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不挨!我投了!我投降!”紫蝎大叫道,“我不会和这条烂蛇在一起,我要单独行动。做兽仆也没什么,反正时间一到,我们就结束关系了。”

    雷森最不受用就是这种说话,好像是有一个女人,脱掉了衣服,对你道:“快点,反正都是一下子。”

    更有甚者,给你掐上时间,“一个小时噢,快点噢,我还有下一波客人噢!”

    弄得你尴不尴,尬不尬的;上不上,下不下去,很是难受。

    现在雷森就有这种感觉,觉得紫蝎再朝他抛着白眼,不耐烦的叫道:“快点噢,时间马上到了!”

    雷森有些恶心,却又难说。这个紫色的蝎子实在是太可恶了,听了他的话,就像是生吞了数只绿头苍蝇一样,在心里面闹腾腾的,时时的恶心着人。

    紫色的蝎子表明了要投降,语气很是不在乎的样子。让雷森一下子没了成就感,感觉对方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的简单。

    他没有说话,王尊替他说了,王尊道:“烂蝎子,你听说,我的主人还不稀收你这样的兽仆!说句大话,飞船在天上,哪个半步金丹见了不得老老实实的妥协。你还别觉得用根吊毛把你自个儿平挂在树上,自个儿觉得吊得不行!在我家主人眼,你就是个烂蝎子,别仗着你有那玩意,能随时恢复残缺的肢体,还有灵液能眨眼间补足了损失的灵元,我告诉你,这个空间不只你这里有灵液。我带着我家主人去其他地方一样找。要是赶巧了。空间大面积浓雾液化,嘿,他还不用我费事了!你个烂蝎子,求我家主人收你做兽仆吧,你不是大爷,大爷在你头上呢!”

    紫蝎子举着钳子冲向王尊,怒气冲冲的道:“你说什么吊毛吊毛的,我是个女身。你这是不尊重我这个性别。待我撕烂了你的嘴巴!嘎嘎……”

    王尊怪声怪气道:“昂,昂!你个死蝎子,烂蝎子。求求我家主人吧,不然,那些离子炮们听从他的心意,如同他的法宝一下,下一炮就不知打在你那里了,要是把你轰没了,别说是你女的男的,吊毛阳毛的。想什么都没用了!”

    “我要杀了你!”

    雷森手的离子炮向下面轰了一炮,紫蝎子举着的大钳子一下没了一个。它叫起来,“我说了,我愿意投降。不就是做兽仆吗,多大点事啊,值得你用大炮来轰!”

    越说越是神奇,紫色蝎子手居然有恢复残缺肢体的东西,为了这东西,雷森就是现在杀掉紫色蝎子也值了。他冷声道:“紫云尊者,我可以勉为其难的收了你。没有多大的事情,做我的兽仆以后你会感到荣幸。”

    “哼!”紫蝎子动了动独有的一根钳子,像是在听笑话。

    “吐出你的兽丹!”雷森厉声喝道。

    紫蝎子举起了钳子,一脸的怀疑,“你要干嘛?”

    “吐!”雷森不给他解释,说道:“还是个数,你要是不吐,我就当你不愿意做我的兽仆,轰杀算了。……二……”

    “我去,我吐!”紫蝎子吐出一颗紫色的兽丹,兽丹升空,雷森近得前来,手一伸把兽丹收到空间当。他这一收,紫蝎子可就麻了脚了,“我的兽丹呢,我怎么感受不到了。人类,你还我兽丹!”

    失去兽丹就是失去了一身修为,还敢用这等语气和雷森说话,雷森冷哼一声,在一边看着紫蝎子一举一动的王尊一吐信子,长长的尾巴甩起,一下子把紫蝎子拍飞,骂道:“你个烂货,既然要认我家主人做你的主人,你就向我学习,说话客气一些。没有兽丹你还这么猖狂,你刚才说你是女的,你他娘的比我们男的都横,天底下有你这样的女人没有!我拍死个你哎!我拍,我拍,我拍拍拍……”

    王尊甩动尾巴,像甩动一个苍蝇拍一样快速的拍打着紫蝎,把紫蝎拍得肢体软瘫,叫道:“好你个王尊,你等着,看老娘我怎么收拾你。”

    紫蝎子又挨了几下,结结实实的打在他的身上,打得他认清了现实,他记得他和人类修士争斗失败逃跑时,人类丢给他那么几句话,那句话是这么说的:

    “我是刀,你是肉!我不剁你,谁剁你!”

    “我是刀,你是肉!我不杀你,谁杀你!”

    “小的嗳,摆好姿势,给爷好好享受吧!”

    那个人类修士离队追杀他,结果被他的毒毒瘫在地,生生被他撕碎了事。

    现在,紫蝎子又想起那个修士说的话,句句在耳,字字清晰。他悲哀的想到,现在的他就是肉,不但是肉,还要摆好姿势让人杀,让人剁!

