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倒是老实,在离子炮炮口下,老实的飞到外围,隐藏下身子,睁着小眼,吐着信子,防备起来。

    还好,夹层空间越靠间的位置好东西越多,无论是修士还是星兽都在寻找争夺,没有人关心后面还有什么存在。

    一天半的时间过后,雷森在空间里洗了个澡,又跑了出来,让王尊取消警戒,继续修炼,他没有多解释,换了个地方,坐下来,躲去那经久不散的臭气,继续修炼。

    确实,夹层空间里的灵气不是外界可比的,越朝里越浓厚,而且十里不同地,八里不同天,不同的地方,灵气大致一样,又有自己的不同。十几步内,多走几步,或高或低,灵气就有浓淡变化,而这变化又不是一成不变,随着时间推移或外界扰动,又会起了变化,浓的变淡,淡的变浓,让人捉摸不定。

    雷森正在修炼,那边,王尊修出了一截身子,伤口也好了大半。极远处,忽然腾起一支火红的烟火,在空极是醒目,经久不散。

    雷森睁开眼睛,那是召唤同伴的警讯,他忽然想起在等待夹层空间通道出现前,一个人类修士曾说过到空间里五位人类修士互相结为盟友,莫非这支烟火就是其一人放出!

    只是不知道这是遇到了危急,还是天大的好处,一个抢不来,便呼朋唤友前去帮忙。

    雷森站起来,盯着那火红的烟火看,问探测仪。信号可有异动。探测仪告诉他。这支烟火吸引了大部分修士和星兽的注意力。数据在朝那个方向移动。但那个地方离这里极远,又有重重山峰阻隔,无法探测,就是能探测,也超出了探测的距离。

    雷森只好重新坐下,心已经被扰乱,无法再静心修炼。他想到空间一下子升了两级,自己一次能带进带出空间的物品重量已经超出百吨。一般的飞船也不过是百吨重量,空间里还有空地,再算算时间还没有过去一半,天天这样缩着,倒不如弄两艘飞船出来,也省得这样用飞车把离子炮吊来吊去,十分的麻烦。

    想到就做,雷森闪身进入空间,询问存下的物质数量,得到可以造艘半飞船后。他下令,制造飞船。飞船主脑从空间存在的智脑里选取。

    站在山头上,雷森看着渐渐消散的烟火,修士的手段就是了得,这烟火打在半空,经久不散。十来分钟过去,那烟火竟像天空一片红云,难以消散开去。

    “探测仪,注意分析数据,有像我们这边方向逃蹿的人形生物,报告给我!“雷森向探测仪下达了命令,随即取出肩扛式离子炮,他有预感,一会将有战斗发生!

    天上的烟火变淡消散,探测仪忽然报告,数据有异动,大量的人形数据向他们这边移动过来,请雷森指示。

    雷森的视力经过两次升级,已经与前些日子不同,能看到极远,他朝探测仪指示的方向望去,云遮雾绕,看不到什么,等了一会,他看到两个点出现在视界里,接着便是十多个点追在两个点的后面,向着这边奔来。

    “进没进入离子炮射程?”

    “没有!”

    “放过前面两个,进入后,给我轰击后面的追击者。等前面两个近了,警告他们,让他们速速离开,不得靠近。可是用飞车飞过去,给他们警告语音,机械的!”雷森弯腰,把离子炮扛上肩,“我们要战斗了!”

    王尊似乎感觉到什么,探头探脑的朝雷森这边张望,见雷森不理它,目光朝前看着,便后知后觉随着看去,一看,吓了它小心肝一跳,前面有逃的,后面有追的,乌泱泱的一群,再看看,近了,也清楚了,看到前面两人头发披散,形象十分狼狈的在空飞行,后面的举刀弄枪的一群,大声呟喝着,像赶落水狗一样在后面紧追不放。

    王尊下意识的要跑,这么一群,现在跑还能跑得掉,一会儿再跑,就困难了,像那两人一样,被盯上,很难甩掉!

    它旁边的离子炮炮口突然都同时抬升,略略调整,对着它前面就喷出了要命的离子束。那扰动空气灵气的动静,剧烈得又把它吓了一跳,定睛看去,离子炮饶过前面两人,把后面追击的人像打移动靶似的,一打一个准,打下,噢,不,打没了五六个去!

