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九月日,伟大的抗战胜利日!向先烈们致敬!

    今日四更!

    “老祖宗!”人们叫着,拍打着卫生间的门上,留下泥污一样的手印。

    “老祖宗!老祖宗……”他们乱叫着,门里却没有人回应他们。

    “撞,撞门!老祖宗一定是气晕在里面了,刚才他都说糊话了,说他想静静了。静静是谁,我记的老祖宗的夫人早死了,也不叫静静啊,老祖宗一定有私情!”一个人冷静的分析道。

    “私情你妈!”说话的人挨了一巴掌。

    “我妈不叫静静!他妈的小名叫静静!你要发火你该找他。”

    另一个人也火了,“你敢给我爸戴绿帽,爸,你头上绿了,揍他,我帮你!”

    “我草!我想起来了,你妈小名就是叫静静。老话虽说要想生活过得去,就得头上飘点绿!你妈招人不假,我也知道,可是没有想到还有这个老王八,敢扒灰!别揍他,是他提醒了我,你要是我的种,给我踹开门,老子我进去揍死这个老王八。”一个年龄稍长的男人摇头晃脑,暴怒起来。

    “你敢,那是我老祖宗!”揍人的那个把小身板横在了门前,叉开手脚,牢牢护着了卫生间的门。

    “老子先揍你!”门前立即大战起来,两人揍一个,你一拳我一腿,打得火爆,年轻的那个还喊道:“爸啊,我看到你头上绿了,你怎么变成乌龟了。还是绿毛龟!哇。我现在都怀疑我是不是你的种。我得回去问我妈去!”

    “这事,我也觉得要搞个明白,不管你是谁的种,就是你是我爹的种,咱是亲兄弟,也得把里面的老王八打出翔来再说。”

    “既然是亲兄弟,老哥,没有二话。打仗亲兄弟吗!老哥,你闪开,你老胳膊老腿的别扭着了,看小弟我的,小弟我虎着呢!”

    “好的,老弟,你要小心啊!”

    这两位又胡言乱语上了。

    年轻的人,火气大,冲上去凭着一股蛮力拳两脚就把挡在门前的人打倒在地,抬起一脚狠狠的踹在门上。卫生间的门哐的一声被踹开了,门摔在墙上。又大力的反弹回来,把年轻人拍飞了出去。

    “小弟,你怎么了!”

    “哥,一定,要,搞,搞清楚,咱,咱们,是,不是,亲,亲兄弟!别,别,乱了,乱辈份!”说完头一歪,昏了过去。

    “小弟啊!老弟啊,我的亲弟弟啊!”没错的这位抱着昏过去的这位号叫起来。

    “啊!”涌向卫生间的人快速的退出来,退向大厅,躲在椅子桌子后面,纷纷嚷道:“快看看,那是个什么东西,我好像看到一面旗,前面还带着一个横,下坠着几个飘带。”

    另一个嚷道:“我也看到了,就是旗!”

    “放屁!没有化,那是幡!你爹死你没打过幡吗?你家的旗前面带一横物?”另另一位接口了,满是我比你见识广的优越感。

    这位大怒,“就是旗!”

    “就是幡!”

    “想打架是不是!”这位忘记了害怕,站起来抓起了椅子。

    那一位脖子一梗,“怕你是孙子!来,不打你是我孙子!”他忘了,他叫那位叫叔叔,平日里喊得可是很热络。

    “我打你个孙子!”这位怒了,抡起椅子把那一位拍倒在地,骑上去握紧了拳着,照着面门就是两拳,“我是你爷,叫爷!”

    此时,要是有人注意,就会发现,在场所有人眼睛都是赤红色的,尤如怪物。用这双眼睛看人,谁看谁都变得不顺眼起来。

    下面的人头上冒血,猛一翻身,把身上的人翻下去,自个在上面骑实了,狂笑起来,“我才是你爷,孙子唉!着打吧,看爷教训你个孙子!”

    两人打作一团,从洞开的卫生间门口飘出一个物事来,那物事,非黑非白,生成一副灰不灰黑不黑的样子,偏偏它出来后,无风自涨,在空变化成一人来高,面目变得越发清晰起来。

    那分明就一个幡!这一回胆壮的人看了个真切!那幡上面一顶圆圆的伞的撑起一个坟包似的小包,上面还有一个深灰似黑的伞尖儿向外冒着丝丝缕缕的黑气。伞的四周垂着与伞同色的流苏。

    那伞的下端系挂着一条垂到半截柄的丧魂的幡布,布下六绺长流苏,垂下来似于柄齐。伞尖上还系着两条招魂的飘带,长长的,随着幡的转动与流苏一起微微飘起。整个幡散发出灰蒙蒙的死气。这幡的各处都有鬼脸从其冒出来,凸出来,成一浮雕似的脸,冲着诸人张嘴呲牙,似乎随时都能冒将出来,咬噬他们,吞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

    更让人胆寒的是,幡面上的面也十有**都是他们认识的或者感到不陌生的,分明都是死去的李姓族人!

