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第更到!

    有月票和其他票的能投一下不?

    “好啊!”雷森说完,身边的片肉利刀突然消失,那个修士一闪身,利刀从他的耳边切过,直钉在他后面的椅背上,把椅子钉穿,椅子晃了晃,好险没有倒下。

    修士也手一动,一把闪亮的叉子从桌上像箭一样飞射向雷森,雷森一侧身,刹那间,他面前的空间突然变得混沌粘稠起来,伸出手指轻松的把叉子夹出,笑道:“一人一套用餐工具,没了可就真没了,我这不提供备用的。拿回去吧。”

    说着,手指一挑,叉子以比来时快上一线的速度飞回到桌子上面,猛然间停顿在空,然后轻轻的掉在桌子上,和餐刀一起摆放整齐。

    “好!”雷厚鼓起掌来,看向雷森的双眼变得更加的热烈。

    那名修士从地上把片肉的利刀拔出,对雷森道:“我有一个疑惑,你是什么时候突破的,我为什么没有感觉到矿区里灵气波动。再说,这整个星球灵气少得可怜,你又是从哪里获得的灵气支撑你突破的?你能替我解疑吗?”

    雷森一伸手,“把刀给我。”

    修士把刀扔给雷森,雷森接过刀,看了看刀刃,嘀咕道:“还好,还能用。你说什么,你说我什么时候突破的?还问我灵气从哪里来的?你可知道我师从何人?我师傅目前也就我一个徒弟,他能吝啬灵丹啥的,高级补气丹我这里可是很多。你要是缺少。我可能送你两瓶。”

    “这个。就不用了。我们出来时,都带足了。”修士又问道:“你是修士了,难道不知道吃这些俗物对身体通彻百害而无一益吗?你的师傅既然那么看重你,也一定告诉过你,修士要绝五谷腥膻,轻身净体方能更好的修炼吗?还是说,你师傅光给你补气丹了,忘记给了你辟谷丹?”

    雷森继续朝兽肉上涂酱。“你的问题真多!我今天心情不错,回答你这些问题,再问我可就拒绝回答了。我知道,可我就是喜欢,不行吗?说百害而无一益,你多大了,我多大了,我可是修炼没有多久,现在我能确定,真打起来。我就是不能秒你,也能不出十招把你拿下。你说,我的修炼不好吗?至于辟谷丹,你们要是在我这呆得时间长了,辟谷丹用尽了,我给你们提供,时间长了不好说,你们个,五年的辟谷丹我还是能提供得起。”

    雷森说完开心一笑,“提醒你噢,今天是庆祝新生命到来,别扫兴。反正现在我能打得过你,扫我的兴,我揍你一顿你也就瞪瞪眼罢了。”

    安顿拉菲接了了个通联,冲雷森嚷道:“我的车队就在矿区外,让你的人放车队进来。这可是给你送礼的。”

    雷森把嘴夸张的张成o形,“真的假的?”

    “我亏死了我!”安顿拉菲拿头撞桌子,呯呯有声,“我怎么这么贱呢!”

    雷森拿起毛巾擦净了手,方才给雷蓝依儿通联,让她把矿区外的车队放进来,他说交权就全交权了,矿区最高管理权转交给了雷蓝依儿,反正他是超智脑,坐在那里不动,也能对整个矿区了如指掌。

    过了一会,雷蓝依儿回了通联,告诉他车队已经放入。同时也问他,随同车队的是不是还有另一队人,车型不同。

    雷森这个时候不知安顿拉菲的难过是真是假,不好细问,便对雷蓝依儿道:“大概是吧,别管了,你要是怀疑,一路监控就是了。到了矿区,除非他们能调动武装飞船,不然,还能翻起什么浪花来。对了,一会来湖边庆祝,庆祝黄鱼喜得贵子。”

    雷蓝依儿小声道:“夫君,佘曼哭了,很伤心呢!她让我请你给她和黄鱼的儿子起个名字,说黄鱼的名字不好,一听就是贱名,要你给起一个好名字,别像黄鱼一样。”

    雷森一板脸,“胡说,谁说黄鱼的名字不好!我觉得就挺好。黄鱼生前不是弄艘化龙号吗?现在,有两个名字,一个叫黄龙,一个叫黄化龙。那艘化龙号,我就送给这小子了,他得替他爹给我担负起教导其他人的责任。”

    雷蓝依儿娇嗔道:“他才出生,懂什么?你也不怕吓坏宝宝了!你尽胡来!”

    “他不懂,他娘懂啊,你告诉佘曼,等她养好了身子,除了任盘龙公司总经理职务外,还兼任化龙号飞船船长,我给她拨去一笔钱,随她改造,把人给我训练好了。她老公的职务,她给我担起来,别人,我还不放心。”

    “好啊,这是个好消息!我马上告诉佘曼。亲亲我的夫君!啧!”

