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鱼一脸的嫌弃,“你当我孩子的干爹?先把烟酒戒了,好好的玉牙儿,到你面前一熏,也要成为憨石头!”

    约翰森一翻眼睛,“不戒!我也要当这个干爹!你们不同意,我就去找主人做主!”

    佘曼笑道:“这种事情,怎么能随便去找主人。提到主人,也不知道主人叫我们做什么,让机器人把我们拦在外面,不让我们进去?”

    雷森的话突然响起,“现在就让你们进来,都进来吧!”声音明显低沉,像是遇到什么天大的难事。四人立即严肃起来。齐声应了声是后,佘曼打头,走进机器人拉开的房门。

    四人,佘曼,黄鱼,杜全排成一列,向雷森敬礼,雷森举手还礼。只有约翰森跪下一条腿……

    雷森先坐下,说道:“都坐吧。我也不说其他的事情。半夜把你们折腾起来,确是不该。只是,接下来的事情会大大出乎你们的意料之外,甚至是想都没有都到的事情。在这个屋内,你们看了,可以讨论,出了这所房子,除了你们四人,不允许向任何人再透露半个字。这次谈话,不记录,不录音。你们都清楚了吗?”

    四人一直脊背,“清楚了!”

    “我再强调一遍,此事送乎我们人类的过去,你们就是至死,没有允许也不得泄露半个字儿。把东西推上来吧!”雷森目光由森然变得淡然。

    机器人推上来一个笼子,其他人看了一眼笼的东西,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有约翰森。看到后。腾的一下站起来,脸色大变,变得激动起来,“这个是是真的?不是哪个化形失败的星兽?”

    雷森深深的看了一眼约翰森,“你也知道星兽?”

    “当然,在星际行走,不知道星兽怎么能行。星兽横行星际,个个强横。据说化形时的实力能打翻一般的飞船。这个肯定不是!主人,这是一个大发现,绝对的大发现!”约翰森嚷嚷道。

    约翰森激动了一会,忽然脸色变得很难看起来,“主人,他们来了我们这里,我们这里会不会马上就失去平静,被迫战斗了?”

    雷森就是想到这一点,情绪才变得有些压抑,他不确定双角人是不是只从夹层空间里那个旋涡石那里出现。类似旋涡石能传送双角人过来的东西其他地方还有没有?有几个。都在什么地方?存在了多久?双角人对这一处安静的宇宙了解有多少?如果他们了解这一片宇宙,那么他们准备什么时候开始发动征战?他们会选择从哪里开始?

    如果真要突然发生了战争。什么商业,什么盘龙公司,都显得没了意义。

    雷森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约翰森,我知道你的心意,这一生只为能打回地球。我把这个双角人交给你,你来审问,死活不论,一定要搞清楚,他们是怎么来到这里来的?来之前他们所在的星球是什么星球?是他们本宇宙的星球还是我们地球?如果他的骨头够硬,我希望在他死之前,你最少给我问出一半的问题。”

    约翰森一挺身子,激动道:“主人,你放心。交给我,他就是长了一嘴的钢牙,我也要给他锉平了。再进一步,他牙关都装了密码锁,我也的锁硬硬的掰开,掏出主人想要的东西。”

    直到这个时候,佘曼黄鱼还有杜全才明白过来,那个关在笼子里身体僵硬,只有眼睛乱转的双角怪人是什么??竟然是逼他们先人背井离乡,逃离自己的宇宙,抛弃自己的母星球,逃到眼下这处宇宙,苟延残喘,乐不思蜀的外星人!

    他们是刽子手,他们杀了大部分的地球人,难道地球人好不容易在这处宇宙安了家,获得片刻安宁,他们就不舒服了,要迫不及待的破坏这种安宁,在这处宇宙里,重燃战火吗?

    人震惊了,纷纷从沙发上站起,用一种复杂的目光打量着笼外星人的形状,除了头上生了两个角,乱动的眼珠有明显的发棕发红的色彩,其他的无论是身高,还是肤色,五官都与他们这些地球上的人类没有异样的地方。

    雷森让他们静静的看了一会,便对约翰森道:“把这个东西带走吧,记住,不允许他出现在本宇宙的事情泄露到外界半个字儿。死了也没关系,我有途径能再弄他们一些过来。还有……”

    “雷森对约翰森传音道:“下面这段话只有你自己能听到,可以对他进行人体试验,试验什么药剂对他们有效,一旦有机会,我们要灭绝他们。”

    雷森说完,就让约翰森带着回上封了胶带,手脚捆绑在一起的双角人。

    约翰森让机器人拆下一块窗帘,把笼子封蒙上。蒙上后,两个机器人架起笼子,随着兴奋得脸色发红,鼻子喷着粗气,脑门上绽出青筋的约翰森走了。

    约翰森走后,屋里一片沉寂,雷森用眼扫了一下人,打破了沉寂,说道:“让你们过来,就是让你们知道,约翰森因为某种原因投了我,还被你们某些人耻笑过。让你们看看,看看逼着你们先辈离开地球的外星人是什么样子,你们安逸了,不想先辈失去家园,惶惶如丧家之犬,在星际流浪的感受。也不想身为人类,饮水思源。我今天就是让你们看看,现实是什么,现实是,你们不想,他们还想着过来毁灭你们,奴役你们!”

