,仙桃和仙莲,有了新移栽灵植的比较,他才发现,原来那个女人给他的这样东西真的都不简单,移到空间那么多灵植,也没有这样东西在空间里闹得动静那么大。

    道茶挑出了五片叶子,细小的树茎上生着一团青光护着自身;那仙桃树苗也是,青光护体,宛如玉雕而成一般;仙莲生在水,擎着两片不大的深绿色的荷叶,水面上又有几片铜钱大的小荷叶生成,同样,他也有一团光护着,与前两者不动,他发出的光浮白色,生在水,如果一盏指路的明灯!

    除了这株不一样的灵植,雷森空间众多的灵植再也没有像它们一样的了。雷森这才乍然知晓,这样东西都真的是价值极高的宝物。

    在空间里看了一遍,雷森自然不会在空间里修炼,空间里的灵气不如夹层空间浓厚,再说,现在空间的雾气只是略微保持平衡,每天还有小降,他的修炼要耗去灵气,在空间里修炼得不偿失,自然要去夹层空间去了。走之前,他吩咐空间主脑,用那些普通物质再建些离子炮,以便使用,在空间里日子可还长着哩,他得防着离子炮有损坏,无处补充。

    在夹层空间,雷森在离王尊不远的地方,寻了一处灵气较为浓厚的地方,布置下离子炮和探测仪防御,盘腿坐下,开始争分夺秒的修炼起来。

    不是他急于修炼有成,多是他受得刺激太多,如果不是他有空间,这一次被狂天捉来,他多半已经死了!见了那个和他一个姓的修士是大约已经死了。就是不死在雷姓修士手,遇到那个头生双角,眼冒蓝光的怪兽时,他也死了。反正他不会有现在的光景,坐在这里,还收了一个筑基期九层的兽仆。

    每次遇到危险都躲进空间,像只怕死的老鼠一样,胡须乱动,感知到一点危险的气息就躲进自己的洞里,死活不出。雷森不想那样,他也不想靠着空间逃命,靠着离子炮驱赶和杀死对手,他也想像个真正的修士一样,凭着自己的修为,和所有的敌人一决生死!

    本来是筑基期二层,阳数层还是关口,想突破确实不易,所以想啥啥不至,倒是空间到了时间升级了,而且一升还是两次,第十六次,第十次升级,两次叠加在一起,让他在这片希望与绝望关存的空间里,经受了一天半的伐筋洗髓般的痛苦!

    这里还没有水可供淋洗泡搓,在一天半的时间内,从他身上不停的散发出酸臭的味道,一层暗红色的油污遮盖了他的面目,他的身体,那张千变面具也从脸上掉落下来。

    雷森忍着身上的酥麻酸痛,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命令探测仪,凡是靠近的生命体,一体轰杀。他现在的样子,手脚都不随活了,修为被压制,别说半步金丹,就是引气期层以上的修士想杀他也不过是浪费一些精力和时间。

    他这边的散发的异味被王尊嗅道,王尊要靠过来,被雷森喝止,他警告王尊,“本主人正在练功,一时不便,你在远处负责警戒,拦截一切靠近的敌人,没有本主人的命令,不得靠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