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就金丹的兽仆都走了。雷森从飞船上下来,还剩下的几个兽仆围拢过来,看着雷森。

    雷森笑笑,“都不用这么看着我,到时候我能来,就能给你们化形果。不能来,你们也只能自求多福。不是我不愿意,就是我不能进来,我想在另一处比这里更高级的空间里,你们不会缺少化形果。前提是你们到了那边还像现在一样团结,只要你们团结了,任何人想奴役你们,也得考虑一下后果。”

    雷森又笑道:“给你们透个底吧,出去后,再进来,我有六成的把握。你们都打起精神来,保护好自己。现在,你们一,二,……你们还有六个。你们六个推举出来一个首领,一个副首领,在我离开后,你们由首领得副首领带领了,给我看好了我让你们先前看好的东西,别出了差错,就是我进不来了,你们成就金丹离开这里,也要安排好接替的人给我看死了那个地方,只要有活物,全部杀死,一个不留。”

    雷森刹那间变得杀机四溢,“我对你们没有别的要求,这个要求,你们要告诉接替你们的人,就当是我的命令,一直有效。”

    “是!”几个兽仆顿时一凛,齐声应是。

    雷森看了一眼那片湖和湖的仙城,便回到了飞船上。让兽仆们退回洞穴处,自己把飞船收起一艘,让另一艘飞船清扫掉一些明显的印迹。

    还有时间,雷森觉得在空间里再修炼也没有可能突破到筑基期四层,倒不如出去到将碎星收碎石。转化物质把空间再建起来。便安排了那些兽仆一番。留下一艘飞船。回到了将碎星。

    在将碎星上,雷森算准了时间,忙碌了十来天,掐着时间回到夹层空间,让兽仆们看好洞穴,把第二艘飞船收起,重新穿上法袍,把头发弄乱了些后。又把一些低品灵晶和一些价值不高不低的灵药放到空间戒指里,静静等候离开夹层空间时间到来。

    时间到了,雷森感觉眼前一花,身子便到了他进入空间前的那处空地,狂天老祖与一众星兽的大人物都站在那里,等着进入空间的星兽回来。

    “这是怎么回事?”一个红发赤须的人看着传出来的星兽与进去时数目相比,十不余一,脸色刹时变得难看起来。

    雷森见狂天看向他,摊了摊手,表示不知道。

    出来的星兽向这些人形的星兽讲述空间里发生的事情。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类修士带着科技武器进入了夹层空间,把他们这些星兽灭的灭。杀的杀,就是剩下这些个星兽那也是侥幸。

    于是,那一众在外面等候星兽归来的人形星兽暴怒了,一个道:“一定是那些卑鄙无耻的人类做的事情。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他们一定要给我们一个交待。”

    又一个道:“杀!杀光那些修士!我们的人不能白死!”

    ……

    雷森在一旁听着,默不作声。

    当人形星兽又听说那个修士连人类的修士也不放过,得罪过他的人他就杀掉的时候,人形星兽沉默了一会,把目光投向雷森和另一个出来的人类修士。

    雷森不动声色,那个人类修士忙道:“我一直和我们的星兽在一起,他们可以证明。”

    这个人类修士就是那个想与雷森交好的那位,说完这话,他目光扫了一眼木站在那里的雷森,道:“这位修为低下,一进入空间想必是就躲了起来,一心修炼,把修为提高了两层,他的空间物口诸位大人也都检查过,想必他也不可能是那个能拿出两艘飞船的人。请大人们明查!”

