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的发狠让雷森想起来他们本就是不合的一对,来者是王尊的天敌,不知要是两都相斗,谁能胜,谁能败?原来王尊曾和一只比眼前要大的鸟斗过,王尊似乎稍占上风。

    雷森微微一笑,放破鸟儿进来,一直到人类站定的位置,命令离子炮把破鸟锁定,不等破鸟开口,他就说道:“你这鸟儿,长的真是难看,你有何事?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想着占什么便宜。快点,我的耐心有限!”

    鸟愣了一愣,没想到它还没开口,对方就把他奚落了一顿,不由得心头火起,但它也知道自己离对方这么近,不知道对方有多少炮对着它,它一有不敬的举动,正对方下怀,对方把他轰得连兽魂都没了,它也没地儿告上一嘴儿状去。既然没地儿告状,也就没有人替它出头,它没必要现在就翻脸,马上就死去,留着活命,待出去后,慢慢查访,查出来,拿将了来,再千般折磨,万般的上刑,以解今日之辱!

    那鸟笑道:“也不知阁下是人类一方还是我们星兽一方,还请告知?”

    这鸟打的好主意,要是人类,人类只有五人,已经死了二人,剩下人,一人受伤,一人失踪,只有一人尚好,却又与星兽们若即若离。如果眼前的人类承认是星兽一方,那么就是那个失踪的,出去就能找到他。如果眼前的人承认是人类一方,很简单吗,把空间里发生的一切都推到对方身上。是对方失信。携带了科技武器。给星兽这方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对方是个负责任的。

    这问题一出,雷森就知道这鸟不是什么好鸟,直接下令,“给我轰下它的爪子!”

    两束离子炮打了出去,那鸟还在等回话,微垂在腹部底下的两只爪子就被轰没了。它疼得尖叫起来,“嘎。为什么要打我?嘎,这不公平……”

    那鸟光是叫,却是不敢有什么动作,怕下一炮就轰上了要害,尸骨无存!

    一直伏击待命的王尊,吐出一口雾把自身裹上,陡地蹿到空,对那鸟阴声怪气道:“公平?到老子山上打劫,你们一群一群的来,怎么不跟老子讲公平!”

    鸟儿一眼就认出王尊的本来身份。它本就看不起这个卑躬屈膝的家伙。没有一点儿骨气,见人也软。见兽也软,要啥都是好好好的家伙,实在是让它喜欢不起来。

    鸟儿叫道:“你这破蛇,敢来笑话我,回头把你的山拆了!”

    “我靠!”王尊瞪起小眼睛,眼睛里冒出火来,“你大难临头还敢来危胁我。真是蠢到了极点,星兽是没兽可用了,才派你这个不长脑子的破鸟前来当使者。我呸啊,你!你还看不清事实吗?老子是有主子的人了,老子的主子就是轰掉你爪子的人,老子是奉主人的命令,火烧你这只破鸟!没了爪子,我看你朝哪里跑!”

    王尊口吐红火,焰光灼灼,直喷向鸟身。鸟儿扑扇着翅膀,叫道:“不公平啊!不公平啊!人类,你要是侮辱我,真接侮辱好了,为何先去我利爪,又派一只老蛇前来恶心我!有种,一对一决斗!”

    王尊昂昂的怪笑,“你要公平,老子还想要呢。从我那里要化形果,你们威胁我时,可曾讲过公平?一对一,行啊,我退后,让我的主人来,他率领着一群离子炮对你一个,把你的身子一截,一截,一截一截的打掉,你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子没了,恐惧哗的一下就攫住了你的心,他就怕啊,怕啊,那死亡的阴影就像潮水一样把你淹没,让你呼吸不得,动弹不得。然后,你就绝望了,你会叫,饶了我吧,我投降,我怕死啊!昂,昂……”

    王尊喷出一口火,鸟儿向后飞去,一辆飞车高高的飞来,在鸟儿前方射了几枪,警告它,别想着跑,来了就来了,任由发落,敢跑?哼,跑得了吗?

    却说那鸟儿不听,认为自己飞行技能高超,要是想逃有几分把握,一拍翅膀,向上一个高飞,在高空抵住飞车的攻击,一转过个儿,向来路快速的飞去。一束离子炮追上了它,在它惊恐的叫声里,打没了他小半个屁股!

    “嘎!可恶!为什么要打我屁股!”鸟儿叫起来,疼得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从眼窝里掉出,掉在空,它却是不敢再朝回飞了。自己最拿手的东西在人家眼里就是个笑话,防又防不住,还要怎么着?

    王尊追上鸟儿,喷着火,阴笑道:“跑,跑啊!天空是你家的,我分明看到天空写满了鸟字,它肯定是你家的,一定能帮你!你跑啊,跑!”

