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会说,地球上没有制造飞船的合适的物质,地球人很聪明,灵机一动用铁制造出了一艘艘飞船。

    不久,大批的外星人蜂拥而至,人类与其大战起来,接过一大部分人挤在飞船上,飞强大的外星人与地球隔离开,一点一点向宇宙深处飘去。

    最终他们来到了这处空间,成为侵略者,与这里的原住民们发生了战斗,争夺地盘。然后,普通人出现了修士,出现在魔法师……地球人又重新站立起来了……

    雷森有些落寞,拿起酒杯喝起酒来,他真喝不出好来,敏锐的味觉放大了酒的酸味。

    不是他没有长一颗怜香惜玉的心,面对马女修的求救不伸出援手,而是他对越是有能力,越算计得失的人越发的讨厌,他们不去琢磨着如何打回地球去,整天算计来算计去,全是个人得失,这样的人别说长相娇美,就是真是美如仙子,看着他们被杀,雷森也不会有多少惋惜!

    就是有,也不过是惋惜这样的人不能投入到与比双角人厉害的翅目族和刀臂族的战斗去,生生的就这样无意义的死在内耗当去了。

    于洪强也醉了,醉话连篇,看着雷森傻笑,狂打了几个酒嗝,吃吃笑起来,“雷森,我没想到,你竟然是雷霆王朝的王族,我给你的那些东西,有王袍,有王子佩玉。王紫啊。我当时收拾的时候怎么就没大着胆儿想一想,我只当普通物品给你收了起来。呃,你是个王子。王子王紫。他们一说我全都明白了。你说。你怎么就能把那些东西都丢了呢?回到王族,就是你眼下的都丢了,一个王子的身份,也会为你换回现在一百倍,一千倍你想像不到的财富和尊荣!”

    于洪强没了形象,又要了一个酒嗝,“财富算什么,尊荣才是最重要的。有了尊荣,就有了一切!我说,你真的很傻,你怎么就能把那些东西丢了呢,不该丢的呀……”

    于洪强失手,手的酒杯坠落,他一只手搭在椅背上要去捡,努了两下,连人带椅子一起翻倒在地。他翻了翻身,一脸幸福的闭上了眼睛。双臂搂住椅背,身体偎紧了。下身抖了两下……

    于老睡着了,和安顿拉菲一样睡在了地上。

    雷森叹了口气,他有些羡慕这两个人来,能醉倒。不像他,想醉却又不敢醉,眼看着,憔悴了,还要强撑着!

    雷森让机器人找了两副担架,两人一个把两人架起来,走稳了,送回宴宾楼里去。

    湖边就剩雷森一人,机器人把用不上的桌椅餐具撤去,地面清理了,给他加上单独的阳伞,运来一箱冰块,用闪亮的钳子,给加在雷森的酒杯里。

    天黑了,湖面上起风,灯光响起,吹起一湖的涟漪!

    雷森躺在躺椅里,眼睛闭着,不知是睡着了,还是在想着心事。

    “雷森!”

    “唔!”雷森睁开眼睛,看到那个拉风的男人就站在他的旁边。他摆了摆手,“坐!”

    旁边没有椅子,男人没有坐下,雷森也没有纠正自己的错误。

    “你有仙物?是你自有的空间,还是你师傅给你的空间?”男人开口问道。

    雷森打了个哈欠,“给的吧。我也不知道。仙物,什么是仙物,我怎么不清楚。就是那只皮鸟胡说海吹,和它在一起,我都习惯了。有一天他把我吹成这宇宙间主宰,我都不会生气,真的,它那嘴,你要是生气,活不了一天,就会被他气死!”

    “噢,没有!”

    “或许是你不认识,它认识了呢!”

    “怎么可能!也许吧,我为什么要否认?”雷森讶然,随即笑了。

    “湖景不错,尤其是对面的灯光照在湖面上,被波浪绞碎了,还是能当景一观的。”

    雷森笑笑,把身体舒展的躺椅里,眼睛半睁。

    “你是不是刚从秘境回来?”男人突然问道。

    “秘境!哪有?”雷森在躺椅上坐起来,目光烔烔的看着男人,“哪有?我师傅告诉我秘境有灵植,我要去秘境。哪有?你是不是有进入秘境的方法?”

