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退一步,转移

 热门推荐:
    熊形星兽拍打着胸脯,嚷嚷道:“我去,我去!我才不怕,先好好说,凭我这口才说不通的话,别人去也是白搭。你们可都看好了,我要是说不通,我会逃,别看我身子骨大,上面又搭了不少的厚肉,可是我灵活,我逃跑绝对不走空,我走地下。好吧,你们看好了,我先去准备一下!”

    “您好!修士阁下,向你致敬。和你一样,从外面进来的星兽向你问好!”

    “都是外人,没必要打打杀杀的,好好谈谈,我很实在,咱说实在话!”

    “实话实说,俺们不想和你做对,也希望得到你善意的回应!”

    个条幅,绷在一个大架子上,熊形星兽扛着大架子,迎风摇摆着向雷森这边靠近,边移动边在空冲雷森这边喊着,“嘿哟,不要开炮,开炮不好。我是来拜访你的。我知道你对谁都不信任,可是我,绝对能让你信任,因为俺是个实在人!认识俺的人都知道,俺从不骗人……你千万别开炮啊,让我过去,我过去咱们好好唠唠感情,感情有了,什么都好谈了,是不是……”

    雷森看到熊形星兽,哑然失笑,对探测仪下令道:“轰掉他手的架子,那些条幅看着我眼生疼!”

    炮过去,熊形星兽呆在空,过了一会,忙不迭的把手的一根直管扔掉,一双厚厚的兽掌冒出青烟。这是直管传递过来的高温烫的,那是离子炮蒸发掉其他部分,高温传递了过来。熊形星兽反应慢了点。一直握在手。直到烫疼了才想起来扔掉。

    “我……好疼!”熊形星兽坐蜡了,是进还是退,它不知道了。

    王尊飞到熊形星兽面前,翘着没有尾巴的尾巴,围着熊形星兽转了一圈,吐着信子,语气阴冷,“我可认得你。在我的山上,你拍了我一掌,嫌我动作慢了。我说,胖子,你可想到会有现在的光景?昂,昂,你还认得我吗?”

    熊形星兽咧开嘴,“俺当然认识你。拍你后背,那是表示热情,就像人类的拥抱一样。真的。俺不骗你,俺见了喜欢的。要拍一下,表示俺很喜欢。俺见了不喜欢的也要拍一下,表示俺很不高兴。我还记得,拍你那一下,是表示,俺喜欢你的。”

    王尊要吐,翻起小眼睛,“老子用得着你喜欢?我来问你,你来了想谈什么?”

    熊形星兽扳起棒槌一样的手指,不忘在伤口上吹口气,自我安慰道:“不疼,一会就好咧!”

    熊形星兽抬头想了半天,王尊催他,“快点,有话快说,不说老子就当你是来寻事的,报告给主人,轰杀了你!”

    熊形星兽把厚掌拿开,蒲扇一样拍了拍,“嗯,别急,让俺想想!急个什么呟,又没有好吃的!”

    “快点!老子可没功夫在这陪你。想不起来,你就可以去死了!”王尊吐着信子,盯着熊形星兽,虽然不耐,却也不敢大意。别看熊形星兽表面憨厚,如果真是那样,熊形星兽也活不到现在。这种伪装,王尊见得多了,他可不会因为熊形星兽长得憨了些,就放松警惕,相反,他倒是警觉了许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目光烔烔的盯着熊形星兽的一举一动。

    又过了一会,熊形星兽好不容易把小手指掰弯下去,“嗯啊,这一么,你我两方互不侵犯,你们的范围明示了,我们星兽绝不踏进一步……”

    “这二吗,你们不能在我们背后打黑炮,打黑炮的人不是好人,打黑炮的兽也不是好兽,打黑炮的鸟,他娘的也不是好鸟。你们一定是想当好人,不想当坏人,对不对。要不我一见你,就拍了一巴掌,好人才让我喜不自禁,想上前拍你一掌……”

    王尊不耐烦道:“别东扯西扯的,继续!”

    “好吧!好吧!这第吗,如果你们和我们能结成同盟那就更好了。我们要是结成同盟,那就叫,珠什么逼合……”

    “珠联璧合!你真是识字少,我替你难过!”王尊嘲讽道。

    熊形星兽点头,“是啊,我爹也这么说我!”

    一句话乐得王尊昂昂的笑起来,对熊形星兽道:“你在这等着,我去向主人讨个话去。”

    “哎,有劳了,你哎!”

