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香的烤肉,血红色的美酒,两方的人互相让着,谈着,和笑着,气氛和谐而欢乐。

    “那边的亭子不错,我们去哪里走走!”比尔茨吃下沾着佐料的烤肉,擦了擦嘴,端起一只酒杯,对雷森说道。

    比尔茨说的是湖的亭子,离这里最远,两人要走过去,怎么也要十分钟的时间,一去一回,走走停停,最少也要半个小时。

    雷森知道比尔茨有话和他谈,恰好他也有重要的事情要比尔茨帮忙办妥。他扫了一眼脸上垂着蓝纱的雷蓝依儿,说道:“稍等一下。”

    雷森歪头对蓝依儿说了几句话,又叫过佘曼,对她着意吩咐了几句。然后也端起一杯红酒,对比尔茨道:“能陪比尔茨大人游玩,我乐意之至。请!”

    两人并肩向前行走,比尔茨忽然道:“雷森,你这里不会不安全吧?”

    雷森笑笑,对着腕脑道:“我是雷森,所有明卫,全部对着我这边打一下告示灯,时长秒。”

    话音落下,湖边及四面的山上亮起几十个光点。

    雷森问比尔茨,“执政长阁下,这会你可放心?”

    比尔茨哈哈一笑,“我只是问问。我忽然想起我们一起遇刺的事情,一晃竟过去了几个月。那是你救了我,我却没想到平时和我很亲近的帮手,却是想杀我的人。现在想想,那时候让你陪我受了惊吓,我却没有正式的向你道谢。”

    雷森喝了一口酒,踩了踩脚下的石头。“他已经死了。你也该淡忘那件事情。要向前看。”

    “所以,”比尔茨向前走了两步,抬头看着一株开着大喇叭似的树冠,“很漂亮,这株树很漂亮。雷森,我听说你在帮林觉更参议员。”

    雷森站在那里没有动,“是。”他简略的回答道。

    “能帮我吗?”

    雷森呵呵一笑,“你说呢?执政长阁下。我们可是一起经历过生死。我们之间的感情比和任何人都深厚。”

    比尔茨转过身,看着雷森,“我有一件事情要你帮忙。”

    雷森抬了抬手,“巧了,我也有一件事情要执政长阁下伸出援手。”

    比尔茨接过前面的话道:“所以,我来了。其实应该是你去找我的,我还是主动来了。这半年,不见你人影,我知道你很忙,怕下一次见你又是半年后。”

    雷森举步。走到树下,抬头看了看树冠。“好香!”一指湖的亭子,“那边景色更好,我请执政长阁下移步,欣赏湖景。”

    “我很高兴。”

    两人在前面走着,一个说,一个听。他们的后面,缀着个人,两个是一身正装的比尔茨的保卫人员,一个是杜全。杜全没有关注其他方面,他知道这四处的山上已经临时抽调了多少武装机器人和经受过严格训练的变异人过来,这方面黄鱼不在,还是他亲手作的,所以他不担心安全问题。

    杜全更相信雷森的能力,他只是引气期一层,已经超过他认识的所有的人,雷森能给他灵晶修炼,雷森的在修炼上的层次肯定高他许多,实力不知翻了多少倍,比尔茨若想发难,不知会在雷森手里吃上什么苦头。他盯着的是比尔茨这两名随护人员,他在这两人身上感到了威胁,知道不能小看这两人,这两人若比他差,也差不太多。

    防护这一块,杜全抽调名好手,在烤肉现场表面上是帮着那几个服务机器人做事,实际上是暗护卫着雷蓝依儿,雷蓝依儿是雷森的女人,也是他杜全半个主人,他必须护卫周全。所以,他随在雷森身后过来,那个把走动的圈子向雷蓝依儿靠近了些,以便更好的防卫不测事件的发生。

    前面,雷森和比尔茨登上通向湖亭的曲折桥,两人把杯的酒喝了,酒杯放在扶手上,迈步朝亭子走去。

    “我有一个计划,”比尔茨说道,“我的这一任任期装将满,当初许诺的让黑刚晶星的经济腾飞,到头来却不见效果,说实在的我很惭愧。按理说,我应该知趣些,不应该再想着下一任,把执政长让给更有能力的人。雷森,我不甘!”

    “有烟或雪茄吗?”