    那男人笑道:“我没有!这个宇宙发现的秘境不过就那么几处,个个诡异,似乎个个又都有关联。你要是真没有进过,已经错过了。你要是天才,能在十年内把修为提升到元婴期,有机会进入间那一处秘境。你还有机会?”

    雷森一脸失望,躺回躺椅上,“错过了啊,我还以为能进去呢!”

    男人似乎看出雷森不愿意提及空间,笑道:“你是不是觉得你有空间,别人会觊觎。我告诉你,雷氏还不会,越有身份的人越不会。就是想要,也会拿东西交换你有的灵药。初次见面,送你一样东西吧。”

    男人一伸手,一杆紫带蓝的雷枪出现在他的手,“这是我一位同族兄弟用过的,我们并肩战斗过,他战死了,这杆雷枪就留了下来。我把这杆枪送给你,你姓雷有雷属性,总有一天能用得上。雷姓的人战斗都是以雷属性功法为主,你以后也要慢慢适应。”

    雷森瞄了一眼雷枪,颇不感兴趣,“枪就算了,我要是要,也从雷铃开始自己养着,他日也能与我配合得相得益彰。别人的,灵性再好,总隔着一层,养不熟。”

    男人冷笑一声,“那是宗门怪论,像我们雷氏,血脉相亲,一脉相传,前辈的法器,后辈用了更容易激发灵性。也之只为如此,我们雷氏才发展起来,无人能敌。你拿着吧,我没有必要哄你一个小辈。”

    雷森这才接过缩下了许多倍的雷枪,随手收进了空间袋。

    “我会在你这里呆上几日,等王朝做出决定我就离开。你不愿意回到雷霆王朝。雷霆王朝也不会勉强你。但一定会给你寻一块能修炼的地方。送给你。别轻看你王室子弟的身份,我的身份不是一个普通人能惊动的,能来保护你,只能说明一点王室子弟身份有其独特的价值之处。我走了!”男子说完,飘然而去。

    雷森就在湖边躺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回到小楼,对外面说要睡觉,让机器人挡着所有来打扰的人。人却从空间去了西米那里。

    西米那里正在准备一场偷袭战。见到雷森和雷蓝依儿过来,十分高兴,把偷袭计划讲与雷蓝依儿听,雷森则被赶去仓库,把俘获的智脑和物质收到空间,搬运回黑刚晶星。

    雷森把转化出来的智流晶交给西米一部分,他发现缴获的物质大都是商品,服装,烟酒,饮料。食品,一堆的杂货。收到空间。空间主脑还要派机器人出来,一一分捡了,先在外面放着,等建好了相应的仓库再存进去。

    战利品很多,西米把雷森的腕脑要去,朝他的腕脑上转入一笔笔星币。雷森想起来,他在夹层空间里的缴获也有不少的腕脑,便拿出来交给西米,西米破解了,让里面的星币转了一圈,雷森的腕脑又多了十多亿的星币。

    战争的事情,雷蓝依儿不适宜参加,雷森在不在现场对于西米来说也帮不上什么忙,除非有一天他能横渡星空。

    雷森与雷蓝依儿回到空间,雷蓝依儿到黑刚晶星安排了接下来公司要做的事情,便进入空间修炼起来,希望早日能成为正式的修士。

    雷森却不能东去西来,只能老实的在黑刚晶星呆着,雷厚他们来找,他就应付,不来找,他就手握着灵晶睡觉。

    那个男人走了,走的时候却也没有明说什么王室有什么决定,雷森也懒得问,他决定去仙音星一趟,却那里购买一些东西,武装自己和雷蓝依儿,还要正在向引气期层突破的杜全。

    雷厚自然要跟着,那个修士听说要去坊市也要跟随。雷森不可能让他们跟自己乘一艘飞船,亦是不肯借船给他们。最后还是雷厚上了马家的门敲诈出马家家主外出谈判的商业飞船来。雷厚要经过星门传送,雷森又不肯,与雷蓝依儿上了飞船,飞出了黑刚晶星。

    无奈,雷厚只好带着修士们追着雷森的飞船在星空航行。对他们来说,这是难得的体验,他们只要跨星球办事,总是通过星际传送,分分钟的事情就能到了另一个星球,哪里用得上在星空如此长距离长时间的航行。

