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嘎!这事我愿意干!”紫云馨也飞到空,向另一方向飞去,大叫道:“臭蛇,限你息内转过头来,跟上我。半步金丹由我来挑选,你那审美观不行!”

    天空,王尊一掉头,追上紫云馨,嘀咕道:“就你有审美观!”

    雷森之所以让他们看守洞底的旋涡石,就是怕刀臂人族和万古族发现那边的黑点能传送有生命的东西,试探着向这边传送,传送过来一个实力强横的人,光靠机器布置怕应付不来,有了半步金丹看守,就稳妥多了。

    雷森在洞底等了一天不到,紫云馨和王尊就带着一只气息奄奄的兔子星兽回来。那只兔子被制得动弹不得,雷森让他吐出兽丹,他理也不理,只扇了扇长长的耳朵。

    紫云馨一钳子狠狠的砸在兔子的腹部,恶声恶气的说道:“别给脸不要。我家主人让你干什么你干什么,信不信,我打出你的兽丹,把你的兽丹吞掉?”

    兔子这才老实的吐出兽丹。

    雷森把兽丹收起,又命令兔子把魂魄飞出,打上了手印后,就让紫云馨给兔子恢复自由,又从空间里拿出兽丹,命令兔子看守洞底,一看到有陌生的生命体,就生擒活捉了,交给他,由他的来处理。

    紫云馨和王尊离开,一天后又送回一只浑身是身的白色猴子,雷森如法炮制了,收做了兽仆。

    随着时间推移,十天的时间里,雷森的兽仆突破到十只。有鸟有兽。十分的热闹。

    雷森见紫云馨和王尊玩得兴起。商议着要带着这些半步金丹的兽仆去把某只鸟逮来,雷森连忙制止,他可用不了那么多的兽仆。眼前的数目已经超出了他的想像,他不想手下的兽个再增加过多,怕到时候被人发现端倪,倒查下来,他难以藏形。

    紫云馨和王尊就此作罢。雷森把这些星兽统一交给紫云馨管理,每天留一个星兽在洞底值班。盯着旋涡石。

    雷森这一次彻底的呆在船上,安心的修炼,没事他几乎没有出过舱门。

    飞船每日飘移,移植一些稀有的灵植,朝空间的心也越来越近。

    雷森算好了时间,进入地下室,雷蓝依儿突然对他说,“我要融合了,明天开始。你有时间陪我吗?”

    雷森精神一振,笑道:“有。从现在起。我就不离开了。你放心大胆的去融合,别想其他的。我会一直陪着你。”

    “嗯,谢谢你!”l蓝依儿,现在叫雷蓝依儿,她说道。

    “客气!”

    雷森真的在空间里没有走,几首一直都待在地下室里。雷蓝依儿也有些事情要准备,自去准备去了,争取融合的时候不出任何的差错。

    地下室里很安静,雷林坐在那里,双目低垂,等着雷蓝依儿融合肉身的时间到来。

    时间到了,雷森按照雷蓝依儿的吩咐轻轻的打开雷蓝儿儿肉身的透明冰棺,把肉身轻轻的从棺内抱出,平放在一张铺着雪白床单的床上,无声的推到雷蓝依儿的箱体旁。

    雷蓝依儿道:“我要融合了,无论出现任何事情,都不要大惊小怪,天后,如果成功了,我的肉身自会醒来,如果不成功,你也不要痛苦,那是我的命。”

    雷森不自在的笑笑,“别多想,相信自己能成功。我等你,雷蓝依儿。”

    从箱体里开始射出一条红色的光带,直冲肉身的眉心。两个时辰后,红色光带全部进入肉身的眉心,接着就是一道蓝色的光带……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不同的光带射出。

    雷林站在一边,双目一眨不眨的看着箱体、箱体在射出红色,蓝色的光带后,又依次射出了橙色,绿色,黑色,白色,褐色,紫色一共九种颜色的光带。

    光带结束后,盛放着雷蓝依儿魂魄的箱体突然散成数块,倒在地上,发出一声轰响。

    床上,仙女似的雷蓝依儿眼皮动了动,又立即没有反应。

    一多天的时间过去,雷蓝依儿一直没有反应。

    两天的时间过去,雷蓝依儿还是没有反应。

    天,第天的时间还差二十分钟就要结束时,雷蓝依儿的眼皮抖了抖,慢慢的张开。那是一副澄静无比的眼睛。刚开始有些迷茫。眼神睇到雷森,竟然有些慌乱,自己又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那眼睛又睁开,看着雷森,道:“我成功了!”

    雷森这才松了一口气,双手已是汗津津的,笑道:“我就说你会成功的,不用担心。”

    雷蓝依儿点头,想从床上坐起,身体还在僵硬,一次竟然没有成功,从床上摔下,雷森一个箭步冲上去,把雷蓝依儿抱住,急声道:“你小心!”

    雷蓝依儿满脸羞红,在雷森的怀里挣扎了几下,最后不动,温顺如猫,猫在雷森的怀里,喃喃道:“我饿了!”

    雷森忙道:“我这就给你做去。”说着就要把她放回床上。

    “抱着我!”雷蓝依儿说道,“多抱我一会。让我知道这不是幻觉!”