    熊形星兽见王尊走了,动了动身子,自语道:“我滴个娘来,记那么多东西,还好没有吓忘了。俺老熊可是记忆力一向超群的,就是紧张的时候好断篇!真的没有忘吗……”

    熊形星兽在努力回忆自己是否遗漏了什么,嘟嘟囔囔的没有清楚。

    王尊到雷森身边,把熊形星兽的话重复了一遍,雷森边听边看着熊形星兽,脸上浮出笑意,挥了一下手,“算了,不能来一个都杀掉,那多没意思。两国交战还不杀来使,我们杀了一下,已经差不多了。你去告诉这头熊货,结盟不可能,我们不和他们两边结盟,只要不踩入我们的范围,他们打死打生,我们都不会管。”

    “主人啊,你真英明,这样,两边都不得罪,两边又都拉拢着,我们寻我们的灵植,他们寻他们的机缘,各不干涉!”王尊谄媚道。

    雷森笑笑,“闭上你的嘴巴,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你想的那些呢?就你会多想。去,把它打发了,我们也要动了,横向移动,不能老在这里不动。”

    “是,主人!”王尊连忙回去,冲熊形星兽喝道:“传我家主人命令,只要你们不踏入我们的范围,我们不会视你们为敌人。你回去吧,当盟友,我家主人没那兴趣!走吧!”

    熊形星兽眨了一下眼睛,又扑楞了一下脑袋,“我,我,我了个去哎,这就完了?不吓吓我啥滴了?”

    王尊眼睛一眯,“你想挨上几炮?你觉得你的皮厚能挡住离子炮,你等着,我让主人开炮轰你!”

    熊形星兽忙叫道:“别,别啊!我就是说说。我都作好挨一顿打的准备了,你说,这裤子都脱了,结果啥事没有,不是叫人空想一场吗?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我这就回去……嗯,嗯,拜了拜哎!”

    熊形星兽一脸憨笑,倒退着回去,退了好远,才转回身去,加速一溜烟的回去,大声嚷嚷道:“唉呀,我滴娘来,我活着回来了!”

    熊形星兽把话对众星兽说了一遍,只有那位修士略显失望的叹了口气。

    不久,星兽这边有打出一面写有字的旗帜,“我们遵守,安啦!”字体和熊形星兽曾打出的布条一样,都是熊形星兽的杰作。

    阵地转移,雷森决定向左侧横着移动,虽然修士与星兽表现的都很怕他,他自家人知晓自家事,只要距离近了,无论是星兽还是修士发动突然袭击,他很难幸免。所以他在和对方达成一种默契后,自然后退一步,不去逼迫他们。

    退一步海阔天空,雷森就是这么想的。

    雷森派王尊去左侧打头阵,这是一次大范围的转移,一次性挪到探测仪探测的范围与原来的不重复。这也是雷森第一次这么冒险转移。

    王尊和几架飞车一起向前飞行,空间里,每一座山峰,每一条沟壑认真的说来都是有主人的,不过这些主人都把本地盘上的好东西收走,悄悄的躲到一边,任由这些人横行,只等半年时间一到,就再回来,继续过自己逍遥的日子。

    飞车本身就有测距功能,平安无事的飞到一片地域的上方时,飞车定下了新的心范围,投下一个信号间发器,随后丢下王尊返回。

    还是老样子,先搬来的探测仪,相继的是离子炮,再然后就是把后方的炮,探测仪拆下吊来,组装起一个完整的探测攻击圈。

    探测仪工作了,雷森也扛着离子炮陪着小心进入攻击圈,等他来到最心的位置,对王尊道:“把接下来要移植的灵植名单列出来,我们还要工作。”

    王尊仗着和雷森混了几天,抖了抖胆子问道:“主人,你把那些灵植收到那里去了,就是空间戒指,也难装下那么多的灵植,要是都死了,那可就太可惜了……”

    雷森目光转冷,冷冰冰的扫了王尊一眼,警告他道:“不该问的别问,不该知道的你永远不会知道,该你知道的你自然会知道。这点道理还用我教你吗?”

    雷森的语气不善,那些离子炮随即把炮口转向了王尊,王尊以为触犯了雷森的尊严,雷森要灭掉它,吓得是一魂出世,二魂升天,头一缩,尖声叫道:“我不问了,我不问了!不要杀我!”

    雷森好笑起来,且不理他,让飞车,带了自制的灵植辨识器在空慢慢飞行,在众多生长于地面的灵植寻找他空间没有的种类。说白了,就是数据特征对比,没有什么高深的东西。一旦发现有异常的数据特征,也就是新的数据特征,雷森就会让移植机器人过去,把目标挖掉,他去把新的灵植收入空间。

    王尊见雷森没有杀他,相反却忙碌起来,离子炮也调开了炮口,成不同的角度对着不同的射击扇面。

    他忽然叫起来,“主人,这地方我来过几次,愿来是一条大蝎子的地方,听说这里有一处是灵液产生的地方,寻到了,我们守着,就会有大量的灵液用了!”

    雷森来了兴趣,“你说的是真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