    “有!”雷森从衣袋里拿出一盒烟,烟是西米摧毁天吞兽星盗团后的战利品,只运回来一小部分,让矿区的人估价。这烟价格不错,据说一支要一千星币以上,雷森就拿了些烟还有其他的奢侈品一起放到空间里,顺便在衣袋里装了两盒。

    火焰闪了一下,比尔茨把头埋在雷森的掌心里,把烟点着,抬起头,看着雷森深吸了一口。然后转过脑袋去,喷出一口淡淡的轻香。“烟不错!”他说。

    雷森也点了一根,吸上一口,点点头,“这烟我也是第一次吸。”

    两人又沉默了一会,在桥上站定了,看着湖水。雷森看了半天湖水,天虽然黑,他能看到湖水的游鱼。他看了半天,呼出几口烟,开口道:“我能帮你做什么?”

    比尔茨手一指亭子,“我们去那里说话。说是到亭子,一定要去到,不然,就是我说谎话了。”

    两人又继续走,比尔茨道:“我有一个计划,我准备把你的普通物质供应点推到全星球,只要城市,我都让他开一个普通物质供应点。这叫物质便民计划。正好林觉更的选区有样板店,不用让别人说我是放空炮。这事要靠你,你觉得有没有难度?”

    雷森点点头,“我这边,我的夫人和公司也有一个计划,就是在星球大城市都开设一个普通物质贩卖点。很符合你这个计划。这个,除了物质供应不足之外,资金方面不是问题。”雷森说出了自己的难题。

    比尔茨松了一口气,“这就好。我还以为你会推托。等我能打赢第二任的选举,我会帮你拿下一些物质星的采矿权,必竟我们黑刚晶星先前没有矿业公司,争取采矿份额已经很久没做了。”

    比尔茨见雷森没有反应,笑了笑,“我感觉很好笑,上次竞选,我给了我的选民很多的空头支票。等这次选举,我的人拿出的选举方案,我自己看着都脸红,因为上面列举的我在本任内的成绩几乎都是假的,让人看了心烧的慌。那些方案,我都扔了,我准备自己做,什么也不许,就拿物质供应这一块来说事。把你引进来,必竟是我的成绩。你啊,也让你的手下拿出方案来,我们两相对照,我不能再说空话了。”

    雷森把烟蒂扔掉,“那行,我回头就吩咐下去。对了,下次你再有商业上的事情,直接找我的夫人。他负责商业这一块,我去忙其他的事情。”

    比尔茨向雷森又要了一根烟,示意雷森也拿出一根,他夺过点火器,亲手给雷森点上,然后才点燃了自己的烟,烟头亮了一下,“你的夫人很神秘,怎么没听说你举行婚礼?”

    雷森从比尔茨手里接过点火器,只听比尔茨又道:“你这个点火器太过普通了,回头我送你一个,是星邦总统送我的,我不抽,放着也没用,送给你了。”

    雷森才道:“我的夫人是我认识很久了,她失意了,只记得自己叫蓝依儿,嫁给我,就叫雷蓝依儿。到现在她也没有身份证明,只能这样跟着我。”

    比尔茨噢了一声,“她一定不是普通女子!”

    “我要执政长你帮我的事情就是,帮我给她办一个身份,黑刚晶星的,不引人注目才好。”雷森吹掉烟头上的灰,“要不然,你有事找她配合,还得通过别人,很麻烦。我这是替你着想,你那个物质计划,可是要她负责的。”

    比尔茨点点头,“她能配合好吗?”

    “她掌握了公司所有的权力。回头我就让他扩大船只生产,扩大采矿船的规模,嗯,运输船也要扩大。”雷森看着比尔茨,见比尔茨没有表示,“完美级的物质,可以实名定额配售。这对你来说应该有用吧。”

    比尔茨道:“好!”

    比尔茨叨着烟,把领口的扣子松开,“我们回去吧,我身份敏感,时间长了,他们不放心。”

    两人刚走出亭子,正准备往回走,就听到扑通一声,有人从桥上掉到水。两人一起看过去,灯光下,杜全正把比尔茨另一个护卫举过头顶,抡了两圈,手一松,把人扔到水。

    比尔茨冷静的赞道:“你的身手好,你的手下看样子也不弱。这两个是上次出事后,我特意挑选的,没想到,两敌一还没有抵过你手下一个矮胖子。”

    雷森笑笑,“他是个例外。我们去看看!”

    比尔茨快步走了几步,忽然停下脚步,对雷森道:“马家不简单,你和马家接触多长个心眼,你现在是我竞选的最大助力,我可不想你出问题。”

    雷森愣了一下,看着比尔茨快步向前走,笑了笑,马家不简单他已经知道,马家有金丹修士,还威胁过他,他能不知道。

    有意思,好像明天,马家家主就要过来。

    雷森跟上比尔茨,比尔茨那两名被扔到水里护卫从水里上来,水淋淋的挡在杜全面前,手里举着离子枪。

    远远的,雷森就听到杜全说道:“拿枪算什么本事,有胆再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