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蓝依儿又安慰她道:“你不要担心!我们都是女人,我刚和他在一起,他是我一辈子的夫君,若是他没有把握,我也不会依从他的。你看,我阻止他了吗?呵呵,你不要多想,我这次和你说这些,是因为他已经启动复仇行动了,放心吧,他们会比黄鱼死得残,黄鱼的命他会用李家万条人命来抵!”

    “可是……”

    雷蓝依儿蹲在佘曼身前,看着她的眼睛,“你要做的是养好身体,生一个健康的宝宝,让黄鱼瞑目,让你的主人安心!其他的会有人做!再说,我还等你生完孩子,身体将养好,来帮我呢,他因为修士身份,避了嫌,把商业上的事情都甩给我,我一个人怎么能忙的过来。外面有船队,还分到几下里去忙,每天都有信息传来,管理起来很费心,没有你的这几天,我忙得脑袋都大了!”

    “我知道了!你告诉主人一声,我会听他的,不多想!”

    雷蓝依儿笑了,把佘曼的手放回椅子上,拍了拍,然后起身拥抱了佘曼一下,“坚强起来,以后公司就由我们这些女人撑起,我等着你来帮我!加油,佘曼!”

    ……

    外面,杜全的老婆过来陪侍佘曼,她见到雷蓝依儿,一口一个女主,叫得雷蓝依儿有些心烦,便又安慰了佘曼几句,走出房门。她看到雷森正把地上的残花一朵一朵的捡起,收到空间袋里。

    雷蓝依儿微微叹了一口气,过去帮雷森一起捡。捡完了。雷森又开始摘树上萎残的花朵。表情自始至终都很认真。

    飞往安康星的飞船在安康星外围被安康星的外太空巡逻艇拦了下来,一队星兵上了飞船,拿着仪器挨个打开冷藏箱检查了一遍,这才放飞船进入安康星。

    飞船的船长在飞船进入安康星后,就开始和安康星安顿拉菲指定的人联系,飞船按照提前规划好的航路飞行,飞到一处种满了葡萄的私人庄园,把肉从船舱内拖出。交给安顿拉菲的人,似是无意的问了一句,“这里好像监控设施很少啊,不怕有人起歹心,来偷东西?”

    “常举办私人宴会的地方,安那么多监控做什么,监控多了,贵宾多不自在!一看你们就是没有举办私人宴会的经验,哪个人愿意处在摄像头下,挠个痒。挖个鼻孔的丑态被拍到,心里头多别扭!下次人家还怎么来?”

    说话的人一指远处。“教你一点知识,这里只要外围安保严密就好,宴会场地是不会安过多的摄像头的。好了,我签字,你可以走了。”

    “你们这样,我可很不放心呢,这些兽肉可是我们的人精心饲养出来的,你们的仓库要是也和宴会场地一样,这些代表了我们主人心意的兽肉,要吗少了,要吗变质,你们可是在在的糟踢我们主人的心意还有我们饲养人的心血。”船上一脸的不满。

    “吆喝!我说你这个灰皮肤的人,肉给了我们,我们怎么处理是我们的事情,已经与你们无关了,我们就是拿去喂狗也与你们无关了。走吧,走吧,别让我生气。”说话的人烦了,语气不好听起来。

    船长脸一沉,“你说什么?”

    接待的人也变了脸,“别给脸不是脸的,别说你是个变异人,你就是个正常的人,一个小小的船长,在我面前也没有你说话大声的份。你家主人不就是开个矿业公司吗!哼哼,打听打听,爷的主家做的什么买卖,爷的主家做的是红酒的生意,不但自家是贵族,在安康星有参众两院议员,政府有掌权的族人,而且在星邦里也有,我们主家的生意全星邦都有,星际联盟里,我们的红酒也是数得着的。”

    接待的人嘿嘿笑起来,脸上挂上得意与嘲讽,“你们一口一个主人叫着,我们的主家可曾送过你家主人礼物,还不是你家主人巴巴的送上门来。这些兽肉,我告诉你,我们还真不稀罕。”

    船长脸色平静下来,扭头就走,“好,我知道了。”

    船长回到船上,待飞船顺利平安的启离安康星后,他把这一段话报告给了远在黑刚晶星的雷蓝依儿,他谈话时做了手脚,把对话录了下来。

    雷森正和雷蓝依儿在一起,他让雷蓝依儿把录下来的对话传到他的腕脑上,接到后,听了一遍,便和安顿拉菲通联上,笑道:“刚把兽肉送给你,这一段对话,你要给我一个解释。”

    巧的是,安顿拉菲正和约瑟芬在一起,他听了还在笑,约瑟芬却是变了脸色,跑着去拉开门,手指着门外,厉声对安顿拉菲道:“你给我滚!算是我瞎了眼!”

    安顿拉菲摸不着头脑,“你咋了!”