    他们弄不明白雷森的想法,只知道,雷森以前一直驾着一艘回收船在星空漂着,现在估计是积习难改了。

    雷森需要的就是这段长长的时间,一,他算算时间,差不多空间又要升级了。二,他也要去夹层空间,把炼魂幡安置在洞穴底部,一旦有地球生物从旋涡石出来,就抽去魂魄,变成鬼魂后,雷森想知道哪一个鬼魂的过往,一个念头就能知道的一清二楚,不用刻意去审,还要辨别真假。

    为了炼魂幡里的鬼魂能应付强大的敌人,雷森特意把那个被囚禁的修士提出,制住了修为,炼魂幡裹住了,十几个鬼魂飞入修士的鼻孔内与修士的魂识搏斗,最终一个个从鼻孔打了出来。雷森大喜,这修士的魂魄果然与普通人的不同,强大许多。要知道,雷森使用的鬼魂可是经过炼魂幡数次升级,经过吞噬壮大了许多的鬼魂,十多个一起上,还不是对方的对手,这样的一个魂魄入了炼魂幡,不用想炼魂幡也会强大许多。

    雷森一闪灭钉钉穿了修士的额头,修士的魂魄从头上慌忙飞出,炼魂幡这才真正把他罩住,放出所有的鬼魂,一起上来,咬的咬,拽的拽,和魂魄打在一起,鬼魂死了十几个,众鬼魂才把魂魄抬进炼魂幡。

    等炼魂幡完全把这个修士的魂魄炼成可以完全掌控的鬼魂,雷森就把炼魂帐扔进囚禁双角人的地方,任由炼魂幡把双角人抽出生魂,状大幡内人类的鬼魂。

    至此,炼魂幡有了主魂,一个雷森认可的主魂。炼魂幡才算真正踏入自我壮大的道路,就是雷森不去用心管他,只给他给主魂下达了命令,只要旋涡石有源源不绝的双角人出来,炼魂幡就能在主魂的操控指挥下,完成任务,并有序的自我壮大起来!

    雷森把炼魂幡放到洞穴底部,对炼魂幡下了死守的命令。洞穴低部那个小洼处存了不少水,兽仆里告诉雷森这是灵液,灵雾液化了,这里存了这么多灵液。雷森大喜,把灵液收起来,他刚把个化形果分下去,现在一给那些拿到化形果的兽仆每个分十滴灵液,一旦金丹得成,就可以服用灵液,迅速的巩固境界。兽仆们大喜,雷森也喜欢,这一处地方没有白占,除了让他不开心的双角人和地球生物,终于占有所值,得到回报了。

    雷森回到空间里,舒了一口气,他很想试试能不能通过旋涡石到达地球,最终却理智的打消了这个想法,他知道,以他的修为到地球上也许出来一个翅目族就能和他斗个旗鼓相当。这个他还不怕,他怕的是,山峰上那传送柱定位坐标失败,要是他传送不会来,这边一群变异人没人管,要是爱了别人欺负,他心里也不好受。

    他他想过,带着变异人一起去死,又怕通过旋涡石传送失败了,他死在其,那处说不清来路的空间随着他一起消失,变异人也会消失,如果那样,他是害了变异人。

    他在夹夹八的想着。空间升级了,第十二次。

    第十一次一个月前升级的,雷森被排斥到飞船上,叹了一口气,时间真是过的飞快。

    在飞船上,在空间,在夹层空间。雷森把夹层空间里的灵植收到空间,大片大片的种植开去。

    他去了将碎星几次,每次都收一整天的石头,他现在收的石头越来越来,让他奇怪的是,再大的石头,落到明显漏管似的通道里都变得小了许多,能顺利的通过下面的分支通道,不给下面的通道添过多的麻烦。

    转化出来的物质,在远处的空地上再一次建起仓库,把有价值的物质存进库房,空间原本稍嫌杂乱,现在变得有序起来。

    飞船在星空航行。雷厚乘座的船只能和雷森乘坐的飞船主脑的继号保持联系,却看不到船的影子。眼看着星空变得深遂莫测起来,船上的八个人有些存不住底了,争论了一番,最后雷厚决定,飞船进入就近的宜居星,从那里的星门传送到仙音星附近的星门,他们在那里等着雷森。

    飞船在星空改变了航向,主脑按照指示向最近的宜居星航去,两船的距离越来越远。(。。)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