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雷森说后台

 热门推荐:
    ps:  感谢lxy,战天龙两位书友的月票支持!多谢!

    马英玖举起酒杯,“雷总的烤肉不错,错过了这次机会,下次再来什么时候可就说不准了。”

    马英玖此时心里面有些苦涩,他在马家琢磨着怎么把雷森变成附庸的时候,一直保持着沉默,他对雷森保持着好感,不愿意雷森因为某些原因而走到他们马家的对立面。真到那个时候,做为马家人,他不得不对付雷森。

    家族子弟有家族子弟的无奈,做事并不那么随心所欲。

    马英玖看着林觉更在他的选区里搞得风生水起,一个普通物质的销售网让林觉更赚足了眼球,也赚足了相当的信任,人们都相信,像林觉更这样低头做实事的人,保持参议员的位置能替他们做更多的实事。

    马英玖也想学着林觉更的样子,让雷森帮他在他的选区里搞一个普通物质销售网点,哪怕是卖一点,也足以证明他是用心做事的议员,莫要忘了,他可是在许多议员惨死后,替补上去的参议员,还没来得及放手在选区里做事,就迎来了换届的选举。

    四周站着虎视眈眈的武装机器人,枪口对着他们。马英玖叹了口气,举起杯子,愤慲的叫道:“喝!喝!都别乱动,等家主回来。”

    马家来人,除了家主,剩下的也就马英玖的职位最高,言语当自然带着一股威信,让马家那几个想起事的人老实下来,坐在位置上不动了。

    湖亭上。雷森拉着马家家主。用手指一扫四周的景色。“马家主,怎么样,这里还不错吧?对了,你刚才说要给我找个后台,我很感兴趣,你再说说,能给我什么条件?”

    马家家主凌乱了,干笑道:“雷老弟。雷总,我那只是开玩笑。就是认真的也是真诚的替雷总,雷老弟你着想。矿业公司有惯例,采着了一些天材地宝是要送给修士用的,普通个人和公司不得私藏,否则会引来杀身之祸。所以,我就想着,想着我家与你结盟……我,我真没有其他意思,这是我妹妹的意思。你想啊,我一个普通人。我的家业足够大了,和你合作也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雷森冷然一笑,“你妹妹啊,是个金丹期的修士。这一段时间,我遇到了一位前辈,大约是度过劫的老前辈,有横渡星空的本事。我看着他本事硬是要得,就去求他,求啊求的,最后磨得他没办法,才免强收下我,摩顶传功,助我一举突破筑基期。不知我要是靠你妹妹,你妹妹能否在一年内助我一举成就金丹?如果能,这个后台我认了,如果不能,我怕我那个本就不开心的师傅,一怒之下,会和你妹妹没完!这事,你可以问问你妹妹,我这边无所谓,我采的天材地宝,我那个师傅看不到眼里,全留给我攒家底了,要是你妹妹有意,我可以全掏给你妹妹和你们马家,待我师傅问起,我报上你们马家和你妹妹的大名就可以了。”

    马家家主脸白了一层,不自然的抖了抖脸颊上的肉,“雷老弟,这个玩笑且莫要开了,我妹妹怎么能抵得上横渡星空的高人一语一言,这事作罢,这事作罢!”

    雷森一拉马家主,脸上冰冷退去,笑道:“唉,怎么能作罢,我那个师傅懒得要命,什么也不肯指点于我,只吹说如果有人找我麻烦,他会替我一力担着。我也想找一个靠山,正好你找上门来,咱们好好谈谈。这事真不能作罢。”

    马家家主脸又白了一层,“这事真是不能认真。雷老弟,我也是个传话之人,你的话我替你传给我妹妹就是了。”

    雷森放开马家家主的手,眼神有些茫然,“当个普通人真好,了解的越多越感到这世界啊,真他娘的处处都是危机。唉,马家主,你是讲究人,且不要因为我爆粗口小看了我。”

    马家家主摇起手,“不会,不会。雷老弟,不,雷总,也不是,雷前辈,你是修士,怎么能和我们一般,你沉脸,那是教我们这些普通人做事要觉稳,你高兴,那是教我们万事要洒脱,我怎么能敢去就看雷前辈你呢!”