    “你们拉菲家族是贵族,门楣高,看不起我们,滚!”

    “我去!”安顿拉菲意到到问题严重了,一个下人的无心之语要给他添麻烦了。

    他解释道:“约瑟芬,你冷静,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只是一个下人,胡说八道,你们也信!我平常表现的怎么样你心里清楚,我可是他说的那种人?不是啊,约瑟芬!”

    约瑟芬脸色越来越冷,“谁知道你和我是不是真的,也许你只是想玩玩我。我想一定是。如果你们拉菲家族的平常不表现出来,下人们怎么会说这种话。我,约瑟芬,还不如雷森!我现在看到你,感到恶心,你可以滚了,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约瑟芬!”安顿拉菲叫了起来。

    “滚!”

    安顿拉菲起身,想要强行拥抱约瑟芬,让激情却安抚约瑟芬。

    约瑟芬抬手扇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跳开了去,拿起一只花瓶,尖叫道:“滚,别碰我!”

    “约瑟芬!我……”

    “呯嚓!”约瑟芬把花瓶砸向安顿拉菲,摸出一把离子枪,用枪口对着安顿拉菲,“滚!立即滚!”

    安顿拉菲气极了,在枪口面前却又害怕极了,忙道:“好,好,我滚,我滚!你别激动,我这就滚!”

    安顿拉菲从门里退出去,连放在沙发上的外套也没有取。

    外套被扔了出来,门也在安顿拉菲面前合上。

    “这个王八蛋!”安顿拉菲拾起甩在脚边的外套,穿在身上,上了他乘来的飞车,联系了家族,要家族把那个不会说话,替他惹祸的下人给他叫回去,他回到家里就要看到人。

    “啪!啪!哐!”安顿拉菲回到家,看到替他接待雷森飞船的人,一句话也不说,先是两个耳光上来,接着又送上大力的一脚,把那人踹飞,喷出一口血来。

    下面的人忙上来拉住他,叫道:“不可以,他已经吐血了。”

    安顿拉菲一把把人振开,瞪开眼睛,英俊的脸孔有些扭曲,“都别拉我,我今天非打死他不可!”

    安顿拉菲上前朝那人的肚子上踹了一脚,那个像虾一样把腰弓了起来,惨叫一声,“安顿公子,我犯了什么错!”

    “你犯了什么错?你居然还不知道你犯了什么错,你给我去死!”

    安顿拉菲气极了,竟然拿出枪来。

    “公子,不可!”

    从一旁奔出一人,撞上了安顿拉菲,按顿拉菲一枪打歪,枪口高抬,打到了空。

    “住手!”一个面孔与安顿拉菲长有几分像的年人匆匆的走过来。他一把夺下安顿拉菲手的枪,抬手给了安顿拉菲两个耳光。

    “你要做什么?”

    安顿拉菲叫道:“你教导的好下人。出去拿家族显威风。我怎么不知道我人安顿家族的家训里还有自大这一条。”

    “胡说!”年人把枪交给急跟过来的两个近身护卫的一个,脸沉了下来,“你要给我把话说清楚。”

    “好啊!你是我爹!我当然会让你明白!”安顿拉菲整了整衣服,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声音冰冷,“我会让你们都明白!”

    一段录音响起,很快的放完,安顿拉菲在腕脑上狠狠的按了一下,对年人道:“这就是你管理的家族,天天标榜着自己劳苦功高,对家族有巨大供献。听听,这就是你管理的,我都怀疑这是不是你亲口说的,然后他们听去了,说与别人的。在这之前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你别告诉我,就这一次,刚好被我听到了。”

    年人脸皮红了,争辩道:“这是例外,真的是例外!儿子,你手拿到的录音一定不能传出去。你们这些人也都给我闭嘴,露出风声,我先处理你们。”

    场上的人把头低下。

    年人对安顿拉菲道:“我们父子两个好好谈谈。”

    安顿拉菲抖了抖肩膀,“我没时间。再说你高高在上,我也没什么话要说。”

    安顿拉菲移动脚步,又道:“没有能力,就别坐在族长的位置上,让给别人吧。”

    “安顿!”年人看着安顿拉菲走开,顿了顿脚,“拉走这个惹祸的家伙!”

    当晚安顿拉菲在自己的房间里喝醉了,喝的是拉菲牌的红酒,第一次觉得这个牌子惹人讨厌了。

    第二天,他去找约瑟芬,约瑟芬的房门紧锁,通联一次次不接,最后索性是一片忙音,约瑟芬把他列为不受欢迎的黑名单了,凡是他的通联,约瑟芬的腕脑自动拒绝。

    安顿拉菲离开时,见到几人打开约瑟芬的房门,上前拦住后,才知道,这房子要出售,想要买下,又知道,原房主有一附加条件,不卖给拉菲家族有关的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