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头的修士干咳了一声,说道:“雷森,我想起来了,我准备了一件礼物忘记在楼上了,我这就去取来。”说完,腾空而起,如流矢急急向宴宾楼飞去。

    “他撒谎!”花无缺尖声叫了起来。

    “就你聪明!”雷森一巴掌把花无缺从雷蓝依儿肩上扇飞。

    “我是说真的!”花无缺在空懒得扇动翅膀,借着风儿时上时下的盘旋。

    雷森这边的肉已烤出了香味,他用刀把肉片成很薄的肉片,码放在盘,码了两盘先端给于洪强和雷厚,接下来才轮到六个修士。

    雷厚夹起一片肉在料碗里沾了沾,笑道:“我就喜欢这个味道。百吃不厌啊!”

    于洪强呵呵笑道:“那你就多住些日子,我看雷森可没有赶你走的意思。”

    雷厚顺势说道:“正有此意。”他看着雷森的背影,“雷森,我要是再住些日子,你不会感觉烦吧?”

    雷森没有回头,“没事,你可以随意,我这里地大人少,你愿意的话可以长住。”

    雷森并不讨厌雷厚,只是那一晚的谈话给他一种恩赐的感觉,接下来就没有了。相反处得还很舒服。他愿意住下,不去骚扰自己,多几个人雷森倒也无所谓。

    雷森又切了几盘肉,让机器人侍者给修士们端过去,最后才是雷蓝依儿。

    安顿拉菲回来,他车的后面却跟着一个车队。

    安顿拉菲下车,对雷森道:“他们说和你熟识。一个女人。很冷艳!”

    后面的车队车门打开。下来的是马家的那位女修士。她和雷森目光一对,便冷声道:“雷森,我是来要我的人的,你把他给我,我马上就走。”

    马家的金丹期修士!雷森瞳孔一缩!没想到马家这位女修会亲自来,如果一般人,知道他也是修士,修为上只差一个境界。大都不会上门讨个无趣。看马家女修一脸的不善,雷森笑了,“那个上我门来还动手打人的人?真是不好意思,被我杀掉了!”

    “你要扯破脸吗?雷森别觉得自己也是修士了,就可以狂妄自大,修行界比你想象的复杂的多了,我来没有其他意思,只要我的人,要到就走,一些不快我就当没有发生过。你还要说人被你杀掉了吗?”马女修声音高了起来。

    “我看不透啊!你是什么修为?”一直在空颠上颠下。肚皮朝天的花无缺翻了个个,翅膀动了。飞到马家女修对面,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咦!你是星兽!”这次轮到马女修眼睛缩了缩了。语气变得稍缓,“我比你高几层,也没有高到哪里去。”

    “噢,噢!那就是金丹期了!算算啊,你要是没到金丹期两层,十个半步金丹星兽应该能围杀掉你。我好聪明!”花无缺飞回雷森头上,兴奋的叫道:“主人,快,快把那些半步金丹都放出来,这女人敢危胁你,杀了她!跟她一起来的就交给我了,我拔根鸟毛,把他们全拍成肉泥!”

    雷森似乎有些意动,打量了一下对面的马女修,犹豫道:“不太好吧?”

    雷厚早就放下了刀叉,听雷森这么说,以为雷森有把握,冷目如电,看着马家女修,哼了一声,“出了个修士就如此猖狂。雷森,你尽管去做,拿下她,我马上命令全面封杀马氏家族,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家族也敢树立王旗,招揽我雷家子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马姓女修看着雷厚,她一到马家就知道雷森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也知道星帮雷氏族长雷厚就在雷森这里,跟着的还有个雷姓修士。她这才没有上门就打,算是规矩的站在雷森对面,要和雷森谈谈。

    她见雷厚语出威胁,也听出雷厚认为雷森是雷氏,并没有多想,冷笑一声,“那又如何,封杀马家,你可有本事封杀我在修行界的人脉?雷氏虽大,也不会为你一个凡人动用资源来封杀我。对我来说,马家只要不死绝,经济上被不被封杀无足轻重!”

    雷厚大笑,“别人我还不好说,你面对的是雷森,我敢说,你再敢对他不敬,不但是你,就是你纵容你的师傅,也会有人找上门去说道说道,你不信,尽可以撒野!”

    马姓女修扫了一眼雷厚的脖子,言语不善,“你在激我吗?”

    六个修士一起站了起来,其一个说道:“雷族长没有,莫说你是金丹,你就是半步仙人,惹急了,也照样会陨落。我们雷家弄死的半步仙人不是少数,你这个小小的金丹期真以为你的门派护得了你?”

