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受到了雷蓝依儿的埋怨,说他这样,让她没有脸见西米了。

    雷森知道雷蓝依儿话里的意思,心情好了起来,笑道:“哪有的事情,我告诉他是我自己的问题,与你无关不就行了。”

    “西米不会相信的,她会以为是我把你压榨得过狠了!”雷蓝依儿嘟起了嘴。

    雷森乐了起来,“想哪里去了,羞不羞!”

    “反正,要是西米问起,你自己解释!”雷蓝依儿,戴上面纱,换上一袭天蓝色的连衣裙,施施然走下飞船。

    上了西米的飞船,一进入操控舱,西米就大叫起来,“雷蓝依儿,你好美!老公,你要多谢我,是我给你捡了个美人!”

    雷蓝依儿略显扭捏,“姐姐,你说什么?姐姐才是最漂亮的!”

    “喔!哈哈!”西米开心的笑起来,“叫我姐姐,我这次算饶了你。下次节制些,看你把我们的老公弄成什么样子了。刚开始我还以为老公用了皮肤漂白剂了,不再做华族人了!我说雷蓝依儿,咱老公就是个奶瓶,你也不能天天叨着奶嘴不丢吧,奶瓶的奶有限,吸光了再吸就把瓶子吸瘪了!你看看,咱老公就是那瓶子!”

    雷蓝依儿大羞,“不要胡说,再胡说,我就不来看你了。”

    西米啧啧有声,“还威胁我了,是你在咱老公面前一浪接一浪的起浪,还怪我胡说,我说你唉……”

    雷森脸色平静的在船上椅上坐下,等西米和雷蓝依儿说够了。他才对西米说:“黄鱼死了!”

    西米哼了一声。“我知道!星空当每时每分都有人死。这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我想知道的是,你准备怎么给黄鱼报仇!说是李家干的,坐实了没有?如果没有坐实,你准备怎么办,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还是就此轻轻放过!”

    雷森把安顿拉菲和他的说话告诉了西米。西米的全息影像眯起了眼睛,抬手向后捋了一下头发。“这就算有证据了,再加上自由心证,可能坐实是李家干的。就是不是,我们和李家的矛盾因为李安也不会轻易消除。你准备怎么做?”

    雷森叩着椅子扶手,“和黑刚晶星一样,以牙还牙。不过,这一次没有那么便宜。”

    “那边的事你做主,我这边的仗打得爽快,顾不上你那边了。”西米道。

    雷森把智流晶给西米掏出。西米让雷森去仓库把她缴获的智脑收走,转化成智流晶后再交给她。

    雷森在仓库收走了近千块大大小小的智脑。没有回到操控舱,而是从体息舱直接进入空间。把智脑转化成智流晶,收到空间袋里,然后又去炼化材料。

    雷蓝依儿见了西米,就一直腻在操控舱里,一人一智脑之间有着谈不完的话题。

    雷森的空间升级到十级,他在休息舱呆了一天。

    空间这一次的变化就显得惊人起来,面积不说,自然是在原来的基础上扩大的两倍,让他有更多的的空间可能使用。最重要的是多了四个转化转盘后,那山顶上的传送柱变成了八面,多出了四个空白面。更重要的是,每一面能输入的空间坐标由两个变成了四个。

    空间的变化惊动了在空间修炼的绿无敌,花无缺,还有杜全。

    杜全现在有点儿惨,成了花无缺的出气筒,绿无敌每天都会找到偷食灵果的花无缺揍上一顿,然后花无缺再找到杜全一顿胖踹。

    杜全已经摸到引气期二层的边,差的就是一个机会。

    空间的变化,让两兽一人惊奇不已。等雷森过来,他们围着雷森询问个不停。杜全还行,问了自己想要问的,没有多想就回去修炼了。两只星兽可是想多了去了,他们自然知道,要是空间能这样无限升级,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用不了多久,这处空间就不是又小又窄的地方,而是自成一界!如果无限下去,总有一天会成为一个独立的宇宙,属于雷森个人掌控的宇宙。

    夹层空间的那些星兽又忙碌起来,拿着空间主脑给雷森提供的灵植名单四处把雷森想要的灵植移到洞穴附近。

    雷森又给它们枚化形果,这是化形果树新近成熟的果实。

    前两个拿到化形果的星兽已经成就了金丹,被夹层空间心地带传出的吸力吸进心,进入另一个空间当去了。

    雷森在这些兽仆看到了那头吓他不清的星兽,不免让兽仆们按住上,自己上前一顿胖揍,把压在心头的怒火发泄了出来。

    兽仆们给雷森找到了附合雷森要求的星兽,两只会隐形的巴掌大的树精,头顶着一只枝叶脉络清晰的帽子。它们能化风融水,逃跑的技术一流。

    严格说来,这两个树精不是星兽,他们一旦成精,就会被星兽捕杀,他们对修士和星兽来说,是提高修为的最便捷的途径,一只咬下一只,不但能破掉久突不破的修行关口,还能增加筑基期一到两层的修为,运气好的,能增加层。

