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段通联真的刺激了约瑟芬,身份的悬殊是爱情的鸿沟,身体不在乎,心里面却记着,等到偶然的因素,便会爆发,把爱情,把柔情蜜意炸得千疮百孔,破烂不堪。若再拿起来,往日的一切都会掉落,一块一块的,让人难受。

    安顿拉菲忽然觉得头很疼,坐回车里,和雷森通联,让他失望的是,雷森的通联根本不通。他才发现,他好久没有和雷森通联了,对雷森现在怎么样,他并不了解。

    他想了想,找到了一个在黑刚晶星的通联。

    “你说雷森?我知道你和他合作,我还想问你呢,你知不知道他是修士?什么,你不知道,他在你面前一直都表现的像个普通人!你在和我开玩笑吗?”

    ……

    “再告诉你一件事情吧,雷森的手下死了人,其一个还是他最信任的人,是啊,此事我们星球高层已经都知道了,一个船队没有按惯例回来,查一下就知道了!现在雷森的矿区警戒森严,加上高层都知道他是修士的身份,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上门去讨不快。现在所有人都怀疑,不久前的议员大劫是他做的……嗯,你想知道他的近况,他身边多了一个女人,他说是他的夫人,见人戴个纱巾遮脸,谁也不知道长得如何,不过那身材却是一等一的……”

    ……

    安顿拉菲突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前几天,雷森还向他打听李家的事情。他不由得打了个寒噤。雷森给他送的兽肉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雷森除去最后一种材料的杂质。按比例把几种材料合到一处。用真火锻烧起来。

    炼魂幡在他的眼前慢慢成形,最终变成一面其貌不扬的魂幡,灰扑扑的,落在雷森的手。雷森起身,出了空间,到约翰森的设计院进入地下室。

    地下室,他祭出炼魂幡,连掐了数个印决。炼魂幡晃了一晃,幡体变大了数倍,向外喷出一股灰雾,灰雾,一个双目透着惊慌的双角人的虚影显了出来,雷森手一指,喝了声,“收!”

    炼魂幡飞了过去,灰雾紧缩,像只茧壳把双角人虚影裹着投入炼魂幡。

    雷森如法炮制一连收了十数个双角人的虚影。还有从地球来的动物虚影一起收到炼魂幡。

    可是,当灰雾显示出变异人的虚影时。雷森让炼魂幡停下,对虚影道:“你可以离开这里了,到黑刚晶星投胎,下一辈做个正常人。”说罢,手一翻掐了个法决,对准变异人的虚影,连点数点,变异人的虚影变实了许多,在空对着雷森跪下,磕了个头,手指向旁边的空间。

    在他旁边的空间,雷森又寻到四个变异人的虚影,手腕翻飞,耗却灵元,对着这四个变异人的虚影各点了几下,助他们变实后,受了他们的跪礼,手一指大门,道:“你们的魂体现在能经受风吹了,不会散去。你们出去,拣树阴处行走,到了夜里出我们矿区,各去投胎吧!”

    五个变异人的影子脚下虚飘,向大门走去。经过约翰森身边,他们各做了一个扑抱的动作,吓得约翰森抱头大叫,然后各个张嘴无声大笑,最后在门口对着雷森跪下,起身飘了出去。

    这些虚影就是人死后的灵魂了。

    雷森把炼魂幡招到手,对着幡体喷了一口鲜血,喝道:“给我合!”

    炼魂幡立刻在他手转动起来,甩出丝丝的白灰色的线,共有十多条,每条都从双角人和动物的灵魂牵出。双角人的灵魂挤在幡面上齐齐朝雷森怒吼,表情痛苦扭曲,约翰森刚刚直起身子,见幡现出如此诡异的情景,那十多张面孔都是他亲手折磨至死的,他最熟悉不过,不由得又吓得捂住了面孔,尖叫起来!

    “闭嘴!”雷森转脸怒瞪了约翰森一眼。

    约翰森立即捂上嘴巴,对着雷森露出可怜之色。

    虚影一个个随着白灰色的线越抽越长,自动织在幡面上,也变得越来越小。不大的功夫,虚影完全消失。灰色的幡面上多出一道道灰白色的横竖线条。至此,炼魂幡方才完全炼成。

    雷森手握炼魂幡,见约翰森在一旁抖成一团,厌恶的一脚踹倒,冷声道:“给我老实的设计飞船,再动歪脑子,我就把你的灵魂抽出,成为幡内一个厉鬼!”

    约翰森连忙跪下,表态道:“伟大的主人,我是你最忠诚的奴仆,你的话就是旨意。我一定会做一名让主人满意的设计师!”

    雷森道:“如此就好。”

    走出设计院,雷森正准备回到小楼,腕脑响了,提醒他尾淼星的于洪强通联,是老院长,雷森吸了一口气,上了旁边的飞车。

    车,雷森对出现在屏幕上的老人笑道:“老院长,身体可好?”