    稍靠后的离子炮也开火了,把剩下的人打死打伤,死的运气不好的,尸骨全被蒸发,运气好的还能剩下一两块肢体,掉落到下面的山。

    伤的,在短暂的震惊和惊惧之后,什么也不说,掉转头就向后逃蹿,不敢再追。

    离子炮沉默了,那逃得一命的两人又尺又喜,觉得这是朋友,救了他们一命,便朝这边飞了过来。

    一架飞车飞出,拦在两人面前,机械的喝止他们,“警告!人类,不允许再朝前飞行,否则,你们将被视为敌人,受到致命攻击!警告……”

    飞车把警告一连用扩音器一连念了遍,见二人悬停在空,又道:“警告,请立即离开,这里是管制地域,禁止停留。”

    那两人朝这边一拱手,“感谢救命之恩,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就想当面致谢一下!”

    他们看到了立在山峰上的雷森,雷森已经把千幻戴到了脸上,他们看不到雷森的面容,雷森如一根钉子,牢牢的钉在山峰上,用冷峻的目光看着他们,没有回他们话的意思。

    飞车的警告音又换了,“警告,退后,离开管制区域,否则,将被视为敌人,予以毁灭!请你们立即离开……”

    两人见雷森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均一拱手,转过身向一侧快速的飞去。飞车的速度不如他们快,一直跟在他们身后,提示他们,他们一直在管制区里飞行。直到他们飞出探测仪的探测范围,飞车才向回飞去。

    那两人有一人正是邀雷森结盟的人,雷森之所以不开口,就是怕熟人认出自己,传扬出去,真到离开那一日,在众多半仙面前,他根本无法解释,只能就死。

    那个不守规矩的人带着离子炮炮群出现在后方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正在争斗的人和兽纷纷停止打斗,各回各的阵营,各找各的朋友,商议对策,人人兽兽都一起变得不安起来。

    修士们先派出人来,与雷森接触,来人学着俗世人的样子,用树枝高高的挑着一块白布,又挑了一面旗子,上写着,“你好,我是和平使者,不要杀我,我只是传个话而已!”

    雷森待他接近了,先下令在他旁近轰了一炮,看他哆嗦成一团,便让飞车过去,询问来意。

    在飞车的枪管面前,来人明知道一枪打来,对他来说不会造成大的伤害,可不知为什么,现在看着枪管,黑洞洞的一个眼穴,怎么会有些眼晕,感觉那穴里有什么要命的东西存在,对他的魂魄有强大的吸引力,多看两眼就会丢魂失魄。于是心里惊惧起来,老实的在枪管前低头垂目,大声道:“尊贵的修士阁下,不管你是星兽一方,还是我们人类修士一方,我们人类修士为了大局,愿意息止干戈,化干戈为玉帛,从现在起,到时间结束时止,只要阁下划定的范围,想法通传一下,我们人类修士本着谦虚,忍让,风雨同舟,同舟共济,的人类和平的精神,绕行阁下圈定的范围!”

    来人又道:“我们的诚意很足,我代表了整个人类修士前来。希望阁下看在同是人类的面子上,没有近亲也有远亲,接受我方的善意!”

    雷森听了半天,忽然有一种骄傲坐在了心头,不管他用了什么手段,终于逼迫的人类修士一方过来与他谈判,承认他有实力与修士整个团体平起平坐!

    他开口道:“我可以接受。你回去吧,不进入我的离子炮的射程之内,我不介意你们活动,进入离子炮射程以内的,一律轰杀!”

    来人立刻问道:“请问,阁下的离子炮射程范围可有标记,以供我们人类修士见之知道是阁下的警示。”

    雷森冷笑一声,“标准,我还得给你们扎个篱笆吗?标记没有,射程是秘密,不可能告诉你们,你们自己去猜,别轻易进来就好了。你说的不错,看在同为人类的份上,我提示你们一下,你们现在的驻扎处,是安全的。滚吗!”

    来人立刻一拱手,脸色涨红,“谢阁下通情达理!我回去会如实禀告!告辞了!”

    说完,丢下白旗和标语似的布条,飞快的返回。

    接着,星兽一方也派了兽来,派的兽还和雷林有过交道。是那只赶他走,在他坐的地方拉下一炮屎的破鸟。雷森一看见它,牙齿就咬了咬。

    那破鸟学着人类的样子,弄了一面白旗,用灵元鼓起两个长布条,一条上写着,“谢谢你救了我方人员的性命!”另一条上写着,“我是代表星兽团体前来表示亲近之情的。请允许我表达星兽最高的敬意!”

    雷森向王尊传音,王尊是一条火属性的蛇,雷森要它准备好,火烧这只破鸟。王尊是蛇,本就和有利爪尖喙的鸟儿是天敌,听到雷森吩咐,兴奋起来,对雷森保证,只能能制住这只鸟,他一定能烧得这只破鸟连阴沟沿上的毛也不剩一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