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第四更,今日任务完成!

    安顿拉菲这才脸色转好,跑到一边把刚发生的事情向背后的人细细汇报。他背后的人问他,确不确定和雷森的关系很好。

    安顿拉菲犹豫了一下,说道:“他和我别的朋友不同,他给我的感觉是什么事都有自己的坚持,他有底线。可他不贪,合作起来,一是一,二是二,是天然的合作伙伴。他现在又是修士,身份已经与我不同,我的身份在他面前不堪一击,只能用心维持!”

    那边沉默了一会,才有些无奈的说道:“你说的对,加上他背后的雷氏,我们整个家族都不堪一击。魔法师是要苦修的,我们的子弟吃不了苦头,出的魔法师都是高不成低不就让人看不起。算了,你现在也是成人了,和你说这些都有些晚了。你且在那边安静的呆着,管好你的嘴,莫要再胡说。你现在一句无心之言,雷森或许不在意,他旁边的人记着了,事后清算,都能拖累整个家族。我都怀疑雷森不是普通的雷氏子弟,他和雷霆王室有关。你呆在他那里,要留意。”

    “我知道了,爷爷!”安顿拉菲心情一下子不好起来。他只是个富家公子,平时没有和比他更有身份的人接触过,一下子接触到全联盟最高等级的家族,巨大的落差造成的巨大的失落感像一座大山陡然压在他的身上。他都开始后悔当时认识雷森了。

    是福是祸还真难料!

    安顿拉菲一扬英俊的脸,管他呢,福祸本无主。唯人自招之!自己经营好与雷森的关系。这场事情十有六是福。不是祸。

    安顿拉菲一脸平静的回到桌前,坐下来,雷厚轻扫了他一眼,便扭头和于洪强说起话来。那个修士看也不看他,有的闭目,有的看着远处,有的欣赏湖上的风景,稍一留意就可能看出人少有面向相同方向。各个都保持着警惕。

    无聊而又担心的安顿拉菲在接到一个通联后,长出了一口气,对雷森道:“我们的送酒车队已经到了你们的酒窖,他们让我过去,是家族要求的,必须我签收一下。麻烦你,给我派辆车,我顺便带几十支酒来。”

    雷森一指旁边的备用货车,“你就用它吧。”

    “好的!”安顿拉菲快速的上了车,一阵风的跑去。

    他走后不久。一辆宝石蓝的流线形飞车在湖边停下,先飞来一只漂亮的鸟。振着翅膀大喊,“憋死个鸟了,下次让我飞,我再也不坐飞车了,我晕车!”说罢,从天上直直的掉在地上,弹了弹,又飞起来,“我真晕,女主,你放过我吧!”

    “星兽!”个修士目光一缩,他们听变异人说过,雷夫人有一只漂亮的小鸟,他们还以为是只普通的鸟,雷夫人拿来养着玩,今天一见,这哪是普通的鸟,是一只星兽,而且是能给他们所有人威胁的星兽。

    车门完全打开,戴着面纱的雷蓝依儿,一身蓝从飞车上下来。

    那只鸟儿围着雷蓝依儿飞,“女主,你真漂亮,你能让放过我吗,不让我再坐车了!我花无缺向你保证,我绝不再乱跑了,我会很老实的跟着车飞,真的。”

    雷蓝依儿笑道:“小花,下次你还要坐车,你真不让我放心呢!”

    鸟儿用两只翅膀一捂脸,从空再次掉下来,在地上打滚,“我滴个兽哎,我没法活了,我真的晕车噢!”

    雷蓝依儿弯腰揪了揪鸟儿的羽毛,不再理它,向在场的人扬了扬手,迈着轻快的步子向烤肉的雷森走过去。

    雷蓝依儿少有的兴奋,她对雷森说道:“佘曼说了,黄龙不好听,直捣黄龙多不吉利。她让我跟你说,叫黄化龙好了,与化龙号名副其实。她也谢谢你……黄化龙就这么大,真的,皮肤皱皱的,嗯,看着不太好看呢……不过,他的肤色淡了些,浅灰……”

    鸟儿见没人理它,从地上再次飞到空,一扑扇翅膀,落到雷森的肩上,讨好道:“主人,我来帮你!”

    雷森敲了一下鸟儿的头,“你怎么帮我,等你化形了再说。”

    “噢,我忘了,花无缺还没有化形。那,我去玩了。”

    雷蓝依儿拽住了鸟儿的尾羽,“哪也不能去,我夫君让你保护我的,你就这么保护我吗?真有事,你能一眨眼间飞回来?”

    鸟儿扇了扇翅膀,“是噢,是噢!女主,放开我,我保护你!”

    雷蓝依儿笑着松开手,鸟儿飞开,直接飞到那个修士的上空,高声质问道:“你们是谁,和我主人是什么关系?老实说来,不然,我花无缺把你们打出去!”