    两个小东西,被制住了,看管起来,平时听看管他们的兽仆嚷嚷要献给这些星兽的主人,他们以为是要被吃掉,所以一看到雷森忍不住小脸刷白刷白的,互相抱着,浑身抖成一团。

    雷森没有功夫安慰它们,粗暴的把它们分开,逼出它们弱小的精魂,下了奴仆手印,带着他们返回空间。

    把智脑和完美级物质交付给西米,雷森和雷蓝依儿要离开。雷森试着在西米的飞船上撷取了一个坐标,输入到传送柱上,没有用。只好在西米驻扎修整的星球上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把那里的坐标设为传送点。

    来时的飞船雷森也给了西米,飞船的船体可能分解成物质,上面的智脑雷森很满意,可以直接移到西米打造好的船上,帮助西米战斗。

    雷蓝依儿从雷森这里拿了两块品灵晶,就回到了黑刚晶星,主持盘龙九鼎公司的所有事务。

    雷森随后回到黑刚晶星,他给安顿拉菲一个通联,告诉安顿拉菲,他要给安顿拉菲送些黑刚晶星本土兽兽肉,作为酬谢他这个合作伙伴的礼物。

    安顿拉菲,自然喜欢,还催促他尽量快的送到,他要和约瑟芬用这些肉招待他们的朋友。雷森愉快的答应了,两人结束通联。雷森让人准备了一艘飞船,一只大的冷藏箱内空了一半,足够一人偷藏在其。

    没错,星邦之间也算偷渡的话,雷森这是要偷渡到安康星。

    飞船起飞,飞行的很隐密,装箱前,雷森去了一趟飞船,他把传送到黑刚晶星的坐标点多设置了一个,设置在飞船的生活舱里。整个黑刚晶星除了雷蓝依儿,没有人知道在飞船起飞时,雷森就在飞船上。

    飞船飞到星空后,雷森回到了黑刚晶星,在雷蓝依儿的陪同下一起去看往了整天发愣的佘曼。

    “好好的养着身体,现在什么也不要多想,让孩子平安降世是对黄鱼最后的怀念!”他对佘曼讲道。

    佘曼笑笑,笑容很干,“谢谢主人。”

    雷森不敢看佘曼脸上干枯的笑容,把目光移开,佘曼小楼的窗外种着一棵花树,佘曼喜欢这种花,是黄鱼花费力气从山移来这株树种在楼前泥,现在树的顶上开着几朵花,花色粉红,一如佘曼的梦境。树低处,花调萎残,看着让人不免凄凉起来。

    雷森把目光从树低处移到树高处,仰起头来,声音坚定且大了许多,“佘曼,黄鱼的仇我会着手去报,我的人从来都不会白死。我告诉你吧,当初郭建城在武弃星杀了我们的人,秦昭还出面阻止,最终郭建城死在我的手,也许你们听到的他是猝死,我现在告诉你,他是我杀的,包括幕后指使他的林动也是我杀的。”

    雷森看着那粉红色的花,看到有一只黑色的蝴蝶飞来,围着那几朵开得正艳的花飞舞,花朵张开,大若拳头,雷森数了数,共有瓣花瓣,他道:“那时我的能力还不如现在,死去的那些人也不如黄鱼和我的感情深。我会让一个家族为他陪葬,以慰他的远去的灵魂!”

    佘曼动了动嘴唇,又闭上。

    雷蓝依儿劝她道:“你有什么要求就对雷森说,他不答应你,我答应你。”

    佘曼才道:“我想去黄鱼死的地方看看。”

    黑蝴蝶飞去,雷森垂下眼睑,看了一下紧握的手,摊开了,“等你生下孩子,我和雷蓝依儿陪你去。”

    说完,雷森走了出去,站在院子仰头看天。

    屋内雷蓝依儿拉起佘曼的手,轻轻的拍了拍,劝慰道:“孩子才重要。有此事情不能与你多说,你记住雷森正在着手替黄鱼报仇就是了。他是修士,安康星的李家我了解,在星邦有他们的参议员,还有一个在职的部长,商业上,根深蒂固是我们盘龙所不能比的。用商业手段去斗,亡的是我们,明火执仗上门报仇,最后吃亏的还是我们!”

    雷蓝依儿笑道:“所以啊,雷森用的手段不是常规的手段,他一定能替黄鱼报了仇。他已经决定了,不管是不是李家所为,这一次一定要铲除李家,先出了一口气再说。”

    佘曼听了这些,忙道:“你去劝劝主人,黄鱼死了,我们还要发展,要是因为他的死把公司拖入绝境,逼的主人冒险,不但是我不安心,黄鱼知道了也不会安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