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打人!”雷森各赏了两个小东西一个暴粟,以示警告。

    小鸟道:“他学我说话!”

    螳螂举起两个刀,向小鸟示威,“我不怕你,再蹬我,我剁掉你的双爪!”

    小鸟立刻不愿意了,叫道:“主人,女主人,你们看,是他威胁我!”

    雷蓝依儿打量着两个小东西,问雷森,“他们是从那里来的?”

    雷森点头,“是,实力比我高一点,我担心你的安危,选了两个来护卫你的安全。这两个你选一个,带在身边,我有事离开,也能放心一些。”

    雷蓝依儿看了看小鸟,又看了看螳螂,最后把目光放在了小鸟身上,“就这个吧,我一个女的带一只螳螂总说不过去。就是不知道他听不听话。”

    小鸟立刻飞到雷蓝依儿的肩上,叫道:“我很听话。”

    “那就你了。”雷蓝依儿安慰螳螂绿无敌道:“我不是不选你,实在是我身边跟一只螳螂太过怪异。你跟着我的夫君也是一样,我们俩个本就是一体的。”

    螳螂有些失落道:“我就知道,女主人不会喜欢我,花无缺有毛我没有,他的毛还长得那么漂亮!”

    “你也很漂亮!”雷蓝依儿及时的夸赞绿无敌,“如果能选两个,我会也把你一起要到我身边。跟在我夫君身边,比跟在我身边更对你有利,不知我夫君向你们说了没有,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是修士。”

    小鸟花无缺接话道:“女主人。你放心。你的事情。主人都向我们交待了。我,花无缺会护卫好你的安全!”

    雷森一挥手,“好了,你们两个出去,我和你们的女主人有话要说。”

    小鸟花无缺和螳螂绿无敌飞了出去,雷蓝依儿掀开面纱,对雷森说道:“要是支持比尔茨的计划,我们不能光有计划而没有实际行动。物质供应是最大的难题。我知道你的空间神秘,能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夫君,接下来,你要辛苦一下了。”

    雷森也在想这个问题,星币投资不是问题,现在市场送到了手边,缺少的是物质。他由此想到,就是有大批的物质能供应,这些物质的来源也缺少合理的解释。

    雷森把他的担忧告诉雷蓝依儿。雷蓝依儿道:“这事情我来解决,我会和比尔茨谈。增加运输船和回收船的活动次数,把不合理的物质变得合理。”

    “这样也好。你要注意休息。不要累着了自己,星币对我们其实没有多大用处,我们不追求星币堆积起来的数目。还有,矿业这一块尽量的返着发展,把普通物质分出大部分挂在回收的名下。”

    雷蓝依儿道:“我已经这么做了。”

    雷森让雷蓝依儿休息,他离开小楼,去将碎星拾取碎石。雷蓝依儿把分散在几处的智脑资料汇集了起来,抽调了一批表现优异的智脑准备配给西米的船队。这些智脑正在朝黑刚星运输的途,到了后,他们就启程,前去看望西米。

    那名代表马家挑衅的修士和雷森交手时,雷森已经出手封住了他的修为,现在被看管起来,身上的空间袋送到了回到黑刚晶星的雷森的手。

    雷森打开空间袋,里面装着数量极少的丹药,几块炼器的材料,剩下的都是没有多大价值的凡物。雷森在其发现一块水属性功法玉简,拿出来复制了一份,把空间袋交给雷蓝依儿。他不清楚雷蓝依儿的属性是什么,这次见了西米,他一方面下令让居在夹层空间的星兽寻找在空间死亡的修士空间物品,希望无主的空间物品里装有各种属性的功法。另一方面,他会尽快去仙音星的修士坊市,用灵晶购卖能测人属性的法器,两相下力气,帮着雷蓝依儿尽快的找到适合她属性的功法。

    雷森只希望雷蓝依儿的属性不错,他能用各种夹层空间以及空间的资源帮着雷蓝依儿踏入修士的行列。

    雷森在将碎星迎来了空间第二十次的升级。这一次只升了一级,空间越朝上需要的经验将会越多,这一点雷森深知,所以对这一次空间只升了一级,没有感到意外。

    空间里,普通物质分解出来,已经把飞船停泊台建造完毕。新建的库房里堆着不少普通物质,雷森只需在智脑到达黑刚晶星前再忙上几日,把分解出来的物质放到黑刚晶星的仓库里,就能解决暂时的普通物质不足的现状。