    众星兽证实那个人类修士一直与他们在一起,确实不是,替那个人类修士排除了嫌疑,诸星兽便把要吃人的目光投向雷森。

    雷森叹了口气,把空间袋和空间戒指摘下放到地上,“诸位大人检查一下我的空间物品吧。我就这两个空间物品,有什么全在里面。”

    狂天走过来,把空间袋打开,倒出里面的东西,一些灵果残核和一些灵丹。空间戒指打开,倒出一堆低品灵晶和一些灵药,别的就没有什么了。

    “你就找到这些东西?”狂天看着雷森。

    雷森苦笑一下,指了指那位人类修士,“我进去夹层空间之前,从这位前辈口得知敌我双方去的都是半步金丹,我这个刚踏入筑基期的人,进去就是送死。就是侥幸不死,那也是充数的,不但不能拿到什么机缘,就是拿到了被人发现,也是人家的。所以,我一进去,我就寻了个地方躲了起来,什么也不想,安心的打坐修炼,那里面的灵气不得说不浓,我在里面突破了两次,还想再突破,时间就到了……”

    “至于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真的一无所知。”

    “你躲的地方是什么地方?”

    “都是山石,光秃秃的。我最后一次突破后,觉得时间还有些,就大着胆子朝里走了走,刚采了些灵药就被传了出来,真可惜,里面有好多灵药,我都把时间浪费在修炼上了,白白到里面走上一趟。”

    提起灵植,雷森一脸的懊恼。

    狂天把空间袋和空间戒指还给雷森,“把东西收起来吧,你能回来已经很好了。”

    雷森低下头,“下次这种事情可别叫我,真是太危险了。”

    红发赤须的人形兽瞪起凶目,“这些人类修士都不可相信,我要搜魂!”说着便突然蹿了过来,伸出手掌就朝雷森头上罩去。

    雷森站着不动,却用一双惊慌失措的眼睛看着狂天。

    狂天哼了一声,对着空伸出掌去,把红发赤须的人形星兽手掌拍了回去。警告道:“这人是我请来的。不要太过猖狂!”

    红发赤须的人形星兽似乎有些惧怕狂天。叫道:“我们死了那么多的人,这件事一定要搞明白!狂天,你敢拦着,莫非你有什么不可见人的勾当怕我们知道?”

    狂天侧了侧身,瞪着红发赤须的人形星兽,冷冷的警告道:“你可是皮痒,可以明说,我可以给你松松皮。不皮痒。就给我滚回一边去。”

    红发赤须的人形星兽一阵冷笑,“那好啊,狂天,别觉得我怕你,咱们打过一场,看你能不能给我松上皮!”

    狂天抬起手掌,翻了翻,眼睛盯着掌心,“那就试试看。”

    狂天说完,身影从雷森面前消失。再出现已经出现在红发赤须的人形星兽面前,“啪”的一声脆响。红发赤须的人形星兽左脸被扇,人被扇飞了几十丈,“再来!”

    狂天说着,身影又消失不见,红发赤须的人形星兽摆出防御把架势,刚拍好,又是一声脆响,脆响过后,红发赤须的人形星星的右半边脸也肿了起来。

    狂天一连扇了对方十几巴掌,只到旁边的人星兽出言相劝,狂天这才罢手,朝四周一拱手,道:“我狂天没有别的要求,这人和我关系不错,我才让他进到夹层空间,没想到人真的凭着自己的能耐突破了两层修为。这人是我请来的,谁要是想打歪主意,可以冲我来,我随时奉陪!”

    立刻有人形星兽出来打圆场道:“莫要争吵,这事情的发生太过突然,如果有人想达到他们所说的那种情景,心的仙山仙志愿还没有出来之前,还能活着,出来之后,心对那人无动于衷,要么是其人是个天才,夹层空间的规则对他例外了,要么就是人类修士有办法替前进入夹层空间,放下武器,以供后来人使用。我感觉是后者。”

    狂天向后退去,退到雷森跟前,对那些刚从夹层空间里出来的星兽问道:“你们有没有人能证明那个人是他?”

    那些星兽互相看了看,一齐摇头,“不,我们没有看到那人的脸面。想必不是。”

    狂天冷笑一声,“一群无能的东西,科技武器再厉害,你们不怕死,一拥而上,拿命相拼,别说是两艘飞船,就是十艘,你们也能拼得下。没有成绩,你们在里面一定是各顾各,盼不得别人死尽了才好,才导致这样的结果。你们还好意思指摘是别人不讲道理。我看是你们一心为你们自个着想,没有合在一起,才被别人吃掉了!”