    雷森狠狠的在腕脑上亲了一下,“一会过来啊。”

    安顿拉菲趴在桌子上,撇了撇嘴,“肉麻!”

    “切!”雷森横了安顿拉菲一眼,拿起酱料得意的说道:“我能!你能吗?”

    安顿拉菲转过头去。雷森对他道:“一会酒送到,你报个价,我让我老婆给你把钱转过去,别拿我当肥猪宰,我会查价格的。我那老婆最大的特长就是会管家,你敢坑我,她会从如古公司上的赢利翻着倍儿算回来。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到时候找我可没有用。”

    安顿拉菲一捂脸,“我怎么会认识你!”

    雷森一脸茫然,“是啊,我怎么会认识你!当初在安康星外,你可是气势汹汹,要对我打死打活的,如果不是我冒险活捉了你,现在我可不知道在哪呢!”

    “还有这事!”雷厚的脸色变了。这种事情他是第一次听说。他呆在矿区,已经接到雷氏王室的秘旨,秘密调查雷森的过往,所有的一切都不放过,他已经暗动用了所有能用的手段和关系网,这件事情不在他所掌握的资料之内。

    那个同样身负密旨,要秘密保卫雷森安全的修士立刻向安顿拉菲射去能杀人,阴森森的目光,只要有人下令,他们随时会把安顿拉菲打成肉饼。

    安顿拉菲感到身上一阵发冷,打了个冷战,抬头看几人看他的目光大是不同,像是与他有杀父之仇一般,吓得一个激灵,忙叫道:“你们干什么?为什么拿这种目光看着我?我跟你们说,当时雷森没有什么家底,他在一艘破飞船上,还有一艘两个碟子扣在一起的破船,他就是一身胆,当时虽然他把我当成了人质,要是我想报得他,一个通联,他根本就活不到现在!”

    “这么说,你还想杀了雷森了!”雷厚的手攥住了餐刀,脸色变得阴冷,“拉菲家族,好像和李家一样,在整个星际联盟,只算是小家族吧,什么时候这么猖狂了!”

    “不是那个意思!我现在不是和雷森的关系很好吗?”安顿拉菲慌了神,那一千瓶红酒送给雷森当礼物,可不是他的主意,他只是个继承人,还没有进入拉菲家族的决策圈。做出这等决定的,是他背后的人,他背后的人全面分析后,觉得雷森有投资的前景,就让家族送来一千支顶级的红酒。

    安顿拉菲明白,自处李家的族人十不存一,安康星整个贵族圈都乱了阵脚,生怕下一个不明不白的被灭族的就是自己,一个个都调整了对外的策略,强硬惯了的,软了下来,与人平时和气相处的变得更加和气。雷氏在星邦公众视野名声不显,可是所有有一点知识的贵族都知道雷氏背后站立着一个整个星际联盟都撼不动的巨无霸,那就是雷霆王朝。

    安顿拉菲通过这些日子的观察,十分清楚雷厚及从雷霆王朝出来的个修士对雷森的重视,说重视还说不到点上,应该说是讨好。这让他十分震惊,把所观察到的汇报给背后的人,背后的人才决定送来重礼。

    安顿拉菲更明白,雷厚说拉菲家族在整个星际联盟是小家族,没有说错,要是雷霆王朝误会了,举手间就能灭掉他们家族,就是家族在星邦有什么议员做后台也不好使。在真正的强横势力面前,他们只能是面团,让扁就扁,让圆就圆,不敢有半点违逆。

    雷厚冷笑两声,放下餐刀,对雷森道:“今天是个喜庆日子,我送你一份小礼物。安顿是吧,告诉你们家族真正掌事的人,就说我说的,再送一万支相同的红酒。天之内送到,过时我可不候。你们说呢?”雷厚看了看那个修士。

    个修士狠狠的瞪了雷森一眼,那个修为最高的人有些不甘心道:“这等事是不是要我等上报后再做决定?”

    雷厚朝雷森呶了呶嘴,“他还没表态呢!你们着什么急!”

    雷森只是抖了一下肩膀,“破事,提他做甚。你们别扫兴啊!”

    个修士这才做罢,领头的朝安顿树起两个手指,冷冷道:“既然都说了,一万支就一万支,两天时间我要看到,看不到,你们拉菲家族就等着。真是小蛇吞象,自不量力!”

    安顿拉菲脸色白了又白,一肚子火气,却又不敢发作。

    雷森开口道:“你那个样子给谁看呢,一万支就一万支,我酒窖里还存得下!今天是喜庆日子,都别给我板个脸。别望了,这里谁是主人,你们板个脸是给我看呢?”

    雷森把酱抹好,回头看了看安顿拉菲,“一千支我当礼物收下,至于那一万支,我会让我夫人按照你们的价格给你们打到帐工。安啦,别到时看我们喝红酒,你觉得是喝你们家族的血。扫兴的事我不会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