    雷森提高了声音,声音杀机四溢,“从今以后,我如果再在你们的人间听到嘲讽以打回先祖所在的宇宙,夺回地球为追求的人,杀无赦!”

    个人一震,眼皮直跳,感觉一刹那,雷森身上散发出一股血腥的杀机,整个房间都因为他变得阴冷起来,冷得让人骨子里发寒。

    雷森缓了一口气,“你们以后要适应单独面对困难,不要来找我,我有事自然会出来找你们。公司的事情,佘曼你要争口气,把公司运转起来。你有身孕,这段时间我有事,难为你了,你也放手让他们多做做,也可以从下面提拔上一些人来分担一些你的工作。”

    佘曼点头,“我明白!”

    雷森各看了一眼黄鱼杜全二人,说道:“杜全,你修炼得如何了,可有进展?”

    杜全一挺胸脯,大声道:“报告主人,得主人所赐,已经突破了,目前我是引气期一层。报告完毕!”

    雷森稍稍振奋了一下,杜全也是修士了,他在这个群体就不再孤单,他道:“很好!你把工作全部移交给黄鱼,以后专心修炼,我们公司,如果有对小册子有感觉的,由你负责把他们拢在一处,我会帮你们。以后,你们的任务就是隐藏自己,变成公司的底牌。”

    “是!”杜全松了一口气。

    “你们两个,真的对小册子没有感觉吗?”雷森问佘曼和黄鱼。

    黄鱼摇头,佘曼也摇了摇脑袋。

    “噢,那你们先离开。杜全你留下。”

    黄鱼扶着佘曼站起,两人向雷森敬了礼后离开。

    雷森拿出一个空间袋,抹去上面的神识,转身回到屋,进入空间,在里面装了一些低品的灵晶。他出来对杜全道:“你是修士了,这是修士用的空间袋,你拿去炼化了,可以装一些物品在里面。你用过灵晶,它让你突破了。袋子里,我装了些灵晶,你能使用空间袋后,拿灵晶出来,一来自己修炼,二来给将来和你一样能修炼的人留一些。”

    雷森又细细的把如何用神念炼化法器的知识给杜全说了一遍,见他都记住了,神情跃跃欲试,便放他离开了。

    雷森拉开窗帘,看着屋外明亮的路灯,把脖子上的扣子解掉,活动了一下,伫立在窗前,点上一根烟。屋里灯暗了下来,外面的灯光如水银一样泼了进来,泼了一身一地!

    雷森安静的把一支烟抽完,把烟蒂扔到窗边的垃圾筒里,忽然笑笑,笑得冷冽,“来吧,就是不来,老子也会找过去。血债血偿,还带利滚利的!”

    雷森使劲握了一下拳头,“什么万能的神,老子会把你千刀万剐了!”

    雷森返回了夹层空间,衣服又穿回了一身的长袍。他还是出现在洞底处,旋涡石安静的立在那里,高仅有一米左右!雷森看了一眼,向上飘去,飘出洞口,直接回到了飞船上,把储藏舱里放着的大量的灵植收到空间。

    紫云馨做的不错,她掌握的地盘面积比较大,地盘上有什么灵植,平日里虽然不怎么注意,但常走常碰,倒是熟悉,再有探测仪的对比确认,很容易就找到她要找的灵植。

    雷森去了洞底几次,最后,索性搬了一些离子枪出来,就坐在灵气充沛的洞底打坐修炼。

    空间又升级了,第十八,十九次升级,又是一次双升级。度过了升级时的痛苦,雷森回空间洗了个澡,另一艘飞船已经造好,只能安上智脑就行了。

    雷森回到夹层空间,把一号探测仪的智脑猜下,把盒体换成了箱体,把它装到了新的飞船上。又抽调了一批在空间和夹层空间存在的智脑,安到飞船的好个部位,然后带着飞船出了空间。

    夹层空间一下子就有了两艘飞船,所用的设备还不是阉割似的,功能堪称强大。雷森准备在合适的时候,给它们装上防护罩,那样,这空间的灵兽可就真的没有还手之力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