    “好!我身体硬朗着呢,这不,今天来了两个老朋友,提起了你,我就给你通联,告诉你一声,我们准备去黑刚晶星看看,方便的话要住到你那里几天。听说你弄了个养殖厂,我可知道黑刚晶星本土兽兽肉的味道是一绝,你一定要让我们吃饱了再回来!哈哈,你没想到吧?”于洪强爽朗的大笑道。

    “欢迎!”雷森立刻说道。

    “那就好!我们这就动身。通过星门传送,明天到。我们去的都是你熟悉的,有苏议长,还有雷氏的话事人,他们好像有事要和你谈,你有时间就接待一下,怎么着,对你也有好处。”于洪强笑着说道。

    “好!”雷森答道。

    “那就这样,我们明天见!”雷森回答的语气轻快。

    放下手腕,雷森笑了笑,来得正好,能替他做一证明。

    回到小楼,雷森没见到雷蓝依儿,知道她又忙去了,便进入到空间。

    另一边,急急忙忙去检查雷森送来的兽肉的安顿拉菲也松了一口气,一箱箱打开,雷森送的确实是兽肉,一块块都是上好的兽肉,血腥带着一股别处没有的草木香味。

    安顿拉菲让人把冷藏室的大门关上,他放心的离去,再次要和雷森通联,还是无法通联上,不由得急得发狠,“这个雷森是我的霉星!”

    发了狠,他对飞车智脑道:“去星球传送站,我要去黑刚晶星!我要上门去找这个混蛋!”

    “明白。更改行车路线,目的地,飞船停泊场,更改完毕!滴!”

    冷藏室里,雷森推开冷藏箱的门,目光快速了扫了一眼冷藏室,直接走向冷藏室的门。

    他的神识把冷藏室内外的情形扫了一遍,最近的人也在百米以外。

    他快速的扭开门,闪身出去,把门合上。然后认准了方向,身形一闪,便是百米以外的葡萄架下,再闪,便消失不见了。

    一个别墅外,雷森出现在树阴里,他看着别墅,别墅外布着不留死角的监控设备,外面的一举一动都逃不掉监控。

    雷森把炼魂幡拿出,缩小了,有蚊子大小,弹进别墅里,不一会,别墅里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接着便是人的喊声,叫道:“怎么了,怎么了,送医院!啊……”

    “啊……”

    随着一连串的尖叫,别墅内大开,有人从别墅冲出,跑了两步,便倒在地上不动了。

    雷森捡了几个石子,弹出去,把这一面的监控打烂,起身走到别墅,清理了别墅之后,在别墅的地上留下一朵萎残的粉红色的花朵。

    别墅的尖叫,引来了旁人的注意,很快就有负责治安的人上门,警笛声老远就能听到。人们在别墅大门外发现死尸,进入屋,看到一楼躺着两人,和外面的那个死亡的人一样,面色乌紫。

    一个人一脚踩上了萎残的花朵,抬脚看了看,便没有留意,抬脚迈了过去。

    另一处,楼宇里,雷森戴上千幻,从电梯上了十楼,从一个房间门前走过去,又走了回来,伸手推了推门,闪身进去,把一朵花放在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男人胸前,伸手收了飘浮在空的炼魂幡,转身拉开门离开。

    当晚,屋的女主人回来,看到屋内的尸体,吓得大叫起来,哆嗦着报警。人们这次注意到了那朵凋残的花,因为它出现的位置太显眼了。

    正当相关的人把目光盯着凋残的花做出种种推测时,夜色下,李姓住在这座城市的人一连十几家的人全部面色乌紫死在家。每个家的显眼的位置上都有一朵凋谢的花,那花粉红,如梦的颜色!

    雷森回到空间,炼魂幡吸收的鬼魂过多,在杀人过程晋级了,幡面的灰色加重了一分,幡内也养出了几个不甘的厉鬼,再次战斗时会更加的凶残,这些厉鬼会把目标的生魂从人体内咬出扯到幡内,让幡变得更加凶狠。雷森也在炼魂幡晋级,魂师等级轻而易举的升了一级,踏入对应其他属性的引气期第一层。

    雷森从空间里回到黑刚晶星,透过窗户,天光大亮。他回到房间,雷蓝依儿合衣睡在床上,睁开眼睛看着他,“回来了!”

    “嗯!今天要来几个故人,你要陪我去接待一下。”

    雷蓝依儿从床上起来,给雷森冲了一杯黑心果,双手端给雷森,“很重要吗?”

    “从尾淼星来的,我在孤儿院时的老院长,还有尾淼星参议院的参议长,另外还有一人,也姓雷。”

    “那倒是重要人物。”雷蓝依儿在雷森身边坐下,她关心的是雷森去没有去到安康星,“杀掉人了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