    雷森接到了马家家主的通联,马家家主告诉雷森,他的金丹期的妹妹要他放掉被俘的那位年修士,两人之间的误会一笔勾销。恰当的时机,她会来会会雷森。

    雷森也不想怎么惹麻烦,在智脑到达黑刚晶量后,他放走了那名修士,同时也准备和雷蓝依儿离开黑刚晶星,去找西米。

    盘龙公司的计划放在比尔茨的案头,比尔茨已经看了几遍,他此时看着窗外,窗外有一株树,细长的叶子散发着好闻的香味,香味能提神。这株树很老了,经历了十多任的执政长,它站在那里,透过窗户看不不少张曾在这间房子里的主人的脸。不知它看到下一张陌生的主人脸会是什么时候?

    比尔茨从桌子上拿起烟盒,弹出一根,用点火器点上,他现在有些爱上抽烟了。香烟在男人思考时,能助人集精力想他要想的事情。

    比尔茨什么都没有想到,就是没想到雷森会是修士。他离开雷森矿业公司的第二天发生了什么,他十分清楚,马家的动静他也听说了一些,他担心马家会和雷森发生不愉快的冲突,会对他连任选举造成不好的影响。

    结合雷森以前的经历,比尔茨的脑子里对蓝依儿的真实身份产生了怀疑,这个女人能让雷森如此上心,出现的又是那么的突兀,事先一点征兆也无,而且那个女人还一直戴着面纱,似乎怕别人认出了她的真实身份。

    结合种种资料和证据,比尔茨有理由怀疑所谓的雷森夫人,那个女人就是从安康星逃出来的超智脑,现在已经融合成功了,在众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了,成了雷森的女人。

    这是一个麻烦!

    比尔茨要雷森支持他,雷森的交换条件就是帮他的女人弄一个没有尾巴可查的身份,这个条件有些难为他了。

    这件事情他已经让人去做了,全星球在找合适于雷蓝依儿的身份。

    在全是智脑充斥的时代,要造一个活人的身份何其的难。雷森或许不知道,把这看似很小的一件事情当作条件推给了比尔茨,比尔茨却要为些大伤脑筋。

    他怕雷蓝依儿真的是从安康星逃出来的主脑,雷蓝依儿要是发狂,操控了她能操控的智脑兴风作浪,他的黑刚晶星就要倒霉了,不但要花大力气扫除雷蓝依儿,免不了伤筋动骨,更要给安康星和星邦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有一股要向雷森问个清楚的冲动,问雷森,他的这个神秘的女人到底是不是从安康星出来的那个祸害!可他也知道,这种问题不能问出来,猜测是猜测,明白是明白,不说透才好,说透了大家都没有意思,甚至会成为仇人。

    现在想想雷森血腥清洗和他作对的人的手段,比尔茨就后背发寒。他自认为了解雷森,雷森是一个从不主动惹事,但是你惹了他,他绝对会报复的人物。而且,雷森已经证明自己是修士了,普通人的法律对他约束力很小,除非你能将他当场击毙,永绝后患!

    有人敲门。

    “进来!”比尔茨沉声道。

    他的助理拿着一个件夹进来,轻声说:“执政长,这是你要的资料,按你的要求,没有输入任何智脑,全是我手抄来的。这仅是第一份,接下来我会很快送来其他的,凡是条件附合的,都会呈到你的案上。”

    “好吧,你放下吧。”

    助理把件夹放到桌子,退出了办公室。

    比尔茨把一支烟抽完,才打开件夹,件夹只有两页纸,上面列着几个蓝姓少女的资料。他扫了一眼,把件夹合上,上面的东西,跟他要求的相去甚远,经不住有心人的调查。

    真是个麻烦!比尔茨又拿起盘龙九鼎公司送来的商业计划书,计划书最后一页签着雷蓝依儿的名字。雷森果然把权力给了这个可怕的女人。雷蓝依儿的名字,入了他的眼睛,在他的心里反应出各种暗示来……

    他又点上一根烟,下午要和他的竞选团队开会确定竞选方案和宣传口号。在他的心里,一切都离不开雷森的公司的支持,如果用,一切都会轻松起来,他只用一个宣传口号就可以了,那就是,“你在看着,我一直在做……”然后宣传盘龙九鼎公司的商业计划,选民们自然会想起他因为盘龙九鼎公司而被人赶下台的惨痛经历,前联后想,自然就知道他做事有他的连贯性,再加上其他的宣传,他相信他能甩开竞争者,顺利的获得竞选连任。

    只是……他把目光投向件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