    他们刚才还要找凶手,谁曾想凶手比他们胆大,自个找上门来了。

    “开枪!开枪!打烂它!给我打烂他!”有人狂叫起来,从身上摸出枪对着幡乱开起来,那幡受了几枪,竟然被一枪打穿了一个洞。

    众人狂喜,纷纷拔出随身携带的枪,对着幡就是狂射。那幡忽然放大,向众人飞来,笼住一些人,从幡面上飞出数个鬼面,这些鬼面一出幡面,竟然个个啾啾作声,兴奋的从人的鼻孔内钻入,眨眼间这些鬼面各咬着一个虚影飞进幡。幡面上的洞也在鬼面返回后迅速织补如实,它再次飘移,重又笼住数人,放出鬼面,咬出虚影,回到幡面后,又再次移开!

    这是一次诡异无比的屠杀,不过是数十息之间,厅内再无活人。那幡在厅飞了一圈,晃了晃,飞进卫生间,从卫生间打开的换气窗离开,消失在空。卫生间的洗手池上,一个老人面色乌黑,头搁在洗手池,已经死亡一段时间了。

    议事厅内发生的事情,很快就被人感觉到了不对,过来数人,看到议事厅周围稀稀落落的躺着死亡的人,他们个个面色发黑。这些人大觉不安,忙报了警,远远的冲议事厅喊了几嗓,无人应声,又喊了几嗓,还是死寂一片。于是这些活人更加不安起来,远远退开,个个觉得背后冒凉气。

    远处的山上,雷森伸手托着炼魂幡,看着山下一辆辆戴着警灯的飞车快速的向李家大宅飞去,抬起头对空轻声道:“黄鱼,安息吧!我杀了李家一万九千四百零六人。你有愤怒也该平息了,你的主人不是那种不护下属的人,我的人从来都不会白死!”

    雷森走入山林,身影消失不见,林只有他一声叹息,“好霸道的炼魂幡,你让我的魂师修为达到了引气期八层,我该如何处置你!算了,将来带你去地球,你再出世吧!”

    雷森消失后,天空聚来大片的乌云,眨眼间,天地间织起一片密密的雨幕,把他留在山上的痕迹和气息一扫而空。

    李家大宅里,冒雨进行堪查现场的强力人员叫苦不迭,“这算是怎么回事,天也不帮我们吗!”

    旁边一个李家的人愤怒了,上去给了叫苦的强力人员一个耳光,恶狠狠的质问道:“你说天不帮你,你是不是说天也不帮我们李家?你说!”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强力人员向后退去。

    “下雨,下雨怎么了,别忘了我们李家可是安康星纳税大户,没有我们纳的税,你们还能站在这里,赶紧的,去找出线索,给我们抓出凶手!不然,你们就等着我们李家的反击吧!”说话的发了狠,冲进雨,向议事厅冲去。

    砸开了议事厅的门,先闻到的是一股难闻的臭臊味,入目的是倒毙在地,肢体摆放各异的死尸,相同的是,个个表情都是惊骇状,像是都见了鬼一样。

    强力人员把李家的人拦在门外雨,理由很充足,保护现场,他们这些日子已经被李家折腾够呛了,刚才自己的人又被打,他们心憋了一股气,借机会修理一下这些死到临头还在耍威风的李家人。

    强力人员捏着鼻子,戴着鞋套在厅内走了一圈,量着墙上被射击出来的孔洞,又找到各个射击的枪支,一一对应,然后又采集枪上的指纹,输入数据库内,找出指纹的主人。再然后给现场拍照,先搬了把梯子,拍照人员爬上去,拍了几张全景照,又一一给死去的人拍上照片,留做证据。一番折腾,个个认真,脸上都没有笑容。

    “这里有监控吗?”强力人员的头头一脸正色的问在雨淋着的李家人。

    “没有,这里是我们李家重要的会议场所,为了保密,从不设摄像和录音设备。”李家的人答道。

    “噢,我查查看。你们把这周围所有的监控给调出来,我们要带走。这不是窥视你们的秘密,这是破案必要的步骤,如果你们觉得为难,可以不给,你们签字就可以了。”这位也知道大家族有自己的**,多解释了一句。

    “好吧!”那个带头砸开议事厅大门的人不情愿道。

    屋内一个强力人员的腕脑响起,他听了两句,先是震惊,“什么?”然后,喔喔啊啊的应了几声。

    接着厅内所有人的腕脑都响起来,都是一样的反应,“什么?”过后,喔喔啊啊。然后一致的看着厅外站立的少数的李家人,眼里满是同情。

    “怎么回事?”那个带头的李家人受不了这种目光,与其说是同情,不如说是嘲讽他们李家!(。。)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