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以武应对

 热门推荐:
    “扑通!”一声巨响,打断了马家家主的话,雷森和他齐齐的回过头去,只见那个长发年人一脸的张狂,朝着在水露头的杜全比出了一个小挴指。刚才就是他把杜全抓住扔到了水。

    杜全从水跳到空,还没有跳到桥上,长发年人飞起一脚,像踢皮球一样把杜全踢落到更远的水。他哈哈大笑,“能打败执政长护卫的人,也不过如此!”

    雷森迈步走过去,叫了一声,“喂,我说你是在干嘛?”

    年人一瞪眼,“我干嘛,我就是看你们不顺眼,过来给你提个醒,这天底下能要你命的人多了去了。”

    雷森一笑,“你在威胁我?”

    年人一抱膀,“我就是威胁了,你能奈我何!”

    雷森从腰间取出离子枪,“你说呢!”说着,对着年人就是一枪。

    雷森看出了年人的实力,也不过引气期层,这样的修为在他面前也敢猖狂,实在是没有把他放到眼。

    年人连忙去躲,仗着他远超别人的感觉和身体的灵敏度,躲掉了这一枪,跳起来就向雷森扑来。

    雷森对着空的年人又是一枪,年人身上开出一团血花,闷哼一声,却仍然向着雷森扑来。

    那边,马家家主惊呼,“不可!”

    雷森举着枪,没有再打出第发,等年人近了,忽然跳起,直冲着年人过去。左手成拳。一拳打在年人脸上。把年人打得掉了几个牙齿,头一歪,随着不受控制的身体掉到湖。

    雷森落下来,笑着问马家家主,“他算不算你们马家人?”

    马家家主一摇头,“他倒不算,只是……”

    雷森一摆手,“不算就好。其他的话。等我办完事情再说。”

    雷森盯着水面,那年人从水跳出,跳到桥上,一指雷森,“你,你……咱们再打过。”

    雷森把离子枪举起,再次开枪,在年人腿上打出一个血洞,年人瞪着雷森,他的修为远远不足以抵挡离子枪的威力。雷森一连朝年人开了几枪。年人硬挺着,雷森笑道:“你的骨头很硬。我们看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枪厉害。”

    马家家主从雷森背后冲上来,他怕雷森一怒之下把年人杀掉,他知道他妹妹到现在才能对离子枪无惧,眼前的年人根本挡不住离子枪。

    “雷老弟,住手!你不能杀了他,他是修士!杀了他,你会惹来麻烦的!”

    “修士吗?”雷森看着马家家主,年男人见他眼睛盯着马家家主,放松了对他的警惕,突然暴起,扑向雷森,雷森哼了一声,迎上去,依旧是左拳,依然是打在他的脸上,再次打下来几颗牙齿,末了一个踹踢,把年男人踢下水。

    雷森看着马家家主,露出白牙,“修士很可怕吗?”

    马家家主连连点头,“是啊,是啊!你见过我妹妹,你也知道,她的飞剑可是取人头于千里之外的,怎么能不可怕。你要是睡一夜,第二天天亮脑袋没了,你说可不可怕!”

    “真的?”

    “真的!修士你得罪不起!”

    雷森笑笑,身体忽然凭空悬起,他一步迈出桥栏杆,虚空踏步,一步两步,步踏到年修士露出水面的头顶,脚尖一点向年修士点去。

    年修士这时已经明白,雷森根本不是什么普通人,他们都走眼了,也许雷森不是马家那个金丹期的修士的对手,但已经远远超过了他,动动手指头就能要了他的性命,一时间吓得惊魂外冒,大叫道:“前辈饶命!”

    雷森的脚尖却已点到了他的头顶,把他点得眼冒金星,身体向下一沉,张开嘴,着实的喝了几口水。

    雷森一连点了几脚,才一手把年男人捞起,远远的扔在湖岸上。他走回到桥上,若无其事的对马家家主说道:“马家主,请,别被这个家伙坏了心情,咱们亭上去,去看看风景。”

    马家家主有些蒙了,向后退了一步,手指着雷森,“你,你,你是修士?”

    雷森叹了口气,“我不可怕。你看,修士和我一样,一点也不可怕,不过如我们一样,天生的有些人惹人讨厌罢了。那人我会处理,你放心,在我这里惊了你,我会给你一个交待。”

    马家家主惊了,他听信了他妹妹的判断,又着实的调查了雷森的背景,堪定了雷森不会是个修士,就是修士也不过是刚入门,他带了年男人来,软硬兼施,不怕雷森不向他马家低对,成为马家的附庸。

    他那里会想到,这个一脸笑容的年轻人,转眼间就成了和他妹妹一样的人,把他带来的长发年人再折辱,转眼间就用拳头打碎了他信心满满的打算。

    “我,我有些头疼!”马家家主突然捧住脑袋,“雷老弟,我要失陪了!”

