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宏接通屋内的显示设备,把腕脑上的东西一一显示的显示屏上,当显示屏上出现两样东西,个修士不约而同的张大了嘴巴。

    雷厚的见多识广的苏宏也震惊了,他们被这两样东西吓了一跳。

    一件是暗紫色的袍子,上面绣着闪电雷云。一件是鲜紫色的玉佩,雕着一条张爪舞爪,口吐赤珠的狂龙。

    当一只镶着紫色玉石的戒指出现时,他们已经能确定,雷森真不简单,要是坐实了雷森的身份,在场的人绑在一起也抵不住雷森一个人的价值大。

    雷厚吸了一口凉气,“我刚才好像拒绝了他,让他对家族失望了。”

    修为最高的修士喃喃道:“王紫啊,真的是王紫!”他瞪起眼睛,浑身上下透出一股杀气,“你们从现在开始,不能再提现在这件事情。苏宏,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孤儿院把这些东西全部从存档里删掉!否则,后果自负!”

    他深吸一口气,缓解了一下情绪,对六个修士道:“你们六个,怎么分工,我不管,一人一个监视这个人。剩下的保护好雷森和他的夫人。我现在就向上通报,在没有结果之前,谁出差错,谁拿头给我!”

    “是!”六个修士凛然应道,再看向屋人的目光就变得不善起来。

    这一夜,雷森在安康星又灭了十多户李姓家族的人家,其包括李安的妻小。炼魂幡再次变化了,让他的魂师修为提升了一层。达到了引气期二层。这样的速度让雷森都震惊。也明白为什么魂师是人人欲除之而后快。一旦魂师陷于这种修为提长的诱惑当,会有更多的生命死在他的手,最后变得无法无天起来,对所有的生灵都有危胁。这种功法还有传下来,雷森虽然享受了功法的便利,却觉得此功法过于邪性了,理应毁掉。

    天亮后,雷森带着雷蓝依儿赶到宴宾馆。看到昨日还言笑自若的人今日都有些萎靡不振,更让他感到古怪的是,他们看向他的目光居然带着一点畏惧。

    他没有多想,让人推上一头刚洗剥过的全兽,笑道:“昨晚,雷族长跟我说他喜欢这个星球兽肉的味道,我这个做主人的当然要让客人们都满意,所以今天咱们还吃烤肉。其实吧,这肉也能炖着吃,可惜的是。我的公司草建不久,还没有拿得出手的厨师。跟大家说声对不起,等我们有厨艺出色的厨子了,我再请你们回来吃一顿。”

    雷厚干笑着,眼神闪躲,含糊道:“雷总,你真是太客气了,让我受之有愧啊。”

    雷森哈哈一笑,“要是你说在我这里吃不好,喝不好,我才是受之有愧。等一会,烤好的第一块肉给雷族长。对于雷族长,我以后还要多多仰仗呢。”

    雷厚忙道:“不敢,不敢!雷总真是太客气了。”

    这一顿饭,雷森一直冷眼旁观,昨晚他走后这里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知道,人直觉这里面有古怪,不好直接问,只好闷在肚子里。

    伸着懒腰,打着哈欠的安顿拉菲走下楼,抽了抽鼻子,不满道:“又是烤肉啊?能不能换点别的。雷森,给我一杯水。”

    个修士如刀一样的目光盯着安顿拉菲,同时散发出一股杀气。安顿拉菲的四个护卫警觉起来,把安顿拉菲护在间,安顿拉菲没有所觉,推开一个护卫,向雷森走去,“给我水,我不要酒,我在家已经喝够了。”

    雷森扫了一眼那个修士,笑着从身旁机器人侍者托举的盘子里取了一杯果汁递给安顿拉菲,“先喝这个,我马上让人把水给你送上来。”

    安顿拉菲喝了一口,摇着脑袋道:“口味一般,没有刚认识你喝到口的好喝了。我要在你这里住上几天,别天天顿顿让我吃烤肉,我会吐的!”

    “当然不会,我会安排人专门给你做。”

    “那最好!啊,真困啊!”安顿拉菲又打了个哈欠。他的腕脑突然响起,让他精神一振,端着杯子走到一边,接通了通联,“喂!”

