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整理好物品,用神识扫了一下楼上,见雷蓝依儿有模有样的打座,像是已经摸到门径的样子,微微诧异了一下。又想到她是超智脑,对修炼或许比常人敏感,能很快的入门好像也不足为奇。

    雷森想到杜全,便去了在星空航行的飞船,询问飞船主脑航行情况。这是一艘很普通的小型载人商船,由曾在夹层空间碟形飞船改建而成。主脑是那个表现优异的主脑,沉稳敏感,对于正常的航行,雷森对他很放心。

    他把空间山峰上那根四面的传送柱命名为宇宙坐标传送柱,简称传送柱。他通过传送柱回到黑刚晶星,叫来一直躲着他的杜全。

    杜全见了他,一脸的羞惭,开口就道:“主人,我给你丢脸了。”

    雷森道:“知道就行。我们族人有一个成语叫知耻而后勇。我现在带你进入一个能修炼的地方,你到那里安心修炼。下次再遇到那种情况,希望你不会再那么狼狈。”

    雷森把杜全带到空间,便把他扔到那里,让他自己修炼。

    雷森把修炼看得也很紧,他修炼时,一边把空间的灵气炼化入体,手各握着一枚品灵晶,还服用了补气丹,把能用的资源都用上,以此来加快修炼的进度。

    当空间把他挤出空间,空间连续升了两级,他笑了。这空间也真是奇怪,升级时只针对他,他带进去的人和星兽都不会有事。

    飞船向前航行,雷森呼叫西米的继号。西米不理会。他转而呼通了大神的继号。询问了他们当前在做的事情,知道正在修整,便让大神转告西米,他正在赶往他们所在地的途,带着智脑,等他赶到了,西米再行动。

    看着空间物质几乎没有什么了,别人都在修炼。雷森跑到将碎星上,辛苦的捡拾碎石,转化出物质,并储存起来,一边要供黑刚晶星销售使用,一边还要继续转化成完美级物质提供给西米。

    雷蓝依儿似乎真找到了修炼的路径,呆在楼上不肯下来,而比尔茨已经开始宣传他的计划了,喊出了“我们一直在做!”的竞选口号!雷森怕出了什么差错,便回到黑刚晶星。听取佘曼等人的汇报,雷蓝依儿修炼。他要亲自把控。

    佘曼马上要临产了,行动很不方便,黄鱼又在外面,现在她由几个变异人妇女陪着,生怕出了什么问题。

    一些城市的店面是现成的,拿星币购买就行,一些城市却要买下地皮新建。各种物质也在从仓库里源源不断的运出,供应各个城市。而存在武弃星的褐寂星的物质也在变换了名目新造了四艘运输船,接连不断的运送过来。

    听完了汇报,雷森对佘曼道:“你现在就放假,把手头的工作放下,安安静静的把孩子生下来。黄鱼这次回来,就不要让他再出去了,让他陪着你,孩子出生,当爹的不在,成什么话?韩林,你接替黄鱼,把那边的回收分解的物质运回来,记着,不干涉那边飞船的行事,你只是负责把物质运回这一方面的工作,其他的事情与你无关。”

    “是!”韩森应道。

    “佘曼的工作,”雷森扫了一眼在场诸人,“暂时由候晓茗负责,等她产下孩子,身体恢复了再交给她。就这样,散会。”

    在场的人陆陆续续向外走,佘曼在候晓茗的帮助下起身准备离开,就在这时,她和雷森的腕脑几乎不分先后响起。

    雷森先接了通联,“你好!”

    “主人,不好了。我们的船队受到攻击,黄部长的飞船被击碎,黄部长他,他牺牲了!”

    雷森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你再说一遍!”

    “主人,我们受到了攻击,黄部长已经牺牲!对方紧追着我们不放,我们问了他们,他们说是李家,主人你知道为什么?报告完毕,我们会和黄部长一样,不会给主人丢脸!”那边的消息让雷森一下子木在那里。

    通联断了!佘曼也静静的听完了腕脑的话,没有多问,主动掐断了通联,脸色灰败,她看着雷森,“主人!”

    雷森眼角挑了挑,语气变得低沉,“我知道了。你什么也不要想,把他的孩子生下来,这个仇我们会报!”

    佘曼眼角慢慢滚出泪珠,最终连成线在脸上冲刷成两道沟,她点点头,哽咽道:“是,主人,我走了!”

    屋里安静下来,雷森摸出一盒烟,想抽出一根,手却抖了起来。

    黄鱼死了!他居然死了!

    好不容易把烟摸出来,点燃了,雷森猛吸一大口,吞进肚,却呛得眼泪出来,他咳嗽着,弯下腰,最后蹲下去,眼泪打湿了烟卷!

    “主人!”

