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了!人数不多。不着急,慢慢来。嗯,这味道不错,以后多给我冲。看看,外面多美,这个星球就是少了灵气,要是有灵气,常住在这里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嗯,我自己试着喝了,按照我的口味冲的,你喜欢就好。对我来说,有你的地方就最美,不管在哪里!”雷蓝依儿把头靠在雷森的怀里。两人站在窗边,身影紧紧的靠在一起。

    天大亮后,雷森从怀里拿出一朵花,对雷蓝依儿道:“回头拿给佘曼,这样的花会出现在安康星很多的地方,从此以后,安康星的人会记住它的模样。”

    “这是她院的花。”雷蓝依儿很快的认出花的来历,“你是要告诉她,复仇现场有花在,就等于她亲自动手了。”

    雷森笑笑,“我没想这么多,随她想吧。”

    “我这就给她送去,我想她一定睡不好,有这花,她心安了,说不定能睡个好觉,对孩子也是好事!”雷蓝依儿从雷森的怀出来,去简单的梳洗了一下,穿上衣服,戴上面纱,急匆匆的下楼。

    雷森从楼上探出头,对她喊道:“早点回来,我做早点。”

    雷蓝依儿甜甜的回应道:“我知道了!”轻提了裙摆,款款移步上了飞车。

    当雷蓝依儿从佘曼那里回来,雷森已经做好了早餐,鱼肉羹,挑去了骨刺;铁板烤肉,两面焦黄,按照雷蓝依儿的口味。烤成八成熟。旁边放着一大杯营养丰富的果汁。即能饱腹,又能养颜。

    雷蓝依儿拿起刀,切下一块烤肉,对雷森道:“如果你不是与众不同,有空间可以躲避保命,我不会让你这么冒险去报复李家,太让人揪心了!”

    雷森安慰她道:“放心好了,我自己能做什么。我清楚。你了解我也很早了,我做过的事情冒险的很多,但最后我都安全了。吃吧,吃完了,我们去接人。这次,有他们在,就是李家怀疑到我身上,他们也为当作我不可能出现在现场的证人。”

    “嗯,你要小心!”雷蓝依儿把肉放进嘴,轻轻嚼咬。

    吃过早餐。自有机器人上来收拾,雷蓝依儿去换衣化妆。雷森便进入空间给雷蓝依儿采了些灵果。他见到了杜全,想了想还是把黄鱼牺牲的消息告诉了他。

    杜全立即求雷森放他出空间,他要帮黄鱼报仇,黄鱼对他们变异人来说,是领袖,照顾他们,教他们技能,黄鱼死了,杜全再也不愿意在空间呆着了。

    雷森拍了拍杜全的肩膀,“好好修炼,报仇的事我已经在做了,你现在太弱,一束离子束就能要了你的命。等你强大了,我还有重要的事情带着你去做。”

    雷森叹了一口气,“我不希望你和黄鱼一样。知道吗?”

    杜全重重的点头,“我明白了,主人!”

    雷森从空间出来,雷蓝依儿也准备好了,他把灵果从空间袋里取出。雷蓝依儿抱着他一条手臂,道:“我争取很快突破,给我一个空间袋,就不用你这么麻烦了。”

    雷森笑笑,没有再说什么。他去换了一身正式的服装,与于洪强通联,于洪强告诉他,他们已经在黑刚晶星了,这就动身去雷森的矿区。算算路程和时间,雷森到达矿区边缘,他们差不多也到了。雷森便与雷蓝依儿上了飞车。

    走到半路,雷森的腕脑响了,是安顿拉菲。

    “你好,安顿拉菲,好久不见!”雷森道。

    “是好久不见,所以我来看你了。我在你矿区外面,被你的人挡着了,我说你这里防的可真够严的啊,防贼呢!赶紧的,接我进去,发生大事了,江湖救急啊,我需要你的帮助。”安顿拉菲叫道。

    “好啊,我马上到。”

    “是安顿拉菲,他来了?”雷蓝依儿问道。

    “是,这是个不速之客,好像他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要我帮忙。到地方就知道了,正好一起接待。”雷森耸了耸肩,调整了一下坐姿,雷蓝依儿把头靠在他的肩上,闭上了眼睛。

    雷森在腕脑上点出安康星的城市地图,认真的看着,直到矿区边缘,飞车的主脑提配他,他才抬起头。

    安顿拉菲丝毫没有形象的在路边坐着,他身边站着四个护卫。一见到雷森从车上下来,他就跳了起来,不管什么形象了,大叫道:“雷森,赶紧的,约瑟芬和我分手了,你要劝劝她,那真的只是个意外,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与家族无关!”