    王尊喷出的火被鸟儿的翅膀扇退,它冲上去,张开大嘴,边喷火,边去咬鸟。鸟扇动翅膀,想要后退,却不防王尊把身子像鞭子一样甩出,正重重的鞭上了鸟儿的身子,把鸟儿横着抽飞。

    “昂!再来!”王尊兴奋了,追上去,又是一鞭子,这一次鸟儿闪躲掉了。空,王尊扭着蛇头,对着鸟儿就是一口。

    鸟儿也拼了,冲着王尊的蛇口直飞,张开坚喙,直愣愣的对着王尊的红信。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鸟儿也是怒极了,要和王尊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那怎么可能?死,对于王尊来说,那是一件很难又很遥远的事情。他一不会自杀,二会见风识舵,想和它同归于尽,想都不用去想,那真是一种可笑的想法!

    王尊急速后退,摆动身子,再次鞭向鸟儿,鸟儿急忙闪避,王尊趁机喷上了一口火,吐在鸟儿的身上,吱吱作响,发出羽毛烧糊了的焦糊味道。

    王尊得意的叫道:“我要烧光你的毛!我要你光着身儿跑,你可是个母鸟唉!丢人哟哟!昂咝!昂咝!”

    鸟儿怒羽竖起,“我要你死!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王尊吐出信子,得意的晃晃,“你没了爪子,只有一张嘴,你能奈我何?你这破鸟,莫非你还要自爆不成?我日,你真自爆!主人,快救命啊,它要自爆了啊!”

    鸟儿身体像充气一般迅速膨胀起来,在空飞行的速度不减,紧追着王尊不放。

    雷森一直观战着,看着不对,对探测仪命令道:“保下王尊,给我轰下那只破鸟!”

    “是!主人!”

    两束离子炮左右交叉,在交叉点上击了鸟儿,鸟儿来不及鸣叫一声,就彻底的消失了。

    星兽和雷森的谈判失败!

    星兽那边,在鸟儿死去之后,所有的星兽都安静下来,事情与它们想像得有些不一样了。它们本以为,那个人已经给了修士的面子,怎么着,也要给它们相同的面子,两不得罪,变成第方,这才是、合乎逻辑!

    派出去的鸟死了,下一步,是直接和拥有不知多少门离子炮的人类开战,还是再派人接触,搞清楚他是敌是友的态度。

    若说是敌,它也救过自己这一方人类修士的性命,为此,还一气轰下了修士一方十多人的身家性命;若说是友,却又把它们派出去的代表不客气的给灭了。这让他们摸不着头脑。也陷入分裂,平静过后,争吵开来,各自抱着自己的理由,死也不肯信服对方。

    过了很久,倒是幸存的人类修士开口了,那个一开始就对雷森释放出善意的修士劝道:“诸位,安静一下,听我一言可好?”

    诸兽安静下来,修士才道:“也许对方不喜欢飞在天空的星兽,你们再派一个地上走的星兽去。容我声明一下,不是我们两个怕死不去,是先前对方从人类修士一方把我们救下时就警告过我们,不得接近。所以,我们这边,也只能是有劳你们了。”

    修士一抱拳,笑着把建议说完。

    “有道理啊!”带羽带翅的星兽纷纷说道,“我们已经死了一个了,再去就得你们派人,要不然大家就等着他和人类修士联手对付我们吧!”

    长着圆毛的星兽可就炸了窝了,这明摆着是让他们送死的,他们可不干。这个节骨眼上,谁也别当谁傻。“抓阄,大家一起抓,抓谁是谁,不分遍毛圆毛和长不长毛。一起来。”

    昆虫类的星兽自然站在了鸟类的一边,那鳞甲类的也不例外,纷纷指责圆毛星兽不作为,没个胆为,怕死就明说。修士已经说得很明了了,就是该你们去。你们怂了,一脸都是怕死相儿,星兽有你们这一类,真是丢人丢海了去了!

    众口一词,它们不去,其他种类的绝对不同意,再说下去,大家火起,难免会伤了脸面,大家在一起做上一场。做上一场,长着圆毛的星兽也是结果注定得了,他们只一类,可打不过人家扁毛的,虫类的和鳞甲类的类星兽连手,而一直没有表态的软体甲壳类却向扁毛类的靠了又靠,用行动表明了它们的立场。

    “我们去!”最终,圆毛星兽妥协了,决定由他们选出一个星兽来,前去和人类谈判。怎么选,既然大家都不去,只有抓阄了。

    抓阄开始,这不是赴宴领赏,是面对一个敌友不知,性情暴虐的人类。自然,大家都不愿意摸到唯一要去的那一名。

    那一名总要有人去。大家一一抓阄,运气不好的是一头熊形星兽。真是巧了,它也曾经赶过雷森,这一回不知道它的命运如何了?

    那名人类修士见事情如此凑巧有趣,嘿笑一声,便不再言语。(。。)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