    狂天又扫了一眼那些人形星兽,“你们也都听到了,他们没有证据是我带来的这个人类做的,那么,我想听听,你们是怎么想的,你们不会以为,他才筑基期就有可能修出一个能容纳下两艘飞船的空间。你们要是那么想,我只能说你们没有见识!”

    一个人形星兽问道:“他是空间属性?”

    “是!所以我才让他去,觉得他能得到一些机缘,没想到,他到里面竟然躲起来不动,白白浪费我一片苦心!”

    那个人形星兽又问,“当时进去之前,是不是检查清楚了,他身上只有这一个空间袋和一枚空间戒指?“

    当时检查雷森空间物品的人形星兽代狂天回答,“他是我查的,我能确定当时他身上只有这两样空间物品。”

    那人形星兽道:“这就可以确定,空间发生的事情与他无关了。”

    “那一定是人类修士所为!一定是他们在空间里发现了我们没有发现的好处,才做出这等卑鄙的事情。不行,我们一定要他们赔偿我们的损失!”一个人形星兽嚷了起来。

    这边,雷森把倒掉的东西一一收起,珍而重之的把戒指戴在手上,把空间袋别在腰间,长松了一口气,抬头看着狂天。

    狂天哼了一声,对众人形星兽道:“这里的事情也就这样了,什么时候决定去找那些人类老不死的麻烦,通知我一声,我随叫随到。你们在这里慢慢琢磨,我把这个小子先送走。失赔了!”

    狂天一把揪住雷森,纵身飞到高空,手一紧,雷森又进入到那一片空间当。

    进入空间,雷森以为狂天会盘问他,没想到他等了一会,狂天却一句话也没有问他。他便在空间里走动起来,见了熟的灵果,便不客气的边啃边摘,把空间戒指和空间袋装满。在狂天的空间里,雷森不敢动用空间,最后空间戒指和空间带全装满了,实在没处装了,便摘了些果子,用衣前摆裹了,边吃边炼化灵果的灵气,等着狂天把他放出去。

    他吃了一地灵果,刚把一个灵果放到嘴咬了一半,眼前一灰,人便被提了出去,一出去,他的人便被裹在一个气罩里,狂天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通知你的人过来接你。”

    雷森的腕脑早被他戴在手上,嘟囔一句,联系上佘曼,让佘曼派飞船到他现在的坐标方位接他。此时的他们就有黑刚晶星外的星空,佘曼的飞船很快就能过来。

    雷森通联完,又被扔到空间,他怀里多了一个玉简,雷森在空间里读了,是狂天如何寻找破碎空间的碎片以及如何炼化空间碎片的经验。

    这是一份有用的东西,有些一份,雷森以后衍化出空间,就能不再摸索,直接利用狂天的经验来状大自己的空间。光这一份的报酬,已经足了。

    狂天是个讲信用的星兽。雷森手摩挲着玉简,忽然觉得自己不够磊落了。他纠结了一番,最后还是决定不与狂天讲明他在空间里都做了什么。

    雷森在空间这一次没呆多久,便又被放了出来,狂天提着他直接闪入一艘飞船的内部休息舱里,把他放下,用古怪的眼神仔细打量了一下雷森,看得雷森心发毛,他才转开眼神,淡淡的说道:“以后小心!”便消失不见。

    雷森松了一口气,抬头看看舱室的装饰和标记,知道这是自己名下的飞船,便通联了佘曼,让她命令飞船返航,他已经在船上了。

    飞船回到黑刚晶星的矿区,雷森从舱室下来,坐上前来迎接他的飞车,直接回到了小楼。

    一到小楼,他与雷蓝依儿温存了一番,便进和空间,从空间四面柱那里试着能不能进入夹层空间。

    他的手放在四面柱那一面记着有夹层空间坐标的那一面,深吸一口气,希望不会出什么差错,洞底那一块能通往地球的旋涡石是他的心病,如果空间拒绝他进入,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有把旋涡石时时看在他的眼皮底下,他才能放心。

    面前的立面忽然变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