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的手在空停顿住,“把亡灵法典和你说的东西拿来。也许它们可以让我暂时的饶你不死!”

    “你等等!我这就去取!我这就去取!”

    约翰森连忙滚起来,向地下室隔开的小屋跑去。

    过了一会,约翰森捧着一只密封的箱子出来,箱子一尺见方,放在地上打开后,箱子里还有一只箱子,再打开,里面摆放着几本人皮书,雷森清点了一下数目,与他知道的数目吻合。

    约翰森在箱子底部,打开一个暗格,从里面取出一枚骨灰色的玉简来,双手捧了,对雷森说道:“这就是我说的魂师的功法,请主人查看。”

    雷森把玉简拿在手,把玩了一下,双目冷森如冰,看着约翰森,“你杀了几个变异人?”

    “我没杀!”约翰森立刻叫起撞天屈来,“都是他们得病死了的,我就用亡灵魔法把他们变成尸仆。我并没有杀他们!”

    “那也由不得你!”雷森一掌打在约翰森的后脑上,把他打昏。

    他咬破手指,挤出一滴血,打了一番手印后,把血滴滴在约翰森的额头上,用神识强行把血滴侵彻到约翰森的脑,捕获到缩在一处的灵魂,血滴捕上去把约翰森的灵魂紧紧裹住,化作一张血网带着四十九个节点渗到约翰森的灵魂深处。

    这是雷森第一次强行把手印用在人类身上,一套手印下来,他也累得脸色发白。

    “把门打开!”他命令道。

    地下室的大门洞开。外面的风吹了进来。雷森把地上的尸块堆在一起。指尖弹出一团真火,真火砸到尸块上快速的燃烧起来,发出阵阵的尸臭。

    他看着尸块变成飞灰,阴风吹进来,飞灰在地上打转,似乎有些不甘,也似乎是解脱后欢愉的舞动。他不再管这些,抬手把真火收到体内。转身离开这里。

    等约翰森悠悠的醒来,抱着头在地上翻滚,头疼欲裂,让他疼不欲生。雷森把主仆手印打到他的灵魂,粗暴的做法,给他带来了无比的痛苦。这是雷森没有想到的,对约翰森来说,这也算是意外的惩罚了,从此让他除了忠诚,对雷森更多的是一种惧怕。

    雷森把约翰森交给他的箱子放到小楼上。他拿着骨灰色的玉简有些犹豫是不是该看看其的内容。能让约翰森珍而重之的东西,不用说。肯定是重要且邪恶的东西。

    雷森不是小白了,他清楚的知道,所谓的魂师不过是邪修的自我称呼,只要在修士露了马脚,是人人得而诛之的角色。

    他摩挲着玉简,最后还是一咬牙贴到了额头上。有些仇不是杀了人就能快心快意了,雷森要李家付出灭族除根的代价,不然,不足以平他心之恨。

    雷森把箱子放到楼上,雷蓝依儿知道,她知道那个箱子代表着什么,只是她不清楚那个被她无意发现的亡灵法师足否被雷森杀掉了。

    说来也巧,雷蓝依儿以超智脑的能力轻松控制了矿区内几乎所有智脑时,她发现矿区设计院地下室的智脑与整个矿区不同,不是雷森制造的那种,而是外面寻常的大路货色。不同倒了罢了,它们的使用者还经常把它们切开,使其在大多数的时间内不与矿区的智脑相连通,明显的在掩饰着什么。在经过雷森的允许下,雷蓝依儿在这些智脑与矿区的智脑网并网时,悄悄的把这些智脑掌控起来,用一条暗线使其二十四小时保证能让她随时看到地下室的一举一动。

    结果,她看到了约翰森时不时从那个箱子里翻出奇怪的书,看着,算着,然后又神神秘秘的藏起来。在约翰森翻书的时候,她记下了书页上的东西,告诉了雷森。同时,她也发现了约翰森把死去变异人的尸体变成尸仆的现实,这让雷森十分恼怒,却认为约翰森做得必要,没有及时发作。只到约翰森拿出一本人皮书准备糊弄雷森的时候,雷森这才发作,竟无意当引发了约翰森的发作,这才发生了上面的事情。

    雷蓝依儿自从知道黄鱼死了,每每想起就要临产的佘曼,她就不能静心修炼,离突破到引气期第一层的门槛始着差着一层膜,她知道再修炼下去也没有多大用处,便从楼上下来,准备动手给雷森做一顿饭。

    楼外,雷蓝依儿在湖边看到了雷森,雷森手上燃烧着一团灰色的火焰,他看着火焰好像有些犹豫不决。

    雷森听到雷蓝依儿的脚步声,手一甩,熄掉手上的火焰,“修炼结束了?”

    “嗯!你杀了约翰森?”