    雷森哈哈大笑起来,手拍着栏杆,手指着马家家主,马家家主忙陪着他笑,笑得脸皮生疼,像在脸上糊了一层浆糊,时间稍长,浆湖发干,把脸皮绷起来,朝四面拉扯一样处处生疼。

    雷森大笑过后,脸上笑容未褪,上去拍了拍马家家主的肩膀,叹了口气说道:“我那便宜师傅怕我本事不济,便要我一心修炼,知道我还有俗务在身,一时摆脱不掉,大怒之下,不知从哪里捡来了一个失忆的女子,硬塞给我作媳妇,让我把俗务都交给她。我那媳妇你也看到了,唉,身不由己啊。”

    雷森换上一副愁容,发起了牢骚,“你说,我的老婆,我都不能作主,我早知道我做个屁的修士,还不如一个人来去的自在。还有哪,他竟然嫌我不能自保,给我弄了两个金丹期的星兽做我的兽仆,要吓死个猴咧,金丹期啊,我能养得起吗?”

    马家家主变得越发小心起来,“那是你师傅对你重视,你要体会他老人家一片苦心。”

    “也是!”雷森咂了一下嘴,“不行,你提醒我了,下次去见我师傅,先让他给我弄几头筑基期的星兽来,给我当保镖,不然,我这睡觉都不安稳!”

    “这个……这个……嗨……”

    雷森挽起马家家主的手,真切的说道:“你一定要把我的话一字不漏的传给你妹妹,她长得漂亮,要是做我的后台,我举双手欢迎,真的!”

    “这个?一定。我一定把前辈的话传到!”

    眼看着马家家主的汗流了下来,雷森一笑。“景也看了。我们回去吧。不知这一闹,能让你们的人误会成什么样子。”

    马家家主干笑了两声,不现作声,走路时,刻意的落了雷森一步,让雷森走在前面,不复刚来时意气风发,一副指点雷森的派头。

    到了岸上。马家家主看了一眼腕表,叫道:“唉呀,光在前辈在打扰前辈了,家里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我这就带人离开,等我妹妹回话了,我再来拜会前辈。”

    雷森停住脚步,脸上的笑容浅淡起来,“马家主,不送!”

    “不送,不送!前辈您留步!留步!”马家家主快步走回烤肉摊上。叫起马家众人,匆匆的蹬上飞车。一溜烟的离去。

    雷森站在湖边,雷蓝依儿已经带人离去,杜全怕雷森像昨日一样收拾他,也跟着去参加会议去了。雷森眨了几番眼皮,把手掌翻过来掉过去细细看了,看不出个阴阳来,叹了口气,他很想抽人耳光,却找不到合适的对像。

    居然打他的主意。那个漂亮的马家女人仗着自己是金丹期的修为,上次在马家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嫌不过瘾,又想来霸去他的公司,让他去做牛做马!真是一个让人讨厌的女人!

    雷森真的想打人,四处看了看,找不到对象,就对着湖水一连挥了几掌,打得湖水陷下去数米,溅起一两丈高的水柱,湖面上漂起一片翻着白肚的鱼儿,有的死了,有的还无力的在湖躺着转动身子。

    “把他们打捞起来,再打些鱼,一家分上一点。”雷森对快步过来的几名变异人说道。然后把手背在背后,嘴哼着,“我一见老母亲跪金殿,折儿的阳寿有几年呐,我只得撩袍端带,端带撩袍,一步一足下金銮呐……”

    唱了一段,又觉得此段颇不应景,不由得哑然失笑,又想到要是马家家主听到了,一定觉得他对华族的化研究的比他深,必竟这样的地方剧很多地方听不到了。这也算是他有内涵吧。

    什么叫内涵,在有些人眼,内涵就是懂一些老祖宗的东西,只要你能搬一些老祖宗用的唱的老古董出来,在那些自以为有内涵,有教养的人眼,你就是有内涵的人了!