    这话说的一点也不客气,如果不是知道他们是雷姓,单从修为看,几个筑基期都不是的修士对一个金丹期女修口狂言,这情景颇是滑稽。

    不过马女修一见六个修士站起身,耳听到狂傲无边的话,却是退却了,一拱手,“六位雷氏上门弟子,我这次来只是要人,上次我的人在这里被雷森拿去了,我把人要了,这就走人。绝不二话。”

    空一道雷声响起,一个暴怒的声音随着雷声而至,“放肆,哪个敢来闹事!”

    天空聚生起一层雷云,一个紫袍男人站在云头向下看着,“哪来的野性不驯的女人,打我雷氏的主意,想死不成!”

    男人手掌一翻,一道雷电从他掌心生出,直击地上的马姓女修。

    “前辈!”马姓女修尖叫,“我这就离开!”

    “轰!”雷电击马姓女修,掀掉她一条臂膀,“晚了!你逼老祖我这么早现身,老祖我怒了,管你是谁,老祖我先废掉你一身修为再说。”

    男人从云上飘下,伸手把马女修吸到手边,抬手就要击毁马女修的丹田。马女修亡魂大冒,她在男人手连动也不能动一下,深知眼前的男人就是一座大山,她的修为与其比就如一块石头,男人说废她修为,她绝无幸免之理。想也不及想,开口大喊,“雷森救我!”

    男人手停在空,看了看雷森,“小子,你救不救她?”

    花无缺从空掉下来,瞪大了眼球,“好厉害的人啊!”

    雷森把花无缺捡起来,才道:“我与她没那情份,前辈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不干涉!”

    “嘿嘿!”男人的手掌就要落下。马女修已经豁出去了,什么脸面,什么身份,要是今天修为被废,一切都没有了。

    “雷森,我愿意与你双修!你身边的只是普通女子,不能给你好处,只要我与你双修,你的修为比现在进境要快。我,我还是完璧之身!”

    雷森摇头,把花无缺放在雷蓝依儿肩头,“没兴趣!”

    马女修尖叫起来,“我真的愿意!不要废掉我的修为!雷森救我,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雷森一瞪眼,“我不愿意!”

    “嘿嘿!那就饶你不得!”男人手掌按下,一声轻响,女修漂亮的头颅爆裂开来,男人手一丢,女修的尸体向后倒地,一个缩小了许多倍的小女修从尸体里飞出,飞向空就要逃走。

    “我的!”在雷蓝依儿肩膀上看着男人傻楞着的花无缺反应过来,拍翅飞上空,追上小女修,一口叨住,不顾那小人儿女修惨声求饶,两口吞进肚,又飞回来,对雷森道:“我要晋升了。我就说吗,主人不能让我白来。”

    雷森把花无缺捉住,收进空间,黑刚晶星没有什么灵气,绝对不是晋升的好地方。他看了一眼地上没有娇好面目的马女修的尸体,叹了口气,朝随马女修一起来的那些人招招手道:“把她的尸体带回去吧,顺便给马家那边带句话,好自为之!”

    那些人已经吓得不行了,上来把女修的尸体搭上飞车,一个个上了飞车,苍惶而去。

    六个修士这才向紫袍男人见礼,“见过闻香老祖!”

    紫袍男人手一挥,“免了。你们几个就这修为,准备一千年才来赶上我吗?回去跟你们的师傅辈的人说一声,就说我说的,别光让你们做事,要花大力气提高你们的修为。”

    六人齐喜,再躬身,“谢老祖!”

    “别谢了!不是在吃肉吗,该吃还吃。”男人朝雷森一瞪眼,“小子,给我弄盘肉来。”

    雷森道:“好!”

    雷蓝依儿身体有点发抖,虽然她知道很多东西,但是亲身经历这种粗暴的消灭人的生命,她还是第一次,打心底处生出一股害怕来。

    雷森握了握她的手,快速的片了一盘肉片后,端给紫袍男人,回来搂住了雷蓝依儿的腰,说道:“我的夫人身体欠佳,需要休息,你们先用餐,我去去就来。”

    “嗯,去吧,刚看了活人变死人,难免的。早去早回,我还有话问你。你要是敢不出现,我可就赖着不走了。吃穷了你。”紫袍男人说道。

    雷森笑道:“前辈放心,我会尽快回来。”

    雷森穿着围裙,扶着雷蓝依儿上了她那辆蓝色的飞车,飞车一个掉头,向小楼飞去。

    雷蓝依儿把头靠在雷森怀里,在雷森手上划出几个字,“送我去你的空间。”想了想,又写了几个字,“我在那里,就不会拖累你了。”

    雷森的声音在她的脑海里响起,“到小楼再说,那个男人的神识非常强大,他不知道在我们这里呆多久了,知道些什么?”

    “算了,你不要多想!”雷森把雷蓝依儿搂紧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