    雷森就是那刀,而王尊……

    紫蝎子恨恨的瞪了一下王尊,王尊的大尾巴又举起,向他重重的拍来,他没有修为,根本无法躲开,只能生生的承受。

    头顶上的人只静静的看着,不开口说话,似乎有意的让王尊这么做,要是紫蝎子不改变,也许王尊为了讨好他的主人,会生生的拍碎了他,再打散他的兽魂,让他连来生都没有。

    想到兽魂,紫蝎灵机一动,连忙把自个的兽魂从头部放出,大叫道:“我,我把兽魂也给了你吧!”

    蝎形兽魂升到空,蝎形兽魂一出,王尊高举的尾巴生生止在空,这一击,他没有再击下。

    王尊有些惋惜道:“你怎么学我,我也是先吐兽丹,随后放出的兽魂。我还以为你比我刚强,宁死不屈。我都准备拍死你后,回头见了其他的星兽好好的表一表你的事迹,为我们星兽添一段血泪史,树一个宁死不屈的典范!”

    紫蝎怒气冲天,咬牙道:“臭王尊。烂王尊。你可给老娘等好了。等老娘和你一样了。你拍我多少下,我一下一下的还回来。你得让我扎多少下,少一下都不行!”

    王尊抖了抖尾巴,在空抖出一个漂亮的弧形,随后慢慢收起,漫不经心的说道:“有本事就来。归了主人,先把主人的事情办好。你让我毒,误了替主人办事的机会。到时候后悔的不会是我!”

    “你,你等着!”

    “我,我等着呢!我说,烂蝎子,你不会真是个母的吧?”

    “要你管!”

    “昂,昂,昂!等你金丹成了,变成人身再看吧。一定是个丑八怪!喔哈哈,到时候,你一定找不到伴侣的。不像我。到时候会变成一表人材,玉树临风。貌似潘安,气死宋玉……”

    雷森正在空凝练手印,听了碎嘴王尊的话,有些讶然,开口问道:“王尊,你这些个词都是和谁学的?讲得很溜啊!”

    王尊立刻得瑟起来,“谢谢夸奖!主人啊,和你比起来,我就自惭形愧了!我再变也绝对不如你现在的样子的好看。潘安见了你捧臀,宋玉见了哈那个啥,那个啥呢……”王尊瞄了一眼紫蝎,怪笑一声,“那个啥,主人,你知道就行了。”

    雷森见王尊没个正形,一味的欺负紫蝎,挑起眉毛,喝道:“闭上你的臭嘴!少说两句,没有你会把你卖了!”

    王尊头一耸拉,“是,主人!我不说,我不说了!”

    雷森把四十九个手印打到血滴里,然后一指紫蝎的兽魂,“去!”血滴飞到紫蝎的兽魂上方,那情形和王尊经历的一样,最后都是在血网消失的时候叫了一声,显得有些痛苦。

    雷森收了紫蝎做兽仆,就对她道:“你且等我一下。”

    他很快的回到飞船上,进入空间,手抓着兽丹出来,把兽丹抛给紫蝎,看着紫蝎吞下后,举钳要劈王尊,制止道:“紫云尊者,你这名字太过招摇,一个筑基期的星兽也敢称尊,这是招打。和王尊一样,我给你起个名字吧,紫云不变,恰好人类华族人有姓紫的,用来做姓也非常好。你又是个女的,希望你以后脾气收敛一些,就叫紫云馨吧,馨香在侧,也是一雅!”

    紫蝎挥着独钳子,叫道:“叫啥都行。我没意见。主人,你现在先允许我揍这条烂蛇一顿,然后咱们再说话。”

    王尊一见叫起来,“紫云馨,你的名字多么温柔,你要是现在和我打架,我告诉你,这么好的名字绝不适合你,我以后天天叫你,紫云大炮!”

    “那,我也要揍你。刚才是我防着他们,现在不用防了。烂蛇,你等着。”

    紫云馨,也就是那只紫色的蝎子跳进洞,一会儿就出来了,整个身体失去的部分这一下子全补全了。她一出来,就扑向王尊,双钳舞成两个风轮,对着王尊的身子,上一下,下一下。又有带毒的尾钩,高高的举着,像是人类举着核武器却不使用,只用来威吓对手。

    真如紫云馨所说,使尽全力打起来,王尊真个的不是她的对手,很快,身上带了数道伤口的王尊跑向洞口,叫道:“你别猖狂,等我恢复了,咱们再战一万回合!”

    “呸!不要脸,用我的东西,你还好意思说!”

    王尊想起来了,对紫云馨道:“停!疯婆娘,你先住手,听我来说,你拥有的东西对主人很有用处,你先对主人说明了,咱们两个以后日子长着呢,怎么打都行。你不能让主人一直在天上飘着,那不是做兽仆的星兽该有的态度!”

    紫云馨举起钳子,喝道:“你敢叫我疯婆娘!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ps:  天津大爆炸,一直在看电视关注着。敬我,悼我牺牲的战士。哭我,祭我死去的同胞!

    用上网卡,每日都要用很长时间才能上来。先传一章,晚上还有一章。

    谢谢,还在看本书的朋友,你们辛苦了。书评区好久没看了,谢谢你们默默的支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