    接下来,安顿拉菲瞪圆了眼睛,古怪的看了一眼雷森,低声道:“他就在我身边。”

    又过了一阵,安顿拉菲点点头,“我知道了。”

    安顿拉菲回到雷森身边,在雷森耳边小声道:“昨夜,李家又死人了。”

    雷森在安顿拉菲通联的时候,已经把他与对方的谈话听在耳,另一边是一个声音苍老的人,他让安顿拉菲看着雷森,李家内部现在恐慌了,开始排查往日树敌名单,他雷森就在名单之上,怀疑度等。

    雷森不得不佩服这些家族,对方一举一动都能知道,可以想见他们互相在对方家族内部收买安插不少内线,花费的精力一定惊人。

    雷森小声回应安顿拉菲,“谢谢你告诉我这一个好消息,最少能让我高兴一天,以后有这样的消息立即告诉我,让我好好高兴一下。”

    安顿拉菲点头,“当然,我会告诉你的。我要的水呢?噢,在这呢,你这个机器人侍者也真是的,端了我的水还站的那么远!”安顿拉菲说着走开。

    早宴没有昨日热烈友好的气氛,有一点沉闷,雷森却有些纳闷。留下来陪了他们一上午。用过午餐,参议长来了,来陪这些客人,只是没有见比尔茨,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安顿拉菲告诉雷森,他要去看看黄鱼的夫人,他和黄鱼并不陌生,说过话。既然来了,理所应当的去看望一下他的遗孀。

    安顿拉菲带着四个护卫走进佘曼的院子,一进院子便看到佘曼坐在一辆残疾人坐的推车里,正在一棵树下迎接他。

    安顿拉菲忙走过去,歉意道:“我听到不幸的消息,太晚了,正好有事求你的主人,赶过来看看你。”

    “谢谢!”佘曼不复两日前的样子,眼睛里有了神彩。

    “这花很漂亮!”安顿拉菲抬头看着头顶的花树,只有顶端开着几朵花。

    “你也这么认为?谢谢你,这是我男人给我栽的,能开一树花,可惜都残了。”佘曼说完一笑,“屋里请,喝杯茶吧。”

    “好!”安顿拉菲看了一眼最高处的那几朵粉红色的花,疑惑在哪里见过。

    一进入屋,安顿拉菲的目光就被桌子上摆放的几朵残花所吸引,和他腕脑保存的一模一样。这让他浑身一凛,看了一眼佘曼,表面装作无事,随佘曼来到桌边坐下。

    一个妇人端上两杯黑心果冲的淡茶,安顿拉菲客气的道谢,见那妇人退到一边坐下,端起茶杯,无滋无味的品了一口,然后似无意间看到桌上的残花,对佘曼道:“这是外面树上开的花吗?真的很漂亮!”

    “是啊,凋了,我就收起来了。”

    “嗬,你真有心了。我能看看吗?”

    佘曼笑笑,“你随意。”

    安顿拉菲拿起一朵花,放在鼻尖嗅了嗅,有一股浊香,很淡,大约是凋残的缘故,闻着竟让人生出一股淡淡的伤感来。

    在安顿拉菲坐在佘曼家里疑神疑鬼的时候,安康星一座公园的坐椅上,已经变换了形象的雷森坐在长椅上,正赏着身旁池边的红鱼。他的背后就是公园的栅栏,栅栏外就是一个住宅区,在住宅区里,已经不用他靠近掌控的炼魂幡出现在一间书房里,幡杆翻动,变大变粗,一杆打在正在书房里闭养神的男子后脑上,打昏过后,幡面一动,一个鬼魂从幡里跳出,顺着男子的鼻孔钻了进去,眨眼间又钻了出来,神情凶恶的咬着一个虚影小人儿向炼魂幡内飘去,那虚影小人儿不断挣扎,最终挣扎不过,被拖进了幡。

    这一切也这是在几息的功夫内发生,眼见着男子的脸色开始发黑,炼魂幡一卷幡面,刹那间变小,从房间里消失。

    同一个小区,炼魂幡出现在六个家庭,把在家的所有生命都变成幡鬼魂后,回到雷森手。雷森站起来,他现在倒是不敢冒险了,在现场丢花的事情不能做了,安顿拉菲接的那个通联,对方特意让安顿拉菲在雷森的矿业查找有没有类似的花。而他已经答应安顿拉菲去看佘曼,只要不傻,安顿拉菲一定能从佘曼院的花树联想点什么。

    雷森把炼魂幡收起,从长椅上慢慢站起来,向公园外走去。

    出了公园,雷森顺着公园门口的石板路慢慢走着,前面是一片森林,他走了进去,就再也没有出来。

    “真的很漂亮,还有一股香味。”安顿拉菲笑道,“你知道的,我家是做葡萄酒的,对味道敏感了一起。”

    “这是很普通的花。移栽完之后,我才知道。”佘曼端起茶杯,茶杯里漂着几片果片,与给安顿拉菲的不同,她喝了一口,“等孩子出生,我会在院栽几棵果树,孩子大了,果树也能结果了。比这不结果的花树要强许多,除了好看,没有多大用处。”

    安顿拉菲点头,站了起来,“我会让人送一些滋补身体的东西过来。告辞了,佘曼女士。”

    佘曼在妇人的帮助下,把安顿拉菲送到门口,在安顿拉菲要走的时候,她纠正了安顿拉菲的一个口误,“不要叫我佘曼女士,应该叫我黄夫人。”

    安顿拉菲从善如流,“好的,黄夫人。你留步,我这次空手来看你失礼了,实在是太仓促了,我的礼物会很快让人送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