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点头,“是,很好听!”

    “那就好!我还担心你不喜欢呢!”l蓝依儿语气欢愉起来。

    两人陷入了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雷森转过身去,向门外走去,“这几日每日我会来一次,你什么时候融合,告诉我就是了。”

    l蓝依儿柔柔的嗯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雷森带着一点儿复杂的心情来到夹层空间,他没有在涡流石旁打坐,而是来到飞船上,把灵植收到空间。空间再升一次级,就是整整二十级了!

    第十次升级时空间扩大了一倍!第二十次,不知空间会不会扩大,能不能给他带来的惊喜,一切都不确定,雷森的心有些忐忑!

    他希望空间是成长型的,满足了条件就能升级,无论是空间还是面积都随着提升。而且新功能也会一个个出现,给他不一样的期待和体验。

    雷森在飞船上修炼,这一日忽然感到丹田膨胀,身体的某处有东西破碎的感觉。从舱门进入舱室的雾气成旋涡状凝聚在他的头上,动静比以前的大了许多。

    旋涡转动,一丝丝灵气在丹田转化成灵元,一部分输到四经八脉,一部分围着灰色的液元慢慢的转化成新的液元,壮大丹田那代表着空间属性实力的液化灵元。如果雷森能顺利把这液化的灵元体积壮大,就代表着他的实力得到了提升。

    这种提升只有在突破时才有,平时的修炼只是温养经脉丹田和不停的补充因为战斗和偷然从窍穴透出的灵元。那液华的灵元就是在战斗亏耗一空,事后补足了。体积也不会增加。该多少还是多少。

    修炼的这些东西。说玄也玄,说枯燥也有道理。像这突破,心急的人就是麻烦,越是心急越是突破不得。事情总是这样,并不是求什么得什么,而是在不经意间壮大了自己。

    不得是为得,不求是为求,执念难成大道!

    无求是无欲。大道化无形,自然方得妙在!

    雷森忘了他是在仙音星坊市的哪个地方的哪个店铺里看到的这副不工不整的对子,深觉写此对子的人深得修炼的味,心性一定洒脱自在。这是他目前难以做到的地方。

    却着那旋涡加快转动,物动生风,竟在头顶形成一个风柱,把他的头发吹起,一张被千幻面具改了脸面的脸亦真亦幻起来。

    ……

    他这一次升级用了半天的时间,终于丹田的灵元液化停止,壮大了的液化灵元比原先大了一倍。他的实力也就此翻了一倍。

    雷森的身体轻了许多,晋升给他带来了喜悦和轻松。

    他从飞船上飞下。到洞底查看了一下,见没有异样,又飞回到飞船上,把飞船上的灵植收到空间。

    雷森就在这一个地方驻扎了下来,由于发现了洞底的旋涡石,他不敢离开这里,把这里视为禁区,生怕从里面钻出一个刀臂人族或万古族来。

    从审讯记录里,雷森得知,刀臂人族和万古族是当时对战地球高端战力的主力军,说实话,两族的实力差不多,只是万古族有神族帮忙,当年在付出无数生命后,才把刀臂人族征服。这两种人类,都会飞行,双角人说,他们从小就像是在练习一个什么功法,人也变得实力越来越强,雷森猜测,这两种人应该是和修士差不多,也有自己的修炼体系传承。

    其实这种资料,雷森也看过,没有直观的印象,所以就忽略了这种有价值的信息。

    星际联盟的资料上对于刀臂人族和万古族的描写只有廖廖数语,只说这两个种族能匹敌突然出现的东方修士和西方的魔法师。他们和超过地球人数千年的科技才使得地球陷落,一大部分地球人不在不在修士和魔法师的帮助下,离开地球,靠着在战争学习到手的科技知识,制造了大批的飞船,又靠说运气,撞入了这一片宇宙。

    所以,他双角人来得再多他都不会放到心上,因为他们只不过比普通地球人强那么一些而已,打起架来不但有双手,还有双角可用,实在是不足道也。对于雷森来说,他现在防的就是刀臂人族和万古族。

    旋涡石连接的是地球,那里有一个黑点着在地球某处山峰或者是某处海洋。黑点是移动的,偶尔间黑点很扩大,变得虚无,把无意当经过它的生物传送过来。那其,好像是一条通道,又好像是在温暖的洋流当,人和动物就在不经意间传送到了夹层空间。