    “哎,还没到湖上亭,怎么能半途而费。来,我陪马家主去看看。”雷森上前一步,捉住了马家家主一只胳膊,用灵元包住他,向湖上亭迈步走去,两人在外人眼,步态从容,似乎都没有把刚发生的事情放到心上。

    湖岸上的人震惊了,那些变异人还好,马家的来人可大都知道能虚空站立行走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雷森是一个修士,修为最少在引气期层以上。

    他们大都知道此行来的目的,就是威吓。没想到,到了跟前,却是别人给他们威吓,把他们吓了一跳。

    等他们反应过来,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他们来之前可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家主也没有告诉他遇到这种意外该如何做。

    雷蓝依儿举起酒杯,用好听的声音道:“诸位客人,都请坐下,我的夫君正好贵家主相谈甚欢,我们坐下静候就是了。那个人在我们这里惊扰了贵家主,我会命令人把他带走,细细拷问,给你们一个交待!”

    脸上刚恢复笑容的马英玖等人立刻又吓了一跳,马英玖忙说道:“雷夫人,那只是个意外,是我们管束下人不周,惊扰了雷总和诸位。我们会好好的教训他,回头给雷夫人和诸位一个交待。”

    雷蓝依儿沉思了一下,缓缓开口道:“马议员,你说的在理。这件事按理说我该依你,可是你也知道,昨晚执政长刚到这里,今天便发生了这等事情,我有理由怀疑,此人对执政长大人不满,因为我夫君和执政长大人在此见面的缘故,意图谋杀我的夫君,这件事情,牵涉到执政长,恐怕光我们私下处理是不行的。要是传到执政长耳朵里,问我夫君,我们可就无法解说了。”

    马英玖忙道:“雷夫人多虑了。我保证不会让这件事传到执政长耳朵里,其实……”

    雷蓝依儿打断了马英玖的话,“噢,这么说,你们马家对那个年男人很是信任?”

    “当然!”马英玖果断的说道。

    “他做的事情,你们事先知情?”

    “这个……”马英玖语塞。

    “看来,马议员有什么难言之隐。我看这事你我双方不能私了,现在正值选举时期,各种手段都有,我们不能不防。这件事还容我家夫君报告给执政长,让他出面细细调查挖根的好。不是我不相信你,若是你们马家能出面担保,我和我的夫君自然相信。”雷蓝依儿笑着说道,面上的蓝纱随着气息飘动,她用言语把马家后背逼到了墙上。

    “我,我不能担保。还是等我们的家主回来,我们这边听他作主。”

    雷蓝依儿把酒杯放下,“我累了。要去休息了。人我先带走,等你们家主做出决定,你们就可能把他带走。”

    雷蓝依儿抬抬手,从旁边山上就近冲下几个机器人,冲到年男人躺身的岸边,举起枪对着年男人的四肢补了几枪,然后架起来回到山上。

    马家有人愤然站起,旁边侍候着的变异人和机器人同时转过身来,用不善的眼神看着那站起的人,只要他们有异动,这些变异人和机器人随时能扑上去。

    马英玖举起手,“都给我坐下。”然后又对已经站起身的雷蓝依儿道:“雷夫人,这样做不好吧?”

    雷蓝依儿一笑,“是啊,既然知道不好,何必当初要心存那么多杂念,他是修士吧,修士有这么多杂念,如何能让修为上得去,我这是帮他。佘曼,你们也都随我来,公司的事情,我有些话要交待你们。”

    佘曼把椅子向后挪开,手护着肚子起身,“好的。”

    在马英玖的目光下,雷蓝依儿当前,佘曼,李振伟,候晓茗等人随后,离开了这里。场地里只剩下马家这些人,还有那些机器人和负责侍候他们的变异人。

    马家有脾气不怎么好的人,拍桌子站起来,嚷道:“这算怎么回事,你们就是这么待客的吗?真没有教养!”

    两道离子线射过来,射到拍桌子人的腿上,那人腿一软,重重的坐回椅子上。一个变异人晃着手的片肉刀,警告马家人道:“都坐着喝酒吃肉,别动啊,你动我们也会动,下一次打的就是脑袋,死了人我们可不管。”

    马英玖眼睛掠了一下周围,他看到周围又出现近十个武装机器人,个个都用武器瞄向这里,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都坐着别动,我们等家主,家主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来,喝酒!”(。。)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