    “没有。我给他下了和兽仆一样的手印,我比他强时,他没有机会再反叛我。”

    “外面的飞船飞到哪了?”雷蓝依儿换了个话题。

    “航程大半。”

    “吃了饭,送我回黑刚晶星,我去看看佘曼。女人没了男人,世界就塌了一半,失去了应有的色彩,何况她还怀着那个男人的孩子,这会让她更加的痛不欲生。我去做饭,做好了叫你。你想做什么就去做,既然是修士,你的想法就应该与普通人的不同,想到了就去做,我学的那门功法说了,既要静心少欲,又要随心由性,不然关卡重重,修行之路将会困难重重!”

    雷蓝依儿给了雷森一个拥抱,身体还是那么冰冷。

    听了雷蓝依儿的话,雷森忽然解开心解,对迈着轻快步伐向小楼走的雷蓝依儿笑道:“我知了,谢谢你,蓝依儿!”

    雷森起身去了放置天材地宝的仓库,他之所以犹豫不决,是因为魂师修炼的第一步是炼制一个炼魂幡,而他发现他居然有炼制炼魂幡的所有材料,如果没有,如果不是黄鱼死亡,他或许直接就拒绝炼制摄魂幡的想法,偏是赶到这个节骨眼上,他心里面怀着对黄鱼人愧疚和对李家的仇恨,让他斗争起来。

    偏偏的,雷蓝依儿又恰好推了一把,让他完全放开,决定给李家所有人的亡后灵魂炼制一面炼魂幡,让他们死后,灵魂也不得以逃脱,变成凶厉的鬼魂永远得不到自由。

    他取了所需的材料,在吃完雷蓝依儿做的饭后,两个缠绵了一番,他就把雷蓝依儿送回到黑刚晶星,委托雷蓝依儿去看望佘曼,好主安慰,千万别坏了身子,伤了孩子。

    雷森面对着一堆的材料,深吸了一口气,他虽然已经是筑基期层,也自我感觉四层随时可以突破,可他的闪灭钉升级的材料还缺少数种,一直没有去炼制。没想到他拖延到现在,炼制的第一种法器竟然是邪恶无比的炼魂幡,着实出乎了他的意料。

    这炼魂幡只所以邪恶,是因为它能够在一定的范围内自动收摄它能镇压的鬼魂,一旦幡内有了鬼魂,基本上不用主人驱使,它会按照主人的心意自动的战斗,飞出去打昏了目标活人,生生的把人的灵魂抽出,吸到幡内变成鬼魂。

    炼魂幡每吸收一个鬼魂,就会主动炼化鬼魂带来的死气,每炼化一丝,幡体就会壮大一分,坚固一分,它也就厉害一分。如果它收够了足够多的鬼魂,自己可以借助鬼魂为识,以幡为体,把最弱的鬼魂炼化掉一些,变成诡异无比的魂元,一半壮大魂幡,一半输给主人提升魂力。可以使主人能在更大的范围内控制它,而它的威力也会提升

    也可以说,有了炼魂幡,主人根本不用修炼,只管杀人就行,修为自会蹭蹭上升,没有关口,也不用筑基丹。按照法决,灵魂自会在上丹田筑建魂台,纳入炼魂幡,日日时时受到炼魂幡的洗刷与壮大。到对应修士筑基时,灵魂在魂元洗刷下,慢慢雾化,形成人形,到了金丹,灵魂液化。等修为到了化神,灵魂实质化,自生血肉,可飞天遁地,同阶无敌!

    只是,到了那时,不知要用多少的灵魂,亿万来成!

    也可以说,只要魂师能自保不死,总有一天,他为了壮大自己的修为,会杀掉所有能杀之人,屠戮苍生,为天道所不容,为天下修士所共诛!

    这炼魂幡说来是最让人省心的法器,初时炼制简单,炼制成功,自带升级功能,不用主人操心。可惜啊,就是不能光明正大的拿出来使用。

    雷森拿起一块地宝,放下最后一丝犹豫,祭起真火,慢慢的炼去地宝的杂质……

    必竟是第一次炼制,每一种材料他都要认真且仔细的炼去杂质,并用神识反复刷洗,刷洗一次喷一口炼制者的精血,这也是炼魂幡炼制所不为人知的秘密之一,神识刷洗会温熟这些炼得精纯的材料,精血更是,会让所炼制之人更加随心所欲的操控炼制出的炼魂幡。这也是它被称为邪恶法器的原因之一吧。

    真火以灵元为油,每一次炼制,雷森都会燃尽丹田灵元,然后再打坐修炼,十天后,他把炼化成功的第一种材料收起来。起身先去了飞船,查看航程。这才返回黑刚晶星,接回雷蓝依儿。

    等飞船飞临目的地,雷森脸色变得苍白难看起来,每天吐精血,几乎让他有些吃不住了。雷蓝依儿劝他暂时住手,他也不听。把雷蓝依儿送到飞船上,就在空间里一呆就是一天,直到飞船飞临目的地,要见西米,这才罢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