    韩林兄弟和那些离去的人又都走了进来,见雷森抱着头,肩背抽动,韩林忍不住叫出声来。

    “喔!哈哈!这烟真他娘的冲!你们怎么又都回来了?不是散会了吗?”雷森直起腰,胡乱擦了擦眼泪,嘬了一口烟喷在脸前,想挡住他们的视线。

    “主人!我们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

    “黄部长的事……”

    雷森狂抽几口烟,又咳嗽起来,他摆了摆手,“你们,你们……”

    雷森咬住嘴唇,眼带着杀气看着眼前这些人。

    “韩林!”他开口了。

    “在!”韩林挺起身子。

    “通联船队,看看有没有逃出来的船。有,就去接应,如果没有,启动智脑定位系统,接收被俘智脑的信号。我们不能听对方说就认定我们的敌人是谁。”

    “是!”韩林转身就走,甩掉了脸上的眼泪。

    “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把手头的工作做好。报仇不是一时的事情。都去吧!”

    “是!”

    众人再次退去。

    雷森坐在椅子上。软瘫了一样。眼睛发直,回想起那个跪在他面前求他的汉子……那么一个人,说没就没了!

    ……

    “安顿拉菲,我是雷森,如古公司现在怎么样?”

    “很好啊。你不是一直不关心如古公司的事情吗?公司现在很好,市场份额在约瑟芬的开拓下,已经小小超过了李家的复古自行车公司。对了,雷森。李安死了,有传言李家内部认为跟你有关,是你的出现一步步逼死了李安。你要小心了,李家可不是一般的家族,他们的黑历史可是出过星盗的,据说现在还和星盗团有着说不清的关系。”安顿拉菲提醒道。

    “谢谢你的提醒!”雷森看着腕脑,脸上的表情更加的阴沉。

    可以确定,这个李家的嫌疑目前是最大的。

    雷森在会议室坐了好久,抽了几根烟,等脸色恢复了正常。他回到小楼。

    雷森再次出现在夹层空间里,命令兽仆们多给他弄回来一些筑基期的星兽。他要的得兽必须有特殊本能,能隐匿行踪最好。兽仆们见他脸色冰冷,领令后立即离开。

    雷蓝依儿终于从上面下来,她一出楼梯就看到雷森坐在窗边,一口口喝着酒,脚边放着十几个空瓶。

    “下来了!怎么样,有感觉吗?”雷森没有回头,但敏感雷蓝依儿还是听出了他声音的低沉,虽然他竭力的装出一副轻松的腔调。

    “怎么了?”雷蓝依儿从雷森背后轻轻的抱住他。

    “没什么,出了点事情。你呢?”雷森轻笑起来,“一定是有气感了,所以才在上面呆那么长时间。”

    “嗯,感觉很奇妙,怪不得那么多人想要做修士。夫君,我会加油的,我会尽快的缩短我们之间的距离,陪你地老天荒!”雷蓝依儿把脸偎在雷森的后背,宽阔厚实!

    “地老天荒!地老天荒?”雷森重得了两句,把酒瓶放下,“饿了吧,我去给你做饭!”

    “我和你一起去!”

    “好!”

    两人到了厨房,厨房里放着鱼和新鲜的蔬菜。

    两人正面相看,雷蓝依儿发现雷森平静得可怕,便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佘曼的男人,黄鱼死了!没什么,我已经在准备了,如果你回去,好好安慰一下佘曼,她快要生了,她不能再出现问题了。不然,对不起黄鱼。”

    雷蓝依儿点头,“我知道了。”便不再作声。

    饭菜摆上,雷森看着雷蓝依儿吃,他道:“我出去一下,你吃完后先休息一下,我一会就回来。”

    “好!你要冷静!”

    雷森俯身在雷蓝依儿光洁的脸上亲了一口,“嗯,我很冷静!放心,不会有事!”

    雷森上了楼,等蓝依儿草草吃完,上楼后,没有看到雷森。她发了一会愣,自去倒了一杯酒,戴上面纱,把窗户推开,让外面的雾气冲进屋来,一时间,屋里竟朦胧尤若仙境。她低低的叹息一声,手拿着酒杯,透过面纱和雾气,看着模糊的湖面,轻声自语,“女人的命一半是男人给的,没有了那个男人,女人就少了半条命!”

    雷森到了夹层空间,兽仆们逮回的星兽很多,却没有适合雷森心意的。他没有心情给这些星兽下手印,便让兽仆们把它们圈养起来,分出人手继续寻找星兽。

    雷森在办公楼楼的会议室里听着韩林的汇报,运输船船队没有一个回来,智脑定位失败,没有一个智脑发出信号。雷森知道那些知脑都是他新手造的,他们和大神一样,对他有着天然的忠诚,视被俘为耻辱,十有**是自我了结了。

    雷森让韩林出去。他平静的走出办公楼,在楼门口,他被约翰森拦住,约翰森头发蓬乱,瞪着眼睛问雷森,“黄鱼死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