    雷森忙道:“花无缺,你给我回来,他们是我的客人。客人,你懂吗,要以礼相待。说话要客气!”

    鸟儿好像这才明白,“你们是我主人的客人啊。哪就算了,本来我在别处打不过绿无敌,正想找人练练,练熟了手回去再收拾他,碰到你们,还以为是碰到能练手的人。白让鸟高兴一场。信不信,我出一根鸟毛就能打败你们个?信不信?不信,来来,我用鸟毛战你们一次!”

    领头的修士朝空一拱手,道:“这位星兽前辈,我们和你的主人一个姓,我们都姓雷,是一个家族出来的。你的鸟毛厉害,我们打不过,就不打了吧?”

    “那怎么能行?那边除了绿无敌还有两个胆小的家伙,会匿形,我找都找不到他们。你说说,我打不过绿无敌,我这一口鸟气又无从出来。碰到你们,你们又不肯跟我打?我说,你们是不是看不起个鸟?”鸟的声音忽然变得厉声厉色起来。

    领头的修士忙解释,“星空,星兽和我们人类修士及魔法师平分秋色。我们怎么敢生看不起星兽的心。你说绿无敌,绿无敌比你厉害,怎么不见它出来?”

    这鸟得意洋洋的说道:“那家伙是一只螳螂,两只片刀舞得风起,修为比我高上一层,所以我才打不过那个家伙。那个家伙看守仙物……”

    雷森在那边一声痛喝,“花无缺,给我闭嘴!”

    鸟吓了一跳,一只翅膀忙捂住嘴巴,嚷道:“主人,我闭上鸟嘴了!”

    雷森瞪了他一眼,“给我回来!”

    “好的,主人。你的鸟听你话!”

    雷蓝依儿轻笑起来,偷偷的掐了雷森一下。雷森一脸黑线,对落在雷蓝依儿肩膀上探头探脑的花无缺道:“不会说话别说,没人把你给卖了。”

    花无缺点头,“我不说。他们一个筑基期层,一个引气期九层,剩下的都是引气期九层不到的,凭什么坐在那里让主人你伺候着?我修为比他们高多了,拔根鸟毛就能打败他们,我都乖乖的听主人的话,他们凭什么呢?要是让主人你那几十个半步金丹的兽仆知道了,绝比能撕碎了他们。主人,我一直很善良的,没有直接出手,已经很善良了,是不是,主人?”

    雷森这才知道那个修为最高的人是筑基期层,解释道:“我说过,他们是我的客人,客人你知道吗?是不论修为的。好吧,你最善良,回头你和绿无敌说你最善良!”

    “啊!好吧,我就善良那么一点点,一点点总有吧!主人,不能这么看鸟,我不就是乱啄灵果吗,下次我管住鸟嘴,不胡乱来就是了。我真的就善良一点点,真的,就一点点!”花无缺辨解道。

    雷森伸手又敲了一下他的脑袋,“现在就管住你的鸟嘴。”

    “好吧。真的,女主吃的灵果我一只没动!”花无缺又补了一句。

    “你还说,再说我把你烤了。”雷森威胁道。

    “吓死个鸟了!”花无缺缩了缩脑袋,这次真的闭上了嘴巴。

    那边几个已经听得目瞪口呆,花无缺一通说已经超出了他们想象的范围,听听,都有些什么,这边一只已经是在场诸人修为最高的星兽了,那边还有一只更厉害的。还有两个匿形本领高强到连这只星兽都无法找到的星兽!吓死人的是,那只鸟轻描淡写的说什么,还有几十只半步金丹的兽仆!这是一个不小的势力了啊!

    还有,仙物!天啊,雷森居然没有否认,是什么仙物且不说,哪一种仙物对他们修士来说都是了不得的宝啊,修士再高级也只是比凡人高一点而已。仙物可是真的仙物,虽说没有仙气供应退化了一点,那功效也非灵药可比。

    再有,没听错的话,雷森有一个种满灵果的院子,一定是雷森的,他的星兽可以在里面自由自在的飞,食用灵果!灵果,要是有灵果,个修士也不用苦逼兮兮的服用辟谷丹了!人和兽比都能气死!

    个修士不约而同的互相看了一眼,他们同时想到了雷森的功法属性,空间功法,雷森又说他的师傅只有他一个徒弟,用屁股想也能想得出,一定是雷森的师傅帮雷森强行炼化了一个充满灵气的空间碎片,等雷森衍化出自我空间就能和这片空间融合了,受益无穷!

    他们已经把雷森想像得很高了,到如今还是让他们跌碎了眼睛。他们觉得那鸟说的一句话是真理——吓死个鸟了!

    不,是吓死个人了!

    这样重要的信息一定要向上汇报,立即的。个修士又不约而同的想到。其六个把目光看向领头的那位。(。。)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