    雷森倒是有些惊讶了,“你说什么,约瑟芬和你分手了!你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吗?”

    安顿拉菲苦着脸,“是啊,可是你发给我那一段录音被她听到了,她毫无征兆的暴跳起来,还拿枪对着我。你说这是什么事啊,下人做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有说什么。雷森啊,你一定要帮帮我,她都不接我通联了,我没处解释,只好赶到你这里来了!”

    雷森一摊手,“我能帮你什么忙。你那个下人说的话,到现在可都在我心里。我还想是不是终止咱们的合作,你们拉菲家族是古老的家族,与你合作,是我高攀了,在外人眼还不知道该怎么编排我呢。所以啊,我觉得……”

    “你觉得什么?”

    远处,一队长长的车队快速的接近,雷森住了嘴巴,对雷蓝依儿道:“来了!”

    “你觉得什么?你说!怎么不说,你可急死我了!”安顿拉菲跳了跳脚。

    雷森把跳到面前的安顿拉菲一拔拉,拔拉到一边,“我不是来接你的,我另有贵客,你和你的人给我保持安静,你的事回头再说。”

    安顿拉菲急眼了。“你!”

    雷森笑道:“你感情出了问题。哪里出现的哪里去找。你找我有什么用?我要是你。一定会好好的整顿手下,别给自己惹出事来。你看看我的手下,令行禁止,可曾与你说过一句废话?没有吧?”

    安顿拉菲撇了撇嘴,“你才起步,问题少,你当然可以这么说。”

    “看看,你这还是仗着老牌家族的身份来和我说话。一股浓浓的看不起人的感觉。我要是约瑟芬,早和你分了,还用等到现在。”

    车队在雷森面前停下,下来一队身穿制服的人,在雷森矿区对面散开警戒。

    打头的车下来的是雷森认识的人,黑刚晶星的参议长,一个老好人,万金油似的人物,谁都不愿意得罪。

    第二个下车的是比尔茨,让雷森小小的惊讶了一下。没想到他会来,有些太把于洪强苏宏他们当回事了。

    接着雷森看到了老院长于洪强。以及他的校儿子于卫;尾淼星参议院参议长苏宏,他其后是星邦的雷姓管理人雷厚。

    雷厚带了六个人,引起了雷森的注意,雷森发现这个人都是修士,最差的修为也在引气期层,他们领头的修为雷森看不透,要么与他的修为相差无几,要么比他高。一次普通的拜访却出现了修为颇高的修士,这引起了雷林的警觉。

    雷森带着雷蓝依儿上前与老好人参议长及比尔茨握手致意,比尔茨听到雷森在给雷蓝依儿介绍他和参议长的身份,在雷森和于洪强握手时,他主动当起了介绍人。

    “这位是尾淼星孤儿院的老院长,姓于名洪强。于老,这位是雷森的夫人,本星球人氏,雷蓝依儿。”比尔茨熟练的介绍道。

    “您好!于老!谢谢你把我的夫君照顾大!谢谢!”雷蓝依儿笑着和于洪强握手。

    于洪强笑起来,“你好。虽然看不到你的长相,我知道你一定能配得上雷森。当年的小孩子,现在都成家了。欣慰啊!”

    “这位是尾淼星参议院参议长,苏参议长!苏参议长,这位是雷森的夫人,雷蓝依儿!”

    “你好!欢迎您来做客!”雷蓝依儿和苏宏握了握手。

    “这位是本星邦雷氏宗亲的负责人,也是雷氏在本星邦的族长雷厚雷族长。”比尔茨再次介绍。

    “你好,欢迎!”雷森向雷厚伸出了手。

    雷厚握住雷森的手掌,用力的握了握,“雷森,没想到吧,我们又见面了。”

    雷森笑了,“哪里,是朋友都欢迎。”随即抽出了手掌。

    雷蓝依儿上前,雷厚打量了一番雷蓝依儿,道:“很好!”

    雷蓝依儿握住雷厚的手,轻声道:“谢谢!”

    雷森扫了一眼雷厚身后的人,看向雷厚,“这几位一看就不同凡人,雷族长,不给介绍吗?”

    雷厚喔了一声,道:“你看,我都忘记了。这几位和你一样,都姓雷……”

    雷厚给雷森一一介绍,位都对雷森有些冷淡,雷森不以为忤,一一握了手。然后回到前面,对众人道:“请!”