    狗屁!雷森吐了一口唾沫,快步上了跟上来的飞车,一路回到办公楼,一楼值守的机器人告诉他,上面正在开会。雷森知道雷蓝依儿要制定一份计划给比尔茨,站那里听了听,果然,雷蓝依儿正在让候晓茗统计全黑刚晶星开设普通物质销售点第一次要铺下去多少物质。雷蓝依儿还让李振伟帮着候晓茗统计出现在在林觉更选区几处销售点的从始到今的数据,找到变化规律,给全星球供货提供依据和理论支撑。

    雷森知道数据上的东西,雷蓝依儿只要想要,随时可以侵入矿区任何一部智脑读取里面的数据,并在百分之一秒内找出她想要的东西,必竟,她曾是一个超智脑,和**融合了,超智脑的那些本事她一样没有丢,相反随着她能自然的走动,有更多的想法,应对的手段也就更加的灵活,超智脑的理性加上人类的感性,会使她变得比超智脑时更加的厉害,若想危害人类的生活,她举手就能做到。这也是人类社会要防她的原因之一。雷蓝依儿之所以这么做,不过是想借此锻炼一下她的团队,让他们知道做什么,怎么做,将来就是她有事情暂时使公司脱离了掌控,公司也能高效的运转。

    用雷蓝依儿的话说,这说养习惯和立规矩,一个公司第一任的管理层对公司的影响深远,第一任高效,他们选拔的人才也会高效,一任一任下去,整个公司就不一样。这就叫公司的化。

    既然雷蓝依儿在忙,雷森上去也帮不上什么忙,他便回到小楼。

    夹层空间里,雷森给个半步金丹的星兽下了手印,这样的星兽随时都会成就金丹,他强忍着心痒没有提出把它们带出夹层空间。他让兽仆们给他弄回几只比半步金丹弱上一些的星兽,这些星兽他要带出空间,在普通的人类社会里,做他震慑别人的班底。

    等他再次出现在黑刚晶星上,左肩上多了一只蓝身红脸金喙,长相喜人的小鸟,右肩上趴着一只放大版的碧绿色的螳螂,两个小家伙一出现在黑刚晶星就纷纷表示不满,“主人,这里的灵气几乎没有,会饿死鸟咧!”

    小鸟跳着脚叫着。绿螳螂随声附和,“是啊,是啊!”

    雷森的脸一黑,“闭嘴,让你们来保护人的,不是让你们来享受来的。平时用不着你们,用得着你们的时候,灵元损耗你们可以用灵晶补充。个月一到,我就会把你们送回去,让其他的星兽来接替你们。”

    小鸟有气无力的趴在雷森肩上,“可是我会饿死的咧!”

    “是啊,是啊!”

    雷森伸手弹了一下螳螂的脑袋,“就个月,你们要是再嚷嚷,我就把你们送回去,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你们再过来。化形果吗,就不会在你们需要的时候到你们手。”

    “化形果!”小鸟扑扇了一下翅膀,“主人,个月太短,半年好了,半年后,你给我化形果。”

    螳螂晃了一下两个刀似的武器,“主人,我老实,一年也行啊!”

    小鸟飞到螳螂头上,伸喙欲啄,螳螂腾的支起后身,两个手刀砍向小鸟,带出一片残影,“我说一年就一年。你当就你会飞,别惹火了我,我要是飞起来,就是你掉毛的时候!”

    小鸟只是警告和提醒螳螂,见螳螂不领他的人情,恼骂道:“你个傻吊!”

    螳螂回敬小鸟,“尼格撒毕!”

    雷森脸一板,“不准说脏话!”

    两个小家伙脖子一缩,愤愤的闭上嘴巴。

    雷森提醒他们道:“一会,你们要保护的对象会从你们选一个,选的跟着她,选不的随在我身边。你们明白没有!”

    小鸟道:“明白!”

    螳螂挥了一下双刀,“主人,放心,我不会给你丢人!”

    回到小楼,雷森把两个小家伙朝雷蓝依儿面前一摆,吩咐道:“叫女主人!”

    “女主人,你好!我叫小花,主人叫我花无缺!花无缺见过女主人!女主人,你真漂亮!”小鸟跳了跳,歪头看着雷蓝依儿。

    “嗯,女主人,你好!我就小绿,主人叫我绿无敌!绿无敌见过女主人!女主人,小花说的对,你真的很漂亮,和我的主人很般配!”螳螂闷声说道。

    “不要学我说话!”小鸟蹬了螳螂一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