    雷森手脚一硬,呼出一口气道:“不是幻觉,是真的,蓝依儿!”

    “嗯,我感觉到你身体的温度了。”

    雷森这才发现,雷蓝依儿的身体一直都是冰凉的,融合后和融合前的温度相差不大。

    “你也发现了,我的体温像是死去多时的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将养,体温会恢复到正常体温。只是,年之内,我不能生育!”雷蓝依儿说着,觉得羞人,把脸紧紧的埋在雷森的胸前。

    “没事,没事……”

    ……

    两个人就这么抱着,互相的抱着对方。雷森抱着雷蓝依儿站在床前。雷蓝依儿紧搂着雷森。把脸贴在他的怀里。一动不动。

    两人如同雕像,时间静美,像是亘古的雕像,站在那里,能到地老天荒。

    不知过了多久,雷森听到呼吸声均匀起来,雷蓝依儿抱着他的手慢慢松开,轻轻的低头看去。见雷蓝依儿露出半张如玉一样的脸,眼睛闭着,一只眼的眼睫毛长长的,闪动着。她竟然在他的怀里睡了过去。

    雷森看着那半张脸,一直看着……

    雷森没有把雷蓝依儿放回床上,他就那么抱着,怕轻微的动作惊动了她!也许她在做一个美梦,雷森不忍心把她从梦惊醒。

    ……

    “喔!”雷蓝依儿抬起脸,手在雷森后背上抓了一下,眼睛忽然睁开。正对着雷森那双温柔的眼睛,她一惊。随后又把脸埋到雷森的怀里。

    “我睡着了?”

    “嗯!睡着了。”

    “睡了多久?”

    “好久!时间不觉长!”

    “你一直这么抱着我吗?”

    “嗯!”

    “你不累吗?”

    “不累!我愿意一直这么抱着你!只要你愿意!”

    “我……我愿意!”

    雷蓝依儿抬起头,快速的在雷森的唇上印了一下,又快速的把头埋回去,不再作声。

    ……

    “放我下来吧,我真饿了!”

    雷森笑了,抱着雷蓝依儿向外走,走到小楼外,走到湖边,他抱着雷蓝依儿走上小船,把她轻轻的在小船船头的圈椅上放好,从空间袋里拿出一枚灵果,柔声道:“你先咬一口,只咬一小口,吃多了,你受不了。”

    “嗯!”雷蓝依儿听话的,轻启朱唇,在灵果上咬下一小块来,慢慢的嚼了,慢慢的咽了。只过了一会,她瞟了雷森一眼,不知想起什么,满面羞红,“这是什么果?只那么一口,我就不再感到饿了,而且感到身上有热流流淌,浑身都是劲呢。”

    “好吃吗?”

    “嗯,好吃!”

    得到肯定,雷森开心的笑起来,一指旁边的山峰,“你看那边的山,那边山上长势良好的树都是产这类果子的树。只要你爱吃,以后就有吃不完的这种果子。”

    “呀!”雷蓝依儿惊叫起来,“这是哪啊,怎么这么多的雾气?空气好清新噢!我怎么看不到太阳?那边是水稻吗?不是吧?怎么长得那么高,穗子抽得那么长呢?那边的树我认识,是橡胶树……”

    雷蓝依儿开始被空间吸引住了,一连串的问题问了出来。

    雷森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脚下一使力,小船在湖上缓缓的向湖心驶去。

    “噢,好大的鱼!”雷蓝依儿把目光移到水面,看到一群的大鱼,个个都有一米多长。雷森伸出手,从水吸出一条大鱼,扔到船舱,笑道:“既然你夸他大了,今天就吃他了。一会回去,我会你做个鱼汤,好好的暖一暖身子。”

    雷蓝依儿点头,“嗯,好!”

    雷蓝依儿忽然反应过来,“你刚才是怎么做到的,手就那么一伸,就能把鱼从水逮住,你真得很棒哎!”

    雷森笑得眯起眼睛,大叫一声,“坐好了!”

    他双脚一用力,小船像箭一样在湖画圈行驶,带起一圈圈的水浪。雷蓝依儿惊叫了几声,然后就开心的笑起来,一双美目时而看向水面,时而瞅着雷森。

    小船慢慢停下,停在湖心处,雷森负手站在船尾,雷蓝依儿除去了紧张,身体慵懒的靠在椅子上,她也大起胆子,眼睛盯着雷森看。

    雷森忽然从船尾飘起,飘到雷蓝依儿面前,一把把她从椅子上抱起来,朗声道:“我们回去!”

    “哇!你会飞!带我飞吧!”

    “我会带你飞的!”

    雷蓝依儿紧抱着雷森,颈挨着他的颈,任由雷森抱着,脚踩水面,刷刷有声的在湖面上走。雷森的脚尖在湖面上点起一圈圈的涟漪,雷蓝依儿的心湖上也荡起了一圈圈荡漾不止的涟漪。她搂紧了雷森的脖子,喃喃的说道:“抱紧我!”雷森依她言手臂一紧,她整个人竟如醉了一般,身子软瘫如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