    雷森和雷兰依儿上了飞车,雷蓝依儿已经调飞车过来运载空身过来的安顿拉菲五人,车还没有到,他们只能在这里等上一等。

    车队远去,安顿拉菲叹了口气,“来得真不巧,和这帮大人物撞在了一起!”

    过了一回,他又说道:“奇了怪了,雷厚来做什么?难道雷森和雷氏有关?要是这样,一切倒是可以解释得通了。”

    他似乎看透了什么秘密,兴奋起来,拿起腕脑,通联上一个人,语气兴奋的说道:“我在黑刚晶星,猜我看到谁了,我看到了雷氏的雷厚,他来安康星我一个朋友这来了。对,就是雷森……好,我会注意……什么,李家死人了,一连死了十多家,面目青紫,现场留有一朵粉红色的萎凋的花朵……他们怀疑雷森,开什么玩笑,雷森刚刚就在我眼前,他根本不可能有时间去安康星……噢,好吧,你把花朵给我发过来,我留意吧……再见!”

    通联结束,安顿拉菲抬头看了看天,“这是报复吗?”

    飞车赶到,安顿拉菲上了飞车,一边看腕脑上的花朵图,一边打量着周边有没有同样的花朵出现。这种花很常见,安顿拉菲觉得以花入手有些扯淡,看了一会,便放下腕脑,头靠在靠枕上,自语道:“我还是让他给我找约瑟芬的好,什么花跟我没关系啊!”

    又是一场宴会,还是在湖边,烤兽肉。这一次规模比前两次都大,耗费的也更多。

    雷森与雷蓝依儿站在一起,感叹道:“还好养殖场没有被我废掉,不然这样的宴会真给我出了难题。好像我们的人没有厨艺过硬的!”

    雷蓝依儿笑了,“找个有天赋,对厨艺感兴趣的人赔训就是了。智脑上什么都有,真想学,很快就能学会。”

    雷森点头,“这主意很好。我们的酒水用的也不少,是不是要赔训出一个酿酒师来,把黑心果酿成酒,也是一大特色吗!”

    雷蓝依儿在面纱后面白了雷森一眼,“哄我还呛我,黑心果不是酿酒的材料好不好!”

    “骚蕊,我忘了!呵呵,安顿拉菲来了,我要应付一下。”

    安顿拉菲走到雷森面前,对雷蓝依儿叫了声嫂子,道:“嫂子,你们两个在一块腻得不行,把我们这些客人扔到一边,这可不好啊!”

    雷蓝依儿笑道:“这样才好,大家随意吗?你看,除了你,来的人都有人陪着,我们去了反而多余了。”

    那边,黑刚晶星的参议长陪着老院长于洪强和苏宏等人,不远处,比尔茨则神色恭敬的陪着雷厚,雷厚旁边坐着那个修士,偶尔吃一块兽肉喝一口酒水。雷蓝依儿说的是,他们加入其,加入哪一桌都不合适,都会让人感到厚此薄彼。

    “唉!”安顿拉菲叹息了一声,“看着你们在一起,我真的很伤心。嫂子,借你老公一用,我和他说说话,就一会。”

    雷蓝依儿看了一眼脸上带笑的雷森,说道:“哪里的话,你们是合作伙伴,怎么能用借一说。安顿拉菲,我夫君把商业的事情交给我全权管理,因为如古公司的事情,我们以后要常打交道了,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

    安顿拉菲忙道:“嫂子,我听你的。我真借人了!”

    安顿拉菲拉着雷森走到一边,开口道:“安康星出了点事,李家死人了,虽说不是核心,但也都在李家内部掌握了一部分权力,算是精英。”

    雷森脸上的表情掠过一丝惊讶,随即笑道:“我还以为你要和我谈约瑟芬呢?”

    “不,这事目前很重要,有人怀疑是你做的。”

    雷森笑了一声,“我又不会分身术,怎么可能!对了,我这里也怀疑李家对我下黑手,我损失了一个船队,死了几人,对方留有话,说是李家报复。你算是给我带来一个好消息,他们李家多死些人我更高兴。如果知道是谁做的,我一定会请他来吃烤肉。”

    “可是……”

    “这事不是我亲手做的,我没有兴趣听,谁想怀疑就怀疑吧,我不在乎。你想聊聊约瑟芬吗?我和她通联了,她让我带句话给你……”雷森的脸色变得古怪。

    “什么话?”

    “从此箫朗似路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