    雷森都有些庆幸了,庆幸是在夹层空间当,也庆幸旋涡石只是偶尔能传送人,没有成为大规模传送人和物质的通道。

    如果可以双向,雷森似乎可以试着朝那边传送过去一些东西看看。

    他也准备这么做了,正在考虑派一个智能机器人过去。他不担心传不过去,担心的是传不回来,露了马脚,反而暴露了这边的事情。

    王尊和紫云馨回来,他们的兴头大起带着移植机器人和一艘飞船满空间撞去,一路上鸡飞狗跳,修士见了飞船大惊失色,星兽望之就跑,速度都是风一样的快的。这让一直躲着这些人和兽的王尊和紫云馨大大的喜欢起来,索性让飞船赶着这些星兽和修士跑,把他们和它们赶向平日里和他们有仇的本空间星兽那里。

    那些个本空间星兽,一见乌泱乌泱的人和星兽气势汹汹的朝它们的地盘上跑,不但不敢拦截,还以为这些人和星兽是看上他的东西,怕他不给,要过来结果了他们。吓得他们魂飞魄散,不等修士和星兽赶到跟前,撒开脚丫子就跑。

    于是夹层空间里出现奇怪的一幕,一只外形并不先进,甚至有些可爱的上突下鼓的圆盘形飞船,在一只嚣张的紫蝎子和一条红质黑章的大蛇带领下,咋咋呼呼的,赶着一群手拿各种法器的人类修士,还有一群形色各异的星兽乱跑。跑一段路,两兽一船就会歇上一段时间,把经过的地方凡是能看上眼的,搬运一空,等这艘船满了就运回去,让另一艘船过去护着他们。

    对于王尊和紫云馨来说,他们的兽生从来都没有如此的随心所欲,得意非常过。他们可以按自己的心意,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把那些平时他们不敢做只敢想的事情,一一做了。忽然间两兽都觉得当兽仆的日子比他们所有活过的自由日子都有价值,顿时觉得当兽仆并不是那么不可接受,也不是如先前想像般的那么痛苦。

    只是当他们听雷森说,它们两个必须有一个留在洞底值守,把出现在洞底的一切活物都活捉时,他们都不愿意了。

    紫云馨用钳子撞了一下王尊,“你留下,你说过要听我的。”

    王尊道:“不行,凭啥我留下,你说过这里是你的地盘。我怎么能在你的地盘上为所欲为呢。还是你留下,我还是带着飞船替主人完成任务的好。这事,你最合适!”

    紫云馨恼了,举起尾钩,冷笑道:“你不听,那咱们两个就打一场,谁败了谁留下看守洞底。”

    王尊立即道:“不准用你带毒的尾钩!”

    紫云馨把两只钳子撞了撞,“笑话,都是我身上长的,为什么不用。我问问你,这钳子让用吗?”

    王尊看着那一对让他吃过苦头的大钳子,有些郁闷又有些跃跃欲试的说道:“你要是不用尾钩,不用大钳子,我愿意和你打一场。就是胜了,我也留下来看守洞底!”

    紫云馨嘎嘎笑起来,“我想法简单,并不代表我傻。臭蛇,来战!我尽快把你打败,好替主人搜罗灵植和好东西去。”

    王尊一晃大大的蛇头,“我不!”

    紫云馨立即向雷森告状,“主人,你看,你看。这不是我逼他,是他自己不行,连和我一战的勇气都没有,还怎么替主人你办好事情,我看,你把他杀了,我再替你寻几个比他强的,外形还没有他这么恶心人的星兽来,你收成兽仆,绝对比他好使。”

    王尊吓了一跳,叫道:“紫云馨,你可不要胡说,不和你打,是因为我让着你,我牢记人类有那么一句话,好男不好女斗,你是女的,我得让着你。真打起来,不定谁占上风……主人,你别听紫云馨胡说,没有哪个星兽比我对你更忠心的了。你放心,她真不愿意,我直接留下替你看守洞底,绝对睁大了眼睛,把出现的所有东西都给你看住了,收好了!”

    紫云馨笑道:“看看,一吓就是这个德性!主人,我觉得他真不配做你的兽仆,有这样怕死的兽仆,你有多少张脸面也不够他丢的。索性啊,解除不了主仆关系,直接杀了得了,只要你同意,我立马给你逮回几只星兽来,半步金丹有些困难,除了这只烂蛇,大家各有天赋,拼了命斗起来,半斤八两,谁也压不下谁。除了半步金丹,其他的我一擒一个准。”

    雷森见他们两个都不愿意留下,也不愿意强迫他们做不愿意做的事情,稍一沉思,开口道:“我给你们两天的时间,寻一个不比你们差的星兽来,替你们看守洞底。两天后,寻不来,你们两个一替天,给我看守洞底,不得有误。”

    王尊立刻跳起来,“我同意!”说完,跳到空,转身就一阵风的跑了。

    紫云馨叫道:“你做什么,跑什么跑?”

    王尊的声音远远的传来,“你傻啊,赶紧去捉半步金丹啊,抓回来,打老实了,交